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文旅&目的地资讯>>>
×

寻找“龙漕沟”的网红博主:未开发、无人区,背后都是真金白银

显微故事 郭子睿 2022-08-22 09:30

在这些网红的带动下,还有无数下一个龙漕沟,等待着危机的发生。

一场山洪,让大众忽然意识到“网红打卡地”背后隐藏的危险。

8月13日,彭州下辖龙漕沟发生山洪,洪水夹杂着泥沙、石子顺着6公里的河沟倾泻而下,最终夺走了7条鲜活的生命。

龙漕沟是一处未开发的景区,多发洪水。在当地接到强降雨通知后,村镇干部、巡逻队员及志愿者立即对游客进行劝离,但依然有人选择留下,最终导致了7人遇难的悲剧。

一个未开发的景区为何还能吸引如此多外地游客。

答案隐藏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里。搜索龙漕沟,你会发现这里早已成为了“网红打卡地”。

除了龙漕沟外,还有不少“未开发景区”、“野生景点推荐”等内容推荐,这些地点此前已被提示相关风险或事故发生地,但依然有一批网红趋之若鹜。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热衷于去网红景区打卡的博主,他们之中:

有的人专门挑选危险、未开发的景区打卡,只因这样的地方往往风景更美、更具有话题性,也能带来更好的流量;

有的人被网红打卡点欺骗,在当地买了一套住宅,没想到随着风口期过去,该处也逐渐变成烂尾楼,为了卖房,业主只能化身为“网红”,接力宣传该地的旅游景区;

还有的人本职工作是导游,疫情后转型成了旅游主播,他发现那些已被开发的景区往往无法让主播赚到利润,只有这些危险、未开发的景区才有希望从中分到杯羹。

从他们口中,我们不难发现,龙漕沟的悲剧几乎是注定的。更可怕的是,在这些网红的带动下,还有无数下一个龙漕沟,等待着危机的发生……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只要有流量,没人打卡时考虑景区是否安全”

啸雨 32岁 湖北 摄影师

早在2012年,我就做旅行博主了。

当时旅游业旺盛,很好接广告。只要你出去玩一趟,至少能从吃、住、行、景色等方面各出一篇记录,稍稍有点文采,就很容易接广告。

但疫情爆发后,旅游业遭受了致命打击。尤其是长途旅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不仅困难重重,还随时有可能被意外暴露在病毒下,随时有被隔离的风险。

没了稳定收入,我和大部分旅行博主一样,只能到自己老家附近的景点拍拍照片,打打卡。

但此时,大部分市区景点、餐饮市场已被时尚博主、探店博主挖掘得差不多了,我们只能另辟蹊径,找一些冷门、新奇的郊区小景点。

我们行业里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越是惊艳、保留原始风味的照片,越容易吸引大众。

所以。不少未被开发、又很容易出照片的景点成为了不少博主去拍照的首选,凭借着超高的摄影技术和后期,不少打卡地引爆了网络。

一时间,什么肉联厂、废弃楼都成了拍照宠儿,寻找“机位”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可以说,类似于龙漕沟的景区,就是我们这批博主一传十、十传百地打卡,才逐步引发大家的关注,进而病毒似地吸引更多人前去打卡。

至于安全问题,其实很少有博主去思考,只要不太过难看,大家都会忍一忍,毕竟大家都是为了赚一波热度,没人愿意去说坏话。

“网红打卡地,是网红和地产商间的‘阴谋’”

susu 29岁 重庆 广告策划

你知道吗,今年有30万人游客跑到湖北恩施州苏马荡的景区避暑——这也是我见过的,最努力地把自己包装成“网红打卡地”的地方了。

苏马荡海拔1500余米,与重庆市接壤。在2008年以前,这里是一个公路都没通的小镇。

2011年,苏马荡在重庆做旅游宣传,重庆公交车上关于该地的介绍中,有一句“我靠重庆”。

这句话本想说明重庆和苏马荡距离很近,但被网友恶意断句为“我靠!重庆”,一时间引来不少争议,但也吸引了很多人对苏马荡的好奇,反而引起了一波旅游潮。

那时候社交媒体刚兴起,苏马荡顺势联合一波网红,标榜自己是“网红打卡地”推广,“骗”来不少游客。

但实际上,当时苏马荡的旅游开发还处于初步阶段,大部分区域都是农村、耕地。以至于,当村民看到游客接二连三地来这里拍照,都很疑惑。

网红们拍完照片,就跟着宣传苏马荡“夏季18℃避暑”、“悬崖之上城市”、“杜鹃长廊”、“四季物候”。

当地村民也开始意识到,搞农家乐、民宿可比种田赚钱多了,于是纷纷转行。

接着旅游浪潮,苏马荡还吸引了地产商的关注,最鼎盛时候100个楼盘在动工。

我家也在这里花20万买了一套避暑房子。

但没过几年,全国遍地旅游旅游小镇停工,大量小镇因为配套不完善成为了鬼城,苏马荡也出现了烂尾楼,楼盘停工,周围一公里内只有20户居民。

大家这才深刻意识到,想成为旅游小镇、促进房地产经济,就要保证它在网络上的热度。从那以后,不仅网红,还有很多业主也开始自发宣传苏马荡,就为了能做民宿缓解现金流,或是找到人接盘自己的房子。

