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营的火,对旅游业只是杯水车薪

驼鹿新消费 秀珍 2022-04-21 15:10

外面的人想进去,进来的人想出去。

“你要是能看到小红书上这些露营图去掉滤镜后什么样子,你就知道露营这生意,除了卖设备能赚点钱,其他谁都赚不着钱。顾客过来基本上打个卡,拍点好看的照片,从露营中感受乐趣的还是极少数。”

“露营不是圈一块地就能赚钱的容易事,营业手续、拿地开发、基础配套、交通停车、水电卫生、周边环境、活动运营,这些还是人为可控制的。天气因素、疫情反复甚至突发情况需要医疗救援、火灾等等都能让露营梦瞬间破碎。”

“和民宿一样,露营终究还是情怀而已...”

以上是几位露营主理人的感叹。

外面的人想进去,进来的人想出去,正是现在露营行业的状态。

01

小阳春

清明节刚过,五一假期马上要来了。

最近露营的”火“两头烧,这边资本超亿元涌入赛道,这边因为小长假,使得生活中也刮起一阵“露营热”。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至今,已有4个户外露营相关品牌获得融资。2021年11月,大热荒野陆续获得天使轮、天使+轮的千万级人民币,由牧高笛、惟一资本、小恐龙基金投资;今年3月,嗨King获得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投资;4月上个月内,两家品牌获得投资,分别是Naturehike挪客获钟鼎资本的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ABC Camping Country获青山资本的数百万美元战略投资。

在露营的赛道内,这几家是头部。不过从融资轮次上看,都处于早期天使轮阶段。谨慎的资本也在小心打量着露营的生意。

值得一提的是,大热荒野的投资方牧高笛作为一支“露营”概念股,4月19日,牧高笛已连续2天涨停,自4月初以来,其股价已连续大涨超70%,创下近4年的新高,4月20日,截至收盘前,牧高笛报人民币60.91元/股,市值40.62亿元。从股票走势图来看,大幅上涨也就是从4月开始,此前半年股价都在30-40元/股,且还有波动下降的趋势。

根据近日牧高笛披露的2021年财报显示,2021年,牧高笛实现营业收入9.23亿元,同比增长43.64%;实现净利润7861.40万元,同比增长70.99%;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保持较好增长主要由于国内外露营市场需求增长。

牧高笛在财报中称,目前我国国民收入稳步增长,人们对生活质量与户外活动的需求逐年上涨,国内从2020年开始火起来的露营产业在2021年里持续火热。从目前看来,2022年,露营还将继续火热一段时间。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近4.6万家露营相关企业, 2019年、2020年、2021年我国分别新增注册超3,000家、8,200家、20,000家露营相关企业,2021年新增注册露营相关企业同比增长144%。

去哪儿平台上,“赏花”“露营”占据3月以来玩乐方式搜索热门词汇的前两名。清明小长假期间,小红书、抖音、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更是出现了各种露营视频,阳光、沙滩、微风和摇曳的树叶,让无数人心生向往。

艾媒咨询曾给出一组数据,2022年,露营市场规模可达354.6亿元。市场这么大,露营真的是个好生意吗?

02

自带流量

“获得投资的几家头部品牌,完全是互联网的方法论,不适合单体小型营地。”一位曾在陕西安康市做过露营地策划人的李强,对驼鹿新消费说道。

“旅游业已经没有东家了。”

李强目前已经离开营地了。谈到当时的露营项目,李强侃侃而谈:“营地是乡村振兴的田园综合体的一个版块,村里有咖啡馆、书店、餐厅、民宿、青旅等等。复耕的稻田有100亩。我们公司进来后,重新统一规划,复耕稻田。在稻田上搭建了10顶轻奢帐篷。当时客单价是2大1小1597元,含下午茶、火锅晚餐、帐篷住宿、提篮早餐,全包服务。”

在陕西,1597元的套餐价格已经是天花板了,但根本抵挡不住顾客露营的热情,生意越来越好。但是久而久之,顾客就变少了,主要的原因是离西安城区位置太远,开车需要2个小时,另一方面,露营毕竟属于旅游业,旅游业最大的劣势——淡旺季明显也降临到露营的头上,4-10月是露营旺季,而李强的露营基地的旺季还要从4-10月里,抽出周六一天作为一周内的旺季,这样算下来,一年也没有几天是满客的了。

对于露营地复购率不高的观点,除了跟露营地的内容有关系,再就是距离主城区的距离。距离越近,复购的几率越大。李强在2021年时曾写过露营扩张的计划书,提议单独做连锁营地,但当时领导并未重视。现在看来,如今大火的“大热荒野”很有李强当初设想的那样。


图片来源:受访者李强提供

露营作为旅游业的中唯一逆势增长的细分市场,身处红利期,“露营”二字本身就自带流量。

李强做过旅行社、民宿、露营,作为一个专业的文旅人士,他还是很看好露营的发展前景的。

他表示,“露营现在是红利期,至少两年内还是有机会赚钱的。疫情把人们折腾得太郁闷了,都想出去透透气放放风。单体小型露营地是个小生意,平常心态,认真运营基本都可以盈利,但也别指望暴富。营地投资额金额不小,不可能指望一年翻几倍。不过,这工作比打工自由,有乐趣的多,做得好的话会比打工多挣点。”

03

旅游业微现的曙光?

此前有媒体发文报道称:露营生意并不赚钱,根据华西证券研报,2021年1月至10月,“大热荒野”营业收入为1096万元,净利润为10.21万元、净利率仅为1%。

实际上,对于以近乎“团灭”的文旅业来说,1%的净利润也已经超过99%的文旅同行了。

要看旅游业那群过的最惨的人,可以去大理、丽江、三亚、黄山等地走一走。

上个月,黄山市导游员协会发布“黄山区采茶工招聘启事”,为部分导游员在无法正常执业的就业空窗期,提供一份临时的采茶工工作,以渡过难关。

大理的民宿到处都在挂着“低价转让”的牌子,从前熙熙攘攘的街道,如今除了当地人经过,游客少的可怜。

清明节小长假,全国旅游业实现了187.8亿元的收入。而这还不到2019年的一半。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依然看不到除露营之外的其他旅游业火热的信号。

“几年前民宿大火的时候,4月份预定民宿五一的房源就已经满房了,五一假期当天询问的客人都回绝不过来。”苏州一家大型民宿的主理人小薇这样对驼鹿新消费如是说道。

小薇已经做了十多年的民宿管家了,她也是旅游业的“老人”了,做过旅行社领队,还在古村落运营过酒吧、咖啡茶馆等。只是,她也没有想到,旅游业会如此不景气至今。

对于她的民宿来说,有个好消息就是民宿前有块2亩大的空草坪,清明节时临时购置了几块天幕、桌子椅子、复古的格子毯、卡式炉、烧烤架等,由于民宿本身就有洗浴间、干净的卫生间还有早餐等,露营收入很大程度上覆盖了民宿的空置房带来的损失。她预计五一也会有大量的订单收入来自露营。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旅游经济运行分析与2022年发展预测》显示,2022年全年旅游经济预期下调为谨慎乐观。

根据调研数据,在受访的从业者中,目前仍稳定就业的仅占13.8%,失业比重高达68.1%。疫情给从业者带来的沉重打击可见一斑。

更多和小薇一样身处旅游业的人开始探索露营的这门生意,疫情反复无常,能否真正给旅游业带来曙光,还有待证明。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