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功权:青普从死亡谷里爬了出来,业务在恢复基础上增加66%

猎云网 灵犀 黎曼 2020-12-15 14:52

即使公司突然停业,也能运转得过来。

“您记得上一次愉悦的时刻是在什么时候?”访谈中,面对记者的这一提问,王功权先是愣了一下。

“之前有位成功的女企业家向我表白。”年近六旬,头上若隐若现几缕银丝的王功权作回忆状,尔后幽幽地说出这个答案。

他的回答让在场记者与工作人员开怀大笑。他不温不火地回忆起那位成功的女企业家,说她长相娇美、事业成功,是多年前就认识并且很尊敬的朋友。

“她说,王老师,我这一生要是有你这样的男人该多好,这么多年遇到的人很多,想找一个踏实的人其实挺难的。”王功权述说时难掩喜悦之情,“那一天我很高兴,一想,认识这么多年,也没往这方面想过。”他爽朗地笑了。

同样地,他的回答也让在众人员始料未及。很多人面对这一问题时,总会谈到工作、事业上的小有成就、小有突破。这也是创业者、企业家的一些共性所在。但他却展现了他性情中人的一面。显然,他也并不避讳自己曾被人非议的“私奔”、“牢狱”的敏感事件。

采访当天,他作为一家文旅公司董事长的创业者身份出席在猎云网举办的年度峰会上,他给在场人员分享了《投资创业二十年》的主题演讲,真诚地给创业者提出了21条创业建议,这里面囊括了他过去在创投圈摸爬滚打的二十年的经验之谈。此外,他还随性地和记者聊了聊他的心之所往。

谈笑间,他足够从容洒脱。在记者面前,他不仅展现了作为成功创业者、投资人的睿智聪敏,同时也散发出他作为年长者、诗人、一个真实的人的洒脱与智慧。

商人王功权:成了就成了,败了就败了

过去二十年,王功权享有盛名。他是万通董事长,被外界贴上了“万通六君子”之一的称号,而后加入IDG,将华尔街的风投经验带入本土投资,紧接着他创办了“鼎晖创投”。他曾是潘石屹领导,周鸿祎也以师相待。

2015年,年过半百的王功权又回到虔诚的创业者身份。他说,这次创业他将准备花15年的时间。

他开了一家面向高端人群的文旅酒店(北京青普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普))。确切地说,他想打造一个高质量的文旅场景。

说起创办缘由也很简单。先是原北京万通董事、弘成教育创始人之一的杨雪山在甘南裕固族那边办了个小酒店,生意红火,给了他想法。而他也正琢磨着要做些事情。“事先也没研究也没论证,但底层的直觉肯定有,旅游是未来的趋势。”

当前,他正处理完疫情给他带来了一场意外大考。

他说,这一两年里文旅行业的创业者差不多都徘徊在生死线上,而他几个关系很好的同行,本来想合作,最后因为大量用户发起退款,资金运转出现危机而关了门。

同一时间,青普也面临业务骤停收入骤降、人力物力空转的局面,其股东又因受多方面环境影响而陷入了极端困境,甚至很有可能比他的公司更快倒下。

这样情况下对于普通的创业者来说生还的几率太低了。但王功权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和青岛国有资本成立了一个2亿元专项基金,并给股东输血最终解救了危机。如今,青普也从死亡谷里爬了出来。他颇为骄傲地强调,“这不仅是恢复了业务,而且是在恢复的基础上增加了66%”。

在创投圈深扎的二十年,金钱、人脉自不必说。但用他的话说,二十年经验其实也没有那么神秘。它其实是把双刃剑。“经验是件好事,但同时也会带来其他的东西,我并没有因为有经验而不犯错,反而该犯的也都犯了,社会学里的成功是不可以重复的。”

但实际上,观察青普我们会发现,如果不是股东出现问题,青普也不会就此倒下。因为王功权并没有把盘子铺地很大,反而很小,一家公司的客户就足够包场。即使公司突然停业,也能运转得过来。

在当前的创投环境下,他正在本本分分地遵循生意的本质做事。对创业并没有抱着“快、急躁”的心态。

他说好品牌是慢慢磨出来的。他开始批评当下创业者们求快赚钱的心理,“回头看阿里巴巴从创业到上市,15年对不对?腾讯京东的时间也不短啊。”他分析了欧美、日本、德国等较有代表性的以产业为主的国家,认为优秀的服务与产品打造都需要工匠精神,慢慢磨。

