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酒店的生意经:投入成本135万,回本周期一年半

疫情下,传统酒店艰难转型,也给电竞酒店带来了新的商机。

这两年,既能与好友组队“开黑”、又能休息的电竞酒店横空出世,该领域不仅诞生了一批创业者,也吸引来了大公司和资本的目光。

今年年初,京东开始布局电竞酒店;6月,香格里拉集团与腾讯游戏、腾讯电竞联合定制的游戏电竞主题房正式发布;随后,同程艺龙与爱电竞酒店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有数据显示,电竞酒店从2017年开始出现,迅速在全国普及,目前已经在河南、陕西、湖北等地快速发展,全国数量已经超过1万家。

那电竞酒店是一门好生意吗?

「创业最前线」试图从与创业者们的交流中得到答案。他们有传统酒店从业者,在短时间开出3家电竞酒店;也有获得了资本支持,用两年时间签约80余家电竞酒店品牌的创业者;还有一位专门帮助电竞酒店运营服务品牌,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已经服务50余家电竞酒店。

在这些创业故事背后,我们发现如今的电竞酒店行业,资本已然入场,硝烟初现,一场硬战即将打响。

1

创业者扎堆涌入

与人均仅占地一平米、还要和众多陌生人共享同一空间的传统网咖相比,最近,既能与好友组队“开黑”,又能休息睡觉的电竞酒店火了。

电竞酒店最早起源于日本,在国内,它算得上是新事物。

其一般的房型设置有二人间、三人间、四人间、五人间、六人间。房间里配备专业的电竞设备、电竞椅、干净整洁的住宿环境、24小时的速热淋浴等硬件,提供零食、饮料、早中晚餐等其他服务。

为了增加电竞属性,有些电竞酒店还会设置专门的竞技专区和主机游戏专区,为想要进行对战的团队和主机游戏爱好者提供场地,方便玩家们叫上三五好友组队“开黑”。

初听到这种商业模式时,大多数人会感觉这是个伪需求,甚至有人感慨,“放台电脑就给酒店加个电竞的‘帽子’未免有些离谱。”

然而,这种约上三五好友找一家电竞酒店“开黑”的方式,确实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年轻消费者娱乐消遣的新方式。

00后大学生刘亮(化名)告诉「创业最前线」,他平时会叫上同宿舍或者同班同学一起去电竞酒店开黑。因为电竞酒店的房间漂亮,电脑的配置优秀,打游戏不卡,画面感很棒,“疫情期间人也很多,不早点预定都抢不到房间。”

消费者热情买单,从去年开始,电竞酒店似乎也成为一个风口,众多创业者扎堆涌入。

据了解,爱电竞酒店的签约门店数量已有80余家,开业门店35家,已覆盖至郑州、北京、广州、温州、潍坊、太原、乌鲁木齐等全国27个城市,拥有会员数量30万。

爱电竞酒店创始人袁阳透露,截止2021年7月,在其已开业门店中,85%以上出租率的门店占到八成,单间房收益全国平均在280元以上,郑州在380元以上。

兰州的创业者刘欢也是涌入电竞酒店行业中的一员。2018年,刘欢爱人的弟弟在老家河南郑州先发现了电竞酒店模式,“他住过这类电竞酒店后,回来和我讲了这个模式,当时兰州还没有这种类型的酒店。”

刘欢家里就是做酒店生意,加上他自己也有多年经营酒店的经历,他很快认识到这种酒店模式的市场机会。2019年1月,刘欢和朋友一起投资筹建了兰州地区的第一家电竞酒店。

“当时投资了135万元,选址、买设备,找装修公司,前后只花了三个月时间就筹备好了。”刘欢表示,随着他第一家电竞酒店的开业,兰州也陆续开始出现了一批创业者。

刘欢曾在今年年初做过一份调研,当时兰州已经有90多家电竞酒店,“我估计现在会更多。”

而他自己,也在运营过一家电竞酒店不到一年的时间,又马不停蹄地开出了第二家“兰州微笑电竞酒店”。之后,刘欢又与一家酒店合作开出第三家电竞酒店,“如今入住率可以达到110%-120%。”

电竞梦工厂总顾问陈剑映也明显感觉到,电竞酒店目前市场发展不错,行业不断有大批新公司进入。

“每天都有十几个客户咨询。”他告诉「创业最前线」,因为感觉到市场需求,电竞梦工厂的电竞酒店业务于去年正式运营,“到现在已经先后服务50多家电竞酒店。”

电竞梦工厂隶属于网吧在线,成立于2013年,主要专注于电竞场馆商业模式打造,包括设计电竞馆、网咖、电竞娱乐综合体、电竞酒店、手游馆等一系列专业电竞场景,曾累计打造超过千家电竞场馆门店。

市面上可见的电竞酒店也越来越多。同程旅行最新发布的《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显示,2021年全国电竞酒店的存量预计将达到1.5万家。

