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东北无缘高端民宿?

下沉市场难造“新场景”。

近日,《假日暖洋洋2》在各大平台热播,该剧把场景从海南三亚的阳光海滩海景房搬到了黑龙江亚布力的冰天雪地农家院,也使观众的目光聚集到东北民宿上面。

开山、修路、四处借钱、聘请三星米其林大厨……剧中的东北民宿主程菽为了经营民宿“雪语山房”使劲了浑身解数……

在大东北开一家民宿真的这么艰难吗?气候的影响对于发展民宿来说有哪些限制?冰雪旅游热,政策利好之下,现在是否为进入的好时机?人民文旅对东北民宿行业的发展现状进行了了解。

下沉市场难造“新场景”

当乡见东北创始人王立夫因这有山的民宿项目从广州回到吉林老家,几年没回家的他发现,自己的家乡与离开时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出租车司机听到他的感慨,笑出了声:“能有什么变化?就是再过十年也很难有大的变化。”言语中流露出一丝无奈。

省会长春亦是如此,更别提吉林省的其他地级市。而就是在这个关注度不高的省份,有一座被大家低估了的城市,它叫做延边,东与俄罗斯接壤,南与朝鲜毗邻,它是中国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州和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地区,中国朝鲜族人口的42.3%居住在这里。

下了飞机,乘坐城际列车,最后再搭出租车,从长春到延边的过程大概要花费2个多小时。在王立夫的眼里,这座城市不仅极具文化特色,还包含了美食、美景,这里应该成为受大家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但王立夫发现,那些在全国各地乡村走红的民宿品牌,在这里,甚至在吉林乃至整个东北省却很难见到。虽然在意料之中,但王立夫还是不禁想问:“难道高端民宿真的和自己的家乡无缘吗?”

当人民文旅联系上王立夫时,正逢他接受吉林省民宿客栈协会分会会长授牌的当天。“筹谋在自己的家乡做一家民宿已经2年多了,如今总算是尘埃若定,我们的民宿因为就在长白山的脚下,而长白山最初就叫不咸山,故取名为不咸山舍,品牌还原了不同民族的时代与特征,用在地文化多民族生活空间来呈现东北大地的农耕文明、森林文化以及少数民族特色。”他感慨道,“第一期有7栋房子,共计15间客房,预计4月份开工,9月份完工。”

王立夫用这两年的亲身经历解释了为何火遍全国的民宿品牌却没在东北落地生根遍地开花的原因,“由于非标住宿行业在吉林省仍未普及,所以相关的法律法规仍不明确,这也无疑给经营者带来了诸多的困难。”

好不容易搞清楚了手续如何办理,在寻找投资者这件事上,王立夫又遇到了难题,“东北的商人普遍不愿意将‘命运放在别人的手里’,即是说,在东北,大部分只愿意投资自己产权的产业,而乡村民宿的用地基本属于集体用地,只能采取共同合作的方式,是不可能将产权交到私人的手里的。”

最后一个问题,是所有民宿主都面临的“灵魂拷问”,客源从哪儿来?这也是王立夫选址延边州北兴村的原因,“北兴村在中朝边境线上的龙井市三合镇三合口岸附近,距离延吉西站50分钟,是典型朝鲜族村落,村内朝鲜族占比100%,其中有一栋榫卯结构的140年老宅,以及距今70 60 50年不等的房屋形式,从建国到文革再到当代,村落建筑形式丰富;民宿形式因自然房屋肌理而进行‘精改造,微提升’,除此之外,还有节气餐厅、吉林省第一家乡创馆、书店、亲子农场等板块内容…”

投资与回报难成正比

在哈尔滨和牡丹江之间,牡丹江通往哈尔滨的咽喉之道,有一个比哈尔滨建市还早一年的小镇,它曾是俄罗斯人的天堂,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个百年小镇似乎被遗忘了。

这个小镇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小俄罗斯”,曾经低调的登上过《美国国家地理》,因四面环山,一条河流从中间流过,而得名横道河子。

10年前,在哈尔滨生活的李胜和丈夫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这个小镇,此后的每年,俩人都要抽空来走一走、看一看。由于实在喜欢,3年前,偶然的机会下,李胜夫妇买下了这里的一栋洋房,开始了修葺。

“最初我们只是想度假的时候过来小住,但当房子修葺好之后,我们意识到请人打理维护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在李胜看来,房子需要人气,于是她决定,将其对外开放给游客,让更多的人住下来,体验这个小镇美好的同时,也能分摊一部分房子运维的费用。

无心插柳柳成荫,让李胜始料未及的是在自己的精心经营之下,这家只有3间客房民宿不仅能够自负盈亏,还成为了“网红”,这家小小的民宿还曾登上过湖南卫视《天天向上》。

根据李胜的介绍,逸佰民宿的客流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一部分是从南方而来,想要体验黑龙江俄风古镇的远途客人,一部分客人是旅拍摄影师以及一些博主,另一个部分则是黑龙江省周边前来度假的客群。

