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住宿资讯>>>
×

季琦:我的极简主义

季琦 2022-08-23 15:52

极简主义是一种比较有意思的生活态度。

我的办公台面、电脑和iPad甚至手机主屏都是干干净净,没啥多余的东西;买衣服基本是合适的裤子、T恤买一打,不用考虑每天穿啥衣服;发型也是用电动理发器,推出个平头;当然,我使用的空间,也是极其简洁、开敞,没啥多余的装饰。这种生活态度,影响到方方面面,包括人际关系、企业管理,甚至华住的产品设计。自认是一种比较有意思的生活态度,将这理念形成的脉络整理一下,跟大家分享。

包豪斯

在进入酒店业之初,阅读了一些建筑设计的书,其中对我影响较深的是包豪斯风格。包豪斯精神的特点是高度理性化、功能化、简单化、减少主义化和几何形式化。形式追随功能,功能为主,不花哨,去除一切不必要的装饰。

“少即是多(Less is more)”就是包豪斯的校长密斯·凡·德·罗(1930~1933年)提出来的,这里的“少”不是空白而是精简,“多”不是拥挤而是完美。他设计的建筑,包括从室内装饰到家具,都要精简到不能再改动的地步。正像他说的:我不想很精彩,只想更好!我对传统酒店业的批判就是来自于这里。传统酒店的产品华而不实,装饰主义泛滥,形式大于功能,生搬硬套,教条僵化,活生生一个“洛可可”。

我从一个外行的角度,重新考虑酒店应该有的功能和设施,聚焦在主要客户群的核心需求上,并将之做到极致。这样的指导原则,不仅在建造成本上省钱,而且降低了管理复杂度,员工数量减少了,任职要求也降低了,客人也方便了,而且也绿色环保。在设计师周光明先生的主刀下,全季是最早、最典型体现这个思想的产品,华住其它品牌也是一脉相承。

全季酒店:聚焦客户核心需求

包豪斯另外一个重要思想是:设计是为大众服务的,而不是为少数权贵服务的。这个思想跟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的成就通常不在于为女王提供更多的丝袜,而在于能够生产更多的丝袜,让女工们买得起”,是一样的,这是现代工业革命的成果,给最广大人民群众创造了更加美好的生活。

酒店业也是一样。我们许多耳熟能详的酒店比如利兹(Ritz)、华尔道夫(Waldorf)、圣瑞吉酒店(St. Regis)、四季(Four Seasons)等,都是极尽所能的奢华,过去主要为王公贵族服务,即使现如今也只能服务于少数的菁英人群。华住从经济型酒店起家,逐步成长,目前也是经济型和中档酒店为主,每年为上亿的人群服务,其中大多数是普通百姓,我感到非常自豪!

工业化和信息化,让社会更加自由和平等,大量价廉物美的产品惠及了许许多多的普通人。过去只为少数人服务的产品渐渐被人们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特斯拉、苹果、Lululemon、星巴克、全季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普通工人到大学教授,再到女皇,用这些品牌都不违和。

奥卡姆剃刀定律

几年前,我开始练普拉提,遇到一个特别棒的教练——BC普拉提的老板陈晓刚,人称“CK”,我们两个亦师亦友,他教我普拉提,我有时候跟他讲讲商业。刚开始,我的核心力量不够强,老是用其它部位代偿做动作,他就跟我说:用最少的力气,做最好的动作。他说只有用最少的力气,才能做出最好的动作,因为你拼尽了命做动作,动作一定变形。

CK:用最少的力气,做最好的动作

后来偶然间看到奥卡姆剃刀这个词,它说:如无必要,不要增加复杂性。奥卡姆进一步解释:切勿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这个定律几乎跟CK跟我讲的普拉提原则一模一样。

这条定律在商业上一样适用。如果听一个人介绍商业模式,花了很长时间,讲了一堆高深的术语和名词,可还是听不懂,这人不是个忽悠,就是故弄玄虚。我听别人讲比特币和元宇宙就是这个感觉。好的企业家一定是大道至简,直击人心,没啥花拳绣腿,围绕人心,围绕核心需求,用最少的资源达成目标。

