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盼来假期预订热潮,乡村民宿业者如何争取突围?

在“躺平”和“谋生”之间,很多民宿主选择了后者。

五一假期临近,对于乡村民宿主来说,依然是喜忧参半,有些周边游较为发达的地方已经步入了“旺季”,但一些地方的乡村民宿却因疫情的影响没能等来客人。今年,不断波动的本土疫情让旅游市场的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尽管“离场”已成为一些民宿投资人的选择,但更多民宿主在想办法适应市场的新变化。为了“活下去”,他们不断进行新的探索与尝试。

五一市场冷热未定

“我在4月初就提前订了一家民宿,希望五一假期能到郊外放松一下。这家位于半山腰的民宿,很有意境。在这里可以和家人一起品茶、赏花、看星星。”没有出远门计划的浙江游客周女士计划在周边的民宿度过假期。

在四川大学旅游学院教授李原看来,由于疫情防控和旅游消费意愿的抑制,今年五一假期长距离、长时段的旅游大概率不会是主流,但短途化、短期化、高频化的休闲市场,即周边游则有可能为旅游市场带来些许暖意,这主要指的是,度假时间在两至三天,行车距离在1至3小时范围内的休闲旅游消费行为,而民宿恰恰是针对这种消费最适合、最具满足度的产品形态。

“我们的民宿在4月中旬,出租率就达到了95%,最近基本处于满房状态,但受到近期北京局部地区疫情的影响,也有部分客人在电话咨询退订的事情。”北京乡博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乡博博”)创始人张海龙介绍,乡博博已在北京平谷落地了32个民宿项目,为迎接五一假期,民宿内的主题活动也在不断上新。“五一假期正是平谷区桃花盛开的季节,我们提前设计了赏花线路和体验点,将采摘园和周边景点包含其中,让客人有的看、有的逛、有的玩。眼下国潮风盛行,我们还为年轻游客组织了汉服打卡活动。”

此外,记者了解到,位于北京延庆、房山隐居乡里品牌旗下的山楂小院、老马回乡、左岸花园等民宿目前均处于满房状态,甚至端午假期的民宿房间也已订出了约60%。老马回乡民宿特意为前来度假的孩子们安排有“奥特曼带你去春耕”活动。“但是,目前北京出现的疫情是否会让市民的假期行程发生改变,还要看各区域的疫情防控要求。我们也做好了随时处理‘退订’的准备。”一位北京民宿主说。

成都市蒲江县麟凤村枣子宿主人刘静经过观察发现,如今客人在出游时越来越配合当地的疫情防控要求,会认真地事先做好核酸检测等工作。“我们五一假期将推出针对亲子家庭的石磨豆花、窑烤比萨、采茶制茶等研学体验项目,不住宿的客人也可以预约体验活动,这样可以为民宿引流。”刘静说,虽然,这个五一假期民宿的生意没有几年前般火热,但采摘等特色体验活动还是比较受到城市客人青睐的。

事实上,国内已经有一些地区的民宿受本轮疫情的影响,未能盼来假期预订热潮。

宁波高远文旅首席执行官、心宿品牌创始人徐恒勇介绍,五一假期的民宿预订情况基本上是2019年的40%至50%,目前的客源主要还是以城市周边游客人为主,亲子家庭依然是主力。“为了增加营收,我们再一次在社交媒体平台的直播间开始预售套餐,当地文旅主管部门和相关协会也在协助我们推广。”

“五一期间的民宿预订依然不太乐观,往年这个时候,五一假期的客房基本订满了,但今年,预订量减半不说,还有很多客人因疫情的不确定性,选择‘退订’。我们周边的一些民宿情况也差不多。”位于旅游城市大理的缦山民宿同样受到疫情影响,该民宿主孙红革说:“与以发展周边游客群的乡村民宿不同,一直以来,大理民宿的客人主要来自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但是,现在能来的主要是云南本地的客人,入住率断崖式下降是必然的。为了应对这种惨淡局面,我们尝试降低房价,开展预售活动,但效果并不理想,主要是游客目前对于远距离旅行的信心不足。”

“躺平”“谋生”一念之间

那么,面对较为复杂的市场情况,民宿如何更好地生存?此时,各地出台的一系列有针对性的纾困政策释放了积极信号。

为此,途家民宿副总裁胡阳建议,民宿企业要梳理自身实际情况,根据各地的具体措施申请减税降费等扶持政策,并在政策范围内做好调整。

张海龙是纾困政策的受益者之一。“乡博博在发展运营中得到了很多政策的支持,比如在初创时期获得低利率的金融贷款,有关部门出台了政策,对企业实施三年贴息,政府还推出消费券,提供稳岗补贴,帮助我们减轻负担。我们属于小微企业、初创企业,自持的资金链是不够的,政策的出台让我们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运用政府补贴的资金,我们能够更从容地推进项目落地,拓展业务板块。”张海龙说。

