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上市了,疫苗要来了,旅游业明年能回春吗?

硅兔赛跑 Lexie 2020-12-22 14:44

目前行业内普遍的认同是,2021将是蓄势的一年,2022年则将是旅游行业的真正恢复爆发年。

许多人2020年的新年愿望都是“世界很大,今年我一定能多出去看看!”2020残酷的对我们说“不,你不能!”

旅游业是今年惨遭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世界旅游协会4月数据显示全球从事旅游业的1亿人将失业,10月数据显示全美航空乘客数比往年同期减少了62%。

在跨国旅行骤减的情况下,有些旅行度假行业却没有想象中那样被摧毁,反而获取了新生。

分时度假:重新变得时髦

其中之一便是老旧的分时度假(timeshare)行业。分时度假这个概念起源于欧洲,就是把酒店或度假村的一间房或者公寓的使用权和产权切分,以会员制的方式出售,顾客可以享受一段时间的假期,同时拥有限时产权。顾客还可以用自己购买的限时产权去交换服务网络中的其他住宿,获得不同的体验。

这一行业正在快速发展,数据显示,全美timeshare行业从2017到2018的市场增长了7%,达到了102亿美元销量,并预计将在2019-2023之间以9.45%复合年均增长率的速度在2023年达到398亿美元。

在我国,随着越来越多人的消费方式从“走马观花”到“轻慢游”,中国也将成为重要的分时度假市场。

不过,分时度假产业自从70年代就没有太多的进步,像是这一领域的主要玩家Redweek等都没有把重心放在获取年轻用户身上,大多是在现存用户身上“薅羊毛”, 同时也采用比较老旧的模式,有很多隐藏费用,比如先交费再看照片等等,以至于给这一行业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名声。

Koala是一个今年刚刚成立的初创公司,目的就是成为用户和分时度假住宿房东之间的桥梁,它在8月正式发布前就已经完成了由Ira Lubert和Dean Adler领投的340万美元A轮融资。和Airbnb比起来,Koala的优势在于:

对不想临时找Airbnb的用户来说是一个更加稳定的选择,同时价格更低,因为房主可以自行定价,与普通景区住宿比起来通常便宜许多;

对房东来说,这些度假式住宿在Airbnb上通常行情不好,许多房产一时租不出去就砸在手里了,Koala不收房东任何形式的年费,而是只对成功出租的房产收取8%的佣金;

对平台发展来说,Airbnb的主业并不在timeshare上,因此无法验证一个分时度假房产的全部所有者。

Koala还想要破旧立新,用更多的自由和灵活度吸引年轻用户,因为年轻用户正在成为度假市场的主力军。

根据一家分时度假公司Diamond Resorts的数据显示,千禧一代是他们目前顾客群中增长最快的族群,已经连续5年保持着25%的增长速度,同时千禧一代愿意为了度假投资更多,33%的人表示会在一次假期上花超过5千美元。

Koala所提供的验证房产、安全支付流程、低价、保险等优势让整个流程透明起来,让买家和卖家都更加放心,目前也将“代际转移”设为目标,将人均44岁房东的房产租给偏好拥有厨房、洗衣等齐全舒适生活设施的年轻租客。

在疫情中遭受打击的旅游业公司中,Koala不算最惨,由于timeshare的房产大多是人们的第二套住房,并不会让人觉得太有风险,在夏天各城市措施刚开始稍微放松的时候,许多地方的timeshare房产就马上售罄了。

但毕竟人们的旅游欲望和需求减少,Koala也受到了一些影响,目前正在低调“修炼”,专注于美国本土一些城市的开发和网站搜索引擎优化等项目,不过来自房地产背景的创始人Mike Kennedy已经盯好了墨西哥、加勒比、夏威夷、日本等多地的房产,准备等世界恢复正常,人们“报复性旅行”时快速占领多个市场。

Staycation:短途出逃的舒适

2020让人们重新解构了旅行的意义,它不再意味着飞跃大半个地球去陌生的国度看不一样的风景,更多的是逃离“吃住睡工作”于一处的家庭场景,在短距离内用场景的转变解出游的渴,这让许多公司将注意力转向这一领域。

成立于2014年的Klook就是其一,它是一个为旅行者提供便捷的自由行玩乐项目的平台,包括景点门票、特色体验、当地美食等等,类似于Airbnb体验,以亚太为中心,持续向全球拓展。

