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13年,疫情停航近2年,中国邮轮业的未来在哪里?

出行一客 郭宇 2021-12-28 08:05

中国市场何时能复航,该如何复航,成了每个邮轮人日思夜想的问题。

翻看手机相册时,上海的曹先生才意识到,上一次坐邮轮出境旅游是两年前的事了。

2020年1月23日,曹先生从上海出发,乘坐海洋光谱号前往日本福冈。当时,武汉已经封城,等1月27日回来时地铁上几乎没什么乘客了,自嘲见证了历史的他,即便过去两年,仍不时回忆邮轮上的时光。

邮轮,最初是载客载物的交通工具。直到上世纪初,飞机诞生,邮轮竞争力下降,一些邮轮开始突出“游”的功能,为旅客提供衣食住的同时,也在邮轮上安排了各种丰富的娱乐活动。直到今天,无论是拼音输入法还是搜索引擎,输入YouLun,邮轮和游轮总是手拉手出现在一起。

至此,邮轮变成了豪华的海上度假村,也被称为“无目的地的目的地”,逐渐成为世界旅游休闲产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局长方世忠告诉出行一客,邮轮旅游是中国旅游业迈向休闲度假时代的新型业态,是提升人民群众生活品质的幸福产业。十年来,中国邮轮旅游蓬勃发展,已经成为最具活力、潜力的全球第二大邮轮客源的市场。

但新冠肺炎疫情的偷袭让邮轮旅游的发展陷入停滞。“这是全球近200年来,邮轮在和平时期首次全线停航。”原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吴文学表示。

在邮轮上工作的海乘陈女士,用抖音记录了自己经历停航的生活。2020年初,她还是邮轮钻石公主号的一名海乘,因船上查出确诊病例,她经历了一系列的隔离检测。“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做了6次核酸,一次CT,一次抽血,从钻石公主号到日本到中国再到回到家乡,感觉过了好久好久。”

2021年下半年,全球邮轮旅游业开始逐步恢复,目前全球已有超200艘邮轮复航投入市场运营,恢复运力在全球占比将近50%。但近期,奥密克戎毒株引发的新一波疫情,让刚刚复航几个月的邮轮再次蒙上阴影。截至美国当地时间12月21日,已有40多艘在而美国海域运营或计划运营的邮轮报告了新冠肺炎病例。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市场何时能复航,该如何复航,成了每个邮轮人日思夜想的问题。

“已经停航近两年了,如果我们的国门在未来第三年,第四年甚至第五年还没有开,我们怎么办?邮轮重不重要?邮轮要不要?”地中海邮轮中国区总裁黄瑞玲认为,在谈论邮轮复航前,这些问题要先达成共识。

需要达成共识的还有很多。

比如具体的防疫细节。黄瑞玲举例道:“‘时空伴随者’是否就是密接?应急预案上,如果要隔离,是全员船上隔离还是岸上隔离?国际船员允不允许换班,怎么换班?”

比如如何让大众了解邮轮度假。“中国人对邮轮这种休闲度假慢生活的理解,是初级的甚至是空白的,还是习惯把邮轮当做一种交通工具。”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邮轮游艇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郑炜航认为,疫情之后,这个空白要由邮轮公司、港口、旅行社一起为乘客补上,“只有这样,这个行业才能更持续健康的发展。”

11月底,2021中国邮轮经济发展高峰论坛暨邮轮经济50人论坛在上海举行。论坛上,来自学界和业界,商界和政界,线上和线下的一批人,为了“邮轮”聚在一起,他们怀念邮轮旅游业过去的美好,讲述疫情期间邮轮行业的遭遇,但也对未来复航充满期待。他们希望这些讲述,能够让外面的人更了解邮轮行业,达成共识,哪怕只是多了解了1%。

中国需要邮轮,上海需要邮轮

算上疫情停航的这两年,邮轮旅游产业在中国已经发展了15年。

2006年,是中国邮轮产业的起点。当年7月2日,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邮轮码头开港,歌诗达邮轮旗下“爱兰歌娜号”在上海首航,开启中国母港运营。11月,首届中国邮轮产业发展大会在上海召开。同月,三亚凤凰岛邮轮码头开港。

