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途牛的尴尬:上市7年亏损超73亿,多次违规收集隐私遭工信部下架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5-26 15:36

上市伊始,途牛便走上了以“烧钱”为代价的快速扩张之路。

近日,途牛旅游因涉嫌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被工信部点名。

根据工信部通报称,在近期检测中,发现天涯社区、大麦、途牛旅游、VIP陪练、脉脉5家企业在APP不同版本中反复出现同类问题,将依法暂停其违规行为,予以直接下架处理。

途牛被点名下架,APP仍可下载

据了解,途牛旅游存在违规收集个人信息问题,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App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问题。

工信部在通报中称,依据《网络安全法》、《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工信部令第24号)、《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工信部信管〔2016〕407号)等法律和规范性文件要求,组织对途牛等APP进行下架。

通报发布后,5月14日,途牛发布致歉声明称,关于App下架通报,途牛对因相关问题导致的用户体验不良表示诚挚道歉,深刻反思问题与不足,感谢监管部门和检测机构的批评指正。

但是,截至目前,途牛App仍可在应用商店中下载。

对此,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表示,如果在规定时间内要求涉事单位整改但未整改,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可以对其进行查处,要求限期改正,以及罚款,甚至可以吊销营业执照。

资料显示,“途牛”已不止一次被“点名”。

2019年10月份,北京市消协发布互联网消费捆绑搭售问题调查结果,调查结果显示,《途牛旅游》存在涉嫌捆绑搭售问题。

2020年4月份,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通过监测发现,途牛旅游(版本10.26.0)未向用户明示申请的全部隐私权限。

同年12月,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在“净网2020”专项行动中通过互联网监测发现,多款旅行类移动应用存在隐私不合规行为,违反《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涉嫌超范围采集个人隐私信息。在此次违法移动应用中,未逐一列出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目的、方式、范围等,涉嫌隐私不合规的App便包括途牛旅游(版本10.36.0)。

在线旅游平台:违规收集隐私、捆绑搭售的重灾区

北京市消协曾在74个平台模拟消费,发现有8个样本存在涉嫌捆绑搭售问题,占比10.81%,涉及途牛旅游、驴妈妈旅游、马蜂窝旅游、智行火车票和高铁管家5个平台。结果显示,涉嫌捆绑搭售问题全部集中在在线旅游平台的机票和火车票预订项目。

针对上述情况,相关部门一方面提醒广大手机用户应谨慎下载使用以上违法违规移动应用,避免受到安全威胁;另一方面则建议大家打开手机中防病毒移动应用的“实时监控”功能,进行主动防御,第一时间监控未知病毒的入侵活动。

事实上,我国也即将对于App隐私等问题展开更加严格的管理。在2020年10月实施的新《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中,对个人信息收集、储存、使用做出了明确规定,并规定了个人信息主体具有查询、更正、删除、撤回授权、注销账户、获取个人信息副本等权力。

上市七年亏了六年,途牛累计亏损超过73亿

公开信息显示,途牛旅游创立于2006年10月,凭借“让旅游更简单”迅速占领市场,积累了一批用户,并且在2014年5月在美国上市。上市后,途牛签约林志颖、周杰伦双代言,花费重金投放广告、获取用户。彼时,途牛与携程等平台被归为OTA“第一梯队”,一时间风头无两。

上市伊始,途牛便走上了以“烧钱”为代价的快速扩张之路。

上市之初,途牛线下区域服务中心仅为5家,仅一年之后,这一数字便变为了85家。这在营收方面亦有明显呈现,2014年与2015年,其营收增幅分别为81.31%、117.01%,处于高速增长状态。

但是,途牛上市之后的日子并不好过,途牛一直处于亏损的困境下,至上市以来净利润均为负数。据统计,从2014年到2020年之间累计亏损超过7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上市七年来,途牛仅在2018年有所盈利,其他六年全部亏。也就是说上市七年亏了六年。

股价缩水超70%,高管频繁变动

途牛在巨亏的同时,其股价也在上市的7年间整体呈现出直线下跌状态。

2020年4月至5月,途牛曾面临退市危机,自2020年4月6日至2020年5月27日,途牛收盘价未高于1美元,2020年5月28日收盘价回归1美元以上,但随后,途牛股价又多次低于1美元。

截至5月24日收盘,途牛股价为2.34美元/股,和上市发行价9美元相比,跌幅高达74%。

而途牛的高管团队如同其股价一样不稳定,核心成员频频出走。

2016年6月,途牛创始团队核心成员、CMO陈福炜离职;2017年11月,途牛联合创始人严海锋以及CFO杨嘉宏均离开途牛。

途牛CTO更是更换多次,2013年9月,途牛旅游网宣布前阿里巴巴高管汤峥嵘正式加盟并出任CTO;3年后,途牛宣布汤峥嵘因个人原因辞职,聘请钱海川为高级副总裁兼CTO;2018年1月,途牛CTO再次变更为陈世宏;两年后,途牛CTO陈世宏转任负责途牛酒店管理的公司副总裁。

此外,2020年4月,途牛CFO辛怡宣布于5月31日正式离职,此后,途牛并未公布CTO与CFO人选。截至目前,除途牛创始人于敦德之外,谭涌泉、王童、文心、王继平、严海锋、王海峰等股东均退出南京途牛科技有限公司。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高管流失折射出途牛内部治理和经营出了不小的问题,对公司决策和布局会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陈礼腾称,本身业务不见起色,频繁的高管变动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在公司持股方面,途牛更是经历了二股东易主。截至2020年4月,海航集团为途牛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约24.6%;京东为途牛第二大股东,持有21%股份。一个月后,凯撒集团宣布与京东达成合作意向,京东愿意将其下属公司持有的全部途牛股份转让给凯撒集团,三方将展开深入合作。

同年11月,京东与凯撒集团完成交易,出清了途牛股权,凯撒集团成为途牛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1.1%。途牛第一大股东依旧为海航集团,持股比例27.1%。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投资途牛的股东近年来投资出现亏损,OTA行业有向头部聚集的趋势,途牛若想脱困需拿出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只是,不知道留给途牛的时间还有多少。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