目前青普的流量更多是来自B端,比如各种企业的VIP服务带来的流量。“但是B端人群未必是发自内心喜欢这个东西。所以相对B端人群,我更喜欢C端流量。”当前,青普的流量B端和C端各半。

17的投资生涯,他对市场有最敏锐的判断力。

随着过去二十年的造福结束,中国诞生了一批新富人群,集中在70后、80后身上。而随着70后迈入老年阶段,最富的这帮人即将迈入老龄化社会。这个万亿市场的旅游市场一定会不断增长,爆发更多需求。

他说,这个市场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市场上的玩家虽然多,但分散。中国庞大的人文资源也处于孤岛状态,没有打通。他认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服务好,个性化。“要让度假的人觉得在这里体验的东西是平时没有的。需求嗷嗷待哺,却没有相应成熟的服务体系。”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大家对品质的需求肯定在逐步上升。“在中国,大家不能一直都去玩便宜的东西,便宜的都是以质量为代价的。不可能你用1块钱做的东西,干不过人家1毛线的东西。”为了让客户有更好的体验感,在技术和互联网的打法上,他也在不断摸索和思考。

王功权认为,在中国做生意,重要的是看好业态发展,跟好大趋势。他看好优秀的传统经济。

“虽然互联网经济走到了顶峰,将传统经济压迫的不行。但当传统经济将互联网作为‘标配’的时候,就会形成一个新时期。传统经济反过来去找互联网,来的会比当初互联网想改变传统经济更加迅速强烈。”

当这些好的东西从互联网的冲击中走出来,就会获得新生。他愿意在这个过程中,成为先行者和体验者。

不过,他也小小地感慨道,干活很累,赚钱也不快,“很久没有数钱的快感了”。确实,作为一个在中国投资圈摸爬滚打17年的王功权而言,数惯了大钱和快钱。这样赚慢钱,他是第一次。

“当前的你对钱还感兴趣吗?”面对记者的提问,他爽快地回答到:“当然感兴趣。”不过,他也坦言,现在会权衡,一些商业模式是否真的对民众有益。如果是负面的,很赚钱也不做了。

所以他的创业中总带有一种随性与洒脱。“我不把自己太当个东西,平时也随便,没有那么多讲究。成就成了败就败了。我也没有想自己占的是不是最好的,成长最快的,赚钱最多的。我也没那个智慧。好多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在国内,不确定因素特别多。”

文人王功权:相对商场得意更喜欢附庸风雅

王功权认为社会对他的定位总是容易装到一个框架里,变成一种类型化的标签,所谓“成功”、“元老”、“任性”,并不是他所认可的能够描述自己的词语。

在王功权本人眼里,不功利,不理性,对人生没有成熟的规划更像那个本真的自己。他说自己只是积极地向前走,坚持真诚地对待别人,坚持自己的喜好。

此次创业做青普民宿就是一次商业与创始人本身喜好的结合,王功权兴致勃勃地讲起前日上午在贵州铜仁看朱砂矿的情景,他还给家人买了朱砂项链,还去大悬崖上的玻璃栈道中行走。思考如何将这些体验落地到自己的民宿中,是王功权的工作职责。

他在不同名山大川中寻找项目,与当地手艺人讨论非物质传承,了解历史,探寻各类故事,这对他来说太有趣了。

王功权把青普定义为人文度假生活方式提供商,是在度假的目的地提供人文生活方式体验服务。他希望将自己体验到的分享给客人,让他们也感受那份愉悦、新奇与身披霞光的不同。

在丽江,青普客人可以亲手制作镇宅的瓦猫,学习东巴象形拳,采集滇西南的香草制作香氛,和纳西族最后一个铜匠学习制作铜器;在漳州,和隐居画家在本地樟木上创作油画,制作客家酸柑茶,听塔下村几代人的老村长讲述客家传承;在扬州行馆,和扬派盆景传承人学习2300年前的犀皮漆技艺,学唱扬剧,体验金石艺术并亲手制作印章。这都是王功权自己想要做的事。

“山水胜处,艺文养心”,是他个人趣味的投射。

除此之外,混迹商场多年的王功权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赚钱是商业最基本的底线,如果经商不挣钱,就像是当老师的不讲课。在他眼里,经商做企业,挣钱是底线,但在挣钱的基础上,谁能创造出有价值的公司、令人敬重的公司,企业品牌有点底线、有点情怀、有点担当,才是高手。

商场风云多年的王功权,比起商业成功,更喜欢附庸风雅。他得意洋洋地讲到一会儿要去参加的格律诗词会,可以在场中读诗、与大家分享,不胜美哉!

