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西族号”已不在,“红土”彻底“被掩埋”

拉上窗帘 techery 2021-05-18 11:40

湖南航空真的能挣到钱吗?

今年4月初,有飞友报告说红土航空最后一架“B-8432”号也换成了“湖南航空”涂装,这意味着“红土航空”彻底告别天空。这架飞机原来在红土航空的涂装叫做“纳西族号”,因此被大家戏称为“红土彻底被掩埋”了!

红土航空2016年在昆明正式运营。当时为响应“民族团结进步”的号召,全部飞机以少数民族名称命名。它最初引进的三架飞机分别叫做“傣族号”、“傈傈族号”和“纳西族号”,在首航仪式上因此还获得了云南省民族宗教委官员的高度赞扬。

红土航空的创始人叫“唐龙成”,靠机票代理起家,因此红土航空是不折不扣的民营航企。“唐总”在初期花高价四处挖人,曾引发国有航企不满。但可能是“唐总”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也可能是众多投资人思想不一,也有人说漫长的审批手续耗尽了宝贵的初创资金,总之红土航空运营仅一年后,就发生了经营困难……

因此在2018年引进第四架B-300Z时,这架飞机成了“光杆司令”。它没有再使用少数民族命名,“56朵花”等于只勉强地开了三朵,就没了下文……

2017年,缺钱的红土引进“同程”,英文名改为“Air Travel”。2019年,湖南国资进入。2020年12月,Air Travel中文名改为“湖南航空”。现在它到底算“国企”还是“民企”?——拉总认为只能说是“半人半兽”。因为虽然湖南人民在背后掏钱,但实际操作还是由“同程”来完成的。

新的资金进入之后,湖南航空立刻像河豚一样“财大气粗”起来!自2018年开始,虽然没挣到啥钱,但湖南航空新引进了10架飞机,机队规模扩大了2.5倍。只不过因为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最早的四架一直没有“换装”。

湖南富豪很多,同程“忽悠”湖南省政府说湖南航空应该定位为高大上的“精品航空”。所以新引进的飞机均为“两舱布局”,就算是A319也配备了8个“头等舱”(或曰“公务舱”),这导致它只能载客134人。唐龙成引进首批飞机时曾经将两舱的A321飞机改为“全经济220座”——现在根据资料,又全改回去啦!

航空公司根据市场预期修改布局当然无可非议,拉总对此并不持批评态度。精品航空应该注重形象,所以今年3月份湖南航空对原红土航空的四架飞机重新喷涂,拉总也是很认可的。只要能挣到钱,应该就是好公司。

至于说湖南航空是否真的能挣到钱,拉总其实表示怀疑,原因有以下四个:

一、机型太复杂 

湖南航空现在的14架飞机包括A319、A320和A321三个机型。因为9架A320中还有5架是A320neo,所以等于是四个机型。虽说都是空客吧,毕竟客舱布局不同,这会给调配、销售、备件和后勤保障都造成压力和麻烦。

二、基地分散

小型航空公司为节约开支,应该将资源尽量集中。但湖南航空系从红土转化而来,无形中被扯为了“昆明”和“长沙”两个基地。无论机务、地勤或管理,都较麻烦。拉总研究了它的14架飞机,发现竟然分散在长沙、昆明、南京和无锡四处过夜——这显然不利于节约开支。

三、长沙竞争激烈

红土在昆明败走麦城的原因之一,是昆明的竞争太激烈,在它之前昆明已经有五家基地公司。但长沙也绝非平和之地,这里不仅有“老牌地主”南方航空,也有“新式贵族”厦门航空。北京航线有南航国航海航厮杀,上海航线有东航吉祥鏖战,广州航线在苦苦支撑,深圳航线已经向高铁投降,更有南来北往众多“插一脚”的经停航班沾走了大量客流……如果基地不能让人安稳的话,那根底岂能稳乎?

红土航空此前在昆明有一些不错的“时刻”,但在长沙的劣势非常明显。以最有前途的“长沙-昆明”航线为例,它只拿到了早晨六点多的一个时刻,票价只能卖400多——400多元的早班“精品”?就算送两份糖水菁英们也未必买账喔!

所以拉总觉得湖南航空如果一定要将基地留在湖南的话,还是得从时刻上下功夫,努力像长龙和华夏那样,设计出几个养家糊口的“吃饭航线”。

四、利用率不高

这可能是最糟糕的一个问题了。飞机总得上天,才能挣到钱。可是拉总简单研究之后发现,湖南航空的这14架飞机,半数的利用率都令人担心。

举个简单的例子,B-300Z号A320飞机,曾经的“四元老”之一。它四月底曾经连续五天,每天只在昆明-西双版纳间摆渡两个来回,这段一小时的航程通常只卖200元,难道能发大财?

据接近红土航空的朋友说,它待遇不错,新的“湖南航空”也保持了这一特色。同程是互联网公司,在经营管理上应该不落俗套。但掩埋了红土,统一了形象之后,怎么也得多开辟些赚钱的航线,才能维持住较高的开支水平,做到大踏步前进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