企业管理上也是。管理层级少(一般是三级),人员精简(宁缺毋滥),流程简单(以常识为基础,不嗨SOP),考核清晰明了(KPI不能多,一般不能超过5条),战略简明扼要(三点最好,一看就明白、容易记的短语)。

奥卡姆剃刀在科学界应用很广。牛顿、爱因斯坦都是它的拥簇者,牛顿这么说过:如果某一原因既真又足以解释自然事物的特性,则我们不应当接受比这更多的原因。而爱因斯坦则是这样总结的:万事万物应该都应尽可能简单,但不能更简单。从万有引力到相对论,都受到这个思想的影响,你看这两个自然界如此重要的公式,竟是如此的简单,简单得优美。更何况是我们简单得多的商业世界呢!

万有引力公式 (左);相对论公式—质能方程(右)

在软件设计和产品设计上有一个著名的KISS理论:keep it simple, stupid,跟奥卡姆剃刀原则一脉相承。最有意思的应用是灯的开关。一般酒店房间的灯,我要花些时间去琢磨、去寻找,如何在睡前将所有的灯都关掉。华住的设计一定要求一键关灯。房间里的其它设施设备也是如此,要用户去学习、去琢磨的就不是好设计,整个房间就应该是基于常识来设计,即使是高科技,也必须操作傻瓜化。

禅意

当我第一次看到六祖惠能的这首禅诗的时候,如醍醐灌顶:“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类的许多烦恼、纠结,在这句禅诗面前,土崩瓦解!那些不必要的应酬,那些不想见的人,那些挥洒不去的尘扰,被惠能简单的一句话击破!

可能我是有佛缘,很早的时候,我就不敢去弘一法师出家的虎跑寺,怕自己不小心着了道儿。后来因缘巧合,养仁师傅带我打坐,20分钟左右的静坐,竟如此的通透,像计算机重启,清空了内存和缓存,零负荷的CPU,又是一个全新的自我!后来自己慢慢练习打坐,受益良多,让我变得安静、从容,可以轻松在不同心绪下切换。我可以非常仔细地品味每一口水的味道,可以非常安静地慢慢地泡茶注水,可以专注于每一步徒步、登山。物理的修行,对精神改变很大,才有我看到惠能禅诗的领悟。

我始终相信意识决定物质,实践导于观念。这是一个心的世界,而不是物质的世界,物质只是心的投影。

大学时候读过的许多西方哲学家如尼采、叔本华、斯宾诺莎等等都一理而贯通了。读《心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似乎也明白了许多。《金刚经》里所说:“一沙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似乎也有所悟。是啊:部分里包含了全部,全部里穷尽了部分(一个非常优秀的针灸大师左常波,也是以这个原则作为他的基本出发点),所以《华严经》说:“一即是多,多即是一”。人们总是在追寻那无法穷尽的“多”,而恰恰忽略了很容易守成的“少”,所以很难领悟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境界。

平常我们所说的“禅意”,是禅宗的思想在生活中的应用,以“空”、“静”、“朴”为特点,不执着于物质,通过抽离现实中多余的要素,而达到所谓“禅”的状态。

应用到我们日常生活中,做减法而不是加法,守拙而不是张扬;在产品设计中,克制而不是炫技,精简而不是繁复。

当然,禅不是“枯禅”,不是朽木,只有安静了,放空了,才能更加精微地体会生活中的各种体验,生活才可以真正地鲜活起来。

从生活到设计,从产品到为人,我推崇极简主义的方式,也会一如既往地将这些理念,应用到我们的产品设计中、企业管理中、以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每个人对某段音乐、某本小说、某种宗教,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然共鸣,当你接触到它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对了!就是它!审美和价值观也是如此,你喜欢什么风格、接受什么样的价值观念,似乎也是与生俱来的。就像我看了一大堆建筑设计的书,唯独喜欢包豪斯风格;通篇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唯独唯心的哲学家吸引我。

我对极简主义的推崇,是我自己的频道决定的,不一定适合所有人,不强求,不评判,只是跟大家分享。能够给各位有所启发,那就很好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