Klook在2018年就达到了10亿美元的估值,至今融资超过5亿美元,红杉资本、华创资本、高盛、经纬中国等都是背后投资者。疫情前Klook每月活跃用户数能够达到3000万,但这一数字在今年4月掉到了500万。

为了生存Klook开始求变,推出了一系列虚拟互动体验,包括“云旅游”到巴塞罗那的巴特罗之家,伦敦的格林威治等地,采取直播形式,参加者可以跟导游线上互动; 还有一系列动手课程,比如自己做灯笼、做奶茶、做口罩,Klook会将所需的原材料邮寄到家,像是品酒课程的话用户收到酒后会有品酒师线上指导。

当国内隔离解除后,Klook更是把重心放在了国内短途旅行和城市深度游上,其实深度慢游一直是Klook所推崇的旅行精神,公司配有专门的“冒险家”团队会不断试水新活动,创造内容吸引用户来打开城市被折叠的未知,平台上充满了冲浪、跳伞等新潮活动,以及料理等特色文化体验。

Staycation近年来成为了年轻人喜爱的度假方式,以“宅度假”为名,到一个城市待上几天,深入浅出式享受当地生活,而不是飞到世界另一端,走马观花式“上车睡觉,下车照相”旅游。

其实在OTA领域竞争并不少,比如在国内携程、去哪儿等平台基本已经占领了机票酒店的高地,但Klook专攻的是将目的地资源和信息碎片化进行整合的能力,将当地的短途路线和体验收集成一个资源库。

疫情时代各地依赖实体旅游资源的商家更难接触到顾客,更要靠OTA的帮助才能生存,Klook这样的平台作为供应链整合者,其实在提升整个旅游生态的效率。

Klook预测即使世界范围内旅行恢复正常,短途Staycation仍将成为最重要的度假理念,人们对于旅行的重新定义和平台对本地体验的挖掘将进行互哺,成为最“抗疫情击打”的旅行方式。

像是总部位于硅谷的短途旅行租车创企Getaround今年10月完成了1.4亿美元的E轮融资,用户可以在超过100多个城市内按需租车,在今年年中旅游需求稍有恢复但飞行条件又不甚友好时成为了人们的理想选择。

它至今融资额达到了6亿美元,这轮融资由PeopleFund领投,其余参投者包括Reid Hoffman,Mark Pincus’ Reinvent Capital等,此前投资者包括软银和Menlo Ventures等。

东南亚在线旅游平台Traveloka在将服务重心转为国内游和轻漫游活动后,也获得了一些关注,并在今年7月完成了新一轮的2.5亿美元融资。

筹钱求存活的101个招式

除了转型,旅游度假行业初创企业在今年为求存活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儿就是…融资!比如这些公司:

来自德国的Tourlane打造出了一个虚拟旅行社,通过对用户旅行需求的简单问答就可以提供定制化的超过50多个地方的旅行计划,在11月完成了由Sequoia Capital和Spark Capital领投的2000万C轮追加融资,目前估值2.42亿美元。在夏天疫情稍为缓和的阶段和冰岛等案例较少的地区,Tourlane的表现都不错,但如今又面临着新一波的未知。

同是来自德国的GetYourGuide很像马蜂窝的模式,为用户提供旅行行程建议,售卖活动门票等等,常被许多旅行博主翻牌子,因此比较流行。它从3月开始就挣扎生存、解雇员工,但在10月获得了由Searchlight Capital、软银、Spark Capital等家领投的1.33亿美元。

由Goldman Sachs,NEA,和Kleiner Perkins投资的Omio是一个线上旅行信息聚合平台,用户可以查看飞机、火车、公交等等交通方式,今年以来完成了1亿美元的融资得以熬过疫情,目前也正在考虑和其他惨遭打击的旅游业公司进行收购合并等选择。

虽然听起来有些绝望,但是既然这些公司能够融资,就说明投资者们对于旅游产业的希望还没灭,并且有信心赌它的未来。

而最近Airbnb的上市也像是一剂缓和药,减少了许多旅行度假行业的创始人和投资者们此前对于旅游业短时间内恢复不了的担忧。不过Airbnb为什么选择在此时上市,今年以来的表现又到底怎么样?

