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涨价一边空置,民宿半浴海水半狱火焰

未来可栖 王露 2021-01-27 10:34

对于民宿房东来说,「活下去」仍是最近的期盼。

每到节假日,自带「热搜体质」的民宿总会冲上热搜榜。

2021年元旦刚过,一条#民宿价格虚高吗#登上热搜话题。据携程发布的2021年元旦出行报告显示,12月中旬已进入酒店预订高峰期。数据显示,元旦期间,热门城市高星酒店价格涨幅均值20%。跨年当晚酒店最贵,部分城市价格涨幅高达35%以上。甚至部分民宿,春节期间都已被订光。

租客们关于「民宿价格是否虚高」的讨论还在继续,「北京出台最严短租房新规」早已给民宿从业者带来一扇巨浪。

2020年12月24日,北京市住建委、市公安局、市网信办、市文化和旅游局正式印发《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首次明确北京短租住房按区域实行差异化管理,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房。

一时间,「民宿告别北京城」的说法喧嚣尘上。对于民宿房东来说,「活下去」仍是最近的期盼,新政是经历了一波波疫情后的又一扇巨浪,而火爆的热搜离自己则太远太远。

01

 涨价的热闹,属于别人

「一年只做了三个多月的生意。」谈及去年民宿的运营情况,Abby的语气不免有些苦涩。

90后Abby自2019年从互联网公司辞职后,在北京二环内总计投入了约300万元,陆续开了四家「拾念」四合院民宿。按照她最初的财务模型估算,平均每个院子大概在1年半左右便能收回成本。

刚拿到钥匙把第四个院子拆成毛坯状态,便遇到新冠疫情。尽管去年出师不利,但退路已经没了。「平均改造一个院子要一百万左右,单个四合院都是六到八年起租。」巨大的沉没成本让她别无选择。「索性,我把第四个院子的设计修改了一部分,加了可以针对本地客人开放运营的咖啡馆。」

受疫情影响,Abby的民宿「拾念」自8月1号之后才回到运营正轨。「入住率瞬间就恢复到90%以上。」四合院这类城市民宿,目标受众大半是来感受原汁原味北京特色的外地游客。尤其今年有Abby早就看好故宫六百年这一大IP加持,从8月到12月,三个半月的时间勉强实现了之前大半年的盈亏平衡。

当Abby开始为元旦、春节做准备时,北京的又一波疫情瞬间把生意带回到年初的状态——退订潮又来了。原本以为接下来是一个正循环的预估落空了,「可能又是一个新的负循环开始。」

元旦之后外地游客骤降,Abby在四合院里挂上红灯笼营造年味、代写春联、做年货手工等自救行动,将目标客群转为在北京过年的当地人。「年前不求挣钱,等到春暖花开再看。」目前有流水的业务不是民宿,而是针对本地客源运营的ty.cafe&space咖啡店和线上商城。

看着「民宿价格居高不下」的热搜,Abby认为热闹是属于热门景区周围的民宿,和她这样的城市民宿没有什么关系。

短途游、京郊游的火热为乡村民宿带来了不错的行情,途家民宿数据显示,疫情后,途家的乡村民宿交易占比由2019年的24%增长到41%。

2020年国庆中秋期间,平台乡村民宿整体交易情况呈现反超去年之势,订单量同比增长超20%,接待人数增长超过30%,客单价也有不同程度增长。

02

留在城市还是转战乡村

叠加北京疫情影响,Abby内心不可谓不复杂,「这可能是落在我们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此前《北京日报》解读,乡村民宿和城市四合院并不包含在被限定的范围内。但政策的风向会不会直接影响到四合院民宿,甚至面临「一刀切」,直到靴子落了地,她内心始终没底。

尽管自认做到了业内top级,也注册了酒店管理公司,Abby主动联系了短租平台和街道,询问具体政策或者应对措施,但并未找寻到准确的回答。

像她这样的民宿老板不在少数, 各有各有的打算。Abby无奈地称「该来的终究会来。」

有些人的院子正好今年到期,便放弃了续约。

有些人觉得做民宿的红利期已过,后悔入场已晚准备转型。

有些人则唏嘘不已「北京不欢迎我们。」

在Abby看来,新规的出台让部分北京的民宿从业者放弃城市民宿赛道,转移到城郊乡村。

2019年底,北京市连续印发《关于促进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曾被视为是对乡村民宿的身份认证和发展方向的指引。

