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单一与高价,乡村民宿或迎“大爆发”

新京报 曲筱艺 2021-02-25 10:20

中端家庭和年轻人成为主要客群,千元民宿将成主流。

春节期间,各地乡村民宿火爆,数据显示入住率高达90%。今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发布,提出了开发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线路,完善配套设施。业内人士认为,2021年将迎来乡村民宿的大爆发,度假产品更加丰富,价格趋于平稳,上下游产业链也将成熟起来。

春节期间京郊民宿入住率高达90%

直到这个周二,王平才歇了口气,“从年三十到上周日,几乎天天满房。”王平在延庆开了一处民宿,三个小院,共10间客房。“从去年12月底就有人预订春节期间的住宿,我们早早准备好各种食材、饮料以及过年的活动道具。”她告诉新京报记者,“不过1月受疫情影响,有几家客人临时取消,我当时还有些担心。”幸运的是,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向好,“2月上旬,春节期间的最后一间客房也订了出去。”

据了解,为响应就地过年倡议,今年春节假期出游以本地和周边游为主,不少人选择在民宿觅年俗寻年味。据木鸟民宿春节数据显示,2021年春节订单相较2020年春节增长高达22倍,恢复至2019年春节的90%,入住率排名前三的入住日期分别是初三、初四和初七。新京报记者从怀柔、密云、延庆等多家民宿获悉,今年春节期间入住率高达90%,有的甚至连续10天满房。原乡里民宿品牌创始人曹一勇表示,就地过年带来京郊短途休闲游火爆,京郊民宿一房难求,全国民宿行业情况基本一致,好于往年同期。

社会配套产业链将进入乡村,为民宿带来利好

实际上,不仅是春节,2020年国内乡村民宿整体运营情况向好,暑假和十一黄金周的入住率高达80%,成为大住宿行业疫后复苏的佼佼者。业内人士坦言,乡村民宿是疫情后收获“反弹性”消费红利为数不多的行业之一,这主要得益于疫情后,人们将度假和消费诉求转向周边游市场。

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告诉新京报记者,去年除了春节期间遭受损失,国内大部分乡村民宿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周边的乡村民宿,全年运营情况都很不错,部分民宿收入甚至超过了2019年。他预测,2021年将迎来院落式乡村民宿的大爆发。

一方面,疫情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人们更注重健康和空间的私密性,这让原本只是小众需求的乡村民宿转为大众需求。随着出境旅游消费被压抑,人们更渴望去城市周边休闲度假,三四线小城市的消费将被激发。另一方面,旅游“内循环”将助力乡村休闲度假产业的深化与发展,吸引更多资本和人才注入。“这种田园式度假模式将与盘活乡村资本、拉动乡村经济的战略方针结合在一起。”

实际上,“贩卖”自然情怀的乡村民宿在2019年遇到了发展困境。一位消费者坦言,她曾千里迢迢去一家价位堪比五星级酒店的网红民宿住了三天,“坐在院里看山看云的确很美,但也很无聊,餐食很单一,孩子玩了一天就想回家,感觉性价比不高。”陈长春指出,乡村民宿上下游的服务链缺失,导致一些网红民宿虽然以设计、环境受到追捧,但是客人入住后发现周边没什么可玩的,非常单调。

而疫情暴发后,生活方式和度假休闲需求的变化,倒逼乡村度假产业的变革和发展,为丰富乡村度假产品和培育客户起到了助推作用。陈长春表示,以前乡村度假产品单一,今年随着许多境外旅游高端服务机构、儿童培训机构尝试转型,瞄准乡村度假,特色餐厅、自然教育课等社会配套产业链进入乡村产业,为乡村民宿带来利好。

中端家庭和年轻人成为主要客群,千元民宿将成主流

今年春节民宿虽然火爆,但价格并未大起大落。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春节期间京郊民宿价格基本与2019年同期持平,比淡季上浮15%-30%。其中,可住四大两小的独立院落价格约为2500元,大部分民宿每间均价在600元至1000元。

据王平介绍,前几年包下一个民宿小院过大年的客人大都比较有个性,以企业家、艺术家、外企高管为主;今年春节客群发生明显变化,以普通家庭和年轻人为主,“从客人自驾的车辆就能看出,往年清一水的都是高端汽车,今年各个档次的汽车都有。”

陈长春表示,2021年民宿价格将趋向平稳,随着中端客群成为乡村民宿的主流消费群体,1000元房价将成为常态,“大量民宿的房价大概在600元-900元,头部企业将在1000元-1500元。”他认为,往年的“天价”网红民宿将不会出现,就算偶尔冒出,比如今年京郊某温泉酒店房价炒到5000元高价,也只是暂时的。曹一勇认为,乡村民宿产品每年都在增量,随着供求关系逐渐平衡,价格回落以及趋稳将是必然趋势。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