时任国家旅游局规划发展与财务司司长吴文学依旧记得,在首届中国邮轮产业发展大会上,他代表国家旅游局,探讨了中国邮轮游艇产业的地位,并对邮轮游艇发展的现状前景做了两个判断:第一,中国邮轮游艇经济总体上处在起步的初始阶段。第二,中国邮轮游艇经济发展前景广阔。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自2006年市场起步以来,中国邮轮旅客运输量年均增长40%以上,2017年达到243万人。截至目前,在中国运营的邮轮近20艘,运营邮轮的港口达11个,为邮轮服务的旅行社有800多家。

发展邮轮产业能带来哪些好处?交通运输部水运局在相关文件中给出的评价称,邮轮产业链长、带动性强,有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新动能、拉动内需、促进消费转型升级。同时,邮轮市场发展尚处起步阶段,在邮轮设计建造、邮轮港口发展、旅游市场培育等方面还有较大差距。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院长、邮轮经济50人论坛发起人汪泓认为,邮轮产业对区域的贡献不止是税收的多寡。

邮轮体现出了一个地区、一个城市的品质。“以上海这种特大型国际城市来说,有邮轮能说明你的战略地位、国际地位,全球著名旅游城市都有这个,你没有怎么行?这是家里的摆设档次问题。”汪泓认为,邮轮还体现了大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把邮轮产业链做大,对地区的经济、风貌、文化,甚至理念都会有很大的改变,“这需要时间,不要急。”

上海是中国邮轮产业发展绕不过的排头兵,拥有了太多的全国第一,甚至亚洲第一。

上海拥有亚洲第一、全球第四的邮轮母港;上海是全国首个,也是目前唯一的中国邮轮旅游发展示范区;上海创立了全国首个邮轮港的服务标准;上海首创出版邮轮绿皮书,成为中国邮轮产业发展的风向标。2021年,上海又产生了全国唯一一个邮轮领域的社科基金项目。

数据显示,2009至2019年,上海累积接待邮轮超过2900艘次,累积接待游客超过1500万人次,占全国邮轮市场份额的60%以上。方世忠向出行一客表示,上海邮轮市场跨越式发展,大幅提升了中国在全球邮轮产业格局中的影响力,成为促进全球邮轮市场增长的新生力量。

被中断的两年:

如何应对疫情,仍是争议问题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让邮轮产业的发展陷入停滞。

“21个月前,皇家加勒比暂停了在中国的运营。两个月后,我们的全球业务也关闭了。”皇家加勒比邮轮全球总裁迈克·贝勒向出行一客表示。

皇家加勒比是世界三大邮轮公司之一,另外两家是嘉年华和诺唯真。疫情期间,三家邮轮公司总市值蒸发超过500亿美元。从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20日,嘉年华和皇家加勒比的股价跌幅分别为76.11%和81.99%,几乎跌回2008年的股价水平。

全球三大邮轮市场先后停摆,近500艘邮轮全面停运。“这是全球近200年来,邮轮在和平时期首次全线停航,世界邮轮行业遭受重创,邮轮产业是此次公共卫生危机遭受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吴文学表示。

汪泓告诉出行一客,在邮轮停运前的2020年1月20日至29日,上海接靠了大型国际邮轮十多个,接待出入境游客4.27万人,船员2.8万人次,实现了0输入、0输出、0感染。

曹先生是这4.27万人中的一员。他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登船前,来自武汉籍的游客已经被劝返。其他的游客在上船前要一个个测温,耽误了很久,“如今不知道何时才能再上邮轮了,感觉遥遥无期。”

谈及疫情和邮轮,大众都记得一度被称为“恐怖邮轮”的钻石公主号邮轮。

2020年1月,钻石公主号从日本横滨港出发,船上载有约3700人。因为一名已下船游客成为确诊病例,到达横滨港后,钻石公主号全员经历了14天的整船隔离,有限的活动空间和对疫情的忧虑,让游客眼中美好变成了恐惧。最终,全船确诊542例新冠肺炎病例。

身为钻石公主号海乘的陈女士,依旧记得自己当时被隔离的日子。“今天突然发烧了,被隔离,希望明天检测完结果是阴性。”2020年2月18日,发烧38度的陈女士在抖音上写下了这段话。如何做好防疫,打消乘客顾虑,仍是邮轮从业者的一块心头病。

