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一次花上万块,环球影城其实不赚钱?

深燃团队 邹帅 2021-09-18 11:10

北京环球影城什么时候能“吃饱”?

还没到9月14日零点,中秋节准备带家人去北京玩的小梦,就准备好北京环球度假区(下称北京环球影城)官方APP的购票页面,旁边打开悬浮倒计时,等着抢9月20日开园当日的门票。“飞猪买了优速通,但是没买到门票。”小梦焦急地刷APP,但怎么也进不去页面。

小梦转战相对冷门的万物旅游成功买到一张门票,但为了保险,她又临时下载美团,打算着如果美团好买,她就退掉万物。

美团给我退款了。”小梦很生气,自己刚买完就显示出票失败。群里和她一起抢票的小伙伴,也在飞猪和环球影城APP遇到了被退票的情况。

9月14日,飞猪发布致歉声明,表示自动取消订单的原因是访问量和订单量剧增,库存对接出现了延误问题,会在全额退款的基础上,给予用户商品实际成交金额的30%作为赔付。

去哪儿网的数据显示,环球影城开票半小时内,平台上中秋期间的门票和无限优速通全部售罄。另一边,李佳琦和飞猪合作,直播出售开园后90天内的门票,开票1小时后,直播间挂着的门票链接显示月销12万笔,9月20日至25日门票全部告罄,就连10月都只剩一半的日期可购。

抢到票的欢喜雀跃,没抢到的“晚上气得睡不着”。一票难求的表象背后,北京环球影城真的赚钱吗?

01

普通玩法人均2000元,

高阶玩法上万元

在环球影城外部城市大道的试运营期间,98元的奶昔、148元的汉堡、28元的可口可乐吓退了不少人,关于门票价格,外界一度猜测高达880元。

如今,迷雾散开,98元的奶昔是城市大道一家高档西餐厅“巧克力餐厅”售卖的餐品。至于门票,最高档也没有高至880元,而是748元,最低的那一档,为418元。

北京环球影城门票价格 来源 / 北京环球度假区官网

一位园区运营人员告诉深燃,月收入在万元左右的游客,应该比较能接受景区内部的纪念品和餐饮价格。

近日,深燃走访了北京环球影城,发现最受游客欢迎的商品是小黄人冰淇淋、哈利·波特园区的周边产品等。

小黄人冰淇淋由蒙牛生产,净含量114g,售价40元。市面上常见的雪糕如巧乐滋、苦咖啡等都在70g左右,售价3元上下,小黄人雪糕的价格是其7倍。而此前被网友大呼吃不起的钟薛高78g的价格在20元左右,算下来基本与小黄人平齐。

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是北京环球影城最火爆的园区,即使在内测期间,热门项目哈利·波特的禁忌之旅项目也经常要等候150分钟。

店员向深燃介绍,北京环球影城出售的哈利·波特魔杖分为三种:可以在园区内互动点位激活互动效果的魔杖为349元,不能互动的收藏款魔杖为299元,还有店员根据游客的生日、性格等特点专门挑选的专属魔杖为349元,且只有互动款。

据深燃观察,互动魔杖的重量、质感要比收藏款稍逊色,价格却贵50元。而同款收藏魔杖在华纳(哈利·波特版权公司)天猫旗舰店中的售价为203元,魔法袍售价462元,比北京环球影城所售的便宜一半左右。

有游客表示,哈利·波特的周边价格略高,但也在承受范围之内,因为不是消耗品,也不是每次来都要购买的必需品,而且粉丝会更愿意买单。

但餐饮之类的消耗品价格也偏高。黄油啤酒是哈利·波特电影中的标志性IP,除在电影原版的猪头酒吧中有售之外,园区内还设立了多个小餐车专门售卖黄油啤酒。

黄油啤酒分为三款,普通款和冰沙款50元,哈利·波特纪念杯款80元。目测估算,一杯黄油啤酒的容量基本等于一杯喜茶,但要比均价30多元的喜茶贵出20元。

28元的可口可乐尚可以解释为高档餐厅的自主定价,但在功夫熊猫园区内的一家平价餐厅“平先生面馆”里,可乐和雪碧的价格是15元,是市场价的5倍有余。其他餐点如担担面68元,鸡丝拌面58元,比定位中高端的和府捞面还要贵出一大截。而且,当深燃收到餐品时,15元的雪碧并不是市面上的罐装或瓶装,而是倒在一次性纸杯里,里面加满冰块。

