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文旅&目的地资讯>>>
×

那些被ST的上市旅企们

郑豫舟 空间秘探 2022-05-26 09:48

摘帽ST,“死路一条”?

近日,*ST腾邦(300178)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2年5月23日收到深交所《关于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深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2年6月21日。

自2021年5月,*ST腾邦正式披星戴帽以来,屡屡遭遇退市危机,如今已走到了一个可预见的终局。近两年,上市旅企戴帽ST并不罕见,但ST就意味着“死路一条”吗?

01

上市旅企,频频戴帽ST

大环境影响与自身经营困境,共同引发了上市旅企的戴帽ST频频。何为ST?其指境内上市公司经营连续两年亏损,被进行退市风险警示的股票。

5月6日,停牌一天的凯撒旅业正式戴帽,变更为 "ST凯撒 "。早在劳动节前的 4 月 30 日,凯撒旅业披露 2021 年业绩时,也发布了一则关于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暨停复牌的公告。

同一天,雪松发展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ST雪发”。较之ST凯撒的“戴帽”,雪松发展还多了个“披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去年4月,西域旅游在停牌一天后,简称由西域旅游,变更为*ST西域。西域旅游创出了史上最快*ST纪录,于2020年8月6日在A股上市,不到一年便因净利润亏损、营业收入不到1亿元,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ST。

同样在去年4月,由于大东海A 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该公司股票自2021年4月27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简称由“大东海A ”、“大东海B”变更为“*ST东海A”、“*ST东海B”。 

前文提及的腾邦国际,则在去年5月正式披星戴帽。据界面新闻报道,早在2018年年底,*ST腾邦就出现流动性危机,大量债权人向*ST腾邦及其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原实控人钟百胜发起诉讼,要求诉前保全上市公司及腾邦集团名下财产共计约5.12亿元。

插图|5月25日ST上市旅企交易情况

02

旅企怎么就戴帽ST?

若说戴帽ST最直接的原因,无非是上市旅企连续亏损,触及退市指标。但往更深层探究,不同的旅企背后,有着不同的“戴帽”原因。

/ 缺乏竞争力

近两年上市旅企亏损不断,与疫情带来的大环境变动不无关系,但上市不满一年便披星戴帽的,唯独西域旅游一家。这与其缺乏行业竞争力不无关系。

在景区类上市旅企中,西域旅游虽作为新疆旅游公司中的头部,得以上市,但相比起黄山旅游、丽江旅游等老牌旅企,*ST西域资产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及管理能力也更弱,极为依赖外地游客。

根据最新的营业收入来看,A股众多旅企中,*ST西域只有511.31万,是营业收入最少的上市旅企。

尽管*ST西域在2021年中期报告中扭亏为盈,但随着疫情防控的不断收紧,*ST西域的业绩,或将持续低迷。

/ 主营业务内外交困

就在最近被戴帽的凯撒旅业,作为曾经的出境游旅行社巨头,在疫情下的日子格外难过,主营业务的停滞,加上新势力的涌现,堪称内外交困。

受疫情影响,从2020年起至今,中国出境旅游总体处于停滞状态,这也直接导致了以出境游为主营业务的凯撒旅业的经营境况经历断崖式下滑。2020 年,凯撒旅业净利润录得-6.983 亿元,转盈为亏,同比下降 656%;2021 年同样录得 6.898 亿元的亏损。

据凯撒旅业披露,凯撒旅业受疫情影响近两年累计亏损 13.88 亿元。“公司出境游业务停滞已两年有余。”在风险提示报告中,凯撒旅业承认了当前公司的处境。

这一事实,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凯撒旅业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早在几年前,凯撒旅业的出境游业务,就已被诸多OTA平台盯上,携程去哪儿飞猪等一众巨头的加入,赶上自由行的时代步伐。这使得凯撒旅业自2018年起,就已悄然放慢了增长的脚步。

/ 自身财务危机

腾邦国际成立于1998年,从机票分销业务起家,作为曾经的票务巨头,其一度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38位。2011年腾邦国际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彼时,募集资金净额近6亿元,可谓前景一片光明。

但自2018年年底起,腾邦国际出现流动性危机,而到了2019年8月前后,其债务危机全面爆发,自此,股价就已开启“跌跌不休”模式,其并在2020年5月正式披星戴帽,改名*ST腾邦。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市公司之所以陷入当前危局,主要原因是旗下小贷平台财务造假及实控人、董事长钟百胜涉嫌巨额资金挪用掏空上市公司。2018年至2019年间,钟百胜及其背后的腾邦集团直接挪用和侵占上市公司资金至少30亿元。更有债权人表示,腾邦集团、*ST腾邦通过一批背景蹊跷的公司,构成复杂的资金循环,最终导致流出资金去向不明。

决策层的战略错误,导致了上市旅企的积重难返,*ST腾邦最终走向了待退市的结局。

03

哪些旅企,还能被“抢救”一下?

