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高铁:将视客流需求增加17节长编组列车开行比例

澎湃新闻 姚晓岚 2020-11-03 10:29

京沪高铁董事长刘洪润表示,京沪高铁客运量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11月2日,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洪润在参加证券时报“高管面对面”活动时,对诸多热点话题做出回应。

疫情影响

对于疫情影响,刘洪润表示,总体来说,疫情对公司的影响是比较大的。作为铁路运输行业,疫情发生后开行的列车大幅度减少,后期又实施“隔座售票”政策,将列车上座率控制在50%,再加上乘客对疫情的担忧,所以无论是开行列车的列数、还是上座率都有大幅度下降。“原来京沪高铁是一票难求,开行列车相当密集,今年二、三月份以后,开行列车数量大幅度减少。”

上座率方面,他表示,正常情况下,京沪高铁上座率大概在80%左右,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而上座率决定了公司毛利率的高低,公司开行列车的成本是固定的,上座率越高,毛利率越高。但由于疫情影响,乘客出行意愿降低,虽然公司按照国家和国铁集团要求,仍保持部分列车的运行,但疫情期间乘客很少,空座率比较高。

不过他也表示,京沪高铁区位优势突出,京沪间整点列车(全程4个半小时左右)乘客需求旺盛,节假日期间更是一票难求。同时,随着疫情防控工作不断加强,旅客信心也在增加。最近几个月列车上座率已经有所回升。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六月份到八月份这三个月上座率都在逐步回升。但何时可以恢复到原来状态,主要取决于两方面。一是疫情是否还有反弹,是否控制住,是否还有别的因素出现。另一个方面,取决于乘客疫情后的心理因素。“如果大家对疫情后出行安全信心很强,不再担心,京沪高铁将很快恢复正常。但是具体何时恢复到原来状态,还得看疫情发展。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公司对客流恢复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疫情以来,京沪高铁能够维持盈利,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今年二季度在北京出现疫情前,公司预期高铁上座率将逐步回升,但随着二季度北京地区疫情出现反复,上座率受到一定影响。目前,随着疫情形势得到有效控制,上座率已逐步回升。”刘洪润提到,踊跃出行对客座率的提升有很大的推动。历年看,国庆期间是出行旺季,加上今年疫情影响,大家很长时间没有出行,今年国庆上座率相比前几个月有了很大提升。

上市效益

谈到上市所带来的作用,刘洪润表示,经济价值方面,公司2019年利润总额是158亿,净利润是119亿。在社会效益上,公司上市有助于改善治理结构,提高科学管理水平。另外,对提高高铁的品牌效应,拓展高铁建设都起到了积极的示范推动作用。从对资本市场和社会做出贡献的角度来说,公司上市为资本市场和社会提供了一项优质核心资产。同时广泛的融资渠道也有利于我国高铁公司的持续成长,实现高质量发展,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他表示,公司分红的前提和根本是经营业绩支撑,如果没有疫情这种重大不可预见的情况影响,京沪高铁业绩是持续增长的,可以很好地保障实施分红。“公司将积极做好经营管理工作,争取实现良好的经营业绩,在综合考虑对投资者的合理回报并兼顾公司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实行持续、稳定的股利分配政策。”

京福安徽公司运营思路

京沪高铁此前上市所募集的资金主要是为了收购京福安徽公司。

对此,刘洪润解读称,京福安徽公司旗下拥有由合肥到蚌埠,合肥到黄山线路,以及商丘到合肥到杭州的线路等,这些线路正好构成小十字交叉,这个十字交叉的位置很重要,连接了全路。从地图可见,京福安徽公司线路的小十字交叉正好处在各个大线的交汇点上。将来客运通过量将会非常大,也会为客流的快速增长带来有利条件。另外,原来京沪高铁是一个单线,从北京到上海。收购京福安徽公司以后,相当于从一个单线拓展成一个小路网运营,特别是长三角地区的小路网的运营,把北京、上海两个经济圈连接的更加紧密,所以收购京福安徽公司对提高上市公司未来的成长潜力有很大帮助。

与此同时,刘洪润表示,收购京福安徽公司后,第一是利用新线开通机会,把京福安徽公司管辖线路的运量迅速提高。第二是积极推进京福安徽公司沿线车站土地经营开发等多元化经营业务,发掘沿线资源的潜力,扩大新的利润增长点。

问及未来公司是否会沿着高铁上下游资源继续收购相关资产,刘洪润表示,目前公司的主要任务,还是要把现有资产经营好。

客运量提升空间大

刘洪润透露,京沪高铁客运量的提升空间还是挺大的,原来京沪高铁从徐州到蚌埠间客运量是满负荷的,公司收购京福安徽公司以后,从西边过来的车,尤其从陕西、郑州、兰州方向过来的车,可以不走徐州,直接走阜阳和蚌埠过去。徐蚌段的瓶颈打通后,京沪高铁的运输能力就上来了。

另外,京沪高铁也在积极扩大“复兴号”17辆长编组列车的开行数量,随着长编组列车的增加,运载能力也在逐步的扩大,也能为提高运量奠定比较好的基础。“从客流产生本身来看,京沪之间的客流是充沛的,只要有列车开行,特别是好的时间点有列车开行,客流量会很快提升的。”

2019年,京沪高铁投入运营的17节长编组复兴号列车占比约为10%左右,其余大部分为16节编组列车。刘洪润表示,未来公司将视客流需求情况逐步增加17节长编组列车开行比例,增开的日程安排取决于高铁列车的生产速度以及客流的增长情况等因素。

票价有升有降

近期,京沪高铁宣布将实行浮动票价机制。对此,刘洪润表示,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在国铁集团及国铁控股铁路上开行的设计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高铁动车组列车票价,由铁路运输企业依法自主制定。换言之,京沪高铁自身有定价权。

他透露,公司从上市开始就在研究建立灵活票价机制,实现票价有升有降。比如整点开行的列车票价(上浮),相对冷门时间的车次票价就下浮,构建灵活的适应市场的运价机制,努力满足旅客多样化需求,用好运力资源。但这不是一个单纯提价的概念,而是票价有升有降,优质优价,是结构性的调整。

“今年10月公司已适时推出灵活的票价机制。这次优化调整的原则是票价有升有降。按照旅客对图定旅行时间、席别服务的不同需求合理调整票价,让广大旅客有更多的出行选择。同时体现优质优价。统筹考虑图定旅行时间和客座率等因素,合理安排列车票价档次。”刘洪润说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