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出行资讯>>>
×

十一租车自驾游,又贵又堵

深燃团队 苏琦 2022-10-08 10:05

国庆假期高速免费通行是租车自驾火爆的原因之一。

十一长假进入倒计时,租车自驾的朋友已经踏上返程旅途,此时,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堵在了路上。

2022年以来,周边游、短途游、亲子游等出行方式,热度持续暴涨。对于今年最后一个长假,租车自驾游也成了众多人的选择。

有的人早早在社交平台发起“拼车”计划,将目的地定在热门的旅游景点,招募队友分摊高额的租车费用;有的人在出游前三天才“佛系”租车,约上朋友带上家人,去周边走走看看,开启放空模式。

租车自驾在十一期间成为热潮,相关平台发布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有数据显示,某租车平台国庆一周租车预订数量,比上一周增长248%。

但当租车行业恢复生机的同时,用户踩坑的几率也在走高。租车自驾的用户甚至总结出了一套经验:从下单的那一刻开始,就要做好准备应对又贵又堵、车况货不对版、异地违章难处理、还车发生增项收费等问题。

过去两年,疫情之下,旅游行业受到了冲击,租车行业却逆势反弹。一时的火热能在2022年扭转租车行业的颓势吗?租车市场头部企业曾面临多年亏损,线下还有数百家小型租车行瓜分巨头的流量和生意,在整个行业同质化严重的前提下,这股租车风潮,如何持久助力行业?

有业内人士表示,逃离城市、亲近自然的旅游需求一直都在,只要需求还在,租车热潮还将持续下去。而随着行业洗牌,现在到了拼品牌、比服务的时候。

01.我的租车自驾游:涨价五成、堵车18小时

距离国庆还有半个月时间时,连续加班两周的朱月决定,约个朋友租车去京郊自驾游。

之前的旅行,她都会提前做好行程规划和打卡攻略。这次,她的想法很简单,避开国庆容易堵车的一头一尾,选在4日和5日“摆烂式旅游”,走到哪算哪,每一天玩什么、每一顿吃什么都随缘,主要目的就是放松身心、晒晒太阳。

但没想到,经常租车的朱月还是被黄金周的价格吓了一跳。租车费用包含基础费用(车辆租赁及服务费、车辆整备费)、保险费。她算了一笔账,按她平时常租的车的一天费用计算,平时周末是330元,清明小长假是425元,而国庆长假的价格是488元。这还不包括还车时把车加满油的油费。

朱月使用的租车APP还规定,9月20日前后,5天起租。到国庆前一天,她才订到了两天用车的行程,那时,单天租车还没有放开。她的朋友打趣道,“以后要订车还是要尽快,再观察两天,你就会发现价格更贵了,车也订不到了。”

由于市内“周边游”多是两天一夜的行程,租车公司的车源相对充足,可以临时预约,异地租车的小伙伴则更倾向于提前预定,避免租不到车的风险。

跳跳是租车自驾的资深玩家,基本每年国庆都要提前请假出去自驾。他去过青甘环线、川西环线,今年则是去内蒙古。他的经验是,很多自驾路线和新开发景点,当地基本不支持打车软件,因此需要租车。

他建议新手选择连锁租车行,选旧一点且适合复杂路况的越野车型,本地私人租车虽然折扣后便宜,但后续容易踩坑。如果想节约成本,可以提前两个月开始约人及租车。“租车越靠近节假日会越贵,车型越少见越贵,租车平台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时退,越早下单越好。”跳跳称。

深燃也观察到,在社交平台上,不少玩家都会提前发布“自驾找人拼车”的帖子。

虽是“佛系出行”,但堵车的状况还是让朱月无法招架。提前一天在地图搜索行程时,看到到达目的地的单程驾驶时间只要两小时,朱月还很开心,觉得自己很会挑日子,躲开了拥堵高峰。

4日那天出发,在拥堵的北四环开了一个半小时后,朱月的好心情逐渐消失,因为导航显示距离目的地还有2小时19分。“那种感受就像吃面条越吃越多。”

“半路还因为想上厕所,下高速找卫生间耽误了时间,在前往景区的路上还有一段蜿蜒山路,多花了时间。好不容易到了吃饭的地方已经是下午三点,但还需要等位60桌,店里充斥着孩子的哭闹声和顾客的抱怨声,都听不见服务员喊号。”朱月称,一番折腾之后已经快到了太阳下山的时间,第一天的行程就这样被消耗完了。

“出来自驾游,就要做好随时大堵车的准备”,跳跳称,他去年十一玩的过程中没有堵车,回程的时候却遭遇了大堵车。

他回忆,当天一行人早上8点从雅江出发,本来预计下午六七点能到成都,结果在一个隧道遇到司机逆向超车并撞车,不出5分钟,隧道就被堵死了,一直堵了三个多小时,后面越来越堵,因为国庆后半段大家都要返程,那天一直到凌晨2点多才到成都。

据了解,节假日租车费用暴涨已成为租车行业常规操作之一。不租车不方便,租车又贵又堵,这样的尴尬局面,在今年十一还在上演。

02.租车上路,堪比“拆盲盒”

堵车这一环还只是租车自驾“坑”的开始,一路上还有很多难关要过。

其中常见的一个坑是拿到的车货不对版。

今年暑假,凡凡和朋友们一行五人去热门旅游目的地平潭游玩。因为计划在平潭玩4天,凡凡到平潭的第一天,就在某租车软件上租了一辆车,为了省钱,还用了新人券,但没想到,这为后面的踩坑埋下了伏笔。

