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老区”牵手“经济特区”,赣深高铁能带来什么?

如何构建高铁与沿线地区互动共赢模式,并提高高铁的上座率和运营效能,也是一种挑战。

上午广东吃早茶,下午赣南摘脐橙,一天内往返400多公里不再是梦想。

12月10日9时,G2197次和G4640次列车分别从江西赣州西站和广东深圳北站开出,京港高铁赣州至深圳段(赣深高铁)正式开通运营。这终结了两段历史:江西赣州结束了没有直达广东的高铁的历史;广东河源结束了不通高铁的历史,广东省实现“市市通高铁”。

赣深高铁,是中国“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京港(台)通道的京港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北起赣州,南至深圳,途经江西省赣州市和广东省河源市、惠州市、东莞市、深圳市,线路全长434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全线共设13座车站。

直达高铁开通后,赣州和深圳纳入“一天经济圈”(一天内实现工作和通勤)。赣州至深圳的最快铁路旅行时间由5小时32分压缩至1小时49分,南昌经赣州至深圳的最快铁路旅行时间由9小时31分压缩至3小时30分。

江西省委常委、副省长任珠峰表示,赣深高铁线路的建成运行,对完善国家高铁主骨架网、优化综合运输通道布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对江西深度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重大战略、加快打造全国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战略支点将发挥积极支撑作用,必将有力推动新时代革命老区振兴发展。

“高铁开通带来的心理效应,大于简单的经济效益。”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终身教授曾刚向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赣州乃至江西这片土地有不错的禀赋条件,比如勤劳的人民,还有丰富的有色金属和稀土矿藏,借助开通高铁,以小博大,引入外部的优秀管理人员、先进的区域治理经验,做好赋能、放权,搅动这池春水,这将有助于抓住历史机遇,扩大赣南的开放程度,实现双循环下赣南跨越式发展。

赣南长期是劳动力输出大省,外界担心赣深高铁会成为吸走江西人力红利的水泵。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向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虽然高铁给赣州的经济发展铺了路,但自身的工业经济发展环境也很重要,不然人还是会往外走的。”对此,曾刚认为,对于赣州来说,可谓机遇和挑战均在,“赣州可以借助媒体、社会关注的黄金期,传递自己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坚定决心的信号。这也有助于吸引外出的江西游子,回乡创业发展。”

江西高铁:慢起步,加速跑

江西位于长江中下游地区,地处华东、华中、华南的交界处。赣州则位于江西省(简称“赣”)南部,粤闽赣三省交界处,常被大众称为赣南地区。赣南不仅盛产赣南脐橙,也是革命老区。

和江西省的其他城市相比,赣州可以用“面积大”“人口多”来形容。赣州总面积3.9万平方公里,约占江西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全江西省第一,省会南昌只有0.7万平方公里。人口上,2019年赣州户籍人口为983.07万人,常住人口870.80万人,约占江西省人口的五分之一。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口、面积都在全省靠前的城市,在赣深高铁开通前,从南昌或者赣州南下深圳的高铁动车总要“拐个弯”——绕到福建或者湖南才行,整体通行时间近十小时。这让家住江西南昌的焦先生觉得很鸡肋,“我之前都直接开车去深圳了,这俩时间差不多。”

地形是“拐弯”的一大因素。赣州和粤东北沿线,被南岭、青云山、九连山、罗浮山等一系列山脉阻隔。赣深高铁的相关数据,更能直观体现地形的复杂。赣深高铁全线新建桥梁323座、隧道157座,总长387公里,占线路全长89.8%(桥隧比)。

赣深高铁开通后,将北接昌赣(南昌-赣州)高铁,南接广深港高铁,与京九铁路走向一致,成为又一南北大通道。

以往涉及到高铁的话题,江西总是以“高铁洼地”的面目示人。

2013年,央视的一张“环江西高铁圈”——江西被周边省份的黄色高铁网包围的图片出圈。在那之前,江西还未实现高铁出省,直到2014年沪昆高铁开通,江西才真正进入高铁时代。2019年底,昌赣高铁通车,江西才实现省内高铁贯穿南北。截至2020年底,江西铁路运营总里程仍然在中部六省(湖北、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南)中垫底,高铁里程位列第四位,仅高于湖北和山西。

