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锤监管下“一房难求”,国庆长假的“剧本杀”热闹依旧?

政策监管并没有打消剧本杀、密室逃脱玩家们的热情。

“国庆节生意还是跟之前一样,一到节假日就爆满。”武汉市江汉路附近的某家剧本杀店主小鱼说。

三年前,小鱼找到合伙人,在武汉市年轻人群最密集的地区开设了一家线下剧本杀实体店,他称为“实景推理娱乐体验馆”,店铺不算太大,但一共设置了7个主题,从古代宫廷风、日本校园、民国谍战到港式复古等,类型多样,而店里最红的一款古代宫廷换装推理剧本杀,进行了实景布置,场景颇为考究,玩家可以进行线下探案搜索,在搜索线索的过程里还需要结合剧情解谜——简单而言,配置上像一部线下版的《明星大侦探》。

“现在剧本杀店基本上都有线下实景,还在开发新的主题。”小鱼说。“现在剧本杀、密室逃脱这些已经是年轻市场上很热门的娱乐活动了,我感觉前几年这附近还没有这么多剧本杀、密室逃脱实体店,现在几乎走两步抬头就是一家,玩家也已经见过很多很多主题了,要保持吸引力剧本内容和场景布置、DM(游戏主持人)这些必须过硬。”

今年国庆节,小鱼店里的热门主题,场次早早就被预定满,一些此前相对不怎么受关注的主题黄金场次也被陆续预定。“我店里是把能排的都排了,也就四五场。”

假期期间,小鱼店里的网红热门实景主题价格在130元-160元左右,一个主题可以容纳7-8个玩家,DM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能够迅速营造氛围并且帮助玩家进入角色,并把控整个游戏节奏。稍微冷门的主题价格则在100元左右,剧情设置上相对而言更加简单直接,但对普通玩家已经足够。

“我店里7个主题,只有一个是恐怖类型的,而且恐怖程度其实中等,实景布置也都有注意消防隐患这些,我是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问题的。”小鱼介绍。

此前舆论市场出现要求对剧本杀进行内容监管的声音,新华社相关报道指出剧本杀市场存在大量以宣扬暴力、灵异为噱头的商家,强调政府相关部门在监管措施和管理规范等方面还存在漏洞和空白。该报道之后,上海、广州等多个城市地区开启剧本杀等相关整治活动。

公众再次对剧本杀、密室逃脱等热门的线下社交娱乐活动投入关注,只是这次公众感兴趣的不是剧本杀如何掀起新一轮消费热潮,而是它在监管之下是否能够保持火热。

关停、查封、内容监管……剧本杀依旧一本难求 ?

“我等一个吸血鬼网红主题剧本杀已经等了很久了,国庆跟朋友组局约好的,早一天预定场次,差点没有抢到想要的时间。”剧本杀爱好者是陈宁说。

政策监管并没有打消剧本杀、密室逃脱玩家们的热情,起码对于陈宁而言,这些舆论新闻没有影响她的兴致,她也没有觉得同类爱好者变少了。

“我玩剧本杀不是特别厉害,主要就是喜欢各种主题装扮,几个朋友一起换装精分,演戏胡扯,挺快乐的。恐怖的本也会玩,但是我觉得剧本杀主要是剧本内容和玩家之间的互动,场景氛围是其次。我有遇到过那种黑灯吓人的主题店家,但专门灵异恐怖的本不是很多,大部分还是走剧情,稍微有一些恐怖惊悚元素。”

而这些舆论报道中指出影响青少年心智的恐怖、暴力元素,陈宁体验过,但是与其说影响心智,更像是一种辅助。

“剧本杀就是要找到‘凶手’,推理过程里的恐怖元素是增加氛围感与紧张感的,用得好了就是神来之笔。我记得有玩过一个校园本,里面有校园霸凌、精神分裂这些内容,角色的黑暗面需要经过玩家推理慢慢挖掘出来,我那个角色是一个旁观者,当我和朋友们推理出故事全貌时,内心居然沉重了,是那种让人思考的沉重。”陈宁说。

不久之前,#21岁男生沉迷剧本杀走火入魔#等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新闻报道,浙江省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接待了一名21岁的患者,家人称他是沉迷玩剧本杀“走火入魔”了。据医生介绍,最近半年时间,浙江省人民医院接诊了四五例类似的病例,最小的15岁,最大的30岁,起因都与玩剧本杀有关。而这个新闻也为剧本杀是否被内容监管的讨论添了一把火。

对于这个消息,陈宁觉得有些无语。“这和剧本杀有什么关系,这是个人的承受力、自制力的问题。”

而真正让陈宁觉得心有余悸的恐怖主题的密室逃脱。相比起剧本杀强调剧本内容与玩家互动,密室逃脱更加注重场景氛围与机关设置,恐怖主题的密室逃脱在氛围营造上沉浸感更加强烈,加上真人NPC的互动,冲击感更加强烈。

“我玩过一个日本和风的恐怖密室逃脱,我不记得谜题是什么样的了,也不太记得剧情了,我就记得NPC穿着红色和服出现的那一刻,那天晚上回去不敢关灯睡觉。”陈宁说。

一般情况下,密室脱逃开始之前,店家会嘱咐完全注意安全、不要与NPC进行接触、不要佩戴金属物件等TIPS,以免玩家在过于惊慌的状态下误伤自己和他人,但是大部分人在惊恐状态是难以保持理智的。

