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有民宿3月下旬零住客,清明小长假旅游业遇冷

每经网 于垚峰 2022-04-08 11:15

旅行社停止接团已一月有余。

据文化和旅游部消息,2022年清明节假期3天,全国国内旅游出游7541.9万人次,同比减少26.2%,按可比口径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68.0%;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87.8亿元,同比减少30.9%,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39.2%。

受3月以来全国疫情多点散发的影响,这个清明假期,国内旅游业遭受了较大的损失。

每年3月,是不少人去婺源看油菜花的季节,但是今年3月,婺源成片的油菜花丛中,鲜有人影,当地的民宿,有的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客人入住。

据了解,苏州旅行社业务目前已全部停止,全国旅行社都处于非常艰难的境况,一位从业者向记者表示,公司自2月份以来,已经停业了一个多月。

当前,正处于疫情发生以来的艰难时期,但无论是景区、旅行社,或者是酒店、导游,都希望疫情早日散去,旅游行业可以尽快复苏,迎来春天。

旅行社:停止接团一月有余

李小娴是苏州工业园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白领,在她眼里,春天里看百花盛开,万紫千红,大概就是一件最美的事情了。

3月9日,苏州全域低风险“摘星”之后,她计划休几天年假,去江西婺源看水墨乡村,赏油菜花。不过,她走了苏州几家旅行社,却发现,旅行社都停止了接单业务,自2月份苏州疫情发生以来,旅行社就停止了包括省内、省外的旅行业务。

一家旅行社的业务经理告诉李小娴,现在整个苏州的旅行社业务都停止了,他们一直放假在家,何时可以重启省内外业务,要等上面的通知。

4月3日,记者打通了一家旅行社电话,一位王姓的经理表示,他也并不在旅行社门店,而是通过来电转接把电话转移到了手机上,公司自2月份以来,已经停业了一个多月。

停下来的不止有苏州旅行社,全国的旅行社行业处境都非常艰难。

4月4日,记者在江西南昌看到,一家“去哪儿”加盟商门店大门紧闭。

大门紧闭的“去哪儿”加盟商门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留在大门处的联系方式与该店杨经理取得联系。杨经理称,3月18日南昌发生疫情以来,应城市防控要求,门店一直关闭,不能营业。

“其实就是开门也没有用,南昌的行程码是带星号的,不能组团去省外,省内其他地市对于南昌出发的游客,都要求隔离。”杨经理表示,现在只能继续关着,一直等到可以开门营业的那一天。

杨经理也是一位有着十多年旅游行业的从业人士,他告诉记者,疫情发生以来,一年中有一大半时间是不能组团跨省游的,经营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他相信,只要坚持下去,旅游行业还是有希望迎来春暖花开。

而在南昌市另一家众信旅游的门店中,记者见到了门店潘经理。潘经理也向记者表示,不论是省内的团,还是跨省旅行团,旅行社都是暂停了的。尽管不能提供业务,但是她仍然坚持每天都来门店,她想向外界传递一个信息,不管疫情带来的影响多么大,但是门店始终开着,一旦允许组团,第一时间就可以开展业务。

民宿老板:再坚持一年

李小娴心心念念想去的江西婺源,如今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了。

3月31日,婺源发现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当地政府立即启动了应急措施,在县城区实行静态管理措施,县城暂停开放旅游景区、影剧院、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以及棋牌室、麻将房、KTV、网吧等密闭场所,养老院、福利院等特殊场所一律封闭管理。

随着疫情的升级,婺源管控也升级到部分区域静态管理。

和处于静态管理中的乡镇街道一样,婺源的民宿业也几乎处于静止的状态。

在婺源穿城而过的星江畔,黄朗开了一家民宿,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每年3到4月份是到婺源观赏油菜花的季节,据他以民宿住宿的客源作为统计观察,来婺源观赏油菜花的游客主要以江浙沪、广东、湖南、南昌的客人为主。

不过,3月以来吉林、上海疫情暴发以及全国多点散发疫情,让来婺源赏花的游客数量降至了冰点。

“3月中旬以来,到现在20多天的时间,我的民宿住店客人数量为0。”黄朗说,每天在婺源酒店民宿的群里,需要向当地报备客人数量信息,一个接一个的民宿发出同一个信息:无。

黄朗是一位返乡创业的青年,此前在上海一家公司上班,2016年,在决定回家乡的初始阶段,黄朗也还没有想好自己要做什么,便在全国旅行了半年,最后决定在家乡开青年旅舍。