“但不能因此说整个江西的交通不好,只是某些地方可能没有那么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张柱庭向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江西过去发展的重心一直在赣北和昌九,这两地的交通也更加发达。以赣北的鹰潭市为例,在绿皮火车盛行的时候,鹰潭市有三条铁路干线经过,成为华东地区重要的铁路枢纽,也一度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

时间流转,中国的交通运输也经历了水运、公路、普铁、高铁的发展。在转变的过程中,江西沿江沿河的水利优势逐渐丧失,高速公路发展时慢了半拍,“这一次的高铁时代,我认为它基本上搭上车了。”张柱庭表示。

江西的高铁故事才刚开始。

京港高铁安庆到九江段(安九高铁)有望在年底开通,实现安徽与江西的南北连通。同样是在年底,京港高铁江西收尾段——昌九高铁将开工修建。建成完成后,京港高铁在江西省内将实现全线贯通。到那时,京港高铁与沪昆高铁将在南昌形成“十”字交会,江西的高铁主骨架也由此奠定。

江西省《关于推进交通强省建设的意见》显示,将推进昌九客专、昌景黄铁路建设,规划建设常岳昌铁路、咸修昌铁路、昌厦(福)铁路。力争到“十四五”末,基本形成以省会南昌枢纽为中心,至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和成渝地区3小时-6小时通达,与周边省会城市3小时内通达。

通高铁带来的不止是钱

赣南有了主动权

在赣深高铁开通首日,赣州多个县区也开始了一场奔赴大湾区的征程。有的举办了招商仪式,有的干脆直接带招商考察团前往大湾区。

提到赣南革命老区,留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振兴”。2012年,《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实施,其中提出要打通赣州至珠三角、粤东沿海、厦漳泉地区的快速铁路通道。2021年11月底,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5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十四五”支持革命老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衔接推进乡村振兴实施方案》。

整个江西省的经济排名也缺少足够的存在感。2020年,江西省GDP总量为25691.5亿元,全国排第14位,相邻的湖南省GDP总量为41781.5亿元,同为中部省份的安徽省GDP总量为38680.6亿元,中部六省只有山西省的GDP总量低于江西省,为17651.9亿元。

“站在聚光灯下赣南地区,这一次有了主动权。”曾刚如此评价赣深高铁开通的意义。

在曾刚看来,赣深高铁对赣州的好处有三:其一,江西有丰富的自然和红色文化旅游资源,可以吸引更多粤港澳发达地区游客,发展赣州地方经济;其二,恰逢粤港澳大湾区处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关键期,赣州有机会承接前者的资本、技术资源转移,提升产业发展水平;其三,赣州、赣南乃至整个江西,可以趁机接触和吸纳大湾区先进的管理理念,提升区域治理水平,促进与沿海发达地区经济的融合联动发展。

不同于媒体单向度的报道,对于高铁对区域经济直接的提振作用,曾刚十分审慎。他坦言,对于与沿海发达地区空间相距不远,但长久以来对外交通不便、相对封闭的地方来说,高铁是重大利好;不过从综合研究结果来看,发达地区的高铁溢出效应远远高于发展中地区。因此,通高铁,不能视作扶贫唯一的手段。如何构建高铁与沿线地区互动共赢模式,提高高铁的上座率和运营效能,也是一种挑战。

基于长期从事区域经济发展与治理研究的经验,曾刚给出了三点建议:第一,一定要做好高铁站的“协同发展”,重视高铁车站临近地区公共交通和土地规划的精准配套,地方政府一定要有全局意识、长远意识,不要只看眼前赚不赚钱,而要致力于为其他投资主体创造赚钱的机会和条件,当好“店小二”;第二,借助高铁建站,地方政府可以遵循“揭榜挂帅”的先进理念,引入珠三角乃至世界一流的专业服务机构,壮大软实力,大幅提高地方管理服务水平;第三,充分利用中央对革命老区特殊支持政策,借鉴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促进皖北承接产业转移集聚区建设的若干政策措施》经验,探索与珠三角建立帮扶合作新机制,通过城市之间“结对子”,巩固赣南脱贫攻坚成果,实现革命老区的振兴发展。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