在很多业者看来,除了用足用好政策,民宿更需要主动出击。

透过徐恒勇的朋友圈,记者看到心宿的客人已经不再只居停在民宿内,而是在周边的露营地享受下午茶。为了丰富民宿的产品内容,抓住消费者热点需求,这些民宿主不停地探索。

受本轮本土疫情的影响,经营无业绩、房租得支付,员工要养活……一部分以外省游客为主要客源的民宿主不得不面对困难。“没有客流就没有市场活力。此时,我们只有静下心来等待市场复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徐恒勇平静地说,重压之下,很多同行选择了转行。“但我们依然选择借助这段相对‘静态’的时期修炼内功,进行硬件修缮,比如培训员工、创新服务内容、尝试跨界合作等。疫情影响下,民宿经营更应重视策划、品牌和品质。通过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媒体,给消费者‘种草’,扩大品牌知名度。”

“日子再难总要过下去,不如活在当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尽管处境非常艰难,但是孙红革的微信朋友圈总是正能量满满。作为投资人,孙红革心里很清楚,一家民宿每月的成本开支很大,动辄就要10万元,如果光靠卖当地的土特产品来自救,是很难维持的。但是,孙红革和徐恒勇一样,选择继续坚持。孙红革判断,只要能挺过这轮本土疫情的冲击,让市场流动起来,云南的民宿就能有“喘过气来”的机会。

在“躺平”和“谋生”之间,很多民宿主选择了后者。

受到疫情影响,位于海南省万宁市的海角之花民宿3月28日至4月15日处于歇业状态。“这其实让我们有机会暂时停下脚步,认真分析市场情况,我相信民宿的发展前景还是好的。”从歇业期间至今,海角之花民宿主人朱海莲一直在通过民宿社群了解客人需求,规划后续产品。“我们计划与当地的旅行社、露营俱乐部、海产养殖基地等合作,围绕民宿周边游设计亲子、研学产品,盘活当地资源,让客人感受乡土文化和渔村文化。”

“通过产品创新,提升形象塑造与强化市场黏性是民宿克服市场疲软、谋求生存的良好策略。”在李原看来,民宿此时应开展创新性工作,创造出独特的“语境”与客人交流。比如,在充分了解客源市场消费需求的基础上,以“主题化”的方式,组合民宿周边的资源,形成“线路”产品,让民宿成为“微度假目的地”。同时,民宿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产品的创意设计上,做到服务的“场景化”,让民宿空间灵动、饱满,充满欢歌笑语。

“疫情常态化防控给旅游业带来了调整的机会,危与机并存。疫情影响下,市场需求从‘观光型’转向‘度假型’,乡村体验型民宿消费成新趋势,消费者越来越注重旅游品质和出游体验。那些品质优、拥有更多体验的高端民宿成为热门,且增速最快的一个市场,是最被看好的一片‘蓝海’。”胡阳分析道。

“机遇”“风险”重在把握

数据显示,去年民宿企业数量保持了自2015年以来长达7年的连续增长,这说明社会资本依然看好民宿行业的发展。虽然,目前有一些民宿投资人在“甩卖”手中的资产,但社会上也出现了不少低价抄底的投资团队通过收购的方式进入民宿圈。那么,现在还是投资民宿的好时机吗?

“现在投资民宿的热度明显不像前两年那么高了,相反出售民宿的人越来越多,有的甚至是零元转让,只为找到‘接盘侠’。但是,也出现了一些带着抄底想法的投资人,准备在市场复苏后大显身手。无论是走还是留,都要以自身的实际情况来做决定,不要走极端。”孙红革说。

在徐恒勇看来,目前市场情况比较复杂,对于资金出现紧缺的非旅游住宿业专业人士来说,首先要做的就是及时止损。当然,也可以考虑转型成为民宿相关产业链的服务机构或者服务商。对于仍在坚持、等待市场复苏的投资人,此刻应开始筹划新产品和内容,为此轮疫情过后逐渐恢复的消费市场做好准备。疫情影响下,民宿要解决的困难很多,但也有商机同时存在。

业界也纷纷提醒民宿投资人,要保持良好心态,结合实际情况做出理性判断,比如综合考量设施设备的专业性、产品的舒适性、风格的特色性以及经营服务的规范性等。

“虽然民宿经营中的不确定性加大,但市场对于民宿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不会降低,投资人要客观评价市场,做好民宿的设施设备维护,量力而行。”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蔡红说。

“以途家平台为例,疫情之下,平台上乡村民宿房源总量不降反升,今年五一假期乡村民宿订单占比首次超过了城市民宿。但作为投资者而言,最重要的是后期的精细化运营,民宿投资是长期项目,需要做好全面风险评估。”胡阳建议,乡村民宿应抓住疫情带来的机遇,做好民宿服务的提质升级,做大增量,加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同时也为疫情过后的发展做好准备。

的确,项目是否健康,与投资人后期是否精心运营有很密切的关系。刘静建议,可以多做一些民宿内容的产出,尤其是客单价低相对较低的体验项目,建立二次销售场景,比如建立咖啡厅、茶室等。“民宿一般规模不大,且运营风险较低,因此抗风险的能力相对高,可以结合当地资源实现最优配置。”刘静说。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教授、区域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唐承财认为,民宿项目想要增加抗风险能力,可以深度挖掘周边文旅资源,强化周边产品的打造和配套设施的建设,完善自身的产品服务体系。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