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新一轮注资箭在弦上,“瘦身”后的OYO能否转型成功?

投资OYO,微软图什么?

印度最大的连锁酒店初创企业OYO,最近似乎又将斩获一轮新的融资。

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微软正在就投资OYO一事展开深入谈判,目前对OYO的估值为90亿美元。该名知情人士表示,本次交易的具体事项可能会在接下来几周公布。

这早已不是OYO的头一轮融资,仅仅是在今年,它就已经连续拿下三轮融资。再放眼前几年,除了疫情对酒店业造成严重冲击、资本市场遇冷的2020年外,OYO几乎保持着每年一到两次融资的规律,足见它有多讨投资人欢心。

但另一方面,随着OYO的上市流程越走越远,它的各种弊病也势必要暴露在聚光灯下接受检验。服务不周、转型缓慢……这些缺点对OYO在各地市场,尤其是在中国市场上的扩张产生了相当大的不利影响。上市之后,OYO能否填补这些致命漏洞仍然是未知数。

来自印度下沉市场的酒店帝国

与很多在大企业中打拼一番再出走打拼的创业者不同,OYO创始人里特什·阿加瓦尔(Ritesh Agarwal)从小就抱着在酒店业做出一番事业的梦想。为此,他在大学期间潜心研究连锁经济型酒店的创业思路,还走访许多酒店实地调研,以了解用户有哪些需求和期许。

对于阿加瓦尔这样一无所有的大学生来说,要想进入酒店这样的重资产行业简直是天方夜谭,幸运的是,已经有不少投资界人士对他的想法表现出兴趣。阿加瓦尔先是拿到了PayPal创始人彼得·蒂尔的专属奖学金,又获得了光速创投印度合伙人贝珠尔·索马亚(Bejul Somaia)的青睐。在后者的帮助下,OYO的雏形在印度古尔冈的一家小酒店中诞生了。

阿加瓦尔梦想中的酒店帝国并非基于自营,相反,OYO的模式是通过对碎片化单体酒店的整合,解决其在品牌、成本、人才、渠道等方面的资源困境,帮助它们提高运营效率并增加收入。某种意义上来说,OYO模式是OTA与传统酒店品牌的融合——既能进行客源导入、消化、保证业主酒店的入住率,又能以轻改造方式保持产品统一,进而提高品牌溢价。

在酒店连锁化程度偏低、中低档单体酒店横行的印度,OYO的模式对于广大酒店业主来说极有诱惑力。短短几年内,就有数千家无品牌印度酒店转投OYO的怀抱。

成功在本国市场建立霸权地位后,OYO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2017年11月,OYO正式踏入中国市场,阿加瓦尔为了“接地气”,还给自己起了一个中国名字“李泰熙”。两年后,OYO又先后在东南亚、美国和欧洲市场扎下了根。彼时,其估值已高达100亿美元,酒店数量超过4.5万家,房间量超过100万间,位列全球第三。

OYO能实现如此快速的扩张,其模式的确起到了重要作用,但若是没有股东们的鼎力相助,OYO跑马圈地的发展模式恐怕维持不了多久。

上文已经提到,OYO几乎每年都能拿到一至两轮融资,其中数额最大的一次发生在2018年8月,那轮融资由老股东软银集团、光速创投、红杉资本等联合发起,数额高达10亿美元。算上今年7月的6.6亿元TLB融资,其融资轮数已经达到14轮,总融资额超过25亿美元。

投资OYO,微软图什么?

业界普遍认为,微软本轮投资将拉开OYO上市的序幕,此前就有消息称,该公司的IPO将在年底前完成。另据科技媒体TechCrunch早些时候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OYO接受微软投资后很有可能会转向后者的云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微软并非头一回投资与衣食住行相关的初创公司。早在2017年,微软就已投资了有“印度版京东”之称的Flipkart,今年4月,它又参投了美国食品技术初创公司Eat Just,这家公司以其植物蛋制品而闻名,目前其销售网络已扩张到美国的1.7万家零售店。

此外,微软还在今年收购了不少云技术领域的初创公司,例如Suplari——这是一家提供“支出情报”(Spend Intelligence)信息以协助供应商管理支出的服务供应商,并创造了业内首个Spend智能云。这之前,微软还将两家网络安全创企RiskIQ、CloudKnox收入麾下。

如果说收购RiskIQ、CloudKnox、Suplari是为了强化微软云业务的实力,那么对OYO、Eat Just这些生活、消费领域公司展开投资就是微软扩张云业务版图的表现。

从微软二季度财报来看,其智能云部门营收达173.7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0%,运营利润则为77.87亿美元。截止目前,智能云业务已经连续六个季度位列微软第一大收入来源。

可以想见,通过投资“说服”OYO等初创公司投入微软云业务的怀抱,能够让其盈利能力及规模继续增长,最终成长到足以挑战亚马逊AWS的地步。目前,微软的Azure占据全球云计算市场的19%,亚马逊AWS则占据32%,但考虑到后者近期利润率下降,业绩承压的现状,全球第一大云服务商宝座的易主时刻或许会比我们想象中更早到来。

“瘦身”后的OYO能否转型成功?

微软固然可以从这场合作中获利颇丰,但对于OYO来说,新一笔投资还远远无法让它安下心来——这几年来,它经历的挫折实在太多,以至于必须要靠大股东输血才能维持经营。

根据OYO发布的2019财年财报,其年度总营收为9.51亿美元,较上一财年增长了4.5倍之多。但另一方面,OYO的亏损也同样惊人,单财年净亏损3.35亿美元,同比暴增6.1倍。这无疑暴露出了一个问题:OYO并没有找到可靠的造血模式,且仍践行着烧钱换规模的打法。

如此野蛮打法在这个时代早已行不通,一度跌入低谷的Uber、Wework就是很好的例子——当资本乐意投钱,业务也顺风顺水时,它们的故事就能讲下去,可一旦某个环节出问题……,其主业轻则倒退数年,重则全面崩盘。

对于OYO来说,这个出问题的环节在于它过分注重规模化扩张,从而忽视了服务和内部管理,无论是对业主还是对顾客都是如此。在中国市场上,OYO的经营模式早已引起诸多加盟业主和消费者的不满,今年1月,就有部分维权业主冲入OYO中国公司抗议其加盟条款存在霸王协议、变相欺诈等问题。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能找到大量针对OYO的投诉。

吃过亏后,OYO已经意识到其服务问题,并开始做出调整。在大股东软银的催促下,OYO退出了欧美市场,并且终止了与拉美地区的合作。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具备针对性的新业务——今年6月底,OYO在印度、印尼等市场推出新品牌Collection O,定位中高端精品酒店。

很显然,发力中高端有助于OYO重建此前被拉低的服务质量,依托已有的品牌声誉提升溢价能力。同时,高端商务酒店的利润空间也较中低端酒店更大,有利于OYO补足亏损漏洞。

但问题在于,国际上发力中高端精品酒店的集团不在少数,例如万豪旗下的The Luxury Collection、Autograph Collection和Tribute Portfolio,以及希尔顿旗下Curio、Tapestry Collection等。这些酒店品牌主打设计感,以吸引那些追求独特体验的顾客。

相比这些对手,OYO还未能建立起自身独有的设计与服务护城河,如果在环境、服务、设计、体验等方面都没有达到标准的情况下自我定位为高端酒店,只会令品牌声誉进一步受损。如何从下沉市场走向精品和高端?这无疑是OYO上市后要面对的一大问题。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旅讯老王校长

相当于阿里云或者华为云投资了尚美,为了把竞争对手赶出地盘,也是够拼的。

2021-08-02
1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