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创造酒店业的“资产佳话”?

空间秘探 席以新 2022-02-18 10:22

酒店富豪少,做酒店的富豪却不少。

近日,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亚洲首富在印度富豪高塔姆·阿达尼与印度信实集团董事长穆克什·安巴尼之间,已经轮替了两次。福布斯实时富豪榜虽每天都会更新,但列为其中的富豪们,大多只是上下波动。值得注意的是,排名靠前的富豪中,涉足酒店业的并不少。


插图 | 福布斯实时富豪榜(2月17日) 

01 酒店富豪少,做酒店的富豪却不少

根据最新的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我们不难发现,相比起能源、科技领域的富豪数量,财富来源主要来自于酒店的富豪并不算多,共有30位,此外,排名也不算靠前,都在100名开外。

排名最前的是以128亿美元排在总榜第160的香港嘉华集团主席吕志和,其还有着“酒店大亨”的美誉。早在80年代初,嘉华集团便进军酒店业,旗下首家五星级旗舰海景嘉福酒店于香港开业。同时,集团率先以特许经营模式与洲际、万豪等国际酒店品牌合作,在澳门,嘉华集团引入了多家国际酒店,如澳门悦榕庄、澳门大仓酒店、澳门JW万豪酒店等。此外,嘉华集团还推出了自有品牌仕德福。

紧随其后的是排名第342的米高·嘉道理,他是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主席,拥有半岛酒店品牌。

除上述两位之外,以酒店为主要财富来源的富豪中,也不乏熟面孔。统治凯悦的普利兹克家族、创办美诺集团,推出安纳塔拉等品牌的威廉·海内克、创立美利亚酒店集团的加布里埃尔·埃斯卡雷尔、永利集团创始人斯蒂芬·永利,以及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在这一份榜单中,季琦是唯一一位因酒店收入上榜的中国大陆地区富豪。

不过,还有不少排名居于前列的富豪,虽并未将酒店作为主要财富来源,却或多或少进行过投资收购,甚至成为酒店业中独树一帜的角色。

如贝尔纳·阿尔诺的LVMH集团,早在2010年就宣布正式成立了酒店管理公司LVMH Hotel Management;比尔·盖茨也在去年抄底四季酒店,拿下了四季的控股权……头部富豪们的隐形酒店版图,比想象的更为庞大。

02 榜单前20富豪的隐形酒店版图

据不完全统计,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前20位富豪中,就有5位在酒店领域有着深浅不一的尝试,1/4的比例,并不算少。

LVMH集团总裁贝尔纳·阿尔诺在榜单中排第二,集团旗下拥有Cheval Blanc+宝格丽+Belmond“三大王炸”,共同构筑了LVMH的奢华酒店帝国。

1998年,阿诺特购下了波尔多极富盛名的白马酒庄(Cheval Blanc),LVMH酒店品牌的名字,便由此而来。2006年,第一家白马庄园酒店于法国阿尔卑斯山的度假胜地高雪维尔(Courchevel)开始营业。用丝绸、皮革、天鹅绒和皮草精心装潢的37间套间,极尽奢华,大门处摆放的镜面马匹雕塑,则成为白马庄园的标志。

正如LVMH集团更喜欢用“maison”这个词(法语,意为“家”)来称呼自己的酒店,白马庄园所有酒店都不会超过80间房,具有独特的私密性。此外,每家白马庄园,都有一间名为“Le 1947”的餐厅,这是因为,白马庄园1947年产的葡萄酒,可与82年拉菲齐名。

著名旅行杂志《Condé Nast Traveler》曾经盛赞:“LVMH白马庄园的出现,令安缦头顶的王冠或不保”。如今在世界范围内,已有5家白马庄园,除了高雪维尔的这家,其他几家酒店分别位于马尔代夫、加勒比海的圣巴斯、南法的圣托罗佩,以及刚开业不久的巴黎白马庄园。

2010年4月,这个奢华集团宣布正式成立了酒店管理公司LVMH Hotel Management,以“满足其客户对探索难忘目的地并享受独特体验的需求,并借助多产业协同效应,最大化集团品牌价值和在高端奢华酒店领域的长远发展”。至此,LVMH的酒店开始走向神坛。

2011年,LVMH收购了意大利奢侈品牌宝格丽,随后与万豪集团联姻,打造宝格丽酒店及度假村(Bulgari Hotels Resorts)。宝格丽酒店目前在全球已有7家分号,其中包括了上海和北京的两家。到2025年,宝格丽还将在莫斯科、罗马、东京、迈阿密、洛杉矶开启新店。

2019年,LVMH又迈出了重要一步——以32亿美元收购贝尔蒙德酒店(Belmond)。贝尔纳·阿尔诺表示,贝尔蒙德能够对旗下酒店资产进行补充,极大推动集团在高端旅游行业的表现。

