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鼻祖”复活:烂账14亿,能否重回“牌桌”?

铅笔道 张旋 2021-09-01 11:57

在沉寂多年之后,易道终于迎来一个重回市场的机会。

消失已久的“网约车鼻祖”易到用车,最近又开始活跃了。

8月18日,交通运输部曾表态,要求网约车平台公布抽成比例以及合理确定驾驶员的报酬标准。第二天,易到用车发布公告表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率先将传统的佣金收费模式(针对司机端),变更为阶梯信息服务费模式。同时,易到还表明了接下来的转型方向以及重回资本市场的打算。

消息一出,评价不一。其中在社交平台上,一批老用户和司机同样开始活跃:纷纷要求易到退还“血汗钱”。

从明星创业公司,到四度易主,再到如今的销声匿迹,易到是近些年创业公司沦为资本玩物的经典注脚。如今的易到有一堆“烂账”要解决。截至目前,易到用车累计有被执行人记录38条,被执行总金额14.1亿元,涉诉案件达1300多起。

眼下,国内整个共享出行市场也已经变天,滴滴被下架之后,网约车市场份额争夺战又再次打响。

因此,在沉寂多年之后,易道终于迎来一个重回市场的机会。补贴大战终有一天会归于沉寂,让利换回的市场只是短期市场,长期的机会永远属于长期价值创造者。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网约车鼻祖”重现

“我以为这家公司已经死了,至今还有好几百块钱在账户里面躺着。”看到最近易到的新闻后,资深用户静雯(化名)才想起自己的账户里还躺着500多块的余额没机会用完。

8月19日,易到用车在其官微发布了一份《特别公告》,让很多人想起这家好像已经似乎消失了的明星公司。

在公告中,易到用车表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率先将行业传统的佣金收费模式(针对司机端),变更为阶梯信息服务费模式。新的收费模式为按照消费者的打车费用的多少最低收取1元,最高5元。新调整的服务费政策将于2021年9月6日起开始实施。

在此前一天,交通运输部曾表态,个别网约车平台在获得市场优势地位后,随意调整计价规则等经营策略,设置过高抽成比例,诱使驾驶员超时劳动、疲劳驾驶,侵害了驾驶员的劳动报酬、休息等劳动权益。要求网约车平台向社会公布抽成比例以及合理地确定驾驶员的劳动报酬标准。

尽管是第一个响应号召的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这波热度引来的却是一片质疑之声。长期以来,司机提不了现,乘客退不到钱,易到的信用早已被透支,曾经的“网约车鼻祖”如今沦落为司机和用户口中的“骗子公司”。

出于好奇,静雯打开手机的应用商城,发现已经搜不到易到用车的App。最后她虽然通过手机浏览器下载成功了,但App却始终打不开。

作为国内的“网约车鼻祖”,易到创立于2010年5月。3个月后,卡兰尼克才在美国成立Uber,至于滴滴、快的更是在两年后才上线。

创始人周航曾表示,自己是因为忍受不了在虹桥机场打车排队的痛苦,才想到提供一种面对商务人士的专乘约租车服务。易到最大的优势是乘客和司机可以相互选择,虽然客户量级小,但却都是优质客户。

2012-2013年是易到的巅峰岁月。彼时的滴滴、快的等在出租车市场上杀得你死我活,而易到则坚持在专车市场,并一直保持着80%的市场份额。

静雯也是这个时期开始成为易到的用户。“服务好”是她选择易到的主要原因之一。“当时如果去机场、车站接长辈时,我都会先在易到上订个车。虽然比出租车贵不少,但是胜在服务好。”

易到的专车服务也得到过某O2O平台创始人的认可。他刚好同时是滴滴和易到的用户,所以非常有发言权。“当我临时随机用车的时候,肯定滴滴更好使,他们总能最快时间派来出租车或专车。可问题是,有时候我出差外埠城市,商务用车时,还是要顾及面子。这时,车型好坏、车况如何、司机服务品质,就都是我在乎的细节——价格这时倒不太敏感,我数次体验的结果是,易到在商务人士用车层面遥遥领先。”

在资本市场上,易到作为先行者也曾受到很多投资机构的青睐。2013年底,易到启动C轮融资,那段时间团队约见了中国60%到70%的投资人,红杉、弘毅、GIC、DCM、厚朴、百度等纷纷向周航抛出橄榄枝。

当时的易到本有机会拿到3亿美元,但周航考虑到过多融资会稀释股权,从而对竞争形势产生误判,并未接受这些机构的资金。最终,那些没投成易到的资金多数涌向了滴滴。这也直接导致易到在之后的网约车烧钱大战中“弹药不足”。

团队四度“大换血”

果然,易到的风光只持续到了2014年。用周航的话来说:“年初行业报告,易到还是第一,后面情况就变了。”

2014年下半年,Uber进入中国,滴滴、快的先后推出专车服务,并将在出租车领域的烧钱补贴模式复制到了专车领域。根据2015年CNNIC《专车市场发展研究专题报告》,彼时滴滴专车使用率高达87.2%,稳居行业第一。没有子弹的易到成了旁观者,眼睁睁看着自己落成第二,落成第三,落成第四。

2015年,易到第二次裁员,由原来的将近800人直接砍一半,仅剩400人。周航每次进到公司都能感觉阴沉的气氛潜伏在每一个角落。

此时,乐视向即将关门的易到抛出了橄榄枝。对方出资7亿,但条件是要占易到70%的股份。周航没有拒绝,也没有犹豫,乐视的投资对他来说如同救命稻草一般。

这笔投资也为易到的倒下埋下伏笔。当时,为了应对滴滴专车的迅速扩张,易到开启了长达9个月的充100返100补贴。在打了鸡血的补贴下,易到的确有过一段大狂飙的发展,2016年最鼎盛时,易到宣布日订单量突破百万,活动累计总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当时这看上去是绝对的利好消息。

