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家网约车被约谈,滴滴下架后网约车群雄并起?

非法营运是网约车行业的痼疾。

9月1日,交通运输部等5部门对T3出行、美团出行、曹操出行、高德、滴滴出行、首汽约车、嘀嗒出行、享道出行、如祺出行、阳光出行、万顺叫车共1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进行联合约谈。

约谈指出,近期,部分平台公司通过多种营销手段,恶性竞争,并招募或诱导未取得许可的驾驶员和车辆“带车加盟”,开展非法营运,扰乱公平竞争市场秩序,影响行业安全稳定,损害司乘人员合法权益。

“滴滴出行APP在7月被下架后,其他出行平台希望抢占空出的市场,尤其以T3出行、美团出行动作最大,个别公司推出‘带车加盟’模式大跃进式扩张运力,潜藏着非法营运风险。T3出行位列被约谈名单首位其实不是巧合。”一位网约车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约谈强调,各平台公司要提出到今年年底前,车辆、驾驶员合规化工作的具体目标。这意味着,迟迟难以解决的合规化进程将得到有力推动。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非法营运是网约车行业的痼疾,也是阻碍行业健康发展的根本原因,只有解决非法营运,才能保障乘客安全、司机权益。

约谈强调,各平台公司要提出到今年年底前,车辆、驾驶员合规化工作的具体目标。这意味着,迟迟难以解决的合规化进程将得到有力推动。视觉中国

约谈对象的前三名

约谈要求,各平台公司要立即停止招募不合规车辆和驾驶员,在驾驶员新注册时,对于无法提供许可证件的不予注册。要加快清退平台既有的不合规车辆和驾驶员,要求符合条件的驾驶员和车辆尽快申请办理网约车相应许可。

滴滴出行APP在7月被下架后,其他出行平台看到了扩张机会。几乎在滴滴被下架的同时,T3出行在部分城市推出了司机加盟,意图快速扩张运力。

T3出行成立于2019年3月,股东包括中国一汽、东风汽车、长安汽车、腾讯、阿里巴巴等,总投资近100亿元。T3出行采取B2C模式,由三大汽车厂商提供车辆,招募司机运营。这种模式的优点是服务标准化,但运营过重。

上述业内人士介绍,今年一季度,T3出行在业内的增长速度已经数一数二,滴滴下架后,T3出行召开了全国加盟大会,推出司机加盟模式,更快速扩张。

然而,非法营运问题也随之出现。据报道,8月28日,杭州执法部门查处了一名不具备网约车司机资质的T3出行司机,进而发现还有24名司机不具备资质。执法部门在检查中发现,T3出行平台除了4798辆自营车辆,还有5000余辆多平台网约车及其驾驶员。

同月,T3出行还在合肥、南昌因司机无资质吃到罚单。“对于监管层来说,不愿意看到曾经导致大量不合规司机、车辆涌入的情况再次发生。”上述业内人士说。

美团出行也在进行扩张。王兴近日在财报会上表示,自7月起,已在37个城市推出了自营模式的网约车服务。

“美团出行此前已经在这些城市拿到了平台资质,但没有立即开展运营,现在滴滴被下架让它们看到了机会。我认为美团出行不会采取类似T3出行以前那种B2C模式,在上海、南京这两个美团出行的大本营就没有实行,因为这种模式的成本过高,出行在美团业务体系中的位置没有那么高。”上述人士说。

另据报道,曹操出行已于近期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达数十亿元。曹操出行起初也实行B2C模式,此后放开司机加盟。

约谈强调,各平台公司要强化公平竞争意识,尊重市场规则,进一步规范经营行为,不得利用资本恶性竞争、无序扩张,不得排除和限制竞争,不得扰乱正常市场秩序,特别是不能以虚假宣传诱导驾驶员加入。

难称巧合的是,T3出行、美团出行、曹操出行位列被约谈对象的前三名。

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截至2021年7月31日,在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中,订单合规率(指驾驶员和车辆均获得许可的订单量占比)倒数第一、第二分别是花小猪出行、美团打车,合规率下降最多的分别是享道出行、T3出行、携华出行。

治理非法营运是关键

新经济从业者的权益保障最近成为公共政策热点,此次约谈再次被提及。

约谈强调,各平台公司要在促进科技进步、繁荣市场经济、便利人民生活、增加社会就业中发挥积极作用。要科学制定平台派单规则,保障驾驶员获得合理劳动报酬和休息时间;要规范定价行为,降低抽成比例,主动向社会公布计价规则、抽成比例等,切实保障司乘人员合法权益。

8月1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交通运输部表示将要求网约车平台企业规范自主定价行为,降低过高的抽成比例,加强与驾驶员之间的沟通协商,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并向社会公布。

“一些出行聚合平台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实行了免抽成政策,有的网约车平台每年在固定时间‘免佣’,都说明平台降低抽成比例在商业模式上是可行的。”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网约车分会秘书长殷浩说。

给网约车司机缴纳社保也是热议话题。近日发表的一项对12个城市7850名网约车司机的问卷调查显示,网约车平台为司机缴纳社保的比例只有19.12%,超过八成的网约车司机未能参加城镇职工社会保险。

“让平台为司机缴纳社保并不现实,因为很多城市允许同一名司机跨平台运营,无法确定该由哪个平台掏钱。让租赁公司缴纳社保也有难度,租赁公司的收入来源只有从平台的订单分成,如果由其缴纳社保,超过一半的租赁公司会亏损甚至倒闭。”殷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殷浩认为,可行的做法是,地方政府针对新业态降低社保缴纳标准,然后由平台、租赁公司、司机三方合理分摊。

“全面缴纳社保还需要一个前提,就是挤出不合规运力,增加合规司机和租赁公司的收入。”他说。

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截至2021年7月31日,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351.0万本、车辆运输证135.7万本,环比分别增长0.5%、2.3%。

为什么不合规运力难以得到清理?“据我们了解,绝大多数不合规司机都是个体司机,不在租赁公司的管理范围内。在有的二线城市,个体司机能够占到全部网约车司机的70%。他们要么单独在平台注册,要么以‘带车加盟’形式挂靠租赁公司,要么因为从租赁公司购车从而得到了默许。”殷浩说。

“杜绝非法营运已经成为行业共识,得到了希望健康发展的平台、租赁公司和乘客的认同,毕竟现在摆在网约车市场第一位的已经不是共享经济理念,而是安全、专业的服务。”他说。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