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太空旅行热潮未来可期?

随着太空旅行商业争霸赛在这个夏天拉开帷幕,民间太空旅行的时代或许已经开启。

英国“维珍银河”老板布兰森和美国亚马逊公司创始人贝佐斯今年7月先后飞向太空,掀起了民间太空旅行的热潮。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几名太空“发烧友”:82岁高龄的女飞行员冯克,通过太空旅行实现了多年的航天夙愿;18岁的高中毕业生戴曼,靠老爸出巨资买下了太空入场券;日本富商前泽友作则一口气包下九个席位,组织豪华太空社交团,甚至利用这样的机会征选女友。

虽然早在2001年,美国人蒂托就成为第一位实现“飞天梦”的民间人士,但组团上太空却刚刚兴起,蓝色起源、维珍银河和Space X三家公司的太空旅行商业争霸赛,正在这个夏天悄然打响。这些公司的商业探索降低了太空发烧友探索宇宙的门槛,推动了太空旅行的普及,也吸引了不少明星赶潮流。但人均25万美元的太空门票却“劝退”了无数怀揣遨游太空梦想的普通老百姓,富豪们为太空旅行豪掷万金的做法也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不少批评。有人认为,富豪们用于太空探索的巨额经费本可以用于抗击气候变化或帮助世界从新冠疫情中复苏。

民间太空旅行究竟是富豪们为了满足好奇心的炫富行为和冒险比拼,还是人类文明向太空的探寻与叩问?各方争议不断,最终只能留待时间去给出答案。

富豪扎堆上太空,民间太空旅行时代来临

7月20日,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搭乘自家太空探索公司“蓝色起源”的航天器进入太空,在开展了一段历时11分钟的旅行后,成功返回地球。

BBC的报道认为,贝佐斯团队的旅行是人类探索太空的又一里程碑。四位游客在全程没有航天员陪伴的情况下,持续体验4分钟的失重状态,一度抵达距离地球表面106公里的高空,他们也因此成为了太空上首批来自民间的团体。与杰夫·贝佐斯一起旅行的,还有他的弟弟马克·贝佐斯、82岁高龄的女飞行员沃利·冯克和年仅18岁的高中毕业生奥利弗·戴曼——今年9月开学时,他将前往荷兰乌特勒支大学学习物理与创新管理。

在太空旅行团的游客照中,四名成员身着蓝色连体衣,扎黑色腰带,甚至在右臂上方还缝制了美国国旗,看起来和专业的航天员非常相似。他们当日搭乘“新谢泼德号”火箭从美国得州升空,太空舱越过被认为是太空边缘高度的100公里卡门线后,张开降落伞返回,最终在沙漠中安全着陆。

游客们搭乘的火箭完全自动化,起初太空舱与推进器相连,垂直起飞,在距离地表76公里处,太空舱与推进器分离。之后,推进器在距离发射台两英里处率先着陆,团员乘坐的太空舱则一度抵达距离地球表面106公里的高空才返回地球。

这是贝佐斯创立的“蓝色起源”公司首次执行载人飞行任务——自2000年开始,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贝佐斯等待了21年。他曾表示,太空飞行是他毕生的梦想。

比贝佐斯抢先九天登上太空的,是英国“维珍银河”的创始人布兰森,飞向太空也是这名成功人士的儿时梦想。他搭乘的“团结号”在2016年2月诞生,是“维珍银河”公司的第二架飞船,由英国物理学家霍金亲自命名。布兰森坐在团结号中,一度抵达海拔85公里的高空,整个游程历时40分钟,最终飞船成功返回地球表面。过去15年里,“维珍银河”一直致力于筹备往返太空边缘的收费载客旅行服务,著名航天工程师伯特·鲁坦在此项目的研发上深耕多年。

布兰森和鲁坦在太空旅行行业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就是杰夫·贝佐斯。在布兰森重返地球仅仅九天之后,贝佐斯就冲向了更高的天空,他的飞船最终成功完成冲破太空边缘卡门线的挑战。不过,BBC指出,从顾客体验来讲,飞船是否通过卡门线意义不大,游人都能在感受壮丽的太空景色的同时,持续体验失重的感觉。

职业女飞行员冯克82岁圆梦太空

在贝佐斯组织的太空旅行团中,沃利·冯克白发苍苍,今年已经82岁的她是团队中最年长的成员。她被贝佐斯称为“荣誉贵宾”,也被BBC称为“一辈子都在努力成为宇航员”的飞行迷。

冯克和飞行结缘已久,9岁时,她就开始了第一堂飞行课,并在20岁时成为一名职业飞行员。她在职业生涯中累积了19600小时的飞行时数,并且曾担任飞行教练,指导过大约3000名学员进行飞行训练。这位1939年出生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女性,在行业内成就杰出,曾是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第一位女性飞行安全调查员,也是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第一位女性检查员。

1961年,凭借着对太空的向往,22岁的冯克自愿加入名为“水星13”的女航天员培训计划,接受严格的体能训练、心智培训和检测。然而,当时的美国政府、军方和太空总署,对女性上太空一事持保留态度,后来项目被取消。