但补贴一停,易到日订单数逐渐回落到50万以下。新用户增长也开始乏力,既有用户手中的双倍额度使易到难以从他们中获得足够的现金流。此刻,60亿不再是成绩,而是一笔重债。

尽管如此疯狂补贴,易到与其竞争对手滴滴专车的差距已十分明显。根据中国IT研究中心(CNIT-Research)发布的《2016年中国专车市场研究报告》,滴滴出行专车活跃用户覆盖率占比达96.7%,订单量市场份额报94.6%,易到用车Q3活跃用户覆盖率达14.3%,市场份额报3.6%。两者的市场份额相差了26倍。

与此同时,乐视方面强势派驻了以彭钢为首的管理团队,2016年6月,易到创始团队三人陆续淡出管理层。

随后,乐视2016年爆发财务危机,易到也出现资金链断裂,从这时起,易到便不断传出司机无法提现的丑闻,乘客端也越来越难打到车。

 “当时充一百送一百的活动我也参加了,但充了钱之后反而越来越难打到车,感觉像是最后被割了把韭菜,后来就逐渐放弃了这个软件。”静雯对铅笔道回忆,她当时问过一些易到的司机,司机表示,“乘客打不到车是因为司机不敢接单,司机担心赚了钱也无法提现。”

由于乐视自身难保,易到被二度卖身。2017年7月,韬蕴资本以抵债的方式收购乐视所持有的易到70%股权,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曾在2018年初定下小目标,“让易到回到自己应该的市场地位”。不仅如此,接手易到之后,韬蕴资本还立即向易到提供6.3亿元款项用于解决司机提现问题。

同时,易到团队再次大换血。2018年5月,百度外卖原CEO巩振兵入主易到。但巩振兵的加入并未使易到迎来预期中的改变。当年11月16日,在易到内部员工的饭局上更是出现了“易到高管被CEO逼迫下跪磕头”风波,让易到再次以负面新闻的形象成为公众议论的焦点。

在接手易到一年多的时间,韬蕴资本向易到的34亿负债中垫款28亿元,并且解决了接近60亿元债务的问题。受累于易到的债务问题,在产业投资领域纵横四年有余的韬蕴资本及温晓东被划入“老赖”名单。

此后,韬蕴资本又想把易到甩卖给赫美集团,最后双方并未达成合作。2019年初,温晓东还曾坚称易到的网约车平台价值150亿元,并愿意以50亿的价格出让易到股权。但用户、司机加速流失,债务窟窿越来越大的易到正加速贬值,至今无人接盘。

烂账一堆,能否重回“牌桌”?

针对目前司机及用户的余额问题,易到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待偿账户可在易到及所合作的商城进行消费,或在易到其他业务或合作商平台等用于消费抵扣,亦可在易到资本化时进行转股。针对希望提现的用户,易到亦会每年将50%的利润用于司机提现或用户退款。

但易到目前并没有任何“重新开张”的迹象。铅笔道尝试以客服电话、邮箱、负责人电话等方式联系,均未得到回复。

“它这个纯粹是出来博眼球,自己死了心不甘,正好利用这次机会想把其他平台拖下水,反正易到自己没有成交,一屁股烂账还没还清呢。”关于易到这波刷存在感的新闻,一位网友评论道。

如今的易到,可谓是烂账一堆,官司缠身。

据企查查显示,截至目前,易到用车累计有被执行人记录38条,被执行总金额14.1亿元。此外,易到还有限制高消费记录581条。另外,易到目前涉及法律诉讼1355起。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以及易到的贴吧中,还有很多司机在讲述着自己无法提现,联系不到公司的窘境。

在这次发布的公告中,易到表示公司正在进行战略转型,后续汽车租赁将成为公司业务的重要一环,可见易到几乎是放弃了网约车市场。

而如今,整个共享出行市场也已经变天。根据国家信息中心、智研咨询数据,尽管疫情影响导致共享出行市场规模首次出现下降,但2020年中国共享出行市场规模仍有2276亿元。

随着7月初滴滴旗下多款App下架,面对出行市场巨大的蛋糕诱惑,网约车市场份额争夺战又再次打响,各大平台正在争分夺秒加大宣传、补贴力度跑马圈地。

曹操出行推出签到领打车券;久未现身的美团打车重新上线,并推出优惠套餐;高德打车免佣联盟创新推出“新司机100单免佣卡”;T3出行推出新一轮100元礼包,优惠券数量从7张增加至10张,折扣类型也更多了……

有用户称,在各种抵扣券的加持下,同样路程打车花费还不到过去的一半。

打仗需要弹药。就在8月30日,曹操出行被曝已于近期完成新一轮融资,总融资额达数十亿元人民币。如此消息属实,该笔融资将成为2021年网约车行业首笔国内股权融资。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网约车市场的发展仍存在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一方面,伴随着监管制度的进一步完善,C端网约车市场正在面临各种风险;另一方面,布局B端出行市场前期开发成本更高,服务难度更大。

补贴大战终有一天会归于沉寂。无论哪个平台都要清晰地认识到,补贴让利换回的市场只是一时的。只有在严格守住数据安全底线及合规经营的基础上,合理定价和抽成,着力提高服务品质,才能在市场良性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