不过,戴帽ST并不意味着上市旅企必然退市,已无希望。重新实现盈利,并确保主营业务的正常运营,便有逆风翻盘的可能。

据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监测,当前A股上市的38家旅企中,共有6家戴帽ST,分别为*ST雪发、ST海航、*ST西域、ST凯撒、*ST腾邦、*ST东海A。这6家上市旅企,不乏还能被“抢救”一下的“机会者”,而这些“机会者”的自救尝试也值得一探。

一是ST凯撒。在出境游受阻的当下,凯撒旅业早已开始了新市场的布局尝试。在凯撒旅业的年报中,“海南”“三亚”等字眼频繁出现,反映出了这一昔日出境游巨头,正押宝海南及免税市场。

如果说2019年的海南市场布局只是业务板块扩张,2021年,凯撒旅游完成了注册地址变更,并将公司总部办公地由北京迁至海口,则是正式宣告其转型的新战略。

近两年凯撒旅业先后通过入股中服免税旗下入境免税店、设立海南免税公司、入股免税公司等,介入免税业务,若能分得这一杯羹,或许能为凯撒旅业带来新的可能。

凯撒旅业去年与众信旅游那一场被视作出境游市场停滞下“抱团取暖”的合并计划,最终受到了来自凯撒第二股东海航旅游集团的反对而终止合并。尽管如此,凯撒旅业自救的积极态度,仍颇具意义。

二是*ST东海A。大东海A的神奇之处在于,其已是戴帽“老手”,共有过7次戴帽经历,可以说经验丰富。

作为海南省三亚市大东海景区中心区域,大东海A的主营业务颇为单一,主要是酒店住宿和餐饮服务。即使面对竞争压力增加,大环境变化等因素影响,该公司从未有过定增,亦没有收并购,更没有跨界、转型动作。

在上市以来的二十多年里,大东海A一直依靠补贴收入、售卖资产、税款抵减、债务重组等手段成功确保了公司没有被退市。

如今面对越来越复杂的行业形势,作为“老手”的*ST东海A将以何种方式来再一次“摘帽”,值得关注。

三是*ST西域。根据*ST西域之前披露的业绩报告显示,其在去年已经实现了扭亏为盈,尤其是1-7月,接待游客人次已恢复至2019年同期水平。同时,2021年该公司无论是净利润还是营业收入均为正数,扣除后营业收入为1.4815亿元–1.4875亿元,也超过了1亿元的门槛。

4月7日,*ST西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 2021 年年度报告计划于 2022 年 4 月 27 日披露,如公司 2021 年度经审计的财务数据与业绩预告一致, 且已不存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 年 12 月修订)》第 10.3.10 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四项规定的情形,公司将在披露 2021 年年度报告时,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对公司股票交易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公司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尚需深圳证券交易所审核同意。

对于西域旅游来说,疫情的防控或成为其后续发展的最大变数。若疫情防控得当,国内游放宽,西域旅游或将迎来一波小高潮。

随着A股新规趋严,业内普遍认为,部分营收单一、缺乏特色的旅游企业将逐步被淘汰。强者恒强,即使在逆境,也能寻得“摘帽”之法。

04

摘帽旅企的复苏启示

可以说,戴帽ST的上市旅企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退市,二是摘帽。退市显然是最坏的结果,摘帽实现复苏,却常有先辈的启示。

/ 主营阵地转变

去年,登陆A股超过20年的老牌旅游股国旅联合发布了《关于股票撤销退市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宣布公司成功摘帽,公司股票将于5月6日停牌1天,5月7日起复牌并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国旅联合”。

这与国旅联合2020年报扭亏为盈关系密切,而扭亏为盈背后,则是国旅联合对于旅游业务的逐步淡化。自2017年其收购新线中视与粉丝科技以来,国旅联合的主要经营业务已经转变为主要以互联网广告营销及版权衍生销售为主。

因此,在证券市场的所属商业板块中,国旅联合虽带有“旅”字,却也区分于中青旅、西安旅游等旅游板块旅企,而是属于文化传媒板块。

尽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国旅联合本次成功摘帽并不等于企业经营真的就好转了,企业所面临的挑战依然巨大,此番摘帽带来的说服力也不强。但调整主营阵地,确实可视作摘帽复苏的可尝试手段之一。

/ 募集资金用途改变

据公开财务报告显示,2016年与2017年,西藏旅游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均为负,因此在2018年5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更名为ST藏旅。后又在2019年4月10日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西藏旅游”。

这其中,西藏旅游调整了公司业务的发展战略,短期内不再将酒店运营业务作为主要业务板块以避免同质化竞争。因此,其改变了募集资金的用途,将大笔流动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和前期对景区项目的投入后,以银行结构存款的投资,产生大额投资收益,最终影响了公司利润总额。

/ 开源更要节流

除了寻找新阵地谋求发展之外,通过“节流”实现利润的最大化,也是诸多戴帽上市旅企的摘帽手段之一。

同样以西藏旅游为例,从其 2016—2018 年的财报来看,在包括管理费用、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的期间费用中,管理费用与财务费用两个部分是公司的刚性开支,难以进行大刀阔斧的操作,但销售费用则灵活得多。西藏旅游财报中,销售费用的降幅为 31.70%,尤其是对于营收贡献不算太高的广告推介费的大幅度降低。

节流的操作,同样为西藏旅游的总利润带来了颇为正面的助力。

显然,上市旅企戴帽ST并非终局,ST如同一场验证上市公司免疫力与“体质”的一场重感冒,不能终身免疫,一旦“体质”不佳,便会卷土重来,甚至越演越烈。因此,对于上市旅企而言,短时的摘帽并不能真正松一口气,找准方向,提升自身实力,才是真正摆脱ST的良方!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