更多文旅&目的地资讯>>>
×

新一代城市“尖叫地标”,如何征服年轻旅行者?

空间秘探 郑豫舟 2022-10-13 10:21

现在尖叫地标更重视地标性建筑的打造。

近日亮相的上海苏河湾万象天地,推出了名为“UP WE GO!迈上新景象”艺术项目,并邀请国内外一众明星、潮人对此发声。该艺术项目包括两个大型户外永久艺术装置“迈上!”及“大象亲子乐团”,分别伫立在上海苏河湾万象天地西里与东里中庭,纵向跨越两层商业空间,被视作“城市尖叫地标”的一个标志。

自今年6月,大连熊洞街携“尖叫美学”亮相,也将“城市尖叫地标”带入大众视野。何为尖叫地标,其又将如何演进?或许值得我们探讨一二。

01、正成为城市尖叫地标的“熊洞街”们

文章开头提到的上海苏河湾万象天地“UP WE GO!迈上新景象”艺术项目,创意品牌AllRightsReserved邀国际知名德国艺术家Inges Idee共同呈现,这座溢满童趣的大型艺术装置,打破原本商业空间理性化、商业化的基调,给足各楼层观客不经意的惊喜。其寓意艺术与商业携手迈上全新景象,为城市生活带来赏心悦目的艺术观赏体验。

就在这段时间,大连熊洞街又站上了媒体关注的高光时刻。试营业仅两个多月,客流就突破25万,抖音、小红书等短视频平台2.3亿+曝光量,连续上了3次央视新闻。

这一专为时尚潮玩人士打造的创意街区,囊括了“尖叫大街”游乐区、特色美食街区、主题夜场三大主题业态版块和《北北大秀》《北风女神幻影秀》两大核心演艺。

其中,最为吸引眼球的,是身高6米、重25吨的超级仿生机械巨熊,“熊北北”。“熊北北”无疑是熊洞街的绝对IP,其行动轨迹覆盖整个街区,还可喷水喷雾、仰天长吼,与游客零距离互动——而这,则构成了熊洞街“尖叫美学”的核心,即通过这一巨大装置,吸引游客的目光。

在熊洞街的主打“尖叫美学”中,尖叫强调商业模式即风格,尖叫产品具备强烈的眼球经济,在对话与交流之中,新与旧、中与外的意外碰撞产生的陌生感,就是尖叫美学。

但总得来说,城市尖叫地标,并不应仅仅指代那些拥有让人“尖叫”的巨大艺术装置,而是一代代真正能吸引旅行者注意力与目光的城市新目的地。

如曾是杭州最高建筑的杭州热电厂大烟囱,在其脚下,建成了烟囱文化广场,聚集了运河文化艺术中心、运河书房、文化规划馆等,成为杭州的又一热门目的地。

随着城市更新的进程变化,越来越多“尖叫地标”出现在不同城市里,演绎着城市历史与当代的碰撞,旧梦与新生的融合。

02、城市尖叫地标如何变迁

何为城市尖叫地标?抛开原本概念里的因震撼而“令人尖叫”,更广义来说,那些足够有趣、足够符合每个时代先锋需求,能够带来“注意力经济”的地标,都可被视作“尖叫地标”。因此,城市尖叫地标并不仅仅出现在当下,而是早已诞生,等待时代为其重新定义。

传统城市地标

1960年,凯文·林奇在《城市印象》一书中,将人们对城市的印象归纳为五种元素:道路、边界、区域、节点、地标,其中地标通常是明确而肯定的对象,诸如筑、标识牌、商店或山峰,被反反复复地用于识辨,最后用来构建人们的城市印象,与其它城市意象一起,共同促成高情感、高品质的城市环境。

也是在这一时期,人们意识到了地标与旅游的关系,一系列城市传统地标,成为了城市的形象代言,吸引着旅行者不远万里赶赴而来,只为一睹真容,并在当时,就能够推动地标周边的“注意力经济”。

以东方明珠电视塔为例,作为上海最重要的标志性文化地标之一,东方明珠是上海对外宣传的重要窗口和国家首批5A级旅游景区,据统计,2018十一国庆期间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和上海之巅观光厅分别接待游客16.86万人次和5.77万人次,分别同比增长20%和5.1%。