而行业的热闹程度还不止于此。

陈剑映表示,如今的行业还有很多头部玩家进入。比如连锁网咖品牌网鱼网咖已经开始做电竞酒店模式。还有腾讯与香格里拉集团定制推出电竞主题酒店,同程艺龙与爱电竞酒店合作,京东也开始布局电竞酒店,“以后可能会比较热闹。”

刘欢也透露,虽然他创立的微笑电竞酒店品牌的名气并不大,但已经有投资人找到他,希望通过投资他将品牌往全国铺设。

显然,电竞酒店这个行业,已经被资本盯上。

2

“无心插柳”的电竞酒店

其实,电竞酒店并不算是一个创意性的突破,这种模式因为具有酒店的属性,也面临着“线下重资产”可能存在的通病,比如运营和管理难题。

“建一家电竞酒店平均要120万,有的还要更多。”陈剑映给「创业最前线」提供了一份二线城市某客户的投资预算,里面详细记录了运营一家30间客房的电竞酒店前期投资成本高达210.4万。


 仅IT设备的投入就高达60万

而在上述客户的投资回报测算中,详细记录了酒店的年总收入可以实现325万,但每年的耗材支出和运营支出分别高达57万和147万。

据他们测算,一家酒店的年利润能够达到120万。也就是说,这家酒店的回报周期就长达两年。


投入210.4万的酒店也要两年回本

“这是理想设想。”实际上,刘欢也曾经计算过,他创立的微笑电竞酒店回报周期在1年零3个月,但从成立到现在已经运营了1年半的时间,“公司刚刚要回本。”

他甚至直言,我们预测的是理想状态。因为我们只能根据酒店的场地、投入等已知条件计算一家电竞酒店的回本周期,但实际运营中,每一位运营者的运营情况都可能不同,“就连酒店都有‘3年极佳、5年理想、7年也有可能’的回本周期,有些电竞酒店如果缺乏运营经验,回本周期需要10年都有可能。”

而在刘欢看来,从投入方面来讲,电竞酒店与传统酒店差不多。

虽然对于电竞酒店而言,CPU、显卡、内存、显示器、键盘、鼠标和网络环境起着决定性因素,酒店要额外购买价格并不便宜的外设设备。但电竞酒店和传统酒店的修建面积一样时,电竞酒店的单房面积要求更大,“我投入一家电竞酒店只要投入11个房间,但商务酒店可能要30间,这些物料和电脑设备的价格是差不多的。”

相比来看,电竞酒店的运营成本反而更加高昂。

刘欢透露,电竞酒店的运营成本差不多要占营收的30%,其中主要还是人工的运营成本。

“我的前台要求和传统酒店也不太一样了,不仅需要年龄小、形象更好,对电竞有所了解。还要有人24小时帮客人解决关于游戏外设、系统出现的任何问题。此外,如今人工成本每年都在涨,也是不小的花销。”

他表示,电竞酒店不像传统酒店,只需要在开业或特定的节假日做一些营销,电竞酒店需要在新媒体上不断刺激消费者,“不然你房量有限,很容易陷入到复购率还行,但都是老顾客光顾的‘陷阱’中,过度依赖老顾客并不是特别好的一件事。”

既然电竞酒店与传统酒店模式和收入相似,为什么酒店“搭”上电竞就能成为风口呢?说起来,电竞酒店之所以火爆,更像是疫情下的产物。

“电竞酒店火爆起来并不是十分光彩的事情。”刘欢坦言,因为电竞酒店如今的火爆,并不是市场自由发展的结果。

他解释道,行业之所以发展得好,是因为疫情期间如网吧、网咖、电影院、KTV、酒吧这样的娱乐场所纷纷关闭。而电竞酒店的客群都是熟人,且在封闭的房间里,相对更安全。

与此同时,很多酒店行业转型做电竞酒店,也是因为疫情对酒店行业的影响。实际上,过去一年半时间以来,疫情对商务出差、旅游市场造成了毁灭式打击。“酒店想活下去不如去做一些疫情影响小的行业,比如电竞酒店。”

刘欢进一步解释道,比如商务人士这类需要住酒店的人,往往会选择去住电竞酒店。因为选择住电竞酒店不仅可以不背办公电脑轻松出行,还能解决消费者的一些娱乐需求。而本地客户和年轻人也是电竞酒店的主要人群,可以聚集一大部分周边消费者。

他举例称,他的一位朋友在去年11月开始创业做创意型民宿,一共设置12间房,并将其中两间打造成了电竞房,其余10间则装修成高端民宿。但因为疫情,民宿行业艰难,他只坚持了不到两个月,就将剩下10间房的8间都改造成了电竞房。

“更重要的是,现在网吧的管理越来越严,网吧不让吸烟,而电竞酒店一般没有这类影响。”刘欢无奈道,在疫情之前,如果有人说是游戏市场在推动电竞酒店的发展他还相信。但在他经营过3家电竞酒店之后,反而觉得以上这些因素才是支持电竞酒店火爆的根本原因。

