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或是旅游业“最困难一年”,业界期盼纾困政策

旅游行业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没有纾困政策出台的话,2022年您估计情况会有多糟?”

“今年可能有很多酒店会倒闭,尤其是地产企业委托管理的酒店,大概15%会倒闭吧。”拥有37年酒店经营经历的开元旅业创始人陈妙林严肃地说道。

“(乌镇、古北水镇)业绩将到达亏损的临界点。”拥有国内两大顶级景区的顶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陈向宏回答。

这两位中国旅游行业最资深的企业家在1月12日中国旅游协会召开的旅游行业部分企业家及专家座谈会做出如此暗淡的表述。会上众多企业家对2022年旅游业的恢复预期普遍信心不足,直言如今市场情况比2020年还糟糕,恐怕很多旅游企业难以撑过这一年。

陈妙林指出,2022年旅游业复苏举步维艰,疫情防不胜防,随时叫停旅游活动,而经济下滑势必导致居民旅游消费支出锐减,从而加剧旅游业的困顿。而2020年的救市举措已经取消,去年的经营亏损消耗了大多数企业“存粮”,如今弹药不足的状况将难以维系新的发展。

“旅游行业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我们现在根本不想去谈什么后疫情时代。疫情几时结束还不知道,我们最重要的是当下怎么活下去。”陈向宏的焦虑也在与日俱增。

企业的呼声在加大,旅游市场会迎来新一轮救市吗?

惨淡经营

春秋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煜披露,2021年前三季度国内旅游人次达到26.89亿,相比2020年同期增长39.1%,仅达到2019年同期的58.5%。国内旅游收入总计2.37万亿元,虽比上年同期增长了63%,但也只是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54.4%。全年的情况按照中国旅游研究院的数据,预计2021全年国内旅游出游人数为34.31亿人次,旅游收入3.02万亿元,同比增长19%和35%,分别恢复至2019年同期水平57%和53%。总体上低于预期。

具体到个别景区,无锡灵山文化旅游集团名誉董事长吴国平介绍,2021年拈花湾景区购票入园人数145万,实际收入3.67亿元,分别恢复到2019年的61%和74%。“乌镇2019年的游客量达到960万人次,2021年368万人次,比2019年下降60%。古北水镇是206万,比2019年下降了50%。”陈向宏表示,乌镇、古北水镇两大景区算是经营得不错,但在2021年也只是保持勉强盈利水准,和疫情前税后超过八个亿的净利润无疑有天壤之别。

优质景区尚苦苦支撑、惨淡经营,国内旅游产业大幅亏损更是触目惊心。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至今,全国共有1.1万家旅行社歇业,民航业亏损累计达到1650亿元,其中航空公司累计亏损1300亿元,占比高达80%。王煜指出,春秋旅游春秋航空集团光是两年内承担的退款损失就已达到41.32亿元(其中春秋航空37.32亿元)。

就酒店业而言,陈妙林坦言2021年开元酒店营业收入比2019年有8%的增长,但是利润“非常不乐观”。因为四百多家酒店中仅两家生活乐园酒店略有盈利,其余400多家酒店全部亏损。这两家盈利的酒店业绩也未达到预期。“我们计划盈利是2亿4000万,本来到8月底就完成了1亿4000万的利润,但10月、11月、12月都是亏损的,目前这两家酒店仅剩8000多万利润。”

陈妙林认为,2022年将是旅游企业更加困难的一年。一方面疫情将进一步常态化,疫情防不胜防,随时都可以出现。而且经济的下滑减少了旅游消费的支出。他注意到从去年11月份开始,疫情解除的几个地区,旅游消费是大幅度减少,因此预计2022年的旅游消费将是不乐观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目前全国酒店业的负债率是75%,2020年的资产回报率全国的酒店只有4.2%,2021年的数据现在没有出来,估计是4个点以下。大量的酒店会入不敷出,抵不过银行的贷款利率,那么将会导致很多酒店休业关门。

负担沉重

为何酒店营业收入有8%的增长,陈妙林依然认为2021年比2020年更加艰难?