创立于1976年的贝尔蒙德,前身是东方快车集团(Orient-Express Hotels),后改名为贝尔蒙德。作为一个专为旅行鉴赏家设计的品牌,旗下近50家酒店,多选址于历史建筑。在现代感官的刺激下,保持时代风貌,是这一品牌的拿手好戏。

贝尔纳·阿尔诺之后,富豪榜排名第四的比尔·盖茨,也对酒店有着特有的钟情,其与四季酒店的故事,绵延了近30年。

比尔·盖茨与四季酒店的第一次接触,是他在1994年那一场极为神秘的婚礼。在被《Travel+Leisure》杂志评选为最佳海滩酒店之一的夏威夷拉奈岛上的四季酒店,比尔·盖茨耗资 100 万美元,包下了婚礼期间岛上所有酒店房间,以及来往拉奈岛的所有直升机航线。酒店则为宾客们提供了岛上的所有公共交通,以及极致服务。

或许是因为四季的服务理念深深赢得了比尔·盖茨的心,1997年四季酒店集团一上市,比尔盖茨便开始从二级市场买入四季酒店股份。10年后金融危机前夕,比尔·盖茨和人称“中东巴菲特”的沙特王子瓦利德·本·塔拉勒共同出资 38 亿美元,买下四季酒店 95% 的股份,四季酒店创始人伊萨多·夏普保持5%的股份,并仍担任公司主席。

去年,四季酒店集团宣布,比尔·盖茨的家族投资办公室——瀑布投资将支付 22.1亿美元购买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持有的四季酒店23.75%的股份。自此,其在四季控股的持股比率也将从 47.5%提高到 71.25%,成为绝对控股股东。

业内人士分析,比尔·盖茨如此大手笔投资一家全球性的豪华酒店,意味着其看好后疫情时代的旅游及酒店业的复苏,逆势布局的信号较为明显。

除了四季酒店之外,根据《商业内幕》网站整理的比尔盖茨固定资产中显示,比尔·盖茨还有过多笔酒店投资。包括马萨诸塞州剑桥的查尔斯酒店的部分所有权、旧金山丽思卡尔顿酒店部分所有权等。

有趣的是,比尔·盖茨的四季酒店产业,与排名第7的甲骨文软件CEO拉里·埃里森又有了千丝万缕的关联。其婚礼举办地拉奈岛,2%归夏威夷州政府所有,98%的土地为私人拥有,而自2012年之后的拥有者,就是拉里·埃里森。可以说,埃里森就是拉奈岛上四季酒店的业主。

埃里森的酒店产业,堪称“遍地开花”。他在硅谷核心Palo Alto区购买了Epiphancy酒店,与日本名厨松久信幸合作开了酒店Nobu Ryokan Malibu,在太浩湖也有不少资产,如太浩湖凯悦酒店、Cal Neva度假酒店。

榜单排名第十的是亚洲首富、信实工业集团董事长穆克什·安巴尼,就在上个月,其以略高于9800万美元的价格,从迪拜投资公司(Investment Corporation of Dubai)手中收购了纽约市文华东方酒店的控股权。信实工业集团表示,如果酒店的其他股东也选择出售他们的股份,它将计划以相同的估值收购剩余的股份。

纽约文华东方酒店,虽已开业十多年,但无疑仍是构成纽约天际线风景中不可忽视的部分,酒店西侧客房可以一览哈德逊河景观,东侧客房则享有中央公园及曼哈顿天际线景观,更可直达达第五大道、百老汇和林肯中心等游人如织的景点。

穆克什·安巴尼的酒店野心,正在初步彰显。信实集团目前拥有印度豪华酒店集团奥贝罗伊酒店(Oberoi Hotels)的控股权和伦敦斯托克公园酒店(Stoke Park)。前者是成立于1934年的印度知名酒店集团,在印度、埃及、沙特、印尼等多地,均有酒店分布,后者则是安巴尼在疫情期间斥5700万英镑购买的。

排在第17位的ZARA创始人阿曼西奥·奥特加更是对投资地产极为热衷。2002年,他成立了一个专业的地产公司Pontegadea,成立仅两星期,便以9100万欧元的价格,收购了NH集团的四家酒店,这些酒店后来又与海航发生了一系列故事,不过这是题外话。

此外,阿曼西奥·奥特加收购了雅高旗下几家酒店和NH Liberdade酒店所在的大楼,以及占据当地标志性建筑的西班牙巴塞罗那艺术酒店。

03 榜单之外,谁还看到酒店资产的魅力?

