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航空资讯>>>
×

中国民航功勋飞行员崇永生:于寻常处见奇崛

2004年,崇永生成为空客A320飞行教员。

崇永生,1962年8月出生,中共党员。1980年开始飞行,已安全飞行30700小时,现为东航江苏公司机长、教员,东航五星机长,中国民航功勋飞行员。

“这43年来,我通过舷窗见证了祖国的不断繁荣与昌盛,我始终记得身上的责任。我要感谢这个时代,我将无悔的誓言挥洒在了祖国的蓝天。”8月9日11:35,MU2806起飞前,机长崇永生深情广播,这是他最后一次机长广播,旅客们报之以热烈的掌声。14:03,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蓝天白云下,MU2806航班稳稳落地。崇永生戴上飞行帽,正正衣领从驾驶舱走出,与旅客挥手道别,而后走下舷梯,当他看到来欢迎的同事拉起的横幅上“崇高使命 永爱蓝天 无愧一生 功勋卓然”的大字,竭力平静的他眼睛湿润了。

虽说是东航江苏公司屈指可数的中国民航功勋飞行员,崇永生却一直是低调的。他个头不高,说话声音不大,走路声音不重。他仪表讲究,干净整齐,皮鞋锃亮。在飞行部,偶尔碰见崇永生,他总是一脸微笑特别和善的样子。只要和他稍加接触和交流,就能感觉到他温文尔雅的外在与职业飞行员的内核气质完美融合,通身上下透着一种温和的力量。

一半是天赋  一半是刻苦

1979年7月,还不满17周岁的崇永生从南京六合应征入伍,进入长春空军预备学校,后顺利转入空军第七航校学习。

入伍之初的崇永生身体单薄,体重只有90斤,看上去瘦瘦小小的。“飞歼击机就是要个子不高的,高点的都去飞轰炸机了。”崇永生笑道。飞行员需要有强健的体魄。崇永生的父母亲经常在信中叮嘱,要他好好训练,培养吃苦精神,磨练坚强意志。“那时,国家还比较困难,各种物资都很缺乏,但对于我们,国家不惜代价,给了我们最好的后勤保障。那时的我在感激祖国的同时,更暗下决心,一定要飞好、飞精,报效国家。”崇永生铆足了劲儿刻苦训练,刚开始上滚轮旋转会呕吐,后来经过顽强训练,再上已经从容自如。

得益于中学时扎实的文化课基础,崇永生理论学习接受起来很快,加之他身体协调性好,很机灵,飞机操纵上手很快,在淘汰率高达70%以上的航校,崇永生没有觉得学习有多困难。

当飞行员需要天赋吗?崇永生大概就是有天赋的。后来,他去学汽车驾驶,一周就拿到了驾照,把驾校的教练惊呆了,说从来没有见过学的这么快这么顺手的人。三轮车摩托车边斗车,崇永生拿过来骑上就能够跑起来。

1982年1月,崇永生毕业留校成为飞行教员。那个时候,他还不满20周岁。他带的第一批学员,有的比他还大一两岁。

当了6年教员后,崇永生成长为训练参谋,后赴飞行大队担任副大队长,负责训练管理工作。在部队期间,他两次获得三等功,多次受到嘉奖。

在担任参谋期间,有一次,崇永生带飞一名学员,在东北上空飞行,飞机导航系统故障,油将耗光,如果处理不当,后果不堪设想。当时,飞机没有雷达,崇永生沉着冷静,凭着对地标的熟悉,飞机安全降落。

心中存大局  手上重细节

1993年5月,崇永生军旅生涯即将结束。“我问过正值壮年的自己,你还可以为国家再贡献些什么?经过短暂的思考后,我认定自己离不开祖国的蓝天,决定投身于祖国的民航事业,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去为国家的建设尽一份力。”

就这样,崇永生来到刚刚成立不久的东航江苏公司,成为飞行部早期创业者之一。

当年,公司仅有3架荷兰产的福克100飞机。崇永生很快完成了从战斗机到民航机的改装,1997年顺利成为机长。1998年起,福克机型逐步退出,公司引进空客系列飞机。在机型新老交替之际,其他飞行员都去改装空中客车系列飞机,崇永生按照组织安排站好最后一班岗。1999年的最后一天,崇永生将最后一架福克飞机送走。2000年春节,作为改装的最后一批成员前往法国图卢兹。

在专业飞行员心里,能够完美处置特殊险情的飞行员固然优秀,但如果能在整个职业飞行生涯中不让不安全因素出现在飞行阶段的飞行员更令人羡慕。毫无疑问,崇永生就是这样的人。

在中国东航29年间,飞行中,崇永生没有遇到过危险的事情。他的经验和心得就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在前面,做事有预见性,有前瞻性,把可能发生的问题提前化解。

