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如何与乡村更好地“共生”?

中国旅游报 王玮 2021-04-07 11:31

国内乡村民宿从无到有、从单打独斗到集群式发展,已经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之路

优美的自然风光、特色的美食文化、休闲的慢节奏生活……如今,在乡间寻一处舒适的民宿,亲身感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韵,正在成为越来越多游客度假的首选。途家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即将到来的清明假期,乡村旅游目的地表现抢眼,民宿预订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35倍。在这个趋势背后,不少业者也在探索,如何让民宿更好地推动市场复苏、拉动旅游消费、助力乡村振兴。

小民宿的大担当

春天的大理,红了鲜花、青了黛瓦。缦山民宿的主人孙红革曾是一名外交官,2016年退休后在泸沽湖、大理等地开起了民宿。其实,他对于云南乡村的牵挂在退休前就已经萌生。多年来,孙红革坚持资助云南山区贫困家庭的孩子们上学,慢慢地与当地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退休后干脆搬来与他们一起生活。在孙红革看来,都市人在乡村建民宿的同时,也将先进的理念、技术带到了乡村,带着村民一起致富,是发展乡村民宿的意义所在。

“民宿里大多数员工都是本地人。他们学会了普通话、掌握了一定的服务技能,还有的开始学习管理民宿。收入提高了,思想观念也转变了。”孙红革说,这是让他感到最开心的事儿。

对于这一点,江苏白相里品牌的创始人张文轩也深有体会。在苏州乡村拥有多家民宿的他告诉记者,民宿修旧如旧的设计风格,很受周边村民喜欢。不少人效仿,不仅把自家的房子修整了,还把杂乱无章的庭院改成了小花园。“在苏州的一些乡村,村民们的生活水平并不低,但是,在乡村治理和美化方面做得并不到位。乡村民宿带来的新生活方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乡村环境随之发生了变化。”如今,张文轩会在固定时间,敞开民宿大门,邀请村民们到院子里跳广场舞,欢声笑语中,和村民的关系越处越好。

近年来,通过民宿建设推进乡村振兴的案例比比皆是。比如,广东省广州市米埗村因地制宜打造岭南风貌的高端民宿群,盘活了乡村“沉睡”资源,培育了乡村发展新动能。北京延庆区姚官岭村与区民宿联盟合作,让民宿在发展乡村旅游的过程中创造新价值,不仅让村集体有了收入来源,也让村民变身民宿股东。

在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看来,民宿参与并推动了乡村改革进程,也推动了城乡融合。同时,民宿还保护传承并创新了乡村文化,促进了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转型升级,提升了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以及乡村治理水平。

近几年,不少民宿业者跳出了民宿范畴,投入到乡村建设中。比如,从去年开始,孙红革将云南山区有特色的农产品集中起来,销售到上海等一线城市,为乡村振兴再添一把力。张文轩则筹划着将上海优质的教育资源引到苏州乡村,让村里的孩子们可以接受更优质的教育,因为“把娃娃的教育抓上去了,乡村的明天才会更美好”。

平台也成生力军

在探索民宿助力乡村振兴之路上,还有一股力量来自民宿预订平台。他们不仅是链接房东和房客的线上交易平台,也是支持乡村旅游发展、帮助村民增收致富的生力军。

从2019年开始,途家持续助力河南民宿“愚公志”,在乡村民宿规划、设计、建设、运营过程中,提供咨询服务和营销支持,成功把王屋山旧村屋改造的“小有洞天民宿”打造成“网红”,提升了民宿的入住率,也带火了当地的乡村旅游。途家民宿还与河北丰宁县联合开展“旅游扶贫公益”项目,与当地200多家商户3500多套民宿签约,帮助当地民宿线上交易额增长近50倍。

去年,途家组织旅行达人、网红博主打造“途家美宿家”矩阵,加强与当地政府、景区合作,不断制造与乡村民宿、乡村旅游目的地相关的话题,帮助各地扩大乡村旅游品牌传播力度。途家美宿家的博主成为一些地方的“乡村振兴大使”,他们利用自身影响力帮助当地宣传旅游资源,帮助村民提升线上运营能力和营销技巧,打造乡村网红产品,带动了当地乡村农产品、土特产销售。

2020年10月,爱彼迎上线“乡村民宿质量提升”远程学习系统。该系统由多所高校及旅游协会、机构联合开发,作为旅游扶贫和乡村振兴公益项目对全社会免费开放。

爱彼迎中国首席运营官萧锦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从携手桂林市政府,打造桂林龙胜精准旅游扶贫项目,到和浙江、西安等地合作,爱彼迎不断探索助力当地民宿和乡村发展的新模式。我们期待能与更多地方政府和相关机构,在旅游扶贫、乡村旅游以及文化和旅游融合等方面展开合作,以多种方式推广乡村旅游目的地,助力乡村振兴。”

自2018年,小猪民宿担任海南省旅游民宿协会会长单位以来,积极投身海南旅游民宿建设,组织了海南省乡村民宿贯标培训及评定、海南省互联网短租房首个地方标准制定、海南省民宿线上宣传推介等多项工作,助力海南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2020年,小猪民宿与阿里旗下飞猪旅行先后在海南、宁夏、甘肃、浙江、福建等地开展民宿直播推介活动,不仅提高了乡村民宿的入住率,也拉动了这些地方的乡村旅游消费。

与乡村更好“共生”

近年来,很多地方将民宿作为推动乡村旅游高质量发展的入口。在这一过程中,如何让民宿更好地与乡村“共生”“共荣”成为业界关注的问题。

在张晓军看来,民宿业者首先要明确的是,自己是乡村的建设者,而不是乡村现有成果的攫取者。他建议,民宿业者要积极主动地承担乡村社区公共文化服务建设的职能。比如,政府部门投资建设了大量的乡村公共文化设施,这些设施需要运营和维护,民宿是最好的“人选”,也具备维护运营的专业人才。“值得注意的是,能与乡村共生的民宿,其运营者无一例外是社区营造的高手。他们懂得尊重当地风俗,理解乡村文化,与村民形成了利益共享机制。”

民宿是一种业态,单纯靠民宿是不能够满足乡村旅游的发展的。大地乡居品牌创始人、总经理李霞表示,民宿不是乡村旅游发展的全部,在推动乡村旅游发展的诸多要素中,民宿只是其中之一。乡村应根据客户群体的特点、可利用的资源,合理配置乡村旅游的主打产品,有一些乡村适合以民宿为主导,有一些乡村还应以休闲农业为主导,这样才能形成真正适合自己的乡村旅游产品组合。

“民宿不是万能的。”对此,张晓军表示认同。“民宿毕竟体量小、功能少,随着大量游客进入乡村,需求的增多可能会让民宿业主感到有点力不从心。因此,民宿也面临转型,由最初的住宿型转向生活型,或者是微目的地型。我国乡村民宿从无到有、从单打独斗到集群式发展,已经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之路。‘十四五’期间,民宿必将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大显身手、有所作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