此前,北京市及通州区发改委回应环球影城物价的争议表示,景区商家的定价是市场调节下的行为。也就是说,景区内部商品存在溢价是正常的,但对于具体的限制,发改委表示“如果价格高得离谱,会有处罚或者约谈等辅助手段。”

是否“离谱”,只能因人而异了,但算下来,如果选择在高峰期出游,购买748元的门票,在园区内吃喝、购买纪念品,一个人的开销大概在2000元左右。

此外,北京环球影城的物价还贵在停车、存包、酒店和升级服务上。

停车费每天100-150元,每个游玩项目处设有存包柜,项目游玩期间免费,超出时间每小时50元。环球影城内部的环球影城大酒店每晚房价在1900元-12000元之间,另一个更为高端的诺金度假酒店每晚则需要3400元-20000元。

如果不想排长队,购买优速通的价格要400-500元;有专门导览人员带玩,免排队的VIP服务要1900元。所以,人均2000元只是基础玩法,算上上述高消费项目,去一次环球影城花销要上万元。

02

门票并非暴利,

靠餐饮和纪念品赚钱

六七百的门票,对于主题公园来说只是一笔小收入。

北京环球影城的门票价格分为418元、528元、638元、748元,亚洲另外两家环球影城的票价最低也在三四百元人民币左右。上海迪士尼5年来调价3次,明年1月9日起,最高票价为769元。相比之下,北京环球影城的票价还算合理。

而那些加价至5000元,或者稍有收敛的要价近千元的门票,中间的差价其实都被黄牛赚走了。深燃曾在开票前咨询一位门票代理,9月20日当天官方票价638元一位,她要价980元,问及来头,她自称“我们内部有优先购票权”。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向深燃解释,影响主题公园的定价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内部因素,包括项目等级,比如像旅游景区一样,建设标准属于3A、4A还是5A;另外是主题公园的建设规模,即项目的用地面积和总投资。

二是主题公园的外部因素,即游乐项目的规模,参考游乐项目和景点的数量,以及与娱乐密切相关的流动人口规模。游客进入环球影城这样的大型场所可以有6-8小时以上的停留时间,空间够大,项目够多,自然定价会较高。

此外,投资商的成本定价、投入与产出的比例等都会影响主题公园的票价,也就是说,资方要考虑,定价在哪个区间才能够在预期的范围内收回成本。林焕杰表示,按照国际惯例,同类城市同等项目的票价、游客的支付意愿也都会作为制定票价的参考。

如果像网传所说,开园前三个月,北京环球影城每天限流1万人,那门票收入只有六七百万元。此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北京环球影城投资额为65亿美元(约420亿人民币),门票收入对于巨额投资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主题公园光靠门票吃不饱,进园后的餐饮、纪念品等二次消费才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据北京环球度假区官方网站介绍,环球影城一期(含城市大道)只有16个玩乐项目,但有21个商店和39个餐厅。以最热门的哈利·波特园区为例,纯玩乐的项目只有禁忌之旅和鹰马飞行两个,其他的布景都是商店和餐饮。

也就是说,算在门票里的游玩项目只是一小部分,赶上排队,每个人真正能玩到的项目更是屈指可数,其余的时间,都被商店和餐饮夺去了,而且工作人员也会“适时”推销。

奥利凡德是哈利·波特故事中的魔杖商店,北京环球影城的奥利凡德表演还原了魔杖选择巫师的经典场景。深燃前往探访时看到,表演中,奥利凡德店主会选择一位观众(通常是小朋友)互动,为他挑选最适合的魔杖,指导他激活一些互动效果。

表演结束后,一扇后门打开,观看表演的游客直接被领到真实的魔杖商店里,工作人员像旅行团的导游一样告诉大家:刚刚看到的魔杖都可以在这里购买!

一位店员赶快迎上来,询问刚刚被选中的小朋友是否要购买这支价格349元的“只属于你的魔杖”。有游客打趣说:这就是魔法幻灭时刻。

上海迪士尼也一样要靠二次消费创收。官方透露,营业5年来,共计售出577万个毛绒玩具,其中人气增长最快的形象是2018年才进入上海迪士尼的星黛露,售出的星黛露周边叠起来的高度相当于119座珠穆朗玛峰。

不仅是靠IP打天下的环球影城和迪士尼,国内的主题公园门票低,但二次消费也一样是收入大头。

曾在广州长隆做过暑期兼职的九九告诉深燃,她工作的地方是长隆酒店内部的欢乐长隆店,主要售卖长隆特色纪念品,毛绒公仔非常受顾客欢迎,利润空间也挺大,“贴上长隆的牌,售价基本都是100元往上。”

九九还透露,下雨的时候,长隆员工会推着小车去接驳巴士车站卖东西,透明的长柄雨伞88元起步,透明的一次性雨衣50元起步,外面买只要十几元。“质量一般但价格高,还是挺暴利的。”

03

北京环球影城什么时候能“吃饱”?

