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上市前景如何?

重述后的财报显示,OYO的核心酒店业务的边际收益率约为2%。

对于国内的朋友来说,OYO就不用太熟悉了。曾经遍布大街小巷的OYO酒店、有着十分韩范中文名的(李泰熙)90后创始人、败走中国、骗局等等,这些都是大家对OYO的一系列印象。

但无论你对怎么看待OYO,这家一度被孙正义寄予厚望的独角兽终于要IPO了,就在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OYO正式向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以90亿美元的估值计划融资12亿美元。

OYO自从创立以来就伴随着不少争议。在2019年OYO创始人李泰熙对OYO内部进行了分拆重组,并回购了早期投资人的股份,对外则是不停地讲故事以拿到更多的资金。

包括OYO所宣称的在18个国家拥有71.7万间客房和在全球范围内提供的多样化产品。

以及对酒店行业的重塑和25-40%的高利润率。

虽然这些数据存在一定的水份,但是毫无疑问地这让OYO成功得到了软银的再次注资。而在2020年初Wework上市失败之后,OYO更是被孙正义寄予厚望。

不过好景不长的是,在疫情爆发前,OYO就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员工数量和房间管理数量不断缩水。之后疫情席卷全球,OYO的业务也遭受了严重的冲击,此前一直对它累计的争议和批判也都集中爆发,当时很多人都认为OYO离倒闭不远了。

不过到了2020年底,OYO创始人表示公司仍有10亿美元的余粮,公司业务正在逐步回复,毛利率已回到疫情前的85%,同时也做出了IPO的计划。

从今年印度首家独角兽Zomato在印度上市的表现来看,印度资本市场还是比较认可这一票互联网企业的,所以OYO踩在这个时间点上市有一定的利好,不过它的上市前景如何呢?

墨腾的老朋友,Saison Capital合伙人Visa Kannan对OYO的上市提出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其英文原文发表在墨腾英文博客The Low Down。以下中文版本由墨腾同事编译。

OYO真正解决的问题

在上周,我阅读了OYO的招股书,我想通过招股书中提到的三个方面来发表自己的看法。这不一定是个危险信号,但确实让我对此有所思考。

OYO招股书写道:“在许多重点城市,有超过40%的订单来自于同一个城市的本地用户。“

如果你从客户的角度来看,OYO想要解决的问题,是提供标准化的酒店服务。OYO这个品牌对于全球的游客来说意味着基本的酒店设施、干净的房间和安全。

但是从OYO公布的数据来看,40%这个数字让人不得不怀疑,实际上OYO正在做的-是以合理价格为本就拥挤的城市里的家庭成员提供一处私人空间(考虑到印度的家庭人数以及平均居住面积)。

奇怪的是,40%这一数字在疫情前和疫情期间居然是一致的。但我认为,在疫情爆发的一年多里,既然这群用户成为OYO的主要服务对象(尤其是疫情期间,孩子们都呆在家里,居住的空间更加拥挤和嘈杂),那么难道不应该有更多的收入来自这个细分市场吗?

单位经济效益比现实更能说明问题

该文件在第236页详细说明了OYO2021财年的单位经济效益。其边际贡献率约为18%,看上去可圈可点,同时OYO声称“与酒店运营相关的投资、资本支出和日常开支等费用完全由我们的顾客承担。”

我试图将实际的损益数据放入下列的表格中,但单位经济效益看起来并不理想。有两点尤为明显,折扣、补贴、退款部分被严重低估,“转型支出”完全被忽略了。并且在OYO的招股书中明确指出,他们难以承担改造酒店的成本。

重述后的财报显示,OYO的核心酒店业务的边际收益率约为2%。任何企业都很难以如此微薄的利润运作,更不用说像OYO这样有着巨额管理费用的企业了。

唯一同比增长的业务-佣金

从财务报表上来看,几乎看不到OYO盈利的希望。作为一家以酒店业务为主的公司,OYO试图在疫情期间进行IPO,在成本结构基本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其总体收入同比下降70%。

然而这其中有一项业务,那就是民宿和房源上线的佣金,收入同比增长了10%。这一占了OYO营收20%的民宿业务是一项相对较新的业务,在2019年OYO才通过收购欧洲民宿品牌Leisure Group进入民宿领域。

至少这项业务的增长表明,这是一个值得加倍关注的领域,OYO也将欧洲纳入其“核心增长市场”,未来OYO民宿业务的表现还是值得关注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