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业:困中求变 “活下去”尤为重要

五一期间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6.8亿元,同比减少42.9%。

5月4日晚间,经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2022年“五一”假期5天,全国国内旅游出游1.6亿人次,同比减少30.2%,按可比口径恢复至疫情前同期的66.8%;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6.8亿元,同比减少42.9%,恢复至疫情前同期的44.0%。

“2022年或许是旅游业最艰难的一年。”在今年1月12日中国旅游协会召开的旅游行业部分企业家及专家座谈会上,多数企业家对2022年旅游业的恢复普遍信心不足。这一黯淡的预测不幸被言中,自2022年开年以来,多地疫情反复,跨省旅游出行几近停摆。

近日,Fastdata极数发布《2022年1-4月中国旅游行业洞察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国内旅游人数8.3亿人次,同比下降18.9%;全国铁路、民航、公路及水路发送旅客量悉数下跌,仅在2022年第14周,全民航执行客运航运班次即较2021年同期下降81.8%。。

数据下跌

作为长链条行业,旅游业上下游关联产业甚众。

春节前后,疫情多点散发,旅游业面临冲击超预期。三月以来,不仅节假日期间的报复性消费反弹迟迟不出现,出行管控亦是户外出行的不可控因素,令旅游市场的活力骤降。在北京,出京跨省团队旅游持续告停,长三角地区的南京、苏州多家景区关闭,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活动关停,机票+酒店旅游产品服务下架。被视为旅游、消费新圣地的海南,已不复开年前后游人如织的盛况,三月,海南省接待游客总数465.11万人次,同比下降35.8%,海口接待过夜游客同比下降14.4%,三亚更是猛跌67.5%。著名景区黄山和长白山三月游客接待量分别同比下降81.8%、88.1%。

客运低迷是旅游业又一表征。《2022年1-4月中国旅游行业洞察报告》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国铁路发送旅客4.71亿人次,同比下降13.5%,公路客运量同期创二十年新低,同比下降26.1%,仅录得9.69亿人次。全国民航累积发送旅客7618万人次,同比下降25.4%。三月,深圳机场、白云机场、上海机场、美兰机场及厦门空港飞机起降10.7万架次,同比下降41.9%,首都机场航班量1.27万架次,同比下降58.4%。

酒店业也是难兄难弟。第一季度酒店入住率创下2020年7月以来的新低,步入四月后进一步下滑,相比2019年同期下降45%。国内三大酒店集团多告亏损。

当入境旅游按下暂停键,节假日不仅构成旅游业消费最重要的场景,也是行业“回血”的最佳契机。2020年法定节假日出游人数占全年出游人数的34.5%,2021年涨至41.4%。然而从近三年节假日恢复情况看,仅2021年五一至中秋出现短暂复苏,自2022年起,旅游人数及收入再遭下跌。而今年五一的数据亦是近年旅游营收最为惨淡的小长假。

“活下去”

信心如金,市场艰辛时尤为重要。

从中国旅游研究院公布的数据看,2021年上半年旅游经济运营综合指数尚且处于“景气”区间,伴随暑期南京疫情扩散及跨省旅游“熔断”机制实施,旅游经济运行综合指数直线下跌。直至被奥密克戎阴影笼罩的2022年第一季度,旅游企业信心滑落到三年以来的低点。

2022年第一季度,国航、东航、南航、春秋及吉祥六大上市航空公司营收合计582.7亿元,同比下降5.5.%,仅南航一家录得1%的微弱增长,国航及东航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1.4%和5.5%。受疫情影响,国内营收能力最强的铁路线路——京沪高铁,其收入下滑已然持续了两个季度。

旅游一颓,旅行社、景区遇冷首当其冲。2022开年以来急转直下,第一季度景区运营上市企业有五家营收同比下降超四成,其中张家界营收降幅高达62.9%。据Fastdata发布的《疫情下中小微旅游企业经营现状调研》,2021年超过92.3%的旅行社出现亏损,景区亏损率高达80.3%。酒店及民宿超过70%。旅游企业分布高度密集的华东地区在当下已成亏损重灾区,2021年出现经营亏损的旅游企业占比32.3%。

当下,旅游行业面临瓶颈。曾有企业家表示,“尽量活下去,守住不倒闭”就是旅游行业的底线了。超七成企业现金流可维持运营时间不超过半年,超九成负债企业半年内有到期债务需偿还,疫情以来成功融资的旅游企业占比不足三成。

调查表示,近三成调研旅游企业主打算改弦更张,退出旅游市场。调查表示,旅游业直接及间接就业人口近八千万,目前近半数企业员工流失超20%。“保旅游市场就是保就业”。

共克时艰

疫情之前,旅游业对GDP的贡献连年攀升,甚至在2019年突破十万亿元大关。当今,这场时逾两年的疫情对于中国旅游市场结构性影响之剧烈,实为前所未有。2022年3月至4月,旅游业在时隔两年后再受冲击。

早在今年1月召开的旅游行业部分企业家及专家座谈会上,多名旅游企业家呼吁政府积极作为,房地产税的返还、社保基金的缓交和免交一再被企业家提起。春秋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煜就曾表示,希望政府可以延续、完善旅游业纾困政策,包括中期银行贷款、发债增信等资金支持、继续发放纾困补贴、稳岗补贴,延续相关优惠政策等。

随后相关救市政策的颁布无疑为服务业走出冷冬提振信心。2月1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政策着力点是支持市场主体渡过难关、恢复发展,助力服务业作为就业最大“容纳器”的功能。43条政策不仅包括普惠性扶持纾困措施,还有餐饮、零售、旅游、公路水路铁路运输、民航等五个特殊困难行业的针对性扶持纾困措施。

旅游业作为解决就业人口多、对经济的拉动显著的重要产业,行业纾困之道是世界各国都在积极探索的问题。如新加坡对旅游企业实施房租免除政策以及10%-30%的税收减免、优惠贷款等帮扶政策。欧盟成员国正在逐步解除旅游限制,采取分阶段方式开放边境,法国政府计划出资180亿元用于旅游业扶持基金,意大利设立24亿元欧元“度假奖金”,年收入4万欧元以下的家庭可得到500欧元补贴用于入住各类酒店和营地。

两年来,国内旅游业困中求变,经历强转型的同时,也于逆境中成功挖掘到新的机会点,衍生出众多全新的概念,由此呈现出强大的韧性。在更为精准的防疫政策以及丰富灵活的纾困举措的加持下,旅游业的内在潜力及未来的可能性,或许远超行业内外的预期和想象。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