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人海红利、门票经济,未来景区该怎么赚钱?

看不到“科技+文创”的未来,景区很可能成为远古的恐龙。

“如果我们还想通过价格联盟,甚至市场管制的手段,继续维持“人山人海吃红利,圈山圏水收门票”的传统经营模式,既使不被市场所淘汰,也会为时代所摒弃。”10月21日,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在“2020中国未来景区大会暨长三角旅游高质量发展金坛茅山论坛”上犀利地指出经此一疫,旅游业不可能回到过去了。疫情已经永远地改变了旅游业,那未来景区该如何适应新变化?戴斌认为人民需要开放共享的普惠景区,也需要利益兼容的创新景区,未来的景区要以新动能满足新需求,景区的科技含量体现在新型服务项目上,也体现在支撑景区运营的装备设施上。

老百姓“玩得起”的景区

当天,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了《中国旅游景区发展报告(2020)》,报告系统分析了2020年以来景区的发展现状和趋势、投资情况、景气指数、景区消费需求与服务质量以及景区相关政策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相应的发展建议。报告指出,过去的一年景区观光游占比首次上扬,文化类景区持续升温,夜间旅游快速增长,而未来景区的蓝海将是面向游客,面向日常生活,小即是美将会成为未来景区旅游产品开发的趋势。景区投资进一步凸显文化特性,投资尤为看重有成熟IP的景区企业。景区企业家在开年之初对景区行业信心高涨,随后经历低谷并恢复平稳。需要注意的是游客的出游半径呈现出散客越游越远、团队越走越近的局面,且家庭同游景区明显增多。景区相关政策及法律法规进一步明确了景区的高质量发展是大势所趋,国有景区门票降价势在必行。

戴斌认为,好的景区一定是见物见人见未来,而不仅是惊叹大自然的杰作和逝去的繁华记忆。 越来越多的景区开始接受文化创意和IP的概念,并不忌讳把自己打造成网红打卡地。重庆洪崖洞、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广州塔(“小蛮腰”)、杭州良渚港南村,越来越多的当代生活场景成为主客共享的美丽新世界,并成为提升目的地“在线旅游资产指数(TPI)”的重要因素。

但戴斌认为景区可以做网红,但是网红绝不是景区的全部,更不能到处是玻璃栈桥和“天空之镜”。文创也不能翻来覆去总是手机壳、钥匙链、书签、茶杯、T恤衫那几件东西,得有现象级的产品和大空间项目。像乐高探索中心、杜莎夫人蜡像馆、古根海姆博物馆、泰迪熊博物馆等国际景区没有自我定位是A级景区,但是它们同样分流游客的时间和支出预算。“没有什么边界是不可打破的,没有什么模式是不可以变革的。”戴斌道。

“人民需要开放共享的普惠景区,也需要利益兼容的创新景区。”戴斌表示,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依托传统自然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的景区都将面临门票下降甚至“零门票”的趋势。现在对旅游景区的管理主要是建立在分级而不是分类基础上的,对于迪士尼、欢乐谷等市场化的主题公园和更多的室内乐园来说,不管有没有等级,门票都不应也不会是政府价格管制的重点。但是对于利用山水林草和文化遗产等公共资源发展起来的旅游景区而言,持续推进其门票价格的下降,是“让老百姓玩得起”的政策选择,也是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要求。

事实上疫情常态化情境下跨省旅游业务恢复后,各地陆续推出景区减免优惠政策。7月1日,2020版“海南旅游年票”在海口发布。年票售价198元/张,海南省本地户籍居民可在线购买,仅限本人使用,采用“直接刷脸”“年票二维码+人脸识别”方式验证入园。

戴斌认为,不管是主动的发展转型还是配合政府的目的地推广策略,门票减免都是景区必须要承担的代价,而不是什么“不合理低价”“恶性价格竞争”。有人担心旅游景区可能会“旺丁不旺财”,他觉得大可不必,要相信企业家的创新能力,未来的景区将会通过二次消费、衍生产品开发、“景区+”生态系统构建等方式拓展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如果我们还想通过价格联盟,甚至市场管制的手段,继续维持“人山人海吃红利,圈山圏水收门票”的传统经营模式,既使不被市场所淘汰,也会为时代所摒弃。”戴斌犀利地指出经此一疫,旅游业不可能回到过去了。“这个判断,是对旅行社、酒店说的,也是对旅游景区说的。”

戴斌认为,人民需要面向未来的数字景区,也需要可持续发展的绿色景区。加强科技应用是转换动能,推进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举措。

依靠“实验室经济”支撑

7月13日,国家统计局对外公布:2019年,以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为主要内容的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为332.0,比上年增长23.4%,保持继续上升的势头。其中,网络经济指数高达856.5,比上年增长42.0%,对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增长的贡献率为80.5%。因此,无论是2009年国发41号文件确定的“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还是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的“推进旅游业高质量发展”,都要求旅游景区不能再吃老天爷和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遗产了,而是要适应新需求,培育新动能,促进新发展。

这就要求从旅游观光和娱乐需求的角度,而不是简单地从供给侧把景区局限在开放或者室内空间。相对于OTA(线上旅行代理商)对旅行社,经济型酒店对旅游饭店的冲击和影响,过去二十年里,景区错失大众旅游时代由资本、技术和企业家合力推动的市场创新机会。虽然也涌现出了乌镇、古北水镇、灵山大佛、长隆野生动物园、常州恐龙园、宋城千古情、清明上河园等成功项目,以及华侨城欢乐谷、华强方特、海昌海洋主题公园等知名品牌,但是总体而言,旅游景区、主题公园和游乐园行业还是没有摆脱传统的思维和发展模式。

“未来的景区要以新动能满足新需求。”戴斌认为,在景区投资、产品研发和战略演化的过程中,要运用大数据、边缘算法、人工智能、机器翻译、5G、北斗导航等当代科技。景区的科技含量体现在新型服务项目上,也体现在支撑景区运营的装备设施上。事实上5G、大数据、边缘计算、无接触服务、增强现实、电子竞技、火星营地等高科技术已经广泛应用到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旅游和休闲场景,迪士尼、环球影城、法拉利世界、默林,越来越多高科技项目进入一线景区的行列。在资源决定竞争力的大众旅游时代,可以通过市场开放和制度创新而获得竞争优势。在技术决定赛道的小康旅游时代,如果没有实验室经济的支撑,看不到“科技+文创”的未来,景区很可能成为远古的恐龙。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