2019年,黄朗在星江河畔,租下了一栋房子,投入了七八十万元,打造了一家有8个房间的特色民宿。

让黄朗始料未及的是,民宿从2019年开业至今,走过了四个年头,就有三年疫情。

回想起这几年疫情之下的经营情况,黄朗表示,2020年疫情刚刚发生的第一年,虽然也关闭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旅游行业的“报复性消费”,让民宿业回暖。

“去年上饶发生了疫情,景区又是关关停停,住店客人非常不稳定。”黄朗说,原来他还在店里请了员工,到去年的时候,他辞退了员工,民宿的工作都是他和妻子共同打理。

黄朗感受到的压力,不仅来自疫情方面,还有不断增加的民宿带来的竞争。

自开民宿至今的几年间,尽管有疫情的影响,婺源的民宿还是在不断地增加。黄朗所在的婺源酒店民宿群里,如今已经有两三百位群友了。

“不是大家都看不到疫情带来的影响,因为很多民宿行业的进入者,有一部分是当地的居民以自有房产改建而成,相对来说投入成本较低。”黄朗表示,一年中只要赶上一个旺季,可能就能回本。比如每年的3月,婺源大部分的民宿在这个油菜花盛开的季节,营收普遍要占到全年的三成,有的甚至更高。

为了开拓营收,黄朗把民宿一楼的大厅改造成了咖啡厅,不仅对住店客人营业,还面向婺源的居民营业,外卖单也接。

在婺源篁岭开民宿的老板李辉告诉记者,他算是一个本地资深的旅游从业者,此前一直做旅行社。在考察了市场之后,李辉于2019年投资开了一家民宿,运营三年多以来,他的感受是一年比一年艰难。

“今年最好的一个季节直接耽误了,希望下半年可以迎来‘报复性’的旅游消费。”李辉称,自己准备再坚持一年,如果明年还没有好转,就不做民宿了。

景区:旅游人数大幅下降

刚刚过去的3天清明假期,旅游市场又一次受到了关注,不过今年和往年相比,无论是旅游人数还是旅游收入,都进一步受到了疫情的影响。4月5日,根据文旅部发布的数据,国内旅游出游7541.9万人次,同比减少26.2%;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87.8亿元,同比减少30.9%。

往年一些热门的景点,在这个春天,遭遇了倒春寒。

3月18日,由于周边陆续发现疫情,国内知名山水景区张家界所在地的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文件,全市进入特护期,自3月18日至4月18日,为期一个月,进一步强化核酸检测,减少跨市区的流动。

这也让前往当地旅游的人数锐减,一位当地导游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入特护期之后,张家界的游客稀少,与张家界过去最低每天3000余人的游客数量相比,相差甚远。张家界(000430,SZ)3月28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也表示,张家界景区目前正常开放,景区旅游实时人数是政府专门机构在统计,一般不对外。但由于疫情原因,张家界景区目前游客不多,大庸古城的核心业态《遇见大庸》演艺和飞行影院也未对外开放。

杭州游客宋文明3月底去了一趟黄山,他说感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空旷,无论是山下的索道检票口,还是空中的缆车车厢,以及上山后的热门景点,甚至在最著名的迎客松前,都没有多少游客。

疫情改变了许多人和行业,尤其是导游业,遭遇的冲击尤其严重。就在两周前,黄山市导游服务公司想出一个办法,准备给无法执业的导游提供采茶工的临时岗位。基本待遇为工资170元/天、包吃包住,工期结束还可就近推荐进厂工作。

黄山导游员协会发布的采茶工招聘启事 图片来源:黄山市导游员协会官方微信

3月25日,黄山旅游董事长章德辉在参加“文旅元宇宙数字藏品专题策略会”时表示,当前绝大部分景区景点,接待人数再次跌入冰点。“以黄山为例,今年1到2月的进山人数实现了30%的增幅,增幅很快被3月份冲击殆尽,作为一名旅游人,我深切地感受到了,‘疫情之下,文旅不易’。”

章德辉代表文旅企业呼吁,请有关部门加快研究出台对文旅行业的扶持、帮助、纾困,支持文旅行业,让整个行业更加有信心。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豆汁儿咖啡 老王

以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的目的地,这次基本都陷入困境,未来也要重新思考是否还要这么依赖这么脆弱的产业。

2022-04-08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