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住宿资讯>>>
×

长租在酒店里:是“新消费趋势” 更是一场行业自救

澎湃新闻 唐莹莹 2022-08-01 11:51

长租住客画像中,年龄集中于25-35岁,女性占比偏高。

在酒店长租的话题近段时间来越来越多在各类社交媒体中出现,这甚至成为了一些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据中新经纬报道,一名在深圳工作五年的90后青年,已经在酒店租住了两年。在他看来,酒店不仅更能满足生活要求,价格上也更有优势。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伴随着话题热度的,是越来越多受到疫情影响的酒店集团开始加入长租房竞争之中,中长租客群已经逐渐成长为酒店行业收入来源的一种重要补充。

酒店的“长租房模式”

在疫情常态化的影响下,酒店开始纷纷布局“长租房模式”。

7月29日,亚朵集团宣布全国长租房上线APP,将长租业务铺设至全国一线城市,含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亚朵集团在长租服务的介绍中写道“随住随走,无需押金、水电费及其他额外费用”。不过,目前亚朵APP内长租房预订仅限连住30日,连住30日最低可享五折。

澎湃新闻注意到,早在3个月前,首旅如家就已在APP中上线了中长租房业务,并在软件更新中写道“新增中长租房,14天起订更优惠”。首旅如家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长租的价格一般为门市价的5-7折,根据入住时长不同,优惠力度也不同,而繁华地段较热门的酒店折扣力度较小,因为酒店总经理需根据市场趋势和门店经营情况,在集团给定的优惠区间内灵活调整,以达成入住率最优表现。

澎湃新闻搜索首旅如家APP发现,以如家·neo上海南京路步行街黄河路店为例,从普通预订入口预订8月16日至8月30日入住共14晚的大床房价格为207元/晚(仅入住一晚价格也相同);而从中长租预订入口预订同样时长的大床房价格为185元/晚,长租价格为门市价的9折左右。

同一酒店普通预订与长租预订价格对比。从酒店的角度而言,探索“长租模式”既是疫情下的“自救”,也是后疫情时代的“新消费趋势”。

中长租客群人数明显增加

有行业人士表示,疫情导致目前酒店的入住率都不是很好,在这样的阶段下用长租的方式来提升入住率,并在房价上进行一定妥协,为酒店增加了稳定的现金流。同时,长租酒店业务背后的商业逻辑及这种生活方式,对当下的一些年轻群体极具吸引力。

首旅如家酒店集团商旅事业部总经理邰国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在疫情背景下,中长租客群是酒店的重要补充客源之一:“2020年是受疫情影响的起始之年。2020年2月底,为有效提高经营业绩及入住率,部分受疫情影响的门店就推出了中长租优惠以获得稳定客源补充收入。截至目前,‘中长租’业务在‘如家系’酒店客源中的占比及间夜数量都有稳定提升。”

不过,邰国峰指出,长租房是新事物,客户的需求与业务模式还在进一步发展中,具体的间夜占比尚未曾明确统计过,主要是因为该数据是实时动态更新的,虽对整体经营决策有参考意义,是常规业务的有益补充,但其市场潜力尚需要进一步观察与验证。

“但我们也确实观察到一个现象,疫情以来,选择中长租的客人明显增多。无论是致电门店咨询的,还是最终入住享受折扣优惠的客人数量,都有一定提升。”邰国峰说。

亚朵集团内部人士也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长租业务与疫情前相比有明显的上涨。

不过,有行业人士表示,当疫情得到控制,市场回归正常之后,长租价格是否还具有性价比并长期存在,尚待观察。

邰国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酒店长租和短租的收益对比主要分几方面来看:第一,从市场淡旺季角度,一定是短租收益更高;第二,对于园区类商务型客源市场,基于客人的需求,长短租结合是收益最大化的标准模型;第三,单纯从长短租角度看,中长租产品虽然价格会比短租低,但收益稳定且运营成本也低,在淡季对酒店是一个较好的选择。

“一个女生在外,酒店安全很多”

从客源来看,中长租客群有明显的地区差异,一二线城市高于三线以下城市,邰国峰指出,“疫情以来,酒店长租订单量有明显上升。以北上广深、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最为典型。”

上海闵行区某亚朵酒店的林经理指出,目前酒店现有的长租客人中主要以商务客人为主,不过这段时间确实有不少非商务用户在咨询长租的服务,以上海为例,近期除了原有的商务客群,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