崇永生非常重视准备工作。多年来,他养成了习惯,如果第二天有飞行任务,头一天他一定要了解全国以及航路和起降机场的天气情况。他本来就不喝酒,再加上执行任务,如果头一天有聚会,他一定会提前终止,然后早早休息。

崇永生经常说,“起飞就要想着中断,落地就要想着复飞。”他飞行箱里的物品井井有条,每样东西都各归其位。服装除了当季的,还备有其它季节的,为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做准备。儿子小时候对他的飞行箱感到好奇,总想打开看看。崇永生和夫人会严肃地对儿子说:“爸爸的飞行箱你是不许动的,因为那个非常重要。”在长期教育下,儿子从来不碰他的飞行箱,直到现在儿子成年了,也不去动他的飞行箱。

得益于军队的长期训练,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会把衣服、裤子、领带等都放在固定位置,早晨闭着眼睛也会拿好穿好。

严谨的作风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培养和体现的。

崇永生非常细心。每次起飞前,对驾驶舱输入的数据他一定要仔细检查。当年飞福克100时,有一位机组成员不小心输错数据,他仔细检查了出来,避免了差错的产生。

每次过站,无论下雨刮风,即使时间很短,崇永生都要下机认真绕机检查。有一次,他飞张家界,落地已是深夜。大家都很疲劳,崇永生习惯性地绕机检查。夜色中,他发现机坪上有一点亮光,像是水渍反光的效果。他蹲下身来,用手触摸,结果油腻腻的还有味道。他怀疑是发动机漏油,就与机务联系,经过机务检查,验证了他的判断。

有一次,他飞南昌,飞机的液压系统出现故障,液压漏油,凭着出色稳定的心理素质和及时妥当的处置,飞机安全落地。

崇永生遇事冷静又果断。有一次,他执行南京—长沙航班,在飞经湖北上空时,突然得知一名孕妇早产,他让乘务人员明确孕妇的情况。得知婴儿已经露头,情况相当紧急后,他毫不慌乱,让乘务员清空后舱数排位置,用毛毯搭建起“临时产房”,同时,将情况进行机长广播,并细心询问旅客中是否有医生能够提供帮助。之后, 果断就近备降武汉,孕妇和孩子在落地后得到了及时的救治,母子平安。

作为一名优秀机长,执行特殊航班和专机是经常的事,崇永生把这些都看作普通航班。在他心里,每一个航班都是重要航班,每一个重要航班也都是普通航班。每当有特殊任务尤其是突发紧急和艰苦任务时,崇永生总会报名。2008年5月,汶川地震后,崇永生受命执飞前往成都的航班运送救援物资。2020年早春,当他得知公司要飞驰援武汉的航班时,他“主动报名,服从安排。”

和几十年前相比,现在的飞行环境和管理制度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每天的通告要求非常多,崇永生并没有“老资格”的心态,一有通知就及时阅读和消化。他说,不能够死守着老经验教条地干工作,要时时警醒自己,及时进行知识更新,以高标准和严要求做好份内的工作。

这么多年来,航班怎么排他就怎么飞,“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懈,要有大局意识。”崇永生多次被评为公司优秀员工和优秀机长,2016年被评为中国东航百名优秀机长,2017年获得民航局颁发的“功勋飞行员”奖章。

温和的外表  严格的要求

2004年,崇永生成为空客A320飞行教员。得益于在部队多年的教学经验,他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教学方法。他认为,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特点,基本功不一样,接受能力不相同,理论知识掌握有先有后,所以他注重因人施教,对待徒弟既和气又严格,在严格标准的同时,注意方式方法和徒弟的心理感受。如果看到学员面露紧张之色,他会笑眯眯地说:“小伙子,不要紧张,和我飞有什么好紧张的?”学员们经常说,“特别喜欢和崇老师飞!技术好,人又nice,和他飞一班,能学到特别多的东西。”

崇永生会向徒弟介绍每一架飞机的特点,每架飞机操纵的特点,还会提醒相似航班号的风险可能性。夏天经常有雷雨天气,航路天气复杂。初期学员对雷达使用不是很清楚,崇永生会跟他们介绍不同飞机雷达型号不同,比如说机号66开头的雷达有什么特点,怎么使用,他会一一详细讲解。

在徒弟们的心里,崇永生是“天使教员”。每次飞完进行讲评,崇永生的第一句话总是“飞得不错”,鼓励后才开始一条一条讲问题,每个问题都说在点子上,徒弟们心悦诚服。

葛洪现在是一名飞行机长,也是崇永生的徒弟。说起跟着崇老师一起飞行的经历,葛洪总说自己非常幸运。在葛洪心里,崇老师待人态度随和,令他很安心和踏实。崇老师在放手的同时会实时监控,当徒弟做的有偏差的时候,会及时修正和接管,如果徒弟只是有小小的不周到不完美,崇永生会鼓励徒弟自己修正,在可控的范围内保证安全。徒弟们说,崇老师安全管控上非常有一套,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在出现问题之前化解。

