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机场是合用吗?

拉上窗帘 techery 2021-08-04 10:02

我国有哪些两地合用机场?

我国疫情最近再度抬头,媒体说此次源头是“南京禄口机场”。是它导致全国很多地方重新进入严酷状态:很多人取消行程,很多店关门歇业,很多家庭被禁足家中。

拉总一直认为“零和防疫”并不科学,或者应该划分级别,或者应该考虑“如何长期共存”。总之经济和防疫应该平衡抓,不该只搞一头——但估计也没人听。本公众号以飞机和游记为主,不谈政治,所以还是聊闲天,来说咱们的“正事”吧。

说到南京机场,有人开玩笑说它是“马鞍山机场”。因为机场距离马鞍山市与距离南京市一样都是35公里,所以马鞍山市民出行几乎都去南京机场,很少会有“北瓜”跑到合肥机场去坐飞机。

南京市从马鞍山客流中赢利,但是要把禄口机场叫做“马鞍山机场”,江苏人民估计还是不会同意。如果把它归类为“合用机场”,也许会科学些。不过实际上,江苏省还真的有一座货真价实的“合用机场”,那就是“扬州-泰州”机场。

扬州-泰州机场是2012年建成的,这座机场由两地共同出资,是我国市级行政区合作典范。江苏南部经济发达,政治相对清廉,修机场时不乱花钱,而是充分考虑客流情况和未来的赢利能力,所以才有这个难得的成果。

扬州泰州机场建在了两城之间的扬州地界上,但比较可惜的是没有与高铁“并站”,不然也许能超过浦东。但即使这样,它2019年的客流量也接近了300万人次;当下春秋航空在此设有基地,拉总认为它有一定前途。江泽民同志是扬州人,他为这座机场题写了名字。

扬州-泰州机场正确的名字中间应该带“杠”。泰州虽然不如扬州人多,两者的地位却是一样的。江苏官员地理不好,写对地名已很难得,“杠”不“杠”的没人关心。现在有些人将它简略为“扬泰机场”,可以接受;但有些人以为扬州与泰州的关系等同于“乌鲁木齐”与“地窝堡”;还有一些二愣子干脆扔掉了泰州,只称呼其为“扬州机场”——这就很无语了。

我国另一座“合营”的机场是揭阳潮汕。广东的潮州、揭阳和汕头三市距离很近,人口都不多,以前靠汕头的“外砂”机场兼营民航,发展受限。2011年,位于三地之间的揭阳潮汕机场机场通航,这个名字兼顾了三地感情,比较高竿。但航空公司现在为了省事,多称之为“揭阳机场”。要去潮州或汕头的话,有时候还会纳闷:机场呢?

揭阳机场融合了高铁站,虽属“半盲肠”性质,但输送客流效果明显。2019年揭阳潮汕机场年客流735万,已经超过了西宁,正在追赶银川和石家庄。

安徽省也有一座“两地合作机场”,那就是今年刚刚开业的“芜宣机场”。它是由芜湖市和宣州市合资建设经营的。但受疫情影响,只剩下三五个航班了。

从全球范围内看,美德两国“双城合用”的机场较多。例如美国有“达拉斯-沃斯堡”、“西雅图-塔科马”,德国有“科隆-波恩”、“莱比锡-哈雷”等等。虽然不知道双方是不是都有股份,但至少在地理上这已经是“精诚合作”的典范,比重复建设强多了。

全球还有一些著名机场属于“两地合作”,例如以拆解闻名的法国“塔布-卢尔德(三字码LDE)”。还有一些机场属于“沾边机场”,例如美国的纽瓦克机场。纽瓦克在地理上属于新泽西州,但它建在纽约州的边界上,完美地实现了“从纽约市偷客流”。

纽瓦克机场现在由新泽西港务局与纽约州港务局合营,利益均沾,所以也不能算“偷”。我国有个情况与此类似,那就是位于咸阳的西安机场。西安机场是不是会分一些利益给咸阳市民呢?——这个咱就不知道啦。

不仅市与市之间,州与州之间可以合营机场,连国与国之间也可以。拉总以前的文章里提到过“安道尔航空”,它就是借了一座西班牙机场在跑运输。不过很遗憾的是,安道尔现在没有游客,那架ATR跑到加那利群岛打工去了。

飞友们熟悉的加勒比“朱莉安娜公主机场”,其实也算是一座国与国合作的机场。这座机场所在的“圣马丁岛”北部属于法国,南部属于荷兰。因为法国的机场很小,所以法国人都跑到南部荷兰地盘上的“朱莉安娜”那里去坐飞机。不过拉总觉得这种情况下机场的盈利,应该不会分给法国人。

回到我国,我国与纽瓦克和朱莉安娜类似的机场都有。比如说无锡硕放机场,就是由无锡与苏州合营的;比如说铜仁凤凰机场,就是由贵州铜仁与湖南湘西合营的。佛山机场扩建后是否与广州市合营,现在还未可知。但信阳机场是否与驻马店市分红,拉总觉得很悬——大雁还没射到手呢,谈分红太早。同样还有大兴机场,它会与廊坊分红吗?

除以上提到的机场外,我国还有个例外是“加格达奇”。但它本来就是黑龙江的飞地,与内蒙古没什么关系。所以不仅谈不上“分红”,就连“合营”估计也不算呢!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