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设置“浮动票价”,打工人坐车会更贵吗?

未来的出行费用会以加倍的方式偿付运输业的损失吗?

12月23日起,京沪高铁运行时速300~350公里的列车将实施浮动票价,全程有升有降,基本上是5小时以内的涨了价,最多的从558涨到604元。时间长且非黄金时段的降了价,最多降到498,总体而言涨多降少。无独有偶,成渝高铁也在加紧改造,不日时速将从300提速到350公里。

随着春运的临近,高铁摩拳擦掌,全年度的损失,也只有在春节期间找补了。而廉价的机票似乎也快到头了,至少年中开始的许多随心飞套餐到了明年就结束了。

疫情的影响,今年的飞机票异常便宜,笔者几次乘坐广州北京间航班,票价都很低廉,黄金时段的航班票价五六百元,并且都是宽体大客机,飞机上往往座无虚席,各色人等仿佛坐火车一样极具生活气息。疫情期间的航空特点多多,飞机餐的选择变得少了,但基本都正点。北京新建的大兴机场投入了使用,廉价航空开始进驻了,出行的选择更多了。

有一次搭乘东方航空,飞机餐改成了点心面包,联想起夏天东航推出的随心飞,3000多元半年随便飞的套餐。对于长途旅行者,这可真是前无古人的半年,花费不多,却可以行万里路,体验到国际航班的标准服务。过去坐绿皮火车跑遍大江南北的我,吃惊地发现今年的飞机旅行比绿皮火车还廉价了。

在2000公里这个距离上随便查一查, 北京到南宁、到厦门、到成都、到昆明,四五百元的机票几乎是标配。3个小时达到目的地,这样的价格,和普通列车的卧铺价格差不多,更不用说高铁。

长途旅行,高铁动卧和航空有着一定的替代性,夕发朝至,睡眠与旅行两不误。北京到广州,动卧也在降价,稍淡的周六班次880元,周五和周日需求旺,1000元,但和飞机的性价比仍是没法比的。也正是在这样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今年航空业大面积亏损。不过夏天开始的自救也显出了效果,三季度三大航中南航已经恢复盈利,东航、国航虽还在亏,但整体环比均有所收窄。

相对于航空公司,铁路企业还是比较好过的。10月份我从北京去天津,高铁公交化运行,几分钟一趟,我本想快到车站再买票,到了却发现最近的两趟车次已经全满员,有票的已经是半小时后的车次了。坐京沪高铁,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间,距离3点那班开行还有45分钟,已经没票了。虽然这本来就是抢手的整点发车的高铁,未来这个班次的二等座票价将提高到598元,能够满员行驶,还是说明京沪高铁上繁忙的景象又回来了。

今年前三季度,京沪高铁实现营收172亿元,同比下降35%,净利润19.5亿元,同比下降79%。但仅就三季度而言,净利润是13.2 亿元,环比增加11.1 亿元。按照如此复苏势头,京沪高铁的客流是有望在明年恢复到疫情发生前的盛况的。一年前,京沪高铁每天都能赚上3000万,巨大的客流加持下,来往旅客的每一张车票里有4成能成为高铁公司的利润。

当宽体客机挤满了国内大城市间的航道,其实航空公司并不是向高铁抢客户,他们是在和自己的同行争抢,同时还在开拓着新的客源,这些新客源甚至本来也不是高铁的客源。这是一个直观化的内卷市场,只开国内航班。当然这是疫情下的极端状况,疫情结束了,国际航班还是会恢复,宽体客机的长途续航能力还会发挥出来,廉价航空的价格也会一去不返。

但对于高铁,意义恐怕更为深远。铁路运输兼顾服务大众的公共利益和铁路系统企业盈利两种职能,对于高铁的定价,每一次开通一条线路,公布一次定价,旅客们都是颇为敏感的。如同高速公路,高铁一旦修建,事实上就形成了这种交通运营形式上的垄断。

早在10年前高铁陆续开通时,有关票价的讨论就颇为激烈,后来高铁和飞机一样失信人禁止乘坐,高铁被赋予了奢饰品属性,讨论也就终止了。发改委的定价原则是,市场部分归高铁,公共利益部分由传统列车承担,高铁市场调节票价,传统铁路严格限价。这样泾渭分明,其实就没有了讨论的空间和意义。

可京沪高铁开通9年来没有调价,偏偏今年调整了,不能不说还是借危机对旅客心理的试探。试探还发生在一条日进斗金的线路,面对的又是最有承受能力的乘客,这就不由得使人联想,高铁市场化的定价会不会到来。一票一价,如同机票一样的市场化定价会否出现。

在市场定价化的尝试中,广州深圳间的高铁就已经令人警惕了。身处人口稠密的三角洲,广深高铁线路得天独厚,又因为宽阔的珠江口、密布的河汊水道的阻隔,这里高铁出行远比汽车旅行更有优势,或许也正因为此,广深高铁价格远高于同里程的长三角、京津城际铁路间的票价。过高的票价令旅客们叫苦不迭,影响到区域间的人员流动,也影响到城市间的协同发展。

高铁毕竟不同于航空,天空没成本,航空公司也没有先期投入,更没有独家航线的占用权利,两个城市间几十家航空公司都在运营,完全是一片充分自由竞争图景。铁路建设有着巨大的先期投入,建设完成后则天然垄断了铁路上的出行方式,竞争对手只有汽车和航空两大类运输方式。对于旅客而言,如果选择权只限于在乘车、乘飞机和乘高铁之间选择,高铁其实垄断了轨道资源,还是应该受到一定程度的监管。

春运就要开始了,疫苗也在议程中了。一次疫情改变了很多行业,但愿我们未来的出行费用,不会以加倍的方式,偿付运输业的损失。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