前几年,葛洪参加晋升机长面试,因为回答问题不理想未获通过。得知后,崇永生专门给他打电话,让他情绪不要受影响,要好好看书。葛洪和师父交流时说,面试的题目他心里面是懂的,但没回答清楚,觉得是表达的问题。崇永生说,表达有问题说明还是没有完全弄懂,如果真的明白,就会明晰表达。葛洪细想了一下,确实是因为自己问题没有彻底搞通才没答好。之后,葛洪认真学习弄懂弄通,顺利通过了下一次面试。

现在,飞行部每个分部基本上都有崇老师带出的徒弟,可谓桃李满园。徒弟们看到他,总会感觉特别亲切,老远就会喊上一句:“师父,今天飞哪儿啊?”

什么样的师父带出什么样的徒弟,在宽厚待人和严谨细致方面,徒弟们身上都有崇永生的影子。

长久的自律 稳稳的幸福

正所谓“越自律,越幸福。”崇永生是自律的,也是幸福的。

有一年春节,崇永生飞航班在厦门过夜,酒店服务员一大清早看到他穿着运动鞋出门,惊讶地问:“大过年的,机长为什么不多睡会儿呀?”崇永生说:“习惯了,每天只要有可能都要出去锻炼一下身体。”

正是由于长期的自律,崇永生每一次的空勤体检都顺利通过,没有复检项目,到现在身体各项指标都完全满足飞行要求。

生活中,崇永生非常具有亲和力。他认为,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应该给予同样的尊重。这种平等和尊重也得到同样的反馈。每当他登上机组车时,司机师傅都会笑呵呵地和崇永生打招呼:“崇机长,今天又飞啦,辛苦了!”司机师傅说,能和这么一位可爱可亲的人共事,大家都由衷地感到快乐。

崇永生拥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他和岳父母住在一起,夫人和岳父岳母都非常支持他的工作。只要他飞航班,曾经是一名老军人的岳父都会时时惦记着,一定要等他落地以后才安心睡觉。多年前,岳父瘫痪成为了植物人,那六年里,崇永生非常辛苦,除了飞行,还要参加公司机关的安全管理工作,但只要他有时间,就去医院照顾岳父。即使岳父不能够交流,他相信岳父是能够感受得到亲情的。

崇永生的这种孝心和爱心深深影响了儿子。儿子在国外学了8年的酒店管理,已经通过了业内难度很大的酒店服务专家“金钥匙”资格,但儿子内心一直有回报社会的心愿,便利用自己的潜水特长报名参加“蓝天救援队”,后来为全心投入到救援队的工作,就辞去了酒店管理工作,成为全职救援人员,还用业余时间教民警等救援人员如何潜水。崇永生说,儿子做的事情对社会有益处,我们就支持他。

与其他同事相比,崇永生有一个最特别的业余爱好,就是重走“长征路”。前些年,他每年都会利用休假时间和家人一起去走“长征路”。每次选择一个区间段,都追寻先辈奋斗的足迹。他们去过瑞金和长汀,也走过赤水和遵义,在雪山和草地,缅怀革命先烈,经常提醒自己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回头看看自己这几十年的工作经历,我对自己的工作成绩还是满意的。这里有我个人的努力,但更离不开公司的飞速发展,祖国的不断强大所带给我的机遇。”崇永生说,在公司的近30年里,他见证了公司从一个只有3架飞机的小公司,成长为一个有72架飞机的中型航空企业。自己也从30出头的年轻人,成为了一名就要退休的老员工。虽然对即将离开自己热爱的飞行事业很不舍,但令他欣慰的是,他看到了中国东航、中国民航、中国的未来正变得越来越好。他的徒弟们大部分都成为了能独挡一面的机长,有的更是和他一样成为了飞行教员,“他们将会接替我成为公司的中坚力量。”他骄傲地说。

“回望自己的飞行生涯,有没有什么遗憾呢?”对这个问题,崇永生说,“我飞过的大多数是外国制造的飞机,曾经的我是多么渴望能驾驶着自己国家研发制造的飞机在祖国的蓝天上翱翔,最近看到我们的C919试飞成功的消息,如果我能飞上,那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43年的飞行生涯,崇永生的每一天和每个航班都是寻常的,可这么多普普通通的日子和平平常常的航班积累到退休前的最后一班,所有的“寻常”就铸成了“奇崛”——这个奇崛,是安全飞行30700小时闪闪发光的数字,是功勋飞行员金光闪闪的奖章,是崇永生在60岁生日前,在8月的灿烂阳光下,稳稳地落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