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真爆红这一年:理塘民宿房租涨了两三万,当地人焦虑“他还能撑多久”

时代财经 王言 2021-12-22 11:37

​有人说丁真的“顶流效应”正在衰退,但至少现在看来,依然有不少人吃到了他带来的流量红利。

今年理塘赛马节火爆的景象依然停留在不少人的脑海中。 

“丁真骑着马,走到哪里,那些从外地过来的女孩就要追到哪里,每天都要晕倒几个。”或许是因为高原反应导致的缺氧,或许是因为见到偶像的激动,追星女孩们在这里发生的趣事一直在理塘本地人的口中相传。 

跟着这些女孩一起“晕”了的还有理塘当地的旅游业。和其他明星、网红的粉丝用真金白银支持“爱豆”不同,不少王友梅(丁真粉丝的昵称)真心愿意为丁真的故乡“打call”。 

“买点当地的特产,去理塘逛一逛,住上几晚民宿,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回家以后再向周围的朋友‘安利’”。丁真的90后王友梅麦苗这样对时代财经描述她今年在理塘的经历。 

丁真爆红对家乡旅游业的引流效果明显。理塘县官方表示,仅在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理塘县旅游收入同比增长达72.4%。这一年来,理塘县共接待游客137967人次,旅游总收入1.52亿元。 

有人说丁真的“顶流效应”正在衰退,但至少现在看来,依然有不少人吃到了他带来的流量红利。 

丁真太出名了,民宿热推高当地租金

过去一年,格桑梅朵开在理塘的民宿已经成为丁真粉丝的必打卡之地,因为这里是去年11月丁真走红后,在理塘县直播和居住的地方。 

去年底,丁真离开这里后,格桑梅朵拿出了自己20多万元的积蓄,再加上县里资助的一部分资金,她在仁康古街开出了这里的第一家民宿。 

“其实就是把自己家的3间空房装修成客房,每天最多能住8个客人。”格桑梅朵告诉时代财经。 

民宿开业后,面对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接触丁真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格桑梅朵一直被他们的几个问题纠缠着——“丁真现在还会来这里吗?”“我去哪里才能见到丁真?”“他人怎么样?”但同样是丁真的缘故,格桑梅朵的民宿在旅游旺季总能被丁真的粉丝们抢订一空。 

“旺季(6-10月)的时候,3间客房当中设施最好的1间价格能到500元-800元/天,淡季在300元/天左右,其他2间客房,旺季大概是240元/天,淡季130元/天。一直到现在,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或者通过微信联系,询问我什么时候有房可以过来住。”格桑梅朵说。 

最近,借着天气转冷和疫情反复的这段旅游淡季,格桑梅朵暂时停止营业,她筹集了189万元,要对民宿重新装修和扩张。“120万是贷款,剩下的都是家里的积蓄,顺利的话,3-5年就能赚回这些成本”, 格桑梅朵计划再增加10多间客房,并争取明年5月份重新营业,以赶上下一个旅游旺季。 

丁真的走红同样也为理塘的其他民宿商家带来了期望。按照格桑梅朵的说法,从她在仁康古街开出了第一家民宿开始,现在这里已经有了7、8家民宿,还不包括那些正在建和装修的。“理塘已经有许多家民宿和酒店正在抓紧施工,还有许多当地人把的房子翻新和装修,准备扩建成民宿,或是租给要在理塘做民宿的外地人”。 

根据理塘文旅局的数据,理塘现有宾馆、酒店及特色住宿130余家,可提供床位8000余张,较去年住宿接待量增长了76.1%,床位数增幅达89.3%;已落成9家星级乡村酒店,改造提升了50户乡村民宿达标户。 

突如其来的民宿热,也推高了理塘的房租。格桑梅朵透露,去年之前,县城交通方便、客流大、适合开民宿的民房,一年租金在3万元-5万元之间,而一年后,这里的租金已经涨到了6万元-7万元。 

“现在过来做民宿的人都愿意给这个价,主要是丁真太出名了,来理塘旅游的人很多。”格桑梅朵说。 

货车司机转行跑出租,月入七八千

42岁的康巴汉子曲批正计划翻修家里的几间老房子,租给来理塘开民宿的外地人。他告诉时代财经,他们很喜欢这种有着六十七年历史的藏族特色老房子,如果运气好,租金一年能有5万元-7万元。 

十几年来,曲批一直以长途大货车司机为业。“一个月有3600元的固定工资,还包吃住,但跑车实在是太辛苦了,而且路况不好,还要走夜路,不安全。” 

从去年开始,因为丁真,理塘旅游市场突然变得火爆起来,游客数量大增。曲批也曾在街头看到过等待与丁真见面的粉丝,激动的女孩们大声呼喊着丁真的名字,追随着丁真的身影不断在古镇巷子里穿梭奔跑。 

