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个月“零感染”的民航防线何以被破?

民航如何应对最新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再次成为国内疫情防控的焦点。

落地广州的第三天,王洁得知,她乘坐的CZ348次航班中有4名乘客被检测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广州卫健委8月2日的通报显示,这趟7月29日从巴黎飞往广州的航班出现了1个确诊病例和3个无症状感染者,他们在隔离期间被检测出阳性,随即转往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王洁在同行旅客的微信群看到,有人接到通知,得知自己是密切接触者,要被接走。根据中国疾控中心规定,飞机上同排和前后三排座位的全部旅客,以及为上述区域服务的乘务人员都算密切接触者。

她没有收到通知,于是落地后在隔离酒店度过了十几天,跟同行回国的几位朋友一样,“非常恐慌”。

据出行一客不完全统计,这趟航班在今年4月16日、6月11日和7月16日分别被发现5例、6例、5例核酸检测阳性旅客,每次发现后均熔断两周。由于7月16日出现阳性旅客,民航局原本在7月29日已经决定从8月2日开始暂停这趟航班,但恰在熔断之前又出现了4例阳性。

这也是近来病毒从境外进入中国的缩影,国际航班在“确诊-熔断-恢复-确诊”的过程不断循环,境外输入的风险从未远离中国,而在某些防疫不力的机场,境外风险通过国内航班散播至全国。

7月20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成为中国本轮疫情的始发地,不久后厦门也出现机组人员确诊导致的本土暴发。

民航如何应对最新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再次成为国内疫情防控的焦点。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8月4日表示,要确保空中防控力度不减、地面防控措施更严,切实守好空中疫情防控线。

机场是主要突破口

从流程上看,民航的防疫措施不可谓不完备。

王洁从巴黎戴高乐机场,到广州附近的隔离酒店,全程所见到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穿着全副防护装备。无论是乘务员、海关人员、核酸检测的医务人员,还是转运车、酒店的工作人员,都统一穿戴全套防护服、口罩和护目镜。在飞机上的10个小时里,乘客甚至会自觉错开就餐时间,避免同时脱口罩。

核酸检测前后共有五次。王洁出发前48小时内就在巴黎做了核酸和血清抗体双检测,取得阴性结果后才允许登机,抵达中国的第1、4、7、13天又各做一次。“感觉已经很安心了。”王洁说。

但在许多“看不见”的角落,病毒还是一再突破了民航的防线。

境外输入病例最先引起本地疫情暴发的是南京。南京市疾控中心此前的调查报告显示,禄口国际机场相关病例的病毒均为德尔塔毒株,病毒的基因序列高度同源,提示是同一个传播链。7月10日从俄罗斯入境的CA910航班,被判断为南京疫情的导火线。

而病毒得以从飞机上“落地”,继而扩散到周边区域,是由于保洁员工工作时防护、洗脱不规范。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指出,保洁员工同时承担国际和国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其他工作人员由于接触保洁员或被污染的环境而感染。

禄口机场很快暂停了国内和国际航班运营并全面消杀,截至发稿仍未恢复。韩亚航空透露的消息称,“应疫情防控要求,南京机场拟大规模设施重建、改造,短期国际客货运航班暂停运营。”

在CA910航班抵达南京至发现病例之间,7月17日有3名游客曾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短暂停留。当晚,这三名乘客进入湖南省张家界市,在酒店和旅途中传染了其他游客。于是,张家界成为了南京之后的第二个传播中心。

按照民航局规定,民航一线工作人员每七天进行一次核酸检测,而南京和张家界的疫情都发生在南京禄口机场的两次核酸检测之间。为此,7月22日,民航局紧急通知全国民航一线工作人员进行核酸检测。后来民航局还专门提出,要扩大核酸检测范围、增加检测频次,根据变异株特点和疫情变化增加一线工作人员检测频次。

然而,7月29日厦门航空又有一名国际货运飞行员确诊。该飞行员7月9日驾驶一趟货运航班前往荷兰,并在阿姆斯特丹离开机场10小时。

7月23日再执飞货运航班到洛杉矶时,该飞行员并未走出机场,于是7月25日返回厦门后,核酸检测阴性的他解除了隔离回家。直到29日发现核酸阳性,他的3名家庭成员也遭感染。

第七版指南明确规定,对于国际/地区客运航班,除机场、酒店往返路程之外,机组在酒店居住期间须执行封闭管理,不得外出活动。如果驻外酒店有非本公司人员居住时,入住后不得离开各自房间,直至执行返程航班时离开酒店。

对于未过夜但因需要入关在境外短暂停留的飞行人员,“入境首次核酸检测阴性后,可免于集中或居家隔离”。所以该飞行员执飞回国后回家并未违反规定,确诊极有可能是此前在阿姆斯特丹逗留期间,未按规定活动惹的祸。

熔断还会趋严

民航在2020年防疫中的成绩有目共睹。

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副司长韩光祖在8月3日说,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到今年6月底,民航共执行1.4万个国际客运航班和25万个国际货运航班,532万个国内航班,没有出现一名机组人员在机上感染的情况,服务国际客运航班的高风险一线人员也实现了“零感染”。

但2021年年中这一波疫情中着实存在执行不力,南京机场方面相关负责人已被停职调查。

8月10日,江苏省纪委监委通报,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徐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江苏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时,东部机场集团副总经理汪超、应急救援部主任尹运文、地面服务部主任许永杰也因防疫不力被立案调查。

针对机场防疫的疏漏,民航局也在不断升级防控措施。

7月20日后,民航局下发4份紧急通知和1份指导意见,强调航班和机场的防疫要求。个中关键在于对国际和国内航班服务人员的区隔,包括要求国际国内航班服务保障人员不得交叉作业,固定国际客运、货运保障人员的工作场地、设备、休息区域等。

在厦门暴发疫情之后,8月2日民航局又针对德尔塔变异株的特点升级了国内航班和机场运行的防控措施,包括加密国内航班机组人员和机场工作人员的核酸检测频次。

出行一客从民航局在8月3日召开的发布会上了解到,民航局已经完成第八版运输航空公司和运输机场疫情防控技术指南,将在近期发布。

第八版的指南要求细化机场一线工作人员封闭管理措施,加密民航服务保障各类人员核酸检测频次,以及调整优化机组人员入境隔离和健康监测措施。

这距离第七版指南的发布已经过去6个月。从民航局的多次表态来看,第八版指南或将有更多为德尔塔毒株量身定做的防疫措施。

疫情期间曾发挥重要作用的熔断机制,将继续发挥遏制力。

2020年6月以来,民航局已经通过熔断机制减少入境航班621班,拦截了超过2300例输入病例。

疫情期间的熔断机制始于民航局2020年6月发布的《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后来根据全球疫情的发展,在2020年12月和2021年4月分别进行了升级和细化。

2021年4月28日,民航局将“熔断措施”调整为“航班熔断或控制客座率运行措施”。在单一入境航班中发现5例或以上确诊旅客之后,航司可自主选择在航班入境后的第4周起,暂停运行2周,或是限制该航班以不高于40%的客座率运行4周。单次确诊旅客达到10例的熔断4周,连续两次确诊10例的熔断8周。若单一入境航班确诊旅客人数达到30例的,立即熔断4周。

韩光祖称:“下一步,我们将根据疫情形势的变化,针对境外输入风险,继续坚决执行严格的航班熔断政策”。

民航的防疫问题,与中外对外疫情的态度差异密不可分。如何在病毒迅速变异的时代找到与世界互通的方法,显然还需要更多探索。

(应受访者要求,王洁为化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