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度思考:在不确定性中寻找行业发展趋势

航旅研究 邹建军 2022-03-17 14:19

应对疫情的最佳降本措施肯定是机队更新。

COVID-19疫情的发展已进入了第三个年头,防控-变异-防控-变异……放弃(精神胜利地宣布为“新冠喉炎”),时下的旅游与运输类的国际组织都在发出放松旅行限制的呼声,高度依赖第三产业的国家,几乎都宣布了“旅行无限制”的政策,无论是国内航空旅行,还是国际航空旅行,都面临新的变化与发展的挑战。然而,变化的世界究竟会何去何从,疫情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仍然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疫情后的民航业,将会呈现怎样的竞争与发展格局,却是每个从业人员希望探寻的答案。历史发展的规律与世界演进的轨迹表明,即便是再多的不确定性,在纷繁的变化中总会有一定的趋势可循。回顾疫情影响的800多个日夜,全球民航业的确是发生了诸多难以预测、却似乎暗喻未来的四大变化。

航空公司业的并购重组:日益提升的市场集中度突显网络经济效应

疫情初始的2020年,纠缠航空公司业最多的消息无疑是停业、破产,但进入2021和2022年的岁末年初,报道最多的却是前述航空公司的恢复运营,或是被收购。当然,最大的震动当属美国两家廉价航空公司边疆航空(Frontier Airlines)和精神航空(Spirit Airlines)宣布同意合并,以及意大利政府将批准启动出售ITA Airways的程序(2021年曾接管了宣布结束运营的Alitalia)。这就意味着,欧美航空公司业在破产清算与并购重组的双重作用下,将进一步提高市场集中度。虽然,在经济理论上,诸多专家不愿意承认航空公司业的规模经济,但却从不怀疑其网络经济。持续提升的市场集中度,必然会有效扩大航空公司业的网络经济效应。

基础设施的建设与更新:体验经济正成为行业服务与产品创新热点

规划建设新机场、改造扩建航站楼、设计重塑贵宾休息室、扩展航空货运设施与功能,这是疫情期间在全球民航业屡屡上演的场景,即便是将“低成本运行”模式运用到极致的美国民航业。更有甚者,是整个行业,无论是航空公司,还是机场业,在应对疫情威胁的大背景下,被动或主动地实施数字化与智能化的变革与升级,已从硬件基础设施扩展到软件基础设施,并紧紧围绕旅客的体验经济这中心,并最终实现服务与产品的创新。而其中,尤以订阅模式在民航业的兴起与快速发展最为突出,而且其内容也从传统的出行订阅(如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即用即付航班通行证:指定城市间、按频率设定订阅价(如6、12、24次/月),按使用灵活性设定等级(提前两周预订座位和即时使用两个等级)),这种订阅服务更多被LCC航空公司采用,保证流量,但会有更多的辅助收入。扩展到辅助服务,甚至是视听内容的订阅。

绿色出行的发展与崛起:加速更新的机队正在改变行业竞争的规则

首选的,应对疫情的最佳降本措施肯定是机队更新。加速老旧飞机的退役,订购新型更加绿色的机型,包括调整订单等,是疫情期间各航空公司普遍采取的做法。尤其是航空货运领域,一些航空公司正在增加A350F的订单,并试图淘汰老旧的B747F等。但这并非机队更新的主流。时下航空公司正在加速绿色发展的步伐,订购电动支线飞机,甚至是适宜城市空中交通(UAM)的飞机等。正在新加坡举办的航展,就传出了亚航航空集团将从出租人 Avolon 手中购买至少 100 架 Vertical Aerospace VX4 电动垂直起降(eVTOL)飞机的消息(VX4 eVTOL飞机:全电动、零排放,4个座位,1 个飞行员)。这意味着,未来的都市圈航空运输与支线航空运输,以及中远程航空运输将组成全新的航空运输网络体系。

航空物流的变革与创新:服务链集成与专业化升级的扩张路径并行

航空物流绝非航空货运,民航业在航空物流中的作用是极其有限的,其最大的功能应该是提供航空运输基础设施与工具,即机场(跑道、机坪和货站)和飞机。疫情对航空物流的影响,应该放大到整个物流体系的变化,尤其是海运物流与空运物流的互动(需求与价格),这是供应链不稳定的大环境造成,也是一种短期现象,不可能成为趋势。也就是说,疫情对航空物流的影响并非是市场和价格,而供给体系与发展模式,最为典型的就是服务链集成与专业化升级的并存。即一方面是大型物流集成商(3PLs和LLP)等加大对航空运输与电商物流的链式扩展,如马士基在疫情期间收购了包括航空、电子商务、仓储和配送领域至少六家以上的在区域市场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再如达飞宣布发展航空货运,并先后订购了A330F和A350F等。当然,还包括亚马逊在航空货运与货运代理领域的扩张。另一方面是专业服务商,包括航空货运公司(以提供运力为主)、机场(航空货站),以及特殊作业环节(如包装)和特殊服务(如冷链、危险品等)服务企业,强化自身服务设施与服务水平的升级等。

当然,除上述变化之外,围绕在这个行业周边的最为紧迫,也是影响最为广泛的问题,即重启与加快开放。除了欧美国家外,亚洲的新加坡和越南都加入了率先放弃旅行限制的行列,这必然会影响到疫情后国际航空枢纽竞争与市场格局的调整。对于国内而言,国内市场将以何种方式恢复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2023年的国际航线逐渐放开设想,可能会面临更多难以预估的挑战。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