富豪们的酒店收购与投资,往往以集团的名义,为商业版图开疆拓土。但除此之外,也有不少“独立人”,或出于热爱,或因收集欲,而在世界各地寻找那些传奇酒店资产。这些“独立人”的身份,可能是皇室,是一个古老家族,也可能是一个脱离集团之外的富豪。

中东的几个阿拉伯国家,是欧美诸多奢华酒店的“老买家”,追溯这些酒店背后的所有者,大多可追溯至中东的皇室,而他们收藏酒店的眼光,也极为“毒辣”。

卡塔尔皇室,被誉为“顶级酒店的终极买手”,他们向来以不俗的品位著称,旗下酒店藏品,也尤为惊艳。

就在2020年,英国巴克莱家族以低于8亿英镑的价格将旗下伦敦丽兹酒店出售给律师事务所 Macfarlanes 的一位卡塔尔客户。尽管 Macfarlanes并未透露具体是谁收购了伦敦丽兹,但根据多方消息,买下这家传奇酒店的,正是前卡塔尔王妃莫扎。

这一家由凯撒·丽兹于1906年,继巴黎丽兹后开设的第二家丽兹分号,甫一亮相,就受到政客、社会名流、作家和演员的欢迎,更成为众多影视作品的取景地,如《唐顿庄园》《诺丁山》等。

除了伦敦丽兹,伦敦的另三家同属Maybourne酒店集团的顶级酒店——Claridge's、The Connaught和The Berkeley,也被卡塔尔皇室收入麾下。

其中,建于1812年的Claridge's,二百多年来接待过无数名流贵胄,也被不少伦敦当地人视为全伦敦最具贵族气质的酒店。著名演员Spencer Tracy甚至曾经扬言,“死后我不想去天堂,我只想住在Claridge's 。”

英国之外,卡塔尔皇室对法国的酒店资产也尤为偏爱。诞生于1928年的巴黎莱佛士 Le Royal Monceau,其客人同样几乎涵盖了最出名和最伟大的人物。被接手后,卡塔尔皇室并没有将其“修旧如旧”,而是凭借艺术和建筑、文化和美食、设计和戏剧的大胆组合,成为城中风尚和社交的重要场所之一。

前身为1908年开业的 Hotel Majestic,在经历多年近百年风雨后,被法国政府以4亿欧元卖给卡塔尔皇室,紧接着,卡塔尔皇室与嘉道理家族合资,共同投入3.38亿欧元,将这间老酒店,挂上了嘉道理家族的“半岛”牌子。欧洲首家半岛酒店,就此诞生。

卡塔尔皇室的酒店足迹并不仅限于欧洲,在亚洲,其拥有见证新加坡历史的新加坡莱佛士酒店、位于泰国华欣的亚洲养生度假村鼻祖的Chiva-som;在北美洲,充满传奇的纽约广场酒店被收入囊中,位于南加州最繁华的比弗利山庄心脏地区,Montage Beverly Hills成为卡特尔皇室在此落下的第一子。

沙特皇室的酒店收购,也毫不逊色。前文我们就曾提到,比尔·盖茨和人称“中东巴菲特”的沙特王子瓦利德·本·塔拉勒曾共同收购了四季酒店95%的股权。沙特皇室的酒店收藏虽不及卡塔尔,但每一间拿出来,都是精品,如巴黎瑰丽酒店。

我们曾在《酒店正在“收割”宫殿》中,介绍过巴黎瑰丽酒店Hotel de Crillon,这座与法国王朝的历史相蹉跎,亲眼目睹了两代军王的统治,并在历经过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的统治后仍然历久弥新的奢华建筑,在被沙特皇室收购后,经历了长达4年的翻新,并由瑰丽接手,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

位于东南亚的文莱,在领土上虽是小国,其皇室在酒店收藏的“疆域”却极为庞大。

伦敦的The Dorchester London、巴黎的Le Meurice与Plaza Athenee,美国的The Beverly Hills Hotel……这些酒店背后,都有着同一个持有者。

The Dorchester London的酒店房间,能够拼出一本厚厚的历史书,有一年酒店的特别广告企划中,甚至将一群名人放在了同一张海报上。这座位于海德公园旁,有着87年深厚历史的老酒店,本身就是英国文化的标志之一。

在巴黎,Le Meurice 是第一批被评为“宫殿级”的酒店之一。跨越三个世纪的Le Meurice酒店,被誉为全世界最优雅的酒店之一。古典,却又深受画家达利的影响,酒店拥有18世纪风格的装饰,配有路易十六风格的家具,同时也有着现代化的设备。

先有The Beverly Hills Hotel,后有比佛利山这座城市。1912年诞生的The Beverly Hills Hotel,接待过无数好莱坞名人,伊丽莎白·泰勒曾经和她的8位丈夫中的6位在这里度过蜜月,玛丽莲梦露也是这里的常客,老鹰乐队那张知名的《加州旅馆》专辑的封面,也是日落时分The Beverly Hills Hotel的景色。