疫情下,传统酒店艰难转型,也给电竞酒店带来了新的商机。

3

硝烟弥漫的电竞场

事实上,随着创业者们一窝蜂涌入,市场硝烟也逐渐弥漫开来。

“据我了解,兰州市安宁区大小高校比较集中的地方,已经有好多电竞酒店在关门转让。”刘欢坦言,这些地方因为电竞酒店扎堆,已经出现价格战,这样一来,没有经验的创业者很容易亏本。

他透露称,这个行业的从业者鱼龙混杂。这部分关门的经营者,往往是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因为喜欢电竞,就跟家里要了点钱,或者几个朋友凑了些钱就开一家店。还有一些觉得只要在店里放两台电脑,放几张上下铺就能赚钱、而草率进入行业的人。

实际上,仓促开业没有科学计算回本周期,或者没有做酒店的经验,很多人往往开店一年就无法维系酒店的正常运营。

就连他自己,也在今年上半年关闭了他的第一家电竞酒店。

“说实话,我2019年和朋友开业的第一家电竞酒店一直没有回本。”刘欢无奈道,一方面,他当时没有做电竞酒店的经验。另一方面,当时为了分摊风险,他选择和人合伙创业,但是在运营过程中却存在一些矛盾,加上后来设备需要维护置换,于是就将公司做了关闭处理。

陈剑映也明显感觉到,由于行业准入门槛较低、没有技术壁垒、可复制性强,国内电竞酒店的经营模式存在趋同的现象。且行业内部分地区的竞争已经很激烈。

“比如郑州,一个城市已经有400多家电竞酒店,行业同质化严重,局部地区已经出现运营亏损情况。”他认为,目前已经营业的电竞酒店绝大多数都是初级的1.0模式形态,即在经济廉价商务酒店基础上进行简单改造,添加电脑和上下铺床位,部分区域市场已经出现价格竞争,市场已经处于饱和状态。

“其实郑州有一两百家电竞酒店就比较合理了。”在陈剑映看来,参考网吧的运营模式,一家网吧的周边有1万个潜在消费者就能够养活一家酒店。按照人口计算,郑州的常住人口有1260万人,如果按照10%的年轻人口比例算,就只有126万人,而这些人里是电竞酒店的用户人群其实也有限。

刘欢更担心的是,现在端游的市场正在逐年萎缩。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客户端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559.2 亿元,同比下降9.1%。2021年上半年,客户端游戏在国内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298.89亿元,虽然同比增长6.2%,但相比中国移动游戏在国内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47.72亿元,颓势已经十分明显。

刘欢拿他身边的00后们举例,他在电竞酒店的招聘过程中发现,现在的00后们好多都是玩手游游戏,他们对于英雄联盟、魔兽争霸等端游的了解程度十分有限,“他们甚至连正常办公软件的使用有时都不熟练。”

这就导致行业很可能会进入“狼多肉少”的局面,而资本的入局,势必会让小的电竞酒店被头部品牌“围杀”。

刘欢表示,电竞酒店中出现腾讯、京东和同程艺龙等大资本参与后,行业肯定会繁荣一段时间。但他同样认为,资本入场后行业就将面临新一轮的竞争。

刘欢告诉「创业最前线」,他没有同意之前投资人向他抛来的橄榄枝,“我没有那么乐观,行业已经有诸如腾讯、京东、同程艺龙等大公司的资本进来,大资本会蚕食一大部分市场。”

事实的确如此,比如袁阳也向「创业最前线」透露,其与同程合作后,同程将为爱电竞酒店的技术研发、产品运营和消费体验注入资源,爱电竞也将在部分城市逐步布局爱电竞直营店,带动城市电竞酒店的整体发展。

当然,行业的发展离不开竞争,有部分从业者“熄火”,也不能否认电竞酒店是一个好生意。

“我觉得电竞酒店算是一个比较好的生意,至少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来看,是一个还可以的行业。”刘欢认为,电竞酒店不仅收入方面过得去,也具有一定的门槛,“如果不是经营过酒店或者网吧模式的经验,回本周期可能会无限延长。”

而且其衍生方向也很多。比如前台和水吧提供的餐饮服务、休闲区提供的其他娱乐休闲项目以及展销区提供的电竞设备折扣购买等,甚至还可以延伸出直播房、竞技房,陪玩等丰富多彩的内容模式。

正如刘欢所说,任何一个赛道的走红,都能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他认为,电竞酒店也能给产业链上下游带来新的机遇,“上游可以做硬件设施设备,帮别人搞加盟、做培训。下游可以做一些售卖设备的异业合作等。”

袁阳也表示,电竞酒店不单单是一个酒店和电子竞技的融合,更多的是满足Z时代消费者的需求,例如社交化、沉浸式体验以及成就感。

归根究底,电竞酒店并不是一个创新事物,而是“电竞+酒店”的结合。

正如袁阳所言,电竞酒店首先是个酒店,酒店基础的还是服务、品质以及卫生。其需要有电竞的独特基因以及元素,在保持基础服务的情况下,能够给客户提供更多的差异化,让每一个来到电竞酒店的人都能感受到电子竞技的乐趣。这才是电竞酒店的发展之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