慕名而来的粉丝们在寻找丁真的同时,也要在理塘和县城周边乘车游玩。今年初,看到这一商机的曲批和当地出租车公司签订了一份为期6年的合同,承包了1辆出租车,专职做起了接送游客的生意。 

此后,曲批就一直在理塘开车接送游客,在车站、酒店民宿和各个景点之间往返,收入也相比之前高了不少。 

“游客最多的8月-10月,除去油费和向公司上交的费用,每个月的纯收入大约有7000元-8000元,而在游客不多的淡季,每个月也能有4000元-5000元。”曲批告诉时代财经。 

开上出租车后,曲批几乎每天都要和丁真的粉丝打交道,在他看来,来这里的外地游客基本都是过来找丁真的,他们的游玩线路比较固定,“大多会在理塘县城住两三天,再去丁真的老家下则通村看看,待上个几天。” 

理塘并不完美,做半年休半年

这一年里,格桑梅朵和曲批见过太多为了丁真久居理塘的年轻人,甚至有人在这里求职、定居,或是花几万元租下县城里的民房,改造成民宿。 

但这座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小县城并不完美。虽然理塘和丁真一样,纯净,很少经历世俗杂事的侵扰,但它也是一个偏远、寒冷且缺氧的高地。而这些困难,并不是靠着丁真就可以克服的。 

到现在,从外地到理塘,都没有铁路或航班直达,常见的1条路线是从成都出发,沿318国道驾车前往,全程600多公里,但部分路况并不好,另1条到理塘的路线是从甘孜州南部的稻城亚丁机场出发,但也要100多公里。除此之外,理塘超过4000米海拔带来的高原反应也让不少游客心存顾虑。 

曾经在理塘居住了10多天以考察当地民宿市场的邵华告诉时代财经,现在理塘酒店、民宿市场并不理想。“理塘是318国道沿线的途径地之一,这里的居民和其他外来客很早就开始做起酒店和民宿的生意了,市场已经相当饱和。” 

邵华是在今年赛马节去的理塘,那时游客众多,但很多民宿和酒店还有空房间。而因为房源过剩,每家民宿都在打价格战。“平常时间,房价基本上都是100多块钱。” 

除此之外,理塘属于高原气候,天气冷得快,旅游旺季比较短,这也导致这里的酒店民宿生意集中在5月-11月,基本是做半年休半年。 

“理塘真的不适合投资做民宿,特别是外地人,虽然成本低,但收益不高,回报周期太长,肯定干不过本地人。”邵华说。 

和预测到理塘民宿市场的前景后果断放弃的邵华不同,有人付诸行动,但最后似乎也失败了。 

“清平”这个名字一直为不少王友梅熟知,她也是丁真的粉丝,特意从外地来到理塘常住,过上丁真以前的生活。今年,清平在仁康古街附近开了一家民宿,但营业不久后,她却在着手转让这家民宿。 

11月初,清平在个人抖音上发布了一条关于“理塘民宿,带院子,带酒吧转让”的短视频。她在回复粉丝评论时表示,自己已经尽力,现在股东决定,转让这家民宿。 

据时代财经了解,清平转让客栈的同时,开始“转战”下则通村,在那里新开了一家民宿。 

邵华也告诉时代财经,相比理塘,下则通村才是民宿的蓝海。“下则通村现在的配套太差,很多丁真的粉丝去了都没地方住,可以去那里开发民宿,甚至打造景区,毕竟除了丁真的粉丝,这里还有格聂徒步路线,客流比理塘更稳定。” 

尾声

除了当地的环境、基础设施外,另一个困扰着理塘民宿从业者的问题是对丁真未来流量的担忧——今年1月,丁真在抖音的粉丝已经超过700万,如今快1年时间过去,他粉丝数只增加了100万。 

前不久把自家的空屋改造成民宿的妮珍对时代财经表示,现在来理塘的客人,10个里有8个是丁真的粉丝,她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以后还能维持多久。曲批的看法则更为直截了当——丁真出名与否直接关系着自己的生计,丁真越火,我们就越挣钱,希望他的热度还能保持下去。 

一个好消息是,除了借丁真引流外,理塘当地也有着自己的规划。官方数据显示,过去几年理塘县对旅游基础设施的各类投入累计大约有5到6亿元。 

这两年来,理塘县也一直在打造勒通古镇-千户藏寨景区,景区中设置微型博物馆集群,包括丁真签约的仓央嘉措博物馆、康巴人博物馆和梵音馆等。此外,理塘也将规划的侧重点也放在了丁真的老家下则通村,在离下则通村不远的格聂山、肖扎湖等景区,当地政府已经开发了徒步探险等一系列中高端旅游项目。 

今年4月,理塘县所属的甘孜藏族自治州州的文化广电旅游局局长刘洪也亲自下场做起了“网红”,在抖音短视频平台上为当地文旅产业进行宣传。在视频中,他不断介绍当地的众多旅游景点,对外界发出邀请:“欢迎你们到甘孜旅游,来到丁真的家乡。”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