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梁建章:中国必须真金白银地补贴生育

虽然每个孩子补贴了100万元,但他未来对社保和财政的贡献会超过100万元。

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公布之后,长期关注人口问题的携程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教授梁建章于今天下午召开了一场线上发布会,详解当前中国人口问题。他表示,根据现有的数据推算,中国目前的生育率为1.3,这已经触目惊心,却还不是稳定的,今后还会继续下降。

梁建章称,在目前生育率数据中,还包含了二孩堆积效应。所谓的堆积效应,是指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推行,此前曾因政策限制而无法实现的二孩生育意愿在短期内集中释放,尤其考虑到身体条件对于生育的影响,很多即将错过育龄的中年妇女,往往会在政策解禁后的第一时间就预备生育二孩,从而会在特定时间内带来额外的生育率。

这一堆积效应会逐渐消失,往后,中国自然生育率预计会下降到1.0-1.1,与欧美发达国家1.6左右的平均水平相比,少了0.5个孩子。就算是少子化严重的日本,自然生育率也有1.4。

梁建章强调,中国的出生率和生育率在未来十年将继续下降。生育主力是22岁到35岁的女性,在未来十年,这个年龄段的女性相比现在将锐减30%以上。如果没有强力的政策干预,中国的新出生人口很可能在未来几年降到1000万以下,生育率会比日本更低,也许是全世界最低。综合各国权威机构的统计数据来看,在东亚主要国家中,中国人的生育意愿比日韩低得多。

梁建章总结,房价和教育成本居高、生育环境不友好,是阻碍生育的三大因素。第一,中国大城市的房价相对于收入是最高的。中国的房价收入比超过20,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两倍左右,尤其大城市的房价收入比更是奇高。

第二,中国小孩的教育压力和成本也是最高的。高考制度已经让教育呈现了典型的囚徒困境,中国家长在课外辅导上的花费高达6000亿元,而每个学生都不得不浪费两年时间,仅仅是为高考做准备。第三,中国的生育环境远不如发达国家友好,在产假制度、幼托机构以及女性平权等方面,还有很多短板。以幼托机构为例,据原国家卫计委2015年的调查显示,0-3岁婴幼儿在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

相对应的,梁建章提出几项鼓励生育的建议。他表示,教育改革、房地产政策的改革必不可少,但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立竿见影的方法是增加家庭补贴,把真金白银补贴给有孩子的家庭。

梁建章说,用于家庭福利的财政支出越多,生育率越高。如果花1%的GDP补贴家庭,每对父母能多生0.1个孩子。中国如果花GDP的2%,才能提高到日本的生育率水平,花GDP的5%,能提高到欧洲水平,花GDP的10%,才能提升到更替水平,也就是每对父母生两个孩子。2020年中国的GDP总量是100万亿元,按GDP的10%,每年要花10万亿元。如果中国每年需要多生1000万小孩,每个小孩需要给予100万元左右的奖励。这种奖励可以是现金、所得税和社保减免,房价补贴等多种形式。

他补充道,虽然每个孩子补贴了100万元,但他未来对社保和财政的贡献会超过100万元。

那么中国有能力拿出GDP的10%做补贴吗?梁建章表示,中国家庭的储蓄率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15%-30%,目前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未来基建饱和,这部分资金可以用于家庭福利的财政支出。“现在是很好的鼓励生育的机会。”

此外,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创造对女性友好的社会环境,等于直接推动生育率。梁建章认为:“女性既要承担家庭责任,又要职业发展,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困境。传统男女分工不被打破的话,高学历的女性就不愿意结婚了。因此,女性要彻底地平权,阴盛阳衰的家庭也要被接受,才能推动生育率。”

他认为,人口急剧萎缩,最严重的影响是综合国力衰退。因为中国的创新能力得益于人口的规模优势,创新需要人才的集聚,尤其是年轻人的集聚。因此,为缓解未来的低生育率危机,中国必须尽快放开限制,并大力鼓励生育。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