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3.85亿“输血”众信旅游,电商逻辑能否突破旅游业“护城河”?

新京报 郑艺佳 2020-10-01 15:49

阿里网络本次入股,对众信旅游而言意义重大。

9月29日,众信旅游实控人冯滨签署协议,向阿里网络转让其持有的众信旅游4547万股股份,转让价款总额3.85亿元。转让完成后,阿里网络将成为众信旅游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入股众信旅游后,阿里能否借机突破旅游行业渠道“护城河”?而得到阿里资金支持的众信旅游,又能否顺利走出疫情阴霾?

阿里3.85亿入股众信旅游

9月29日,众信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信旅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冯滨,以3.85亿元的总价,向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网络”)转让其持有的众信旅游4547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约占众信旅游总股本的5%。转让完成后,阿里网络将成为众信旅游第三大股东,而冯滨仍以24.25%持股比例作为控股股东。

据公告,冯滨已于9月29日与阿里网络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每股定价8.46元,定价标准为不低于股份转让协议签署日前1个交易日众信旅游股票收盘价的90%。截至9月28日收盘,众信旅游报9.39元/股,该收盘价的90%即8.451元/股。同时,该定价也低于众信旅游9月以来最低的收盘价8.7元/股。

在宣布股份转让之际,众信旅游也披露了与阿里系的一系列合作。9月29日,众信旅游与浙江阿里旅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旅行”)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产品供给、渠道和品牌、大数据、支付和系统等领域展开合作。

根据协议内容,众信旅游将在产品方面给予阿里旅行平台分销、采购价格、结算、优先供应、独家代理等各方面政策的支持。双方也将一同探索和推进“旅游线下新零售”商业模式,在渠道端探讨品牌联合及规划,并尝试开设试点门店。

同时,众信旅游拟与阿里旅行共同出资设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合资公司”),主要从事旅游产品分销解决方案系统能力输出以及旅游产品分销平台业务。据悉,该合资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众信旅游与阿里旅行分别出资6750万元及8250万元,各占全部注册资本的45%及55%。

电商逻辑能否突破旅游行业“护城河”?

资料显示,众信旅游为全国最大的旅游批发商之一,从事出境游批发、出境游零售、整合营销服务业务,是各大线上线下零售旅行社的主要供应商。与此同时,以飞猪为代表的阿里系旅游平台,则脱胎于阿里电商平台经验,定位为OTP,强调没有“中间商”,让商家和消费者直接对接,突出公开透明的交易性质,这也是飞猪区别于OTA的重要特点。

不过,阿里模式能否适应旅游行业规律,旅游行业的“护城河”渠道能否被电商逻辑突破,仍有待商榷。在业内人士看来,阿里网络入股众信旅游,可以成为补足上述问题的一次机会。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在旅游行业内,产品供给和销售渠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能力。是否能拿到大量高折扣的优质旅游产品资源,并有足够的客群或者低成本获客手段把产品销售出去,是大型OTA的竞争主战场之一,也正是众多线下旅行社面对电商时代巨大冲击,依然能保持稳定营收和利润、经久不衰的原因。过去阿里飞猪旅行模仿天猫商城的旗舰店打法,大幅弱化了自身渠道建设,其实并不太适合旅游行业。所以弥补自身缺陷可能是这次双方深度合作的动机之一。”

在此背景下,通过入股众信旅游,阿里或可在渠道端获得众信旅游的支持。据2020年半年报,目前众信旅游有超过2000家代理客户以及数万家合作经营网点。同时,众信旅游也在建设全国性的零售旅游品牌,并于2017年启动“零售合伙人门店计划”,截至目前已签约合伙门店超过1000家。

在合作协议中,明确提及众信旅游与阿里旅行将在平台分销、采购价格、大数据等方面展开合作。另外,借助众信旅游的门店布局,阿里旅行也可以借机大幅扩大线下渗透。“电商过去习惯于‘消灭线下’,但旅游行业的特殊性,令线下门店多年以来仍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是兵家必争之地。”周鸣岐表示。

在9月初宣布启动百亿补贴计划之际,飞猪总裁庄卓然再度重申了飞猪的OTP定位。庄卓然表示,飞猪坚定做平台,帮助旅游商家从销售、营销、品牌建设、会员管理、服务打造等各方面全面走向数字化经营。在入股众信旅游后,阿里具体要如何整合相关资源,仍属未知。

众信旅游获5亿借款备战疫后复苏

阿里网络本次入股,对众信旅游而言意义重大。在签署转让协议同日,众信旅游宣布,拟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冯滨借款合计不超过5亿元,用于日常经营。其中,冯滨收到的3.85亿元股份转让价款,将全部以借款方式提供给众信旅游。

作为以出境游为主要产品的旅游企业,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给众信旅游带来严峻挑战。众信旅游副总裁王春峰坦言:“疫情发生之后,对众信的主营业务确实是灾难性的一个打击,目前公司的出境游也没有恢复,今年上半年整个营收在财报里面也已归零。”今年上半年,众信旅游营业收入12.17亿元,同比下降78.71%;净利润-1.76亿元,同比下滑260.12%;出境游批发和零售营收分别同比下滑78.81%和81.53%。

受疫情影响,众信旅游今年以国内游市场作为业务重心,加大国内产品研发、资源及渠道储备。上半年,众信旅游分别与中免集团、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意在布局境内外“旅游+购物”,谋求海南市场发展机遇。

在积极转型自救的同时,众信旅游也做好了“长期战”的准备。王春峰表示,不管是出境游还是国内游,市场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低升幅恢复,不可能迅速补损,旅游企业要有相当长的耐心和相当长的准备。

受业务模式影响,众信旅游通常需要预付较多资金进行采购,而收款往往存在一定程度的滞后。此外,旅游服务存在一定的季节性和地域性,公司日常资金需要量较大,导致需要较大规模的银行贷款来支撑业务的正常运转和规模扩张。截至今年6月末,众信旅游短期借款达10.42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0.06%,仅次于货币资金。

众信旅游方面表示,疫情期间,因业务收入大幅减少,银行贷款给公司的财务负担和偿还压力有所增加。为保证公司的流动性和经营安全,鉴于除银行贷款外,公司尚有应付账款等其他短期债务,在当前形势下保有较为充裕的货币资金是十分有必要的。在此背景下,5亿元的借款“输血”,对众信旅游而言意义重大。

截至6月末,众信旅游的预付款项仍有6.19亿元。同时,众信旅游还有约3.85亿元的应收账款和3亿元的合同负债。众信旅游方面表示,后续将通过进一步清理预付、应收、其他应收等往来款项,尽可能地收回运营资金,合理安排偿还应付账款及其他短期债务,降低公司的贷款水平和偿债风险。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