“横道河子不仅有冰雪,有中东铁路,还有200多栋俄式的老洋房,另外,更值得一提的是机车库以及威虎山影视城,有多部影视作品曾在这里取景。”李胜告诉人民文旅,“当地的特色食物,例如松茸、果酱、果酒等等也受到游客的欢迎。”

尽管逸佰民宿的客单价已经超过吉林省部分五星级酒店,卖到680元-880元/间,但仅有3间房的体量,着实称不上是一门生意,“由于要自己烧锅炉供暖,所以在这边开民宿的成本会比南方地区高一些,但好在是自己产权的房子,也没有什么租金的压力。”在李胜看来,就投资回报比例来说,开民宿实在算不上赚钱,但是我认为回报有时不止资金,随着民宿知名度的提升,产业的增值和一些无形的回报也陆续有来。

“由于我们的民宿生意不错,也带动了当地的老百姓,现在周边也有一些当地居民自己经营的民宿,价格在200元-300元之间,比我们低一些。待疫情好转了以后,我们也考虑进行扩张。”李胜表示。

荆棘丛生,走向成熟尚需时日?

此前,张同学在社交平台走红,《人世间》、《假日暖洋洋2》等电视剧热播,这些故事的发生地、取景地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东北乡村为背景。这也引得许多粉丝、观众都在评论、弹幕中表“想去东北看雪溜冰、滑冰。”

南方女孩Vk就是其中的一员,Vk从小在南方城市中长大,去伦敦喂过鸽子、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喝过下午茶,碧玉周庄、梦里西塘、水阁乌镇这些江南景色对她来说更没什么稀奇。但她却唯独被东北的乡村吸引,即便不会滑雪,也想去大东北,“从来没有感受过零下20度的天气,也想尝一尝冻梨是什么滋味的,如果可以的话,还想体验一下东北的炕。”Vk坦言,“迟迟未出发,是因为还是有所顾虑,一是交通不方便,二是出去玩,住酒店没意思,但又怕住宿条件达不到要求。”

在哈尔滨工作的黄鑫则表示,如果周边2、3个小时范围内,有品质高一点的民宿、小院,还是非常乐意在假期的时候前往体验。“我能接受的价格是在1000元以内,如果价格再高,我可能就会选择远途旅游了。但是如果是我父母那辈,可能还是接受不了,对他们来说,还是三亚的阳光、海滩更具吸引力。”

宿集营造社发起人夏雨清对这样的现象也做出了解释,“最重要的还是观念的问题!民宿在长三角地区发展最为迅速,这是因为长三角地区的消费者无论是消费水平还是消费观念都比较超前。第二还是营商环境的问题,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各地都在积极发展乡村民宿,这也使得全国许多地区都为民宿主提供了一系列的扶持政策,东北地区可能还没有出台相关政策或者说条件不够‘诱人’。”

尽管市场的培育尚需一段时日,但夏雨清也表示,“东北地区的冰雪资源还是不可忽视,我们也计划进军东北。”

“民宿行业有很多‘神话’,莫干山的民宿集群、黄河宿集等等的成功说明,只要把民宿与周边资源进行很好的嫁接,还是能够引爆区域市场的,东北的民俗文化、环境特点等等都是非常好的资源,我认为东北民宿的市场是具有潜力的,但是它也对从业者提出极高的要求,如何将东北的民俗文化调整到与现代年轻人的需求、审美同频,是接下来东北民宿行业的发展所要解决的必要问题。”王立夫强调。

“在东北尤其是在黑龙江经营民宿,我认为最应该挖掘的是其历史文化底蕴为核心卖点,例如中东铁路的文化,百年中东铁路建筑群是横道河子的灵魂,也是地方经济的核心竞争力。”李胜指出,“首先要解决的还是冬季普及热网取暖的城镇基础建设问题,此外,如何解决淡旺季的问题也是最大的关键,如果只靠旺季的流水,是难以支撑全年的运维费用的。黑龙江不仅有冰雪旅游,夏季的黑龙江更是国内最佳的避暑胜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陈琳琳-差旅博琳

商业环境决定了经营的成本。显性成本&隐性成本决定了盈利的可能性。很多人吐槽投资不过山海关,问题不是出在资源和资本上。东北的各种旅游资源都很丰富,适合一年四季的度假旅行。问题是经商的人文和经营环境远不如南方,让很多资本和客人止步。
雪乡宰客的事情层出不绝,破坏了东北民宿发展的根基和土壤。这类宰客的习惯,也被东北的一些人带去了海南,与旅游服务业细水长流的理念背道而驰,竭泽而渔,破坏了行业发展的生态环境。

2022-03-16
4

hgh-can

营商环境才是关键,试问最愿意远行投资的粤商和浙商有几个愿意去东北深耕的?不解决这个问题,说啥都是空谈。

2022-03-17
2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