“我那次是一个基本全黑的主题,NPC还会追赶玩家,过道比较狭窄,我吓得摔了一跤,当时没有感觉,回家发现膝盖都磕破了。但这种程度是可以理解的,沉浸式体验反应就会很大,你不知道会在哪里受伤,只要没有真正严重的安全隐患就行。”

国庆之前,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印发了《密室逃脱类场所火灾风险指南(试行)》,要求从业单位自查自改,相关部门、单位要严查严管。而媒体报道,国庆期间全国多地消防对密室逃脱类场所开展专项检查,部分存在商事登记超范围经营、未进行文化登记、未办理公众聚集场所开业前安全检查等问题的店铺被要求停业整顿。

小鱼作为线下娱乐实体店的经营者,对于这场整顿是理解的。“密室逃脱也就是近几年火起来的,实景场地都经过一些改造和设置,不完全正规,你要说市面上真正有多少店完全没有安全隐患,我不敢保证。但是火灾报警系统、消火栓这些该有的东西,确实必须配齐。”

辐射百亿市场,“剧本杀”经济未来在何方?

剧本杀、密室逃脱这些新型社交娱乐项目的增长速度是十分惊人的。 

美团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仅2400家,12月底增加到了1.2万家,到了2020年末,线下剧本杀门店突破3万家。而截至今年4月,这一数据已超过4.5万家,预计2021年年底会达到6万家,预计到2022年,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238.9亿元。

同样飞速增长的还有密室逃脱。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0年,全国分别有544家、584家密室逃脱企业创立,是2018年的近两倍。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密室逃脱行业发展现状及用户行为洞察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密室逃脱行业市场规模逼近100亿元,行业消费人次达到280万人次,门店个数超过1万家。

而线下市场的迅速发展,相关的管理机制还未成熟,于是市场上确实出现了一部分乱象,内容涉及暴力、恐怖、血腥等还在成年消费者的可接受范围内,密室逃脱出现女玩家被性骚扰、女玩家被店家安排成“陪玩女仆”等相关新闻,就需要引起公众注意。

值得注意的是,剧本杀、密室逃脱等线下娱乐项目已经成为文娱行业下游的一个“落脚点”。

一方面,它对整个影视圈层进行辐射,而影视市场也开始借助剧本杀、密室逃脱完成外扩。

目前已经有不少头部影视公司与头部IP开启了剧本杀衍生开发。今年3月,探案笔记公布了腾讯IP游戏《王者荣耀》的剧本杀作品《不夜长安·机关诡》,今年9月探案笔记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

而这家剧本杀公司旗下还拥有《三体》《庆余年》《一人之下》《天涯明月刀》《风起洛阳》等IP,与腾讯、芒果TV、爱奇艺、西山居、阅文集团、上海美影厂、迪士尼等机构深度合作。

而在腾讯“三驾马车”(腾讯影业、阅文影视、新丽传媒)年度发布会上,阅文集团宣布与将与芒果TV、熹多文化、探案笔记等围绕阅文IP做剧本杀主题开发。

爱奇艺在《萌探》等剧本杀综艺之外,爱奇艺也对外授权古风剧集《风起洛阳》的剧本杀开发。

电影《唐人街探案3》《刺杀小说家》与电视剧《成化十四年》等也均进行了剧本杀IP授权。而2019年《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步步惊心》《蝴蝶公墓》等IP作品也完成了剧本杀IP授权。

综艺市场上,在芒果TV《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等系列成功形成IP品牌之后,爱奇艺、优酷等平台开始对剧本杀、线下推理等娱乐领域发起进攻,纷纷布局“剧本杀”综艺。据不完全统计,近5年各类平台完成播出或者对外官宣的剧本杀类型综艺达到14部。

另一方面,剧本杀、密室逃脱的触角已经从影视行业走向了文旅行业。根据《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剧本杀已经被引进旅游业,目前已出现景区版、民宿版、酒店版、邮轮版、古镇版等多种类型的旅游剧本杀项目。

“文旅+剧本杀”模式将真实旅游场景,与当地人文、历史元素等相结合,延长游客游玩时间,促进消费。

有相关人士将这一发展归结为剧本杀的3.0版本,从传统桌游到线下实景,从影视IP落地,到文旅结合,剧本杀背后的经济市场在不断扩大。

现在公众谈起剧本杀,已经不仅仅将它看作一项娱乐活动,而是一种新型的内容形式。从剧本杀上游的作者、发行方,到下游的店家、玩家等,整个生产链条都可以对相关产业进行辅助,成为消费红利的放大器。

同时,剧本杀、密室逃脱等也成为影视行业的“下沉”选择。影视编剧、网文作者“下沉”至剧本杀,写出百万剧本不是稀奇事,而作剧本完成,内容方可进行多元发行,从线上推理到线下实景,真人NPC为尾部影视相关从业者提供了就业选择,而反而过来,一个内容IP的改编形式也多了一重选择。

监管层希望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建立起一个完整的管理体系,消除部分隐患与乱象,从长远看来这是一个行业健康发展的必经过程,而目前这个趋势也并未对市场整体造成影响。

“我又有新的本想刷,已经约好了场次了。”陈宁说。而小鱼在忙着挑选新的剧本,“新的本子才能吸引更多人来。我希望是至少每两周能够都有新的本子进来,国庆这段时间过去了我又得找些新本子,还希望能再到找到一个合适的DM。”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