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航空资讯>>>
×

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剧,航空金融业前景如何

Cirium睿思誉 2022-10-12 10:06

租赁业务在整个疫情期间表现出强劲的韧性。

Ascend by Cirium(航升)9月网络研讨会上,专家小组探讨了航空金融业的前景,并分享了对于疫情后租赁行业前景的预测,以及对通胀影响的见解。研讨会引用了Cirium(睿思誉)的最新航班及机队数据,接下来我们将介绍研讨会上的主要观察。

观察一:复苏仍在进行中,但在成熟市场可能已经见顶 

Michael Graham回顾了最新的客流量数据并分享了其预测。根据Cirium(睿思誉)航班计划数据,尽管今年夏季由于机场容量瓶颈导致欧洲复苏停滞,但整体复苏趋势仍然向好。Ascend by Cirium(航升)预计,在航空公司保证运力的情况下,上升趋势仍将继续。 

然而,全球各个地区的复苏步伐不一,严格执行旅行限制政策及疫情管控的地区明显落后,俄罗斯的国际旅行市场几乎瘫痪。有迹象表明,成熟市场的复苏目前已经见顶,进一步的发展取决于中国边境的重新开放以及亚洲其他市场的改善。 

Lynn Guiney指出,亚太地区的情况是全球持续复苏的关键影响因素。“亚太地区是航空业的增长引擎。中国现在是一个沉睡的巨人,但我认为这种情况将会改变。”她指出,中国的重新开放将重启区域间的流动,这是需求复苏的关键。  

George Dimitroff也指出,中国缩短隔离时间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中国的上升潜力巨大。根据去年年底重新开放以来我们在北大西洋所观察到的情况,中国的边境开放可能会抵消航空业在欧洲遇到的挑战。” 

注:2019年同期的每日运力变化

观察二:飞机价值和租金正在恢复,但双通道机型仍然滞后  

2022年,大多数关键机型的价值稳步回升,但双通道机型的价值恢复仍稍显落后。为了解我们在价值周期中所处的位置,Michael比较了单通道和双通道机型,研究了这两类机型的市场价值与基准价值之间的关系演变,以及两者之间的明显差异。  

Michael指出,“2018年至2019年,单通道市场非常火爆。”疫情爆发后,市场价值与基准价值的比率远低于1,表明市场在疫情期间陷入了困境。但到2022年,单通道市场的比率稳步回升,目前已接近平衡。“这些迹象表明,市场正在升温。” Michael解释说。 

然而,即使在2020年和2021年年中,Ascend by Cirium(航升)对基准价值减值之后,双通道市场的比率仍然较低。Michael解释说:“即使在上一个价值周期的峰值,这一比率也从未达到1。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由于基准价值过高,同时也表明供应过剩。”鉴于双通道飞机受到疫情的持续影响更大,这种差距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Michael强调,尽管如此,主要的双通道机型在市场价值和租金方面都显示出缓慢但稳定的复苏迹象。 

注:机队加权平均当前市场价值与基准价值(CMV/BV)比率

观察三:租赁业务持续增长,并影响着整个市场

租赁业务在整个疫情期间表现出强劲的韧性。Fleets Analyzer数据显示,去年夏季,二手飞机的租赁量再次突破,达到有史以来第二高位。2020年8月,经营性租赁公司在全球机队的市场份额首次突破 50%,表明了它们的以低成本为飞机融资的能力。 

Lynn指出,航空公司需要有效管理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航空公司喜欢租赁模式的灵活性,尤其是对于原本无法获取的飞机,都能通过租赁获取。这使他们能高效管理资产负债表。” 她指出,网络型航空公司的心态发生了转变,他们逐步意识到飞机租赁的优势。类似的种种迹象表明,租赁业务的增长还将继续。 

George强调,租赁公司的市场份额存在上限,因为航空公司终归想要拿到部分机队的所有权,但与此同时,机队所有权的转移也对航空业有着长期的影响。“租赁公司用飞机盈利的方式与航空公司不同,决策也不同,”他解释说,越来越多的租赁公司选择让飞机在低于历史平均年限的情况下退役,而非以较低的租金继续出租,以免承担更高的转移成本和信用风险。“随着租赁公司的机队比例增加,机队动态及市场行为和价值可能会受到影响。” 

注:在役/存放的客机

观察四:通胀是最大的宏观经济挑战 

新闻媒体都在大肆报道对全球经济的担忧,基本指标也表明经济衰退的风险越来越大。Michael指出了几个关键信心指标都呈下行趋势:采购经理指数(PMI)表明买方信心处于22个月以来的低点,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远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  

George认为,租金上升是由于需求增强,跟利率没有直接关系。“我们过去看到利率和租金在 2001年之前的关联性非常高,但在2001年之后便不受彼此影响了。” George解释道,两者之间通过全球经济产生了间接关联,其中供需是主要驱动因素。“值得庆幸的是,对于租赁公司来说,两者都朝着相同的方向发展,因此他们可以通过提高租金来转嫁成本。”  

除了资金成本之外,通胀还直接威胁到乘客的出行需求。目前为止,乘客的出行需求都是推动航空业在疫情后反弹的重要因素。但是,通胀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央行的反应,许多央行正在大幅提高利率以控制通胀。然而由于疫情,航空公司已经承担了大量债务。综上所述,这两个因素给航空公司带来了挑战,使其前景变得不确定,这可能会阻碍商业航空业在疫情后的复苏。 

注:美国CPI(滚动12个月)(%)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查无此人

全球货运市场在疫情前其实是逐年走低的,因为客运市场越好,留给货运市场的腾挪空间就越小(主要指的是飞机腹舱),但“拜疫情所赐”,客运瞬间改货运,一下子腾挪空间指数级增长,让货运重新“崛起”,但要看到这只是疫情的一个短期副产品,客运市场的根本问题并不能得到解决同时全球贸易疲软的副作用越来越高,客运市场重新回到疲软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2022-10-12
1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