然而,对冯克来说,从天空到太空是她毕生的愿望。2019年,冯克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她从小就对飞行着迷,飞行已经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上太空更是她一辈子的心愿。到今天,曾经接受“水星13”培训计划的女性,都已步入耄耋之年,只有冯克仍然抱持着当年的“飞天”梦想,并坚信自己会在有生之年实现它。

2010年时,冯克曾花费20万美元购买“维珍银河”公司出售的太空旅行机票,但十年间,“维珍银河”的太空之旅并未成功开团。直到2021年,冯克终于等来了贝佐斯的邀请信,帮助执着的她距离太空更进一步。

贝佐斯通过社交媒体Instagram公开了对冯克的邀请,并在帖文中向冯克的太空梦致意。他说,“没有人比你等得更久了,欢迎入队!我们很高兴你将作为荣誉嘉宾在7月20日和我们一起飞上太空。”

“我简直没办法告诉你们,被蓝色起源选中,飞向太空,让我觉得多么难以置信!”冯克如此表达她的心情。

第一位太空游客蒂托——“那八天是我一生中最好的经历”

虽然贝佐斯和布兰森比赛上太空的新闻铺天盖地,但事实上,他们并不是最早登上太空的游客。早在2001年,美国富豪丹尼斯·蒂托就通过赞助俄罗斯空间站的方式成为首名太空游客——相较于贝佐斯11分钟的短途旅行,蒂托的“深度游”行程持续了八天之久,在空间站中绕行地球128次。

蒂托早年从纽约大学的航空太空系毕业,之后又接连取得工程科学专业的硕士和荣誉博士学位,并从事无人航天飞行和航天商业应用的相关工作。由于这样的学习和工作背景,在太空旅行中,他自称独立研究人员,不过这个“独立”却需要雄厚的资本支持——这趟前无古人的八日游,蒂托自掏腰包,出资将近2000万美元。

今年7月,太空旅行成为网红爆款之时,CNN旅行版采访蒂托,撰文回顾了这位民间太空旅行第一人的传奇经历。2001年4月30日,蒂托乘坐俄罗斯“联盟号”火箭抵达国际空间站,蒂托在描述火箭首次进入轨道的那一刻时兴高采烈,“铅笔开始飘浮在空中,我可以看到太空的黑暗和地球的曲率”。

似乎每一位飞向太空的富豪,都是为了满足早年的好奇与梦想。“那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喔!我要出名,我要飞上太空’,那可是我在1961年就确立的目标。”蒂托说。那一年,前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成为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蒂托告诉记者,自己年轻时就被太空迷住了。

美国宇航局一直反对将平民送入太空的想法,蒂托苦于找不到合作机构来实现梦想,终于,他在1991年前苏联解体时迎来了转机。“20世纪90年代后期,俄罗斯人为筹集太空计划的资金而苦恼,我想,或许可以去和俄罗斯人打打交道。”蒂托开始与俄罗斯讨论付费参与太空飞行任务。

这一打交道,就花了好几年。2001年4月28日,蒂托终于和两名俄罗斯宇航员一起,搭乘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从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升空。接下来的一周,他都在国际空间站上度过。

“那是八天的欣喜若狂。”

“我只是喜欢看着窗户,拍摄地球、舷窗。真是太棒了!”

“无论我所期望的是什么,都比我期望的好上10倍。那八天是我一生中最好的经历。”蒂托回忆道。

不过太空旅行之间也存在差异,蒂托参加的八日游属于轨道空间之旅,而朝着穿越卡门线而努力的贝佐斯与布兰森,参加的都是亚轨道太空飞行,他们两人并未沿轨道绕行。

蒂托的太空之梦没有到此为止,他仍时刻关注着太空旅行圈的新进展,迫不及待想再一次去太空兜风。目前他寄希望于马斯克的Space X公司,期待自己能搭乘该公司的飞船,成为第一批登陆火星的人。

民间太空旅行商业争霸赛吸粉无数

目前,全世界民间太空旅行的版图处于天下三分之态,美国企业家埃隆·马斯克名下的Space X公司、杰夫·贝佐斯创立的“蓝色起源”公司,以及英国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创立的“维珍银河”公司,正在开展抢占市场的商业角逐。

比如,任何一位民众都可以快速通过搜索引擎,进入“维珍银河”的官网,并且在页面最上方的中心位置,找到“成为宇航员”的报名按钮。“今年,我们将为未来的太空飞行提供数量有限的机票。与我们一起迈出一大步,让世界距离遍布宇航员更进一步。”在填写注册信息之前,“维珍银河”直截了当地宣传着公司目标。

根据Insider在今年7月的报道,已经有600多人通过“维珍银河”预定了未来的太空航班,每张票的面额价值25万美元,其中就包括了著名影星汤姆·汉克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以及歌手贾斯汀·比伯和Lady Gaga等人。