已在京郊乡村民宿经营五年的大隐于市集团副总聶一品认为,民宿被纳入规范化管理,对行业来讲是件好事,毕竟合规是未来长远发展的基础。但就京郊乡村民宿而言,也并没有那么好做。

03

「今年学习,明年开业,后年转让」

民宿要「死」可太容易了,业内资深人士汤米称,真正能冲出来的好民宿特别少。即使没有疫情的时候,每个月都有大批民宿倒闭。

「通常文旅项目的成本回收期在八到十年左右。」对于HOBO农场的主理人刘露蕊来说,尽管目前的前期投入规模高达一千万,但对开民宿这事「没抱有什么幻想」。

HOBO农场是密云的欧式农场民宿,2020年12月刚刚开业。刘露蕊自称是这个行业的后入者,她的预期是今年能够平稳落地,每年的经营利润覆盖当年的成本。至于盈利,过几年再说。

和酒店行业70%的平均利润率相比,非标准化的民宿成本控制的难度更大,人员开支、入住率、前期装修等等都可能导致资源浪费后的成本的飙涨。

「民宿是个薄利行业。」聶一品指出最早的市场红利期已经过了,如今行业投资回报周期长、拿地难度高、运营压力大,重资产行业是和时间交朋友的。

中国民宿全国化起始于2007-2008年,主要集中在大理、丽江附近,之后在2013年左右开始在环沪、环京等区域开花,此后便进入快速发展期。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20》数据,2019年我国共享住宿(民宿)市场交易规模约为225亿元,同比增长36.4%。其中,服务提供者人数约618万人,同比增长54.5%。

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在提升产品丰富度的同时,也直接拉高了拿房价格。据业内人士回忆,目前北京郊区的拿房成本已经比五年前又翻了一倍。

大量的人和企业涌入到民宿中,最简单快速的便是模仿。打开短租平台APP,就会发现民宿的风格越来越趋同。当个性化的民宿成为同质化的产品,导致的结果是抢院子的价格战,「现在找个院子都变得很难,更不用说找到符合业态生长的院子。」

70%的人兴高采烈地上路,悄无声息地掉队。大多数人陷入「今年学习、明年开业、后年转让」的怪圈中。聶一品说,行业内真正坚持下来的是少数。

「不管做哪个行业,入场时不要拿自己的爱好去挑战别人的专业。」刘露蕊的团队有文旅、民宿、酒店等相关背景经验,她这样告诫未来的入场者。

04

民宿的「新命题」

转型、用户体验、注重内容……这些多在互联网上出现的词汇,频繁从民宿从业者的口中说出。

Abby原本规划直到第三年才发力互联网运营。但在被疫情压缩的一年之内,年货电商、咖啡馆、BBQ、手作社交体验……Abby把原有的互联网运营经验全用在了四合院上。

「业内都说我们是打不倒的小强」,如果未来还有机会,Abby称还是要坚持多业态组合的复合商业空间,而不仅仅是提供居住的民宿。

自称后入者的HOBO农场,最开始便放弃了把住宿当成核心产品去构造,而是围绕占地20亩左右的农场,把「可食用花园」、「共享厨房」等体验活动作为核心来运营。

刘露蕊坦诚这类活动预计对利润几乎没有什么贡献,但在用户体验和复购率上带来的影响要大得多。

大隐于世想做的则是打通行业内外,他们联合多个品牌,在京郊打造了北方第一个民宿集群——合宿。向内开办民宿学院、创业孵化、为其他民宿从业者提供业务支持等。向外异业联合,打通资源,不做孤岛。

「民宿就是一个空间,在空间内能够做的事情太多了。婚礼、会议、活动场地是最基础的,还有更多生活方式可以探讨。」与此同时,聶一品坦言,整体的生态链还远远没有形成,需要更多人参与进来。

「第一次的创业,对政策的理解和不可抗力的预估上有所偏差。如果还有下一次,肯定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再跌倒那么多次。」站在小院里回想去年此时,Abby感叹经历了最长的一年。好在冬季总会过去,下一个春天将会很快到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