大名鼎鼎的巴黎丽兹,则归属于埃及富商Mohamed Al Fayed,如今的他虽已跻身福布斯富豪榜,但在1979年将巴黎丽兹Ritz家族收购过来的时候,他无疑还是个“独立人”。这家酒店,在18年后,却成为他再也无法放手的资产——1997年,其长子Dodi Fayed与戴安娜王妃在遭遇车祸前几小时,正是在巴黎丽兹的套房中度过。尽管一直有传言称卡塔尔前王妃莫扎有意收购巴黎丽兹,但是 Mohamed Al Fayed并无出售意愿。

2012年,Mohamed Al Fayed关闭了巴黎丽兹,开始进行这家酒店历史上的第一次大规模改造,以重振酒店昔日辉煌。不过,重建过程并不顺利,2016年3月前的开业计划,被拖到了6月,实际重修成本也比最初预算高得多。

重装后的巴黎丽兹中,Mohamed Al Fayed吸取当年为逃避狗仔追车而酿成车祸惨剧的经验,为酒店添加了一条连通旺多姆广场地下车库的地下密道,保有更多宾客隐私。

04 “资产佳话”的三大要素

除开有序酒店资产交易背后的资本增值之外,被富豪与“独立人”们拥趸的酒店资产,依靠酒店自身的优势与业主的传奇性,在长久的岁月中,正合力成就一段段“资产佳话”。

/ 文化及渊源

富豪们的眼里,并非只有金钱的流动,情怀、文化、故事的触动,同样也是他们“下注”酒店的关键。

知名的Oetker家族,是德国家喻户晓的食品制造商,其推出的Oetker Collection系列,虽仅有9家酒店,则正如其官网所描述的一样,每一家都是Masterpiece(杰作)。这9家酒店,都有自己的专属LOGO,每一个都绝对是当地数一数二的酒店,几乎都有近百年的文化。

如法国巴黎的Le Bristol酒店,这是一家宫殿级酒店,曾是法国Castellane公爵的府邸,于1925年开业后,18世纪的酒店设计风格,便受到如卓别林、梦露、戴高乐等一众名流的追捧。

富豪们常常也无意改变酒店的旧日传统,收购伦敦丽兹的卡塔尔皇室就承诺,将继续保持丽兹酒店的风格和悠久的传统,还宣称要在疫情期间留住所有的员工。毕竟,这些已经服务了几十年的老员工,也是伦敦丽兹酒店文化和传统的重要部分。

而LVMH以酒庄为白马庄园命名,收购曾是大名鼎鼎的东方快车的贝尔蒙德背后,情怀与故事缺一不可;比尔·盖茨对四季酒店的情有独钟,或许正是因为亲身体验过四季的服务文化,才会有后来几次收购四季股份的故事。

/ 建筑与位置

地理位置始终是酒店发展的关键。造就佳话的,除了酒店文化,酒店建筑自身与所处位置,可能是旧风貌在新时代的新生,也可能是对自然之地的倾力探寻。

被收购的古董酒店们,深厚的历史底蕴,造就了极具特征的建筑外观,而曾属于或服务于王公贵族或社会名流的老建筑们,在地段位置上,也极尽优越。

如位于巴黎1区的旺多姆广场,可以说是整个巴黎右岸的黄金位置之一,巴黎丽兹就坐落于此;The Beverly Hills Hotel则位于比佛利山市中心的日落大道上;The Dorchester London推窗就是伦敦地标海德公园……

走出城市,传奇酒店们在选址上,更为随兴,却也更为挑剔。Oetker Collection是Oetker家族以自己度假标准来严格甄选,所收购酒店,均为低调隐秘,同时又能奢享景致的神往之地,私人海岛、雪山秘境,加之独特的历史建筑和室内设计,足以独树一帜。

/ 业主影响力

资产佳话背后,是资产自身与业主影响力的共同作用。影响力,既是业主身份对资产的加持,也是业主自身经济实力将带资产走得多高多远。

依托LVMH的白马庄园,一经推出,便奠定了奢华的根基,每平米世界最多当代艺术品充斥着酒店,三星米其林餐厅,勃朗峰上空航行等奢华体验,令白马庄园占据酒店售价高位。

而业主自身经济实力,则为老酒店的翻修,提供了经济基础。沙特王子瓦利德1.78亿美元收购了巴黎乔治五世酒店,又花了1.25亿美金进行翻修,巴黎丽兹的翻修,则远超预计的1.6亿美元至2亿美元之间,巴黎瑰丽酒店则花费了近乎买下这家酒店的价钱,即2亿欧元来重新翻修它。

富豪与酒店的故事,从未落幕,他们的不断涉足,在成就“资产佳话”的同时,更为酒店业带来了截然不同、更高维的全新面貌!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