●诞生的新地标

当传统城市地标与城市深刻绑定后,年轻一代旅行者正对其失去关注度。但随着城市运营者越发意识到地标对于城市旅游的重要性,一系列城市新地标,正在被不断打造与挖掘。

如今仍是热门城市的西安、重庆、成都等,曾在几年前的“网红时期”,为旅游业推出了一批特色尤为鲜明的网红新地标。如一度爆火的西安“摔碗酒”、重庆李子坝站“轻轨穿楼”、洪崖洞夜景等,立足城市特色的独特城市风貌与活动,凭借移动互联网的飞速传播,加之当地旅游局与社交平台的合作,这些城市迎来了高光时刻。

这些伴随互联网与短视频发展而陆续登场的城市新地标,无疑实现了新与旧的融合,在旧城市体系下,构建起了满足年轻人需求的尖叫新地标。

●复苏的旧地标

有趣的是,年轻一代旅行者的目光,既向前看,追随时代变化,也不时向后看,寻找与城市的链接点。

近些年来,在一批新目的地成为城市尖叫地标的同时,一些因时代因素而衰败的旧地标,也因城市更新的不断深入,获得了新的生机,在新时代里,以全新的模样新生,成为新一代城市尖叫地标。

前文提到的熊洞街,其前身是1930年建立的大连冷冻机厂搬迁后原址改造的智慧产业园。作为大连市中心的繁华腹地,这里曾一度是大连老一辈人心目中的城市地标之一。不过,原先的产业园模式,创意有余,却并不十分接地气,并没有吸引太多游客到来。

随后出现的熊洞街,则以IP创爆款,探索出一个城市更新的全新模式——“机械巨兽+文商旅综合体”,让这一区域,成为真正的“城市尖叫地标”。

此外,摇身一变、声名大噪的首钢园,也在汲取了德国、英国等海外工业遗迹改造案例后,在粗粝的外表下,带着温润庄重,朝着绿色低碳环保、高科技的新历史翻篇。而作为冬奥会主要比赛场馆之一,无疑推动首钢园与历史与另一种形式交汇。2019年下半年以来,首钢的标志性照片,开始涌现在越来越多人的朋友圈和社交媒体上,成为北京时兴的打卡点。

城市尖叫地标的变迁,并非是线性的、完成一个阶段就进入下一个阶段,而是每一个新阶段中,仍包含着上一个阶段的产物,彼此交融,满足每一代际旅行者的“尖叫需求”。

03、新一代尖叫地标的新特质

每一代城市尖叫地标,都有自己的特质,而进入新的时代,新一代的城市尖叫地标,则拥有着符合时代精神的新特质,是艺术与商业、新与旧的再融合。

●年轻内核

作为新一代城市尖叫地标,更多地是面向当代年轻旅客,满足年轻旅行者的个性需求,因此,城市尖叫地标将具备足够年轻的文化内核,即使是在旧建筑中,也能开出新的花朵。

大连熊洞街,与西安的“长安十二时辰”、上海的“TX淮海”一样,某种意义上,就是为年轻旅行者打造的一个具有年轻力的“理想国”。这一街区以“蒸汽朋克保护过去-赛博朋克展现未来-人间烟火气留住现在”为业态内容剧本,带来一场从过去走向未来的玄幻体验。

这一独特体验,无疑是借年轻内核唤活了原本的旧街区,以新一代城市尖叫地标的身份,为城市注入新的生机。

●商业多元

过去的传统地标目的地,商业仅作为一种补充,单一地贩售食物或纪念品,而在新一代城市尖叫地标中,则是目的地+商业的有机融合,项目的核心是内容和体验,当核心有了,商业就是顺带发生的美好事情。

曾是杭州热电厂大烟囱旧址的杭州大运河边的烟囱文化广场,以更当代的风貌,纳入更为多元的目的地商业。

由环球地标设计者——英国贝诺(BENOY)担当整体设计,引入当下新潮的“灰空间”设计概念的大运河文化艺术中心,在“继往开来”的寓意下,承载起极为丰富的商业业态——浙江·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杭州工艺周)曾在这里举行,此外,杭州的开心麻花黑匣子剧场也坐落于此。而在社交平台上,最为热门的则是藏于大烟囱里的运河书房,书房内总共约两万册书籍,分为上下两层,挑高顶的书柜,成为一个独特的打卡地。

