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需求导致转机时间延长,一个小时的影响有多大?

MCT时间延长会产生重大影响。

环球旅讯】航空业的复苏有了更大的希望。英国的运力与疫苗接种人数几乎成正比,其它地区的复苏情况也给人们带来了信心。复苏之路依然艰辛且漫长,但至少终于有了些好消息。尽管航空业内人士都认为2021年第一季度的运力情况令人失望,但不至于太糟糕。

国内市场和区域市场率先复苏

业内普遍认为,国内航空市场将率先复苏,其次是区域性国际市场。在几个大型的国内市场,虽然国际航线停运,但是市场运力依然保持在较高水平。当然,美国政府的CARES救助法案和中国政府都为本国航空公司提供了支持和保护。

欧洲、拉美和非洲的部分地区都曾短暂地重启过区域性国际航线,但是没过多久,这些旅行泡泡就破灭了,地区重归封锁。这也说明,区域型国际航线在航空旅行复苏中排在第二次序,将在国内航线之后才复苏。而且区域型国际航线需求的恢复速度,也是个未知数。但是,欧洲航空公司在想尽一切办法刺激需求,多家旅游运营商表示,目前其2021年夏季旅游产品的预订量和收益超出了预期。

长途航线的困境

大家对于长途旅线的复苏似乎没有抱太大希望,尽管许多航空公司针对旺季也推出了大幅折扣票价,但是第一季度的需求并不高。实际上,对于能够出行的人来说,即使是购买最贵的机票,现在也是划算的。长途旅行一定会复苏,有太多滞留的外国人、家庭和期待出游的旅客都等着预订机票。

但是随着旅游业的复苏,航空业将会面临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航空公司和旅客来说都会造成挑战:那就是最短中转时间(MCT)的问题。

对于每个中转机场来说,中转时间都非常关键。中转时间越短,整个行程的时间就越短,在分销系统上的排名就越高,机票也就更容易销售出去。虽然定价也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毕竟航空公司都想提供最高效的航线旅程。在行业复苏的过程中,会有一些新的流程产生,从而打破原来的某些规则。

中转连接与社交距离并存

在建立航班联程衔接的同时还要保持社交距离,这似乎是个悖论。但是未来几个月,随着需求的逐渐复苏,这对航空公司和机场来说都将会成为现实的挑战。

枢纽机场的运营机制很简单,即在短时间内接收尽可能多的到港航班,将这些到港航班和不同的出发航班衔接起来,之后给员工一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重复这个流程。这个过程简单高效,但是在新常态下,可能会发生改变。

正常情况下,几个小时内接待数千名中转旅客本就不容易,而如今,还要进行详细的健康检测,检查疫苗接种证明,还要保持足够的社交距离,这个过程的复杂程度会上升几个等级。MCT很可能会延长,至少在短期到中期内是这样。这些变化有这么重要吗?中转时间延长一个小时或许不会有什么影响?但答案是,这一个小时影响重大。

“跳跃”至澳大利亚

从伦敦到悉尼的跳跃式航线历来很具代表性,几十年来,许多航空公司运营的航线都要在一两个中转站停留,而且航空公司一直在争夺第六航权所带来的宝贵的客流量。很多人不清楚的是,从运营角度来看,这条航线对时间要求很高。以下是具体案例说明。

以2019年某个平常日子为例,OAG的Connections Analyser分析工具监测到了2月18日最短的行程。这无疑是最高效的一条路线,在新加坡仅停留了一个小时,然后直接飞抵悉尼,对于任何旅客来说都是优选路线。


来源:OAG

但是,如果MCT延长至两个小时,会发生什么?稍微晚一点抵达悉尼,似乎不会有什么影响,可能只是有些人会错过班机,从表面看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在这个例子中,SQ241航班19:10返回新加坡后切换为SQ242,中间的转换时间很紧凑,只有75分钟。对于新加坡航空来说,这是一种高效利用资产的方式,而旅客也可以与伦敦高效连接。如果转机时间延长至三个小时,每架到达澳大利亚的飞机都必须按照政府规定进行深度清洁,结果会如何?到时候中转时间会延长,返回新加坡的时间也会更晚。

来源:OAG

曾经几乎完美的中转航班安排受到严重影响以致使在新加坡新的落地时间变为3点20。通常SQ242转到SQ306的中转时间为50分钟,除非该航班延误3个小时从而使到达伦敦希斯罗的落地时间变为10点20,原中转才无法形成。

更糟糕的是,随后的SQ 304出发航班将不可能在当地时间09:10出发,后续该航班与新加坡机场的中转连接也会受影响。

我们只需记住一点,中转时间、中转流程和当地政府的要求发生了任何变化,这些因素都会对航空公司产生巨大影响,因为航空公司需要提高资产利用率,通过最佳行程时间吸引旅客,否则,如果错过最佳时间,就需要增加一架飞机来运营,并因此而面临高额的成本压力。而这只是在相对简单的情况下可能出现的结果,如果是澳大利亚航线,情况会更复杂。

许多国际机场都会实行宵禁,悉尼的宵禁时间一般是当地时间23:00到06:00,如果有特殊情况,会取消宵禁。正常的运营服务不会出现例外情况。现在,如果悉尼的最短中转时间是3个小时,这就意味着,要抵达悉尼且要在同一天返程,每个计划中的国际航班都必须在20:00之前或更早到达。对于一些航空公司来说,它们可能需要大幅调整航线网络,重新规划大部分中转时间,甚至调整伦敦希斯罗、巴黎和法兰克福等机场的航班时刻。

成本更高的问题

在新常态下,一旦出行需求恢复到正常水平,很少有航空公司能够独自承担因安检流程增加而损失的时间,并且不把成本转嫁给旅客。飞机的利用率可能会下降,或者需要额外的飞机来满足航线的需求,这样成本会很高。

航空公司还有一种选择,它们可以延长中转时间,根据当前的航班时刻来规划航线,尤其是客流量非常大的机场。这种做法可能会节省成本,但是也会面临许多问题。

规划航班时刻和航线的过程总是充满乐趣又让人担忧,因为规划者要考虑不同的时区,确保最佳抵达时间,并争取在分销系统取得较好的位置,从而提高销售量。所有依赖中转客流的航空公司都要特别关注这些因素,而如今,疫情让整个过程变得更加复杂。航空公司至少在短期至中期内要适应这些变化。

王瑶
王瑶

环球旅讯 编译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已发表文章 32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