总体算下来,北京环球影城并不像外界眼中“门票炒到5000元”那样赚钱。事实上,这种大型项目前期投入巨资,回本周期长,想要短期内赚钱没那么简单。

林焕杰告诉深燃,一般主题公园的回本周期在7-9年左右。“主题公园是投资大、回收慢、风险大的行业。初期投入只是个开始,未来还需要长期的经营、维护、维修、保养和升级的投入。”光是维修这一项的耗资就是惊人的,“游乐设备设施的零配件一般都是会有两套备用,所以会积压资金。”林焕杰说。

对于园内二次消费的高昂价格,林焕杰直言,这些定价和门票一样,也被主题公园方纳入回本周期来考量。

自2001年有了雏形到正式开园,这个项目已经走过了20年,一拖再拖。环球影城拖延时间开园,人力资源成本、营销成本等都会不断攀升。“理论上讲,拖延一年,收益就会晚一年以上,其间可能出现的不利因素就会更加复杂,也许收益会更慢。”林焕杰说。

另外,北京环球影城的开园时间错过了暑假这一旅游旺季,疫情又会对海外客流造成截断,天气逐渐转冷,设备维护的成本会增加,游客出行欲望会大大降低,由于消费习惯和理财观念不同,二次消费在国内的情况也很难和国外平齐……盛大开园之余,北京环球影城要面对的问题也不少。

不过,环球影城还没开始回本,周边精明的商家们,已经早早盯上了乐园延伸出来的增量市场。

比如,有购买房产准备开办民宿的。喵呜叔曾在北京环球影城做过园区运营员,他的小红书账号也用来发布环球影城相关内容,有一定粉丝实力。他说,曾有不少民宿和酒店找过他做推广,“通州的甚至更远的都有,还有三星级的小酒店主动说自己可以提供班车。”他回忆,有的民宿酒店甚至都远在22公里以外的朝阳区的管庄,坐地铁40多分钟才能到环球影城。

有小商户开始蹭免费流量。喵呜叔告诉深燃,他发现在去年环球影城建成后到今年开始宣传的这段时间,环球影城周边商户纷纷改名。“以前这附近有个便宜坊土桥店,现在都改成便宜坊环球影城店了。”

但是,这些商家只能在园区外部徘徊,很难打进园区内部的生意。要“薅”到真正有价格的流量,比如入驻到园区内部,门槛很高。和上海迪士尼一样,北京环球影城的选址也远离市中心,并且在周边形成区域保护,游客放眼望去只能看到尚未开建的空地和高速公路,看不到与环球影城无关的商户。

而园区最外部的城市大道集聚了所有授权商户,除泡泡玛特、施华洛世奇等外部商家,还有环球影城的内部商家或合作商家,如亚洲最大的Peet's Coffee(中文名皮爷咖啡)。喵呜叔透露,Peet's Coffee和环球影城是独家合作的,酒店内部、员工餐厅供应的咖啡也都是一样,没有其他的牌子。

但无论如何,作为国际主题公园的“流量王者”,又坐拥速度与激情、金刚、木乃伊、辛普森等一大批王牌IP,北京环球影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据悉,北京环球影城目前开放的区域仅为一期,后续还有二期和三期的建设,世界上面积最大的环球影城或许还有很多故事可讲。

上海迪士尼开园后一年,迪士尼CFO Christine McCarthy就表示,上海迪士尼于2017年Q2财季“小幅盈利”。重压之下,北京环球影城也许很难复制迪士尼的盛况。

淡季即将到来,也许只能靠节日活动拯救。有游客买了冬天的票,说想凑凑圣诞节和万圣节主题活动的热闹,“书里哈利和罗恩总会收到礼物,霍格沃茨还有圣诞大餐。”

哈利和罗恩在期待圣诞节大餐,游客在期待霍格沃茨的第一场雪,让大众等了又等的北京环球影城,现在也要开始期待自己躺赚的那一天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