新一代城市尖叫地标的商业特质,不再以目的地消费为核心,而是在体验中自然而然地生发出来,让年轻一代旅行者心甘情愿为之买单。

●生活态度

不同于旧时期的尖叫地标,往往更重视地标性建筑的打造以吸引游客,新一代的城市尖叫地标,则肩负起更多时代使命与人文关怀,以传达更具时代性的生活态度。

见证近现代工业发展的历程的北京首钢园,传达的是“绿色低碳环保”的新态度,其被称为“后工业化时代城市复兴的典范”。在设计上,作为首钢大改造的参与者,筑境设计的总设计师薄宏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当代人之于新首钢的愿景当是,保留旧有的工业朋克风以作纪念,同时注入生态涵养的绿色风貌。首钢园的招商工作,同样也围绕着绿色低碳环保、高科技附加值高的企业。

而近年来频频出圈的杭州天目里,则以综合体的形式打造地标,成为开放的商业、办公、休闲、文化、社区服务等功能复合的“城市会客厅”,为潮人们提供创意灵感之地。

04、城市尖叫地标,如何推动城市旅游?

与城市相伴生的城市尖叫地标,既受城市文化滋养而来的,也反过来推动城市旅游的前行。在推动的过程中,有独到之处,也有关键警惕。

●唤醒城市文化气质

作为新与旧、艺术与商业的融合,城市尖叫地标自然承担着唤醒甚至强化城市文化气质的独特作用。在年轻旅行者们开始回溯城市历史,关注城市过去时,传统的“到此一游”式景区目的地已无法满足需求,那些深刻挖掘城市文化气质的尖叫地标,变得独具吸引力。

今年年初全面开街的上海洛克·外滩源,位于黄浦江与苏州河的交汇处,由11栋历史保护建筑、6栋新建筑和公共空间共同续写着城市的传奇芳华。

在这里,安培洋行、圆明园公寓、兰心大楼等旧日建筑,无不蕴藏着诸多传奇故事,而8条百年老弄堂,66幢石库门,魔都新晋网红打卡街区今潮8弄,则会不定时开放各种主题的艺术展览与市集,以足够“尖叫地标”的身份,唤起城市深层次的文化气质。

●推动城市线上影响力

相比起过去尖叫地标的线下影响力的推进,新一代的城市尖叫地标,诞生于数字化时代,则对于城市的线上影响力推动,有着更为显而易见的效用。

以杭州天目里为例,其作为“艺术综合体”,成为了城市旅游数字化发展的最佳呈现者,更是对未来城市、未来旅游的想象最大化。

汇集于此的全新体验店、概念店,基于艺术灵感建立起来的新空间、新建筑,挑战未知价值的艺术项目,使得智慧城市有了场景,“智慧旅游”在艺术综合体找到了落地的可能。与此同时,不断在线上裂变的营销宣传,也在持续推动城市的线上影响力,不断吸引着更多年轻旅行者到来。

●警惕粗浅内涵挖掘

不过,城市尖叫地标在城市文化挖掘的过程中,也需要有自己的主线,针对性地深挖,如大连熊洞街,就是以“工业风巨兽”,展现工业遗存。但也有不少城市尖叫地标,陷入了“大而无当”的快速复制困境,反而显得粗浅。

一度因特色餐饮和文化沉浸体验爆火的长沙文和友,前段时间被爆大面积裁员,陷入发展瓶颈,高频餐饮与低频旅游的结合,虽然令人惊艳,但要找到两者的平衡之道,仍需时间给出答案。

并非所有新与旧、艺术与商业的融合,都能带来“尖叫”,长沙文和友的成功,与广州、深圳复制的失利,又给出了另一种暗示。“花一堆钱拆了城中村后,又花了一堆钱在原址上建了个新的城中村。”的新旧融合只能吸引一时关注,真正能带来“尖叫”的城市地标,仍需文化的延续。

从传统景区到当代潮流聚集地,城市尖叫地标正在不断进化,所谓“尖叫地标”,也不再仅仅是一眼震撼,而是不断为城市创造出新的时代风貌与契机,链接起过去、现在与未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