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佛山“简巢”酒店含恨离场,酒店业如何逃出生天?

滚动财经 2020-12-04 17:10

近七成营收损失,对任何一间酒店都将是生死考验。

2019年末,一场突如奇来的疫情冲击着各行各业,而站在冲击最前沿的重灾区或许就是酒店业了。

2020年9月19日,中国饭店协会会长韩明就坦言,疫情冲击给近年来一直高歌猛进的住宿行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调查显示,今年上半年酒店企业营收平均同比下降近70%,中国住宿行业整体损失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

分析不难发现,近七成营收损失,对任何一间酒店都将是生死考验。日前,笔者了解到经营快七、八年的位于广东佛山南海黄歧的简巢酒店,正是受二房东跑路又受疫情影响,导致不得不“崩盘”的案例,或许就是中国酒店业目前遭遇的一个缩影。

加盟店艰难度日 委派店长违法雪上加霜

作为简巢酒店的发起人,江某人(化名)在酒店业摸爬滚打已经有近20年。此次简巢酒店不得已清盘,江有苦难言,觉得“简巢死得太冤”。

2013年,江与三位好友一起共同投资近700万元人民币,加盟了国内某知名连锁酒店,酒店地点就位于广东佛山南海黄岐歧西路1号。

按照江某人的思路,凭借自己酒店业经营的经验和人脉关系,加上知名连锁酒店的品牌效应,投资挣钱只是迟早的事情。然而,让他始料不及的是,酒店在开业八个月后就开始陆续亏损。

连锁酒店品牌店长全权管理,店长因为个人违法违规问题导致酒店关停一个月,使得酒店生意雪上加霜,再也难以翻身。

酒店一路亏损,先是股东们坐不住了,与江一起投资的好友陆续净身离开。后来部分员工开始陆续离开。然而,租约合同未到期,还有一帮不肯离开的员工,江某人接过了公司法人,选择了坚守,按他的话说,“只为让留下的员工有个家,只为酒店能活下去”。

“简巢”生不逢时 二房东拍屁股走人

自从接过酒店法人,江开始酒店自救。为节流~脱离原来连锁酒店品牌,自购商标“简巢”。尽管还是有亏损,但江某一直信心满满,也希望通过自己的经验及员工的努力让酒店逐步走上正轨。而这一坚守就是好几年。

然而,简巢可谓生不逢时,尽管几年经营下来,简巢慢慢有了起色,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简巢再次陷入了危机。

2019年5月,该物业一楼的大租户无法经营撤场,导致二房东叶某(某物业公司代表)无利可图后离场,该物业业主因为二房东合约未到期,双方就是否退还押金未能达成一至,业主未能让酒店续改合同。其后果就是简巢酒店租赁的场地无法与物业业主直接达成直接租赁协议。

2019年9月底,为了生存,酒店必须重组,也谈好新的投资伙伴,准备升级改造,但业主以没有处理完二房东违约事宜为由,一直不签变更合同,致使新的投资人被活生生的吓跑。重组失败!简巢酒店也因此走上了不归路。

法院没人巣也没了 “简巢”路在何方?

随后的剧情进展更让人大跌眼镜,物业业主将二房东叶某和简巢酒店告上了法庭。2020年1月12日,二房东发短信与简巢酒店解约,但故意不派人接收,酒店只得留人看守。

2020年1月底,疫情爆发,为了配合公安部门明文规定管理,酒店只能关门,等待法院判决。2020年4月3日,法院开庭,简巢没有如愿等到合同可以变更的消息,等来的却是注销公司的告知,本想与业主直接签约的希望破灭了,不仅如此,酒店还得承担2020年4月9号前的所有房租,这一次,江先生是彻底绝望了,简巢是真的没了!

对此,有法律界资深人士分析认为,此案如果延迟一个多月,其结果可能会有天壤之别。因为此后的5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聚焦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买卖合同、房屋租赁合同、金融合同、医疗保险和企业破产等案件类型,提出了23条具体指导意见。

其中,对于受新冠疫情影响,零售餐饮等行业的客流减少、销售额下滑,资金回笼困难,导致租金支付困难等经营压力存在。对此类租赁合同纠纷,第一、一般情况下不支持解除租赁合同的请求。

这里所指的一般情况,主要是由于疫情和疫情防控措施,承租人营业额下降、资金回笼困难,无法及时或者足额缴纳租金,出租方提出解除合同的,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下不影响合同目的的实现,依据法律关于不可抗力及合同解除的规定,不支持他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

第二、一般情况下支持变更合同的请求。

营业额的下降,回笼资金的困难,主要是受疫情和疫情防控措施的影响,属于不可抗力,这个时候根据公平原则,结合当事人和营业情况的具体事实,酌情调整租金或者是调整交付租金的期限。对这种请求,按照指导意见是予以支持的。

第三种特殊情况,如果出租人是国有企业、行政事业单位对外出租房屋用于经营,根据国家出台的相应优惠政策,国有企业、行政事业单位作为出租人,应当在疫情期间根据政策免除一定期限租金。

显然,本案中二房东解除合同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问题,其次,物业业主也应当支持简巢酒店变更合同的请求。另外,疫情期间是否需要向物业业主支付租金也存在一定争议。

投资700万之巨打了水漂,还承受多年的巨额亏损,江先生对此觉得有苦难言,亏了钱不说,简巢就这样不明不白死了?江先生实在心有不甘,在他看来,简巢的冤情不仅业主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二房东更应承担主要责任,他表示将保留追究业主和二房东法律责任的权利。

江先生还透露,一叶知秋,简巢酒店的“死亡”在酒店业绝非个案,尽管目前国内疫情控制成效显著,但特别是对于许多连锁加盟酒店而言,更多的“简巢”或许正在路上,只是没有被翻出来而已。而对于简巢品牌今后的去向,江先生认为,一个倾注了自己多年心血的酒店品牌,还是希望今后有机会能将其擦亮,成为人们旅途的驿站。

“后疫情、内循环” 酒店业发展创新是关键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简巢酒店的被动性出局,疫情只是“最后一根稻草”。而面对国际越来越不明朗的疫情形势,以及国内“内循环”环境的变化,如何进行创新才是酒店业企业发展的关键所在。

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国庆中秋长假期间,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79.0%;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69.9%。

“创新对于酒店行业而言,始终是一个重要命题。”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秘书长辛涛认为,疫情之后酒店投资人和运营者开始意识到酒店市场产品的差异化在疫情面前的不同商机,由此酒店营销策略会从“卖家思维”转向“买家思维”。此外,疫情还倒逼酒店进行产品创新,推出各种特色活动和举措,来满足新老客户的多种需求。

疫情虽令整个市场蒙受损失,但也为酒店业提供了产品与服务迭代升级的契机,随着顾客对酒店服务要求的提高,能提供更多优质服务和体验的酒店品牌将会更具竞争力。

在“后疫情”时代,产业链的正常循环受到影响,酒店业在复工复产的基础上,应更注重提升创新速度和创新能力,逐步完善产业链的“内循环”,籍此化“危”为“机”。而作为简巢品牌,则可以通过收购、重组等方式实现重生。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