去年8月,MSC地中海邮轮在地中海区域率先重启,同时打造了“岸上观光防疫泡”机制,增加了登船前、登船中病毒检测频次,增加对邮轮的消毒频次,并将“密切接触者”的定义从原来15分钟缩短为10分钟,同时利用智能科技进行定位追踪。“我们在此过程中所做的洞察以及获得的经验,对于我们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复航工作而言是无价之宝。”地中海邮轮执行主席皮尔佛朗西斯科·瓦格表示。

尽管有先行者的经验可供参考,但防疫措施仍有许多模糊地带。

在一些具体的防疫细节上,业内还没有形成广泛的讨论并达成共识。地中海邮轮中国区总裁黄瑞玲举例道:“比如‘时空伴随者’是否就是密接?应急预案上,如果要隔离,是全员船上隔离还是岸上隔离?国际船员允不允许换班,怎么换班等等。”皇家加勒比游轮亚洲区主席刘淄楠则提出,能否有复航的时间表或路线图以更好完成规划。

上邮轮,慢生活

仍是休闲市场处女地

2021年下半年,全球邮轮旅游业逐步进入恢复的快速通道,目前全球已有超200艘邮轮复航投入市场运营,恢复运力在全球占比将近50%。根据2021年二季度财报,世界三大邮轮公司嘉年华、皇家加勒比、诺唯真净亏损超40亿美元。其中,嘉年华和皇家加勒比的净亏损相比去年同期有所减少。

汪泓认为,尽管各地的疫情发展和防控呈现差异,但随着市场逐步恢复,全球邮轮旅游的恢复正持续稳步推进。

目前,中国邮轮行业开始逐步复苏本土邮轮。招商维京游轮公司旗下首艘“五星红旗”高端游轮在国庆假期间,从从深圳蛇口往返三亚。星旅远洋也曾宣布,旗下邮轮有望今年在三亚复航。与此同时,长江内河的邮轮正有序恢复。中国首艘国际豪华邮轮建造项目在上海外高桥有序推进。

但至于中国何时打开国门,复航国际邮轮仍是未知数。

“我记得刚停摆的半年多,大家都信心满满,但是实在没想到这次疫情的时间这么长。”汪泓告诉出行一客,不知不觉间,已经即将迈入停航的第三年了。

“不能说国外都恢复邮轮的国际航线了,中国一定要复航,因为中国防疫方案和策略是不一样的。”黄瑞玲认为,从邮轮从业者角度来说,要和相关决策部门进行沟通,达成共识。“如果国门不开,如果邮轮一直停着,全国十几个沿海港口,几十亿的投资怎么办?”要回答这些疑问,本质还是要回答邮轮行业重不重要。

疫情造成的邮轮业停摆,给了很多业内人士思考的时间。

有的是对整个邮轮产业的思考,这是中国邮轮产业链各环节抓住机遇的时期。汪泓对中国邮轮产业的上、中、下游发展分别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在上游,中国本土邮轮供应链体系加快构建;在中游,国际邮轮公司持续关注中国市场、中国持续推动本土邮轮运营能力提升;在下游,中国邮轮港口建设持续推进。在此背景下,结合全国各地邮轮产业资源特色,明确邮轮产业发展重点方向,实施差异化措施,逐步形成各具特色、主题鲜明的邮轮产业发展布局。 

有的是对游客需求的思考,邮轮的重点是“游”,不是“邮”。“中国人对邮轮这种休闲度假慢生活的理解,是初级的甚至是空白的,习惯把邮轮当做交通工具。”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邮轮游艇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郑炜航认为,疫情之后,这个空白要由邮轮公司、港口、旅行社一起为乘客补上,行业才能更持续健康的发展。

即便身处迷茫之中,从业者仍对未来抱有期望。“中国14亿人口中,有4亿中等收入人群,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突破1万美元,是全球最大最有潜力的消费市场。”汪泓表示,虽然受新冠疫情影响,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邮轮业的新兴市场和全球第二大邮轮客源国的地位没有改变,人们对美好生活追求也不可能发生变化。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User92110

“以上海这种特大型国际城市来说,有邮轮能说明你的战略地位、国际地位,全球著名旅游城市都有这个,你没有怎么行?这是家里的摆设档次问题。”-油腻

2021-12-28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