如今苏马荡的房价早已从十年前的1200元突破了万元大关,接近当地市中心平均房价两倍。

今年夏天大巴车更是一车接着一车拉着养老避暑团来打卡度假,小小的村庄涌入了30万人,比市区总人口还多。

“做‘黑导游’后发现,不危险的地方不赚钱”

林阿绵 24岁 湖北 导游&旅行主播

疫情爆发后,我从导游转行做了旅游主播。

我原本计划靠导游证免费进入景区旅游,再通过景区内直播吸引线上粉丝,再把他们吸引到景区,由我带去当地民宿,赚取抽成。

然而,干了两个月,我不仅没赚钱,还贴了不少钱——现在旅游网红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之中还有不少人原本就是有资源的旅行社,用“价格战”就能把小主播的生存空间挤压干净。

往年去云南旅游玩6天,花费一般不少于3000元。但旅行社把价格压低到2000元,还包动车、门票、酒店……

作为小主播,我自然没有办法旅行社主播做对抗,只能另辟蹊径,做他们没办法切入的生意。比如,挖掘一些小众网红打卡地,吸引当地人周末旅游。

其中,那些没深度开发、比较险峻的旅游地反响最好,吸引了不少有消费能力的户外旅游爱好者。

我还经常在网上发布那些小众景区的风景图,有很多人会感兴趣,并没想到,这背后也存在一个不为人所致的“灰色产业”。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那些小众旅游景点开发程度不够,没有正规的酒店、餐馆等基础设施,许多当地村民就会以“懂行的村民”身份,每次50-200元不等的价格带领游客进入所谓的“没开发的绝密景区”。

这些地方往往也更危险。没被人过度挖掘的景区,自然风景宜人,那些游客如安全返回,自然会将攻略、照片发到网,二次吸引另一波游客来探险。

危险的网红打卡地,就此形成。

“只有网红打卡地,才能让我更好地带货”

菲尼 28岁 广州 旅行博主

在欧洲读书时,我兼职做了巴黎导游、旅游博主。我一边将自己旅行写成游记、一边介绍当地特色产品并帮忙代购,很快就有一些想进入中国的小众美妆产品找到我,问我是否能推广。

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流量背后就是真金白银。

后来,每次出门旅游我都会直接空出旅行后面2天,专门去各个美妆店里直播帮人带货,我也因此积攒了一波粉丝,有了自己的直播团队。

疫情后,美妆生意不如之前好做了。毕竟,出门都要带口罩的生活下,没人会关注自己的口红色号和衣服是不是搭配,也不如以往热爱化妆了。

思来想去后,我趁着露营热转型做旅行生活博主,既和我爱旅行的人设契合,也依然能服务我的大部分粉丝。

旅行生活博主要做的内容也不难,只要你能保证自己定期在不同的城市出现,摆好看的造型,拍一些照片营造惬意的生活状态,就能有很多人关注点赞。

在众多景点里,我最喜欢选择那些网红打卡地。

原因在于,大部分网红打卡地都自带流量,不仅出片效果好,且词条本身的被搜索频率高,更容易帮我吸引粉丝。

之前,在广州有个网红打卡地忽然爆红,一下就有很多网红跟风来拍照。后来,附近的保洁阿姨都和这些网红混熟了,甚至可以指挥新来的网红如何摆拍、取景。

当然,我也有曾被同行的照片骗过。之前,广州郊区有片草地被网红们宣传是“普罗旺斯草原”,结果我到现场一看,这地方啥也没有,一无是处,最后还是靠滤镜拯救。

不过,P过的照片也依然被我发到网上,同样批注上了回家“广州拍照最出片"的地方——毕竟,来都来了,能用的内容还是别浪费。

“越危险的地方,往往越能吸引粉丝”

老王 26岁 广东 户外博主

我是废墟探秘旅行博主,专门探访各个城市的“失落之境”。

我去过废弃多年的医院、寺庙、剧院、幼儿园、游乐场、广东第一无人村邓边村,然后把自己的经历做成沉浸式视频发布在网上。

和那些岁月静好的旅行博主不一样,我们这类探险博主很少能接到广告,收入来源主要是探险领队、推销装备和流量补贴。

我很多同行会兼职做探险领队,寻找城市里比较有意思废墟做探险——这些地方往往需要带有很多恐怖元素,但不能太危险,像废弃医院、幼儿园、游乐园就是很好的选择。

踩点完毕后,我们就会拍一些视频发到户外群里招募驴友一起探索,带领探索是收费的,每次在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

都市人生活忙碌,城市探险视频满足了他们的期待,时常会有一批忠实粉丝守在屏幕前等我更新。

除了探险时候的直播,我还会在不同的视频平台上分发赚取一些流量推广奖励。

总得来说,越小众、越惊悚的地方,看的人越多,收益也越高。

靠着不少探险视频,还带红了一批打卡地,比如广州黄浦区黄埔军校废弃飞机,,如今在小红书上已是有名的网红地区.

现在我们圈子也越来越内卷,大家为了争夺眼球、赚取流量,会争相去一些网红地标打卡获得关注,另一波则力求创新开始往灵异方向靠拢了。

说到底,流量才是这个行业的根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