从外地来实习的小李称:“就实习的时候住上几个月,我其实不想添置什么东西,比如说我不会为了这段时间就把家里的吹风机带上更别说再新买一个。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一个女生在外,我觉得酒店会相对安全很多。”小李坦言,酒店提供的一切基本设施都能够满足她日常的需求,选择酒店也是为了“更加省心”。

从服务范围来看,酒店的长租大多还含早餐、免费洗衣等服务,个别酒店还有免费的健身房可以使用。

在某互联网大厂上班的小杨指出:“其实平时还是很忙的,所以我希望能尽量减少一些我操心的地方,比如每个月的水电不用操心去交,房间脏了就可以叫人过来打扫。”对小杨而言,洗衣服也是个烦心事,但“酒店能帮我随时把衣服给洗了,还能烘干送回房间”。

邰国峰指出,从外部原因来看,更多的租房人群开始更关注安全、隐私、公共卫生等需求,而酒店长租的产品符合这样的新消费需求。另一方面,在疫情常态化的管控下,流动受限人群因受疫情影响,出差城市临时静态管理,导致滞留异地也是原因之一。出于疫情防控安全角度,会有更多客人选择酒店长租,既有安全保障,且提供的生活服务更多一些。

“长租住客画像中,年龄集中于25-35岁,女性占比偏高。长租客人对早餐、自助洗衣房有共性需求,同时对客房的清洁卫生、隐私安全有更高的要求。”邰国峰指出。

酒店长租其实并不“便宜”

租金也是原因之一。如疫情后个别片区的二手房租金有不同程度的涨幅,其次租房的“押一付三”或“押一付二”政策对租客而言也是不小的压力,甚至一些长租公寓还会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业内人士指出,酒店长租房灵活的付款方式相对具有一定的优势,让入住的客人进退自如。

澎湃新闻搜索发现,在个别区域,长租连锁酒店的费用可能更划算。如以南京东路为例,链家平台显示,距离南京东路地铁站200-500米、面积在30平米上下的一居室整租价格在4000-5300元/月,押金同租金;而以如家·neo上海南京路步行街黄河路店为例,8月1日至8月31日入住30晚的15-16平方米大床房价格为5142元,距离南京东路地铁站约500米左右。

南京东路地铁站附近,酒店长租与租房价格对比。

但在大多数地段,长租酒店并不比租房更便宜。

以陆家嘴为例,商城路站附近不少50平方米上下的两室一厅的整租价格在8000元以内,低于5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房租价格在6500元/月以内。而以同地段的首旅如家旗下和颐致尚上海陆家嘴东方明珠滨江大道店为例,8月1日至8月31日入住30晚的房间仅有35-40平米的套房,价格为12000元。

上海商城路地铁站附近,酒店长租与租房价格对比。

以外环外的共富新村为例,40-5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整租价格在4000元/月左右;70平方米最便宜的两室整租价格在4500元以内。而以同地段的如家上海共富新村水产西路店为例,8月1日至8月31日入住30晚的房型仅剩15-20平方米的商务大床房,价格为4770元。

上海共富新村地铁站附近,酒店长租与租房价格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酒店长租的价格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当特殊节假日来临或酒店附近有特殊活动时,酒店的长租价格也会随着入住率的提高而增长。

不过,对异地差旅人群,尤其是出差时间相对较长的商旅人士而言,酒店长租房则显得“性价比”更高。

已经在上海内环内某亚朵酒店“居住”两年的Peggy就向澎湃新闻表示,虽然公司总部在上海,但经常需要出差,可能某个月只会在上海住一周,也许下个月会住三周,酒店的机动性和适配性更好。

“也有同事正常租房,但可能住得比较远。我觉得在上海来讲的话,通行距离也是要考虑到成本之中的。对我个人而言,如果考虑在公司周边租房子,费用会变得更高,盘算下来长租酒店的方式对我来说更划算一些,也蛮适合我想要的节奏。”Peggy表示,“而且住得久就会有很多积分,会有抵扣券,抵扣完折扣力度也还是挺大的。我们公司蛮多像我这样工作性质的人选择这种方式。”

邰国峰表示,随着年轻客群逐渐成为消费主体,更多元化的消费趋势必然是市场的未来。作为新消费趋势,酒店中长租或许会是年轻客群新兴的生活方式和居住选择,酒店也会因时、因势灵活调整产品策略以适应市场趋势。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