陈妙林解释道,2020年5月复工复产以后出现报复性消费反弹,2021却因疫情反复与春节、暑假、十一等黄金期失之交臂。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社保的免交及晚交、房地产税返还等政策性税收优惠在2021年中断。陈妙林透露,2020年社保基金的免交与晚交有7000多万,加上房地产税等优惠,开元整个酒店大概有1亿3000万的政府补助。而在2021年,400多家酒店基本无房地产税收优惠,社保免交与晚交也无从谈起。因此,酒店业在2020年还有微薄利润,2021年则出现全面亏损。

2021年,不仅报复性消费迟迟没有出现,酒店和景区反而被时断时续的疫情折腾得措手不及,在关停与重启之间切换。中国旅游协会会长段强指出,尽管旅游业在两年内有多次恢复,然而恢复带来的成本要远远大于收益,“这种恢复和停摆几乎一样”。

陈向宏将两年来旅游行业的变化概括为四个减少——游客量、景区效益、员工收入、从业者信心,四个增加——成本、负债、贷款难度、稳定员工难度。为了减少亏损,顶度集团在疫情期间还推出过家政业务,利用酒店的PA设备与技术向高收入家庭提供家政服务,并对一些大企业进行餐饮上门服务。

旅游行业面临生存冲击、经营冲击、规模冲击、心态冲击、人才制度冲击,出现收款难、转型难、创新难、突围难等瓶颈。在吴国平看来,“尽量活下去,守住不倒闭”就是旅游行业的底线了。

旅游从业者的出路问题同样值得关注。疫情发生后,曾出现大量旅游从业者转行,尤其以出境游企业员工为甚。如今旅游业流失员工

的情况还在持续,以乌镇、古北水镇两家景区为例,据陈向宏透露员工流失比例达20%-25%,以家在异地者为主。由于收入缩水,外地员工难以负担本地高昂的生活成本,回到家乡成为他们迫不得已的选择。陈向宏担心旅游回温后,一线员工的补充将会非常棘手。此外,景区效益不景气,员工效绩工资一块难免付之阙如,这一点在占据核心岗位的高收入职工身上表现得最为明显。

对于曾经分享景区红利的周边居民而言,旅游业的挫败也带来不可小觑的民生问题。据悉,乌镇景区外一万多间客房近80%业已关门歇业。古北水镇情况类似,周边不少村民曾经营民宿,景区一旦停摆,民宿则无以为继。陈向宏提到,“据乌镇当地银行透露,2020年之前,当地居民存款都以两位数的比率增长,2021年只有6.1%左右,这个6.1%也来之不易,2022年或许还达不到这个数字。”

旅游是个长链条行业,上下关联产业者众多。旅游一颓,恐需关切相关波及的众多业态情况。

何以纾困?

2022年开年以来,多地疫情反复告急,已经叫停了陕西、河南、深圳、上海等多地跨省旅游,而在对抗奥密克戎变异病毒传播策略上,更多地方也采取了减少出行的方式,“就地过年”再被多地重提。如此一来,今年春节旅游市场大概率又要惨淡收场。毕竟旅游市场是个需要“流动”和跨省市消费的市场。

在限制人员流动的常态化防疫背景下,传统旅游业还能支撑多久?王煜对于科学精准防控抱有期待,“建议国家能够制定统一防控预案,体现‘快、稳、准、暖’科学精准的防控要求,避免‘自行加码’等工作盲目性,并且借助‘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实现全国防控信息统一、互通,如健康码作为真实、有效的电子身份凭证,建议推动防疫健康码与航空公司、铁路部门、旅游部门等旅客、游客信息、行程码信息对接,一码展示疫苗接种等信息,存在风险的旅客很容易被识别,效率高且安全可靠。”

陈向宏呼吁临时解除一些对旅游行业的限制,企盼更为灵活宽松的政策。此外,频繁的规范检查与整顿也令本就风雨飘摇的旅游企业疲惫不堪。

“作为企业单元,无论行业多大,都很难改变市场,只有适应市场。我们更关注的是市场变化的苗头,捕捉市场变化的信息。”陈向宏表示在积极自救的同时,希望公众提振对旅游业的信心,特别是政府出台实打实的纾困政策,对于旅游行业元气的恢复,意义尤著。

在会上,多名旅游企业家呼吁政府积极作为,房地产税的返还、社保基金的缓交和免交一再被企业家提起。

王煜希望政府可以延续、完善旅游业纾困政策,包括中期银行贷款、发债增信等资金支持、继续发放纾困补贴、稳岗补贴,延续相关优惠政策等。他表示,旅游是重要的产业,就业人口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大,世界各国都积极帮助旅游业应对困难,如法国设立团结互助基金,符合要求的旅游业中小企业或个体经营者均可申请补助,免除各项租金费用。西班牙政府专项贷款担保,专门用于受疫情影响的旅游业和相关运输业企业的流动性需求。意大利政府紧急拨款用以重点扶持受重创的旅游业。很多国家政府拨付款项,为旅游业雇员每月发放工资补贴。

我国政府从2020年开始向旅游业提供了大量行之有效的纾困政策,在当前情况下,希望能够延续和完善各项纾困政策,让更多旅游业企业能够坚持到胜利的到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