王功权用了很久的时间向记者讲述自己曾做过的一项红学兴趣研究,时任红学会会长的冯其庸对王功权说,“王先生,研究《红楼梦》的文人一般不懂金融和财务,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他来了兴趣,便对《红楼梦》中贾家财务模型进行解剖,研究其收支结构。他发现《红楼梦》在财务细节上存在一些漏洞。例如,贾家出钱帮助大管家的儿子买了一个县官,然后贾家大庆三天,送给管家的彩礼钱相当于贾家在东省土地的三分之一。王功权说,“这是不可能的。”此时的他,对《红楼梦》个中细节津津乐道,饶有趣味。

王功权充满才情,作为诗人,他的文风洒脱超然。他在诗中写道,“总是春心对风语,最恨人间累功名。谁见金银成山传万代?千古只贵一片情!朗月清空,星光伴我,往事如烟挥手行。痴情傲金,荣华若土,笑揖红尘舞长空。”

“痴情傲金”、“荣华若土”,足见王功权是个肆意纵情的性情中人。同时,他也兼有诗人那忧国忧民的情志。他说,每当看到很小的小孩玩的时候,就会想,怎么能让他们将来不那么痛苦,不那么纠结,能活成个真实的自己。他感慨,自己这代人到了这个年龄,也没能给子孙后代带来更好的社会。

永远选择创业

王功权说,“投资与创业,如果进行一万次选择,我永远选创业。”

在投资界干了17年,他把投资比喻为:替他人做嫁衣。在他眼里,投资人像是奶妈,喂孩子、养孩子,辛辛苦苦陪着长大,最后拜拜,飞了。到头来,发现是别人家的孩子。

公司上市了,敲钟了,创业者很高兴,LP很高兴。“我们GP就相当于一个保姆,养大的孩子被别人抱走了,还得再去抱下一个孩子。这个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苍凉感”。

他的苍凉也出于一份自信,因为不愿意“一流的人才赚三流的钱。”

王功权将管理费、carry刨掉,觉得赚的钱还是不行。“作为资本的管理团队,能够获得的投资回报非常有限。一旦上市,创业团队赚了大钱,LP也赚了大钱,但我们的都是被市场计算过的,要想再多也不可能。”

他还回忆起市场不景气、募资难时的情况,要找各路人马募资并不容易。王功权说,“把人格降到最低,觉得他有可能成为我的LP,就得巴结,还不能狠命巴结,太痛苦了。”

相比于赚钱少、巴结别人的痛苦,创业却不一样,在他眼里,创业虽然难,但大不了就失败。二度创业,反而让他对创业者有了更多敬重,“做投资的时候,可以对创业者说,你从这条河过去吧,风力不大,河水最深也就到你的脖子,可以放心过河。但是真轮到自己要过河,还是会担心,虽然理论上水到了脖子不会淹死,但还是会被吓得够呛。”

但现在的王功权对创业者多了一些理解,对投资者多了一点无可奈何和小嘲讽。如同他比较欣赏的创业者雷军一般,王功权希望像雷军,在不同赛道转换之时,也能趟过过诸多大大小小的坑,坚持如一。这是他真正的敬佩所在。

投资生涯中,王功权留下不少经典案例。在鼎晖的诸多投资项目中,回报最高的当属奇虎360,周鸿祎在做3721时,王功权就一路扶持;2006年,鼎晖第一轮投了500万美元;5年后,奇虎360在纽交所上市,鼎晖狂赚2亿美元。

虽然已不在投资界,王功权并未放弃对投资界不认可的事情发表观点。比如,共享单车最火的2017年,王功权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这种模式非常危险。他不喜欢投资人非常浮躁地去寻求爆炸式增长项目,那不现实。

他认为,优秀的投资从来不会追逐风口,优秀的投资人是风口的制造者。

17年投资生涯,王功权亦对投资人保有自己的认知。投资人必须具备以下三个基本素质:好奇心、同理心、独立思考能力。

好奇心,对新东西要感兴趣,只有好奇,才能不停地发现新东西;同理心,站在创业者角度去思考问题。

而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能力,不人云亦云。“最怕的是被情势所裹挟,大家都投资,你也投资,这个逻辑对吗?”王功权喜欢逆向思维,大家说好,你不一定也觉得好。但成熟的逆向思维是建立在知识的累积上,只有体系化的知识或经验到位后,才能在一个角度上有所突破。

重新创业,王功权感到幸福。这种事必躬亲、有掌控感、永远在挑战困难的生活是他的答案。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