Airbnb上市:拿我青春赌明天

毫无疑问在年初疫情刚开始的时候,Airbnb和其他在旅行度假行业的公司一样惨遭重击,即便是有了来自资本市场的20亿美元,仍在第二季度裁员了2000多人,占员工总数量的1/4,这20亿美元包括来自 Silver Lake 和 Sixth Street Partners 领投的10亿美元债券和股权融资,以及10亿美元银团融资。

Airbnb的Q2收入只有3.3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2亿美元对比可以说是大缩水,但Q3受益于居家令下人们远程工作更换场景的需求和本土短途旅游订单的回弹,同时内部裁员、降薪、收紧业务,这一阶段的表现带来了希望,13.4亿美元的收入虽然比2019年同期的16.5亿美元相比有所退步,但也算是硬生生将前一季度的表现翻了几倍,这样强劲的恢复能力也是让人惊叹。

同时,和来自OTA和酒店住宿行业的竞争者比如Expedia、万豪、希尔顿等相比,疫情让Airbnb在这两个赛道原本已经领先的市场份额更是巩固起来,因为它灵活退订和可控的商业属性更适合疫情间的住宿,此时上市说明它在疫情间的顽强表现有目共睹,也能够振奋全部投资者的士气。

Airbnb从2008年创立至今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有特色价值的品牌,甚至成为了一个新造动词,为人们外出旅行寻找住所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S-1显示今年以来它91%的流量都来自于原生渠道,这就让Airbnb在获客方面的广告成本大大降低。

同时Airbnb一直以来在房东与用户之间所培育的强大社群凝聚力在疫情中也有所帮助,比如房东相信平台对于卫生安全等标准的建议,用户支持平台的退订延期条款等等。

部分投资者对于新一波隔离下Airbnb的前景不是很看好,但大多数人对于Airbnb的上市还是保持非常乐观的态度,认为这一波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实至名归,也安抚了行业内的躁动沮丧。

不但如此,Airbnb此时上市更是被认为是一个好时机,毕竟疫情总会有结束,人们旅游的欲望不会就这样消失,在即将到来的旅游恢复甚至是爆发年时,在人们心中最安全和舒服的选择还是Airbnb上这些私人、可控的房产。

Airbnb在发行日12月10日以68美元的发行价开盘,一度飙升至146美元,收盘于144美元,大涨112%,市值近千亿美元,成为2020年美国市场最大IPO中的一员,投资者赌的就是一个旅游业可期的未来,但这个未来什么时候才会来?

寒冬过去,春天还远吗?

总体来看,2020年旅游业的融资大幅减少,据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截止到11月底,2020年全球旅游行业共发生464笔融资,总融资额为520亿美元,不到2019年1044笔融资下1080亿美元的一半。

后2020时代的旅游业会蓄势爆发吗?

当辉瑞、Moderna等公司的新冠疫苗在临床试验中证明有效的新闻一出,许多家公司的股价立刻有涨幅,旅游行业也是一样,疫苗成了新的希望。

但考虑到疫苗能多快的大规模普及,又有多少人愿意接种等问题,这希望也充满了未知数,旅游行业的恢复无可置疑,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是会多快恢复以及恢复到什么程度。

目前行业内普遍的认同是,2021将是蓄势的一年,2022年则将是旅游行业的真正恢复爆发年,因为在疫苗大规模起作用改善全球范围内旅行条件的情况下,由于人们大多习惯提前预定旅行,2021下半年恢复正常也不太实际。

美国旅游协会的预测显示,全美2020年的旅行规模比2019年下降了45% ,而且预计到2024年才会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这就意味着跨国旅行恢复的速度也会慢很多。不过2021也走在恢复的轨道上,居家办公、Staycation、国内游、本地深度游等稍“抗疫情击打”趋势将在明年主导旅行度假方向。

在旅行类型上,个人旅行将比出差等商业旅行更快恢复,因为人们意识到许多会议都可以采用Zoom的方式进行,但如果说2020证明了什么的话,那就是人们渴望旅行和游玩等货真价实的体验,因此个人度假旅行将需求最旺。

目前存活下来的旅游行业公司大多是像Airbnb一样比较成熟的科技企业,随着行业情况转好,会有更多小型、处于早期阶段的旅游创企获得投资,但今年以来获得融资的公司也都不是坐以待毙型,而是积极转型迎合新可能以求新求变应万变,毕竟这是初创企业的拿手好戏。

2020让我们学会了不再对去不到的地方生气抱怨,而是开始珍惜所有能迈出家门看到不一样风景的机会,对有旅行需求的消费者来说,其实行业内谁拼的你死我活并不重要,他们看重的是谁能在这一时期仍能以安全和有趣的方式满足他们“想出去看看”的愿望,旅行不会停止,但疫情总会,在富贵险中求的精神下,那些熬过寒冬的公司会更让人瞩目。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