这一系列靠太空旅行吸粉的行动,让“维珍银河”目前靠太空旅行项目的销售收入达到了约8000万美元,前首席执行官乔治·怀特塞德斯告诉Insider,他估计太空旅行最终将创造每年10亿至150亿美元的营收。

“维珍银河”也在采访中透露了拓展商业版图的勃勃雄心——他们的目标是每年发射多达400次航班,每次最多可搭载六名乘客和两名飞行员,从位于新墨西哥州的美国太空港基地起飞和降落。当然,为了避免25万美元一张的昂贵机票受诟病,太空港内提供了比正常候机室更丰富的设施。此外,机票价格中还包括了专业的定制飞行服、带有姓名的徽章和国旗,以及为期两天的飞行培训计划,其中包括课堂教学和离心机模拟。

人均25万美元的机票,让老百姓望尘莫及,但对于富豪来说,太空舱包场也是小事一桩。今年44岁的前泽友作是日本的时装企业家和艺术品收藏家,早在1998年时他就凭借线上销售时装,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2020年的福布斯排行榜上,他的身价净估值达到20亿美元。

前泽友作给自己的太空探索计划命名为“亲爱的月球”,他预定了马斯克的Space X公司太空舱中的九个位子,计划在2023年开启一场团队绕月旅行。他在推特上公开招募八名旅伴,表示“欢迎各种背景的人加入”,并且他已经付清旅行全款,团队成员无需再额外负担任何费用。不过这一太空组团游的选拔条件却简单而模糊,要求旅伴“从事能够帮助他人和整个社会的某项活动”,并且“愿意支持其他抱有相同志向的团队成员”。

这样的选拔条件更像是寻觅太空高端私人俱乐部的会员,虽然目前并没有资料公布应征者人数,但想加入这场豪华的太空社交盛宴,想必十分艰难。

前泽友作甚至还想通过这场绕月之旅,征召到一位佳人伴侣。“我想找到一位人生伴侣,我要与我未来的伴侣一起,在外层空间呼唤我们的爱与世界和平。”前泽说。BBC的报道披露了前泽寻觅太空伴侣的条件,包括申请时间为期三个月,必须是对太空有兴趣的20岁以上单身女性等等。

炫富冒险or探秘太空?

贝佐斯和布兰森都以完成童年梦想为名进入太空,他们降低了进入太空的门槛,有助于推广民间太空旅行,但这样豪掷万金的做法也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批评。

BBC对网友的批评声浪进行了总结:人们认为,富豪们用于太空探索的经费本可以在更有价值的领域发挥作用,例如抗击气候变化、帮助世界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等。

针对这样的指责,布兰森率先做出了回应:“我可以理解,但我认为他们可能还没完全了解太空旅行对地球的意义。”他解释到,卫星可监控气候变化引起的各类现象。“我们需要更多的宇宙飞船前往太空,而不是更少。”

尽管商业公司的创始者们赋予民间太空旅行和探索诸多积极意义,但关于太空旅行只是富人特权、将会进一步扩大社会不平等的争议依然存在。以贝佐斯太空旅行团队中最年轻的荷兰学生奥利弗·戴曼为例,他最终实现“飞天梦”的机会可谓得来不易——戴曼顶替了一位因为行程冲突而临时取消计划的神秘客人,在最后关头才确认拿到机票。不过,戴曼所支付的机票价格并未公开,神秘客人最初是以2800万美元的高价通过竞拍而获得席位的,由此推测戴曼的机票价格应该同样不菲。但一名刚满18岁的高中生怎么能筹集到巨款呢?原来国外的娃也“拼爹”:戴曼的父亲是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的创始人与CEO,他出资为儿子买下了“蓝色起源”的太空旅行机票。可见,并非每个对太空有兴趣的高中生都能拿到实现梦想的入场券,选择的权利目前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卫报》在今年7月对贝佐斯等人上太空“炫富”的行为,进行了极度露骨的讽刺与批评。来自纽约的评论员汉密尔顿·诺兰写道,“历史上很少有人能与贝佐斯的‘冰冷’相媲美,他一边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另一边却完全没有表现出,甚至假装表现出对于更大的社会福祉负有义务。贝佐斯的行事历中没有任何有关人道主义的内容,这是自私概念最纯粹而精炼的体现。然而,地球上的很多问题,正是像他这样的有钱人制造出来的。”

不过贝佐斯却认为,火箭公司就是他正在做的最重要的工作。而CNBC也指出,马斯克在更早就颇具雄心地提出,人类需要通过航天文明将生命延续到其他星球,来保护人类意识之光。他认为保护人类的生命与文明,需要超越现在我们居住的蓝色星球,因为地球很可能在以后变得无法居住。

民间太空旅行究竟是富豪为了满足好奇心的炫富行为,还是人类文明向太空的探寻与叩问,各方的观点不一,只能留待时间去给出答案。但毫无疑问的是,随着太空旅行商业争霸赛在这个夏天拉开帷幕,民间太空旅行的时代或许已经开启。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