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级亏损、重整退市,万亿海航系何以至此?

雷达财经 吴艳蕊 2021-02-01 16:17

海航不置之死地已无法重生。

1月29日晚间,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预计2020年度亏损580亿至650亿,这一亏损额度将创下A股上市公司亏损记录。

海航控股预测,亏损导致2020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根据上交所相关规定,公司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同日,海航控股收到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书》,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北京富来特国际货运代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富来特货国际”)已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与此同时,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重要股东海航集团被海南银行申请破产重整。此外,公司控股股东大新华航空和多家重要航空子公司也被申请重整。

海航系巅峰期资产破万亿,在海外大手笔“买买买”引发震动,为何会到如今这步田地?

海航系多家公司被申请重整

1月29日晚间,海航控股连发6条公告,其中包括2020年度业绩预亏报告、退市风险提示公告、自查报告、关于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和关于主要子公司、控股股东、重要股东被申请重整的提示性公告。

经海航控股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80亿元至-650亿元,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50亿元至-520亿元。

海航控股表示,此次业绩亏损主要包括主营业务影响和资产减值影响两方面原因。新冠疫情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巨大不利影响,2020年经营性利润亏损约165亿元。由于海航控股及其重要关联方被申请重整,公司对合同损失、股权投资、飞机资产等计提减值损失46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预计2020年度净利润为负,并将导致2020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公司股票将在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海航控股还面临公司自身、控股公司及海航控股子公司重整的风险。

1月29日,海航控股收到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书》,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富来特货国际已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同日,海航控股10家控股子公司收到法院送达的《通知书》,各自债权人申请对公司控股子公司进行重整。

公告发布日,海航控股收到控股股东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下称“大新华航空”)、重要股东海航集团的通知函。双方分别收到债权人向法院申请重整通知。

此外,海航系公司供销大集、海航基础也发布了被债权人申请重整的提示性公告。

据媒体报道,此次公告的三家上市公司是此次破产重整的首批60家公司中的一部分,为海航系公司近200家实体公司的一部分。此60家公司的债务占比超过集团总债务的50%,如果顺利完成这60家公司的破产重整,海航集团的救助计划便能啃下最硬的一块骨头。

万亿海航系何以至此?

陈峰和王健是海航发展史上的关键人物。1993 年,陈峰和王健等人,以一千万元起家创办海航。

然而,1000万买不下一架飞机。无奈之下,陈峰去找银行,开始讲故事:海南省地理位置特殊,坐飞机出行是刚需,机票起码得要1000块,飞机的一起一落就像一个印钞机。拿到银行贷款,陈峰去买了两架波音737,海航终于有了自己的飞机。

此后,陈峰又以公司的两架波音737作为担保,向美国波音公司订了两架飞机。

靠着资本运作,海航一步步发展壮大。在 2012 年,海航完成“创业 20 年资产增长3.6 万倍” 。

随着公司一步步做大,陈峰和王健两位创始人发生分歧。最终在2016 年 9 月,陈峰淡出海航,海航由此正式进入王健时代。

在王健的主导下,海航开启了在全球“买买买”的模式,这使得海航的资产规模开始飙升。根据Wind数据,2016年年中,海航集团的总资产为5428亿元,到了2017年底,其总资产规模飙升至12319亿元。20年时间,海航资产完成从千万到破万亿的增长,增长了10万倍。

扩张的代价是高负债。据媒体报道,2015年到2017年,海航集团每年都在新增大量负债,三年时间累计新增带息债务约3668亿元。到了2018年,海航的负债率达到70.55%,总负债规模为7500亿元。

2018年7月3日,王健在法国发生意外去世,享年57岁。

王健去世后,陈峰重新掌管海航,海航的危机开始爆发。

2019年11月,凤凰网财经《封面》发布对陈峰的专访。陈峰介绍了海航的自救方案:海航一年多已经卖了3000多亿,这种卖资产规模全世界(海航)数第一号;第二个就是债务重组,再有债转股,还有以股抵债、以资抵债,还有合作经营,几种方式多方才能够解决,应该说是一个综合的方案。

但海航的危机并未因此解除。

2020年2月29日,海航集团官方宣布: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2021年1月25日上午,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顾刚主持召开2021年度第5周安全生产经营例会,集团高管、海航航空及各事业部经营团队、重点企业主要负责人及近200名一线特业员工代表参会。会上,结合海航当前整体风险化解工作,顾刚强调,海航整体风险处置方案正逐步落地,但依然要正视风险,要有化解风险的必胜信心,又不要盲目乐观。

有海航员工向雷达财经表示,过去一年多来,海航北京出现欠薪、裁员,多位同事已经离开,自己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该员工正在积极参加职业证书考试,希望将来找工作时能用得上。

在破产重整公告发布的前夜,联合工作组组长顾刚发布了一封内部信。

顾刚说,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即便没有这一次疫情,海航也很难再走下去了。海航集团走到今天,取得的成绩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问题的积累也同样不是一朝一夕的,集团经过病在腠理,深入肌肤,而今几乎膏肓。

“但我们也依然坚定的踉踉跄跄地走到了今天,我们完成了方案,我们在漆黑的隧道里摸索了三年,走进过岔道,摸到过绝壁,但,这一次,这一年的工作,真的可以看到隧道口透出来的光亮了。”顾刚说,海航不置之死地已无法重生。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