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众生百态”:从业者转行做直播,盼回归本行

广州日报 肖欢欢 2020-11-02 12:10

过去这大半年,广东的旅游从业人员在疫情中经历了怎样的历练?

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旅游企业纷纷遭遇从业以来的“至暗时刻”。但酒店、旅行社等经营主体纷纷积极自救,通过转型升级、多元化经营等方式在危机中寻出路。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国内旅游的火爆景象更是坚定了大家对旅游行业复苏的信心。过去这大半年,广东的旅游从业人员在疫情中经历了怎样的历练?近日,部分人员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酒店经理任雄:转行送外卖,盼回归酒店业

任雄今年50岁,是广州人,从事酒店行业已经有将近30年了,去年8月,他刚受到一位朋友的邀请跳槽到深圳一家精品酒店担任经理,当时他想着妻子已经在深圳工作,可以有更多时间团聚。但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在深圳工作了才5个月的任雄就面临失业的风险。任雄回忆,当时没有客人,酒店的上百名员工每天就只能在酒店大堂刷手机。“原本我们甚至连春节期间的加班表都排好了,但到了3月份的时候各地还是高度戒备的状态,老板终于撑不住了,从今年2月份开始我们就没有工资领了。”

任雄没有了收入来源,上有老、下有小,各项生活开支压在肩上,如何扛过暂时失业的这段时间,他完全没有准备。而任雄的父母今年都已经80多岁,两个孩子在深圳读书,每月都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

从今年2月到6月,任雄也和其他多位员工一起向酒店发起了劳动仲裁,要求酒店补偿各项损失近7万元。近日他们胜诉了,但这笔钱还没拿到手。“我前几天去酒店已经贴上了封条,可能要拍卖酒店,然后我们才有可能拿到这部分工资。”任雄向一些从事酒店行业的同行打听才了解到,疫情期间,从酒店行业转行的人不在少数。

于是从6月份开始,任雄开始转行当起了专职外卖员。不管刮风下雨,每天大约有10个小时用来送外卖,一个月下来大约有六七千元收入。

任雄坦言,当上外卖员后几乎没有了休息时间,现在他要每两三周才能和在深圳的妻子见上一面。“我从1989年开始从事酒店业,我曾想过一辈子都会从事这个行业,因为我热爱这个行业,但没想到在50岁的时候会因为疫情而告别。”任雄苦笑着说。

但任雄对酒店业依然很有感情。他表示,在经历疫情的冲击后,旅游业和酒店业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影响。如今在疫情防控形势逐渐稳定的情况下,旅游业也在逐渐恢复元气,而酒店业作为旅游业的伴侣产业,随着旅游业的回暖也将逐步回暖。任雄说,送外卖并不是他的职业理想,只要有机会,他还是想回到酒店业工作。“我相信到了明年,我就会回到酒店工作的。”

导游刘晓玲:停业做直播,复工干劲足

下午3时,刘晓玲在广东乳源的一个小村做起了直播,调好设备后,她对着镜头“吆喝”起来。“别看这些土豆个头小,这可是正宗的高山土豆,村民们种土豆用的都是草木灰、猪粪尿、牛粪等有机肥,生长期长、口感好……”直播卖农产品,如今刘晓玲很有心得。但实际上,刘晓玲是广东某旅行社的一名资深导游,从业已有十多年。今年疫情期间,整个旅游业按下了暂停键,刘晓玲便“转行”当起了卖货的主播。

“疫情开始后,我们导游这一行都算是变相失业了,因为没有团带就意味着没有收入了。”刘晓玲说,那种感觉好像从高楼顶跌入了万丈深渊。“要知道,2019年的春节,我几乎每天都在带团,虽然也很辛苦,但却苦中有乐,这么多年下来,1月到3月都是我最忙的时候,但今年这3个月我都歇在家里。”

刘晓玲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她决定自救。“每位导游都在工作中结识了很多游客,所以我觉得可以尝试社交电商。”形势所迫,刘晓玲也学会了“十八般武艺”,如今她不仅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进行直播卖货,还借着自己之前做导游对各地风土人情和土特产熟悉的优势,专门做起了土特产电商,她把之前认识的游客拉到了一个群里面,帮大家推荐各地土特产。

让刘晓玲欣慰的是,国家出台了很多措施支持旅游业复苏。从今年8月份开始,刘晓玲才恢复带团。她表示,从当前形势看,出境游短期内难以恢复,但国内游尤其是周边游已经呈现强劲复苏势头。像今年国庆黄金周,刘晓玲就带了3个前往广西和福建的旅游团。刘晓玲说,疫情让一批旅游从业者被迫转行另谋生路,但多数从业者还是愿意等待疫情过后旅游业的复苏。而今年“十一”国内游的火爆让她对旅游业的前景重新充满了信心。未来她也计划把直播技能运用到旅游带团中,给游客们一些不同的体验。

旅行社负责人:带头搞“跨界”,盼重回高峰

刘海峰(化名)是广东一家小规模旅行社的副总经理。他说,今年以来的疫情对旅游业影响特别大。以他所在公司为例,往年1月至3月能有1000万元左右的流水,今年几乎为零。对于小旅行社来说,一年能否盈利、能否撑到下一年,关键就看这3个月的业绩。“今年真的是最难的一年。我认识好多个做线下旅行社的,现在都转行了。”

刘海峰告诉记者,整个上半年,公司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七成以上。从3月份开始,公司的办公场所就已经退掉了不少,并且公司高层率先停发工资;而疫情之下,公司员工也流失了一半,到最近才又陆续回流了。即便如此,房租、员工基本保障工资和社保仍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今年疫情期间,国内一些小的旅行社倒闭的很多,连续4个月没有生意,还要支付员工工资、场地费用等,如果没有充裕的资金是很难支撑下去的。”

刘海峰感叹,对于旅游公司来说,首先的应对措施就是转型升级、多元化经营。刘海峰也在各大平台做起了直播带货。“疫情对主营业务的冲击太大,逼着我们必须开展新业务。” 刘海峰利用旅行社与酒店关系密切的优势,帮助广东的各大酒店通过直播带货,包括推销酒店的特色套餐和度假产品等;其次,公司还发动“全员营销”“全员跨界”。疫情期间旅游业没开放,刘海峰就让员工都去做线上直播带货,保持热度,比如,有员工在直播中卖美妆产品十分火爆,还有员工因为懂得烘焙技术,将烘焙发展为副业,在疫情期间直播卖个性化烘焙产品,同样火爆。

而在旅游业陆续复苏后,不只是公司的销售人员负责产品销售,包括公司高层在内的所有人都动员起来,通过线上、线下方式参与旅游产品的营销。“鼓励他们从熟人‘下手’,把我们的旅游产品卖给亲朋好友,今年出游,既安全又划算。” 刘海峰说。

刘海峰表示,尽管今年的疫情对旅游行业带来巨大冲击,但他相信,广东旅游业有足够的韧劲能应对疫情冲击,到了明年春节,旅游业就会迎来另一个高峰。“因为现在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外出旅游是刚需,所以旅游公司一定还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