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深用户追捧剧本杀,线下门店是门好生意么?

南航员工转行,深圳博主成顶流作者。

今年以来,剧本杀成为新风口,仅线上剧本杀综艺就推出十几档,抖音的剧本杀话题更是达到30.4亿次播放。

据了解,疫情期间,线上剧本杀APP迎来了流量高峰。线上剧本杀App我是谜告诉南都记者,日新增大几十万用户。目前该App在广州用户达200万,绝大多数是年轻人。

疫情结束后,不满足于线上语音互动的游戏体验,消费者开始转移到线下,广州、深圳涌现出大批剧本杀实体店。美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预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

南航员工转行,深圳博主成顶流作者

据了解,目前剧本杀的从业者基本都是其他行业转行而来。广州白云区某家剧本杀实体店店长三哥告诉南都记者,他原来是南航的职工,2019年年底开了一家剧本杀实体店。他的店刚开业就遇到了疫情,去年7月疫情缓解后,店内经营状况步入正轨。

除自主创业的店长外,剧本杀还催生了剧本杀作者、剧本杀监制、DM(剧本杀主持人)等新职业。深圳的网红剧本杀《刀鞘》作者老玉米告诉南都记者,他以前是旅游自媒体,2018年写出了第一本剧本杀作品《刀鞘》,并通过自己的工作室发行。随后,他的工作室作为发行商,签约了18个作者,目前平均每三个月发两个作品。

从产业链来看,剧本杀的上游是内容作者,负责最初的内容创作;中游是发行,负责监制、销售;下游则是门店,购买剧本杀并对内容进行演绎,并直接触达消费者。

从收入来看,剧本杀行业的收入也呈金字塔模式。网红剧本杀《窗边的女人》作者75先森告诉南都记者,他旗下签约的作者报酬是稿费+奖金的形式,除基础稿费外,奖金取决于该剧本的售卖数量——剧本质量越高,销量越多,作者的收入也相应越高。

按老玉米的说法,他工作室旗下作者的收入属于行业头部,一个作者一年只需要写出一个剧本,就可以保证一整年的收入。

据了解,线下剧本杀的剧本分为盒装本、城市限定本和城市独家本。其中盒装本是所有店家都可以买,城市限定和城市独家则是对一座城市的购买数量有限制。店家采购时,盒装本在400-600元,城市限定本2000元左右,城市独家本则是5000元左右。

老玉米透露,他的《刀鞘》目前是城市限定本里销量第二的剧本,卖出一千多份;而75先森告诉南都记者,他的《窗边的女人》作为盒装本,总销量在1万以上。也就是说,行业内的网红本,能达到数百万元的销售额。

实体店拼什么 能赚钱么?

开一家剧本杀店到底赚不赚钱呢?

南都记者采访获悉,广州白云区剧本杀实体店店主三哥的店在投入上,前期装修、筹备就花了40万元,每个月的房租和人力支出也在5万元左右,此外每个月还有一两万的剧本采购费用。店铺早已回本,但他每个月还需要不断投入购买新剧本。在他看来,剧本质量和DM水平是剧本杀实体店的核心竞争力。

剧本和DM是剧本杀玩家选择店铺的首要因素。广州市民C小姐告诉南都记者,由于每个剧本都只能玩一次,如果遇到水平不好的DM,相当于毁掉了整场游戏体验,那就永远不会再去这种店铺;而对剧本质量的甄别,则主要靠玩家之间的互相推荐,以及一些社交平台的评价。

值得注意的是,剧本杀商户的连锁化程度较低。《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78%商户为单店经营,93%的商户具有自己的独立品牌,但具有全国和行业代表性的品牌仍然较为匮乏。

而不少头部作者、发行商,都开始建立自己的剧本杀实体店品牌,并布局全国加盟。老玉米告诉南都记者,他的实体店在全国有14家,既有直营也有加盟,在有些资源不好调和的特大城市,需要以半直营的方式经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