去停车场自提车时,凡凡发现这是一辆“战损版”汽车:前保险杠破损(险些脱落,用一些绳子固定住才不至于完全掉下)、后保险杠凹陷、车漆不同程度受损(没有一面是完好的)、多个轮胎胎压不足。但一想到如果换一辆车,新人券就会失效,且手续繁琐,凡凡还是硬着头皮用了。

然而,发动汽车之后,凡凡又看到中控台显示“请联系维修人员检查发动机”的字样,但租车App提示称“这是正常现象,不影响使用”。开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变速箱明显异常,有几次踩了油门出现转速异常。当时,凡凡和伙伴觉得只开两三天,只要车能动、人没事,也就无伤大雅。

第三天晚上,再次证明,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当时,他们在一条空旷的路上慢速行驶,突然感觉到车身开始颤抖异响,凡凡坐在副驾说话声音都抖得厉害,于是赶紧暂停行程,去就近的修车店给轮胎充气。

结果修车店的小哥看了一眼后轮,问“哪里租的车”,随后,让他们赶紧去换一辆,一行人这才发现轮胎已经严重磨损。“想想这三天都开着这辆轮胎随时可能出意外的车,还是心有余悸。”凡凡称。

异地违章处理,则是第二个坑。

国庆前夕,宋玉通过某租车平台在南昌西站租了一辆小轿车,还车时车尾有黑色的痕迹(没有划痕),收车人让他到旁边的指定修车行处理,但开过去得逆行掉头,所以他就导航去了距离300米左右的另一家修车厂,花了约200元。

还车后的几天,租车店面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称,他有一个违章。这是宋玉开车近5年来的第一次违章。异地违章有一种解决方法是,租车行把行驶证寄过来后,自己去当地交管中心处理,但是行驶证只免费6小时,多出的时间要按200元/天计费。无奈,宋玉交了200元代办手续费+违章150元,已经超过那辆车单天的租金。

“真是一次非常糟糕的租车体验”,宋玉强调,今后租车,拿到车后一定要用交警12123软件进行车辆备案,如果遇到违章可以线上处理,还车前一定要检查一下车辆是否有划痕或脏污,提前处理好,否则将面临延误行程的风险以及高价手续费和修车费的麻烦,既糟心又耗钱。

行程结束后的还车流程,则是第三个坑。

朱月称,由于开车不熟练,也不熟悉高速路况,外加租来的车没有手机支架不方便看导航,第二天的行程里,她下错高速公路出口,直接开到了天津边界。有工作人员告诉她,“你现在是在进京”时,朱月彻底懵了。好在健康码没有出问题,登记之后,朱月也根本无心旅游,只想早点回家,结果因为耽误了时间,晚交车一小时,租车行要收半天的超时服务费。

深燃注意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租车”的投诉一共有52280条,集中在退还押金不及时、乱扣费、车况差、无法及时取/还车、合同问题等方面。

03.租车行业怎么走?拼品牌、比服务

事实上,汽车租赁行业“服务跟不上”的问题长期存在,而疫情之后的报复性旅游、租车火热,又让问题集中爆发。

去年国庆以来的几个假期,激活了租车市场。2021年国庆期间,神州租车的日均订单同比增加近35%。飞猪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本地租车订单量同比去年增长145%,平均租车周期2-3天。

今年国庆假期,租车市场又开始火爆。有数据显示,某租车平台近一周租车预订数量环比上周大幅增长248%。

值得一提的是,国庆假期高速免费通行是租车自驾火爆的原因之一。另外,用户的出行习惯也在助推租车自驾的火热。跳跳之所以喜欢租车自驾,既是因为行程安排相对自由,很多好看的景色就在路上,也是出于防疫要求的考虑,租车自驾更安全无接触,私密性也更高。

易观数据预测,中国租车市场整体规模在2022年达到1061.56亿元,超过2019年的924亿元,实现复苏。

租车市场虽然火热,但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站在用户的角度看,首要问题是服务的标准化得不到保障。

“租车行业看似结合了互联网,却没有那么互联网,最大的问题就是车况不透明。”跳跳举例,比如同款车型会分高配低配、新车旧车,但租车平台只会标注这台车的基本配置和广告图片,挑车时看不到车的实际情况,相当于“拆盲盒”。

“尽量选择正规的连锁租车公司。”多位租车人士建议道,在他们看来,相比零散的租赁车行,大型租车平台近几年在服务上正在慢慢成熟,比如,网线上合同相对透明,在平台监管下投诉有用,租车流程也相对规范;不过,建议在基础保险之外,加购不计免赔保险,以规避风险。

而站在企业和行业的角度看,盈利难题依然待解。

租车行业人士陈生向深燃介绍,目前传统租车公司主要有两大模式,一种是携程租车、悟空出行等平台模式,整合了当地租车公司,另一种是一嗨租车、神州租车等直营模式。

这两种模式各有利弊。平台模式的车源和型号选择较多,有价格优势,不过需要更重的运营和服务;直营模式前期需要重资产投入,门店较多、网点覆盖面较广,去库存是首要任务。

盈利点较为单一的租车平台,都在寻找下一个出路。一嗨租车去年宣布进军二手车市场;神州租车与普天新能源合作,开展新能源汽车租赁业务;凹凸租车拓展了汽车金融、车后市场等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有90%以上的汽车租赁企业属于小型公司,而神州、一嗨等头部租车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仅为20%左右,要面对严重的客户分流情况。在经历一嗨租车、神州租车相继退市、常年亏损后,虽然2022年先后传出“租租车”和“枫叶租车”的融资消息,但疫情之下租车是不是一门好生意,还有待观察。

“租车行业模式清晰、进入门槛相对较低,在各家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开始比服务、比品牌、比口碑。”陈生认为,疫情下的租车市场,做好服务才是王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