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假期甘肃青海将迎旅游大考,境内热度明年能否延续?

青海、宁夏多个网红景区的酒店已满房,旅行社也已停止接待10月1日至10日的散客。

“平时约不上的朋友,可能在敦煌的沙漠里能见上。”夏逸诗决定十一去甘肃旅游之后,得知有两个好朋友也规划了同样的行程,而她们平时在杭州都忙于工作,很难见上面,这次反而可以同游敦煌。

规划了甘肃青海环线游的王滕,发现两个同事也去西北。“我真怕再听说更多同事也去这条线路,搞不好就变成团建了。”他说。

今年十一假期,甘肃、青海可能出现人山人海的景象。根据携程数据,“大西北”国庆热度暴增475%,其中甘肃热度增长最快。

甘肃和青海获得如此高的追捧,背后受到的是8天长假和海外旅游回流的共同推动。文旅部数据显示,2019年国庆假期,出境游旅客突破700万人次,往年选择出境游的游客把目光放回境内。今年国庆中秋相遇,假期长达8天,境内长线游获得极大利好。旅客出行时间预计比去年增长1.7天,多跨越2.5个省的距离,“穿越大半个中国”成国庆旅行新趋势。疫情后压抑了九个月的旅游需求,将在这8天集中释放,造就2020年第一个真正的“黄金周”。

南方的热门代表则是海南岛。泰国、菲律宾、日本等海岛是往年中国游客十一出境游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今年获得离岛免税政策加持的海南,在休闲度假、免税购物方面可以起到替代性作用。

去哪儿平台数据显示,九月还未过半,十一假期酒店预订已经十分火热,平均支付价格已经比去年上涨15%,间夜同比增长达到三成。其中云南、西藏、甘肃、青海和海南增幅尤为突出,大理、丽江、西安、三亚等多个城市酒店预订量同比翻倍。9月23日恢复办理内地居民赴澳门旅游签注当天,澳门的酒店预订量迅速攀升,增幅达到前一天的7倍。

不过,面对旅游需求的井喷,一些地区的接待能力能否跟得上,还有待检验。青海、宁夏多个网红景区的酒店早已满房,旅行社也已停止接待10月1日至10日的散客。今年十一对于热门景区而言,既是一次展现魅力的机会,也是一场大考。考过了,口碑和美誉度有助客群的留存;考不过,今年的热度或是昙花一现,基于今年这份热情的投资可能变成市场泡沫。

一、青海大柴旦全部满房,旅行社不接散客

王滕发现,9月才开始预订甘肃青海的酒店,已经迟了。他原本想预定的四星级酒店敦煌山庄,在9月中旬就已售罄。敦煌山庄距鸣沙山月牙泉景区仅一公里,拥有255间客房。该酒店销售部刘经理对《财经》记者表示,往年国庆期间也是满房,但入住率在10月4号后会明显回落,而今年直到10月9号后才有空房。为了满足接待需要,酒店已抽调后勤人员前往前台服务。

在王滕的自驾计划中,青海海西州大柴旦是一个重要的景点,然而当地酒店全部满房。名为“星空营地”的帐篷住宿,在十一期间每间房的价格大约超过1500元,而平时只需要500多元;虽然假期的房价翻了两倍,仍然销售一空。王滕不得不把住宿改在车程两小时外的德令哈。

订不到房的不仅仅是自驾游的散客,连青海当地的旅行社也没有优势。青海一家旅行社负责人蔡金良对《财经》记者说,目前大柴旦和茫崖的酒店销售和客服已经不接电话,关系再好的供应商也拿不出空房,主要是由于东台吉乃尔湖和恶魔之眼两个景点的火爆所致。“去年很多旅游网红过来拍短视频,这两个地方就火起来了。原来住一晚的行程,现在很多人愿意住两晚。”

据《青海日报》报道,得益于抖音和快手,青海海西州的东台吉乃尔湖、水上雅丹、天空之镜等景点成为最新“网红”打卡地。2020年1至8月份,全州累计接待游客942.76万人次,其中8月接待游客376.91万人次,部分特色景区出现一房难求的局面,尤其是茶卡镇、大柴旦行委,坐拥茶卡盐湖和翡翠湖,游客数量庞大。

原本在大柴旦的住宿被转移到德令哈,当地的房价也应声上涨。“往年120元一个标间,今年涨到380元。”蔡金良说。

除了青海的几个新兴网红景区,宁夏的中卫也在近两年悄然崛起。当地大漠星空、长河落日的自然风光被誉为“中国摩洛哥”,吸引着一众城市青年。中卫是夏逸诗最先计划的旅游目的地,“但是想住的酒店,两个月前就满房了”,她这才决定只去敦煌一处,免去预定酒店的诸多麻烦。携程数据显示,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游客去大西北,十分看重旅游体验感。西北五省高星酒店搜索热度上升217%,豪华沙漠帐篷、观星房、具有当地民俗特色的酒店,热度上涨最快。

蔡金良的旅行社在今年十一期间接待量同比增长200%,整个青海旅游呈现井喷状况。“疫情期间憋坏了很多人,而且40%的人每年长假的旅游目的地是境外,今年只能在境内。南方发达地区的游客,在长江以南玩得都差不多了,西北没来过。外加上青海这几年在其他城市的旅游广告力度很大。”他认为这些因素综合推动了青海旅游的火爆。

对于旅游需求的井喷,蔡金良感到“惊讶”。“我们在6月还处于观望状态,后来暑假陆续就增长起来了,我们也接了很多订单,广州、杭州的合作伙伴,成批地发人过来,但是也没想到十一期间会这么火爆。现在已经不接10月1日至10日的散客,所有旅游产品必须提前10天下单预约。我们还从陕西宜川、甘肃兰州调度了很多大巴车过来。”蔡金良表示,青海西宁市旅游局和交通局已多次召开会议,要求做好接待工作,合理控制住宿和餐饮的价格。海西州旅游执法部门也加强执法力度,规范市场秩序。

对于控价,除了政府的监管,行业内部也有“行规”。蔡金良说,旅行社和酒店大多存在“口头协议”,无论假期多么火爆都不能过度涨价,也会在旺季提前打款给酒店方。但是实际上酒店还是有其他手段变相涨价。比如在房间里放几瓶矿泉水,普通标间就升级成了高级标间,对外宣称普通标间售罄。不过,酒店采用这种手段也会衡量得失,“酒店和旅行社谈判时有一些默契,酒店也不愿意损失大客户。”

蔡金良的旅行社没有对旅游产品涨价,不过由于今年假期时间长,游客愿意游玩更多景点,旅行社的收入也相应提高了。“往年十一长假,我们只能安排5-7天的行程,今年最多安排9天行程。”他说。

二、明年境内的热度能延续吗?

甘肃青海的景区以自然风光取胜,但在住宿、餐饮、自驾配套等方面远不如东部沿海地区完善,今年能否在接待能力上承托住来自全国的旅游热情,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另一方面,突然爆棚的旅游需求、酒店的供不应求,让当地政府、旅游从业者看到了投资机会。《青海日报》报道,2020年,海西州加大投资力度,继续完善文化旅游基础设施,为今后发展文化旅游打基础,计划实施旅游项目79个,计划总投资25.9亿元,计划年内投资8.95亿元,截至6月底,已完成投资4.7亿元。

“这几年有很多旅行社、个人在甘肃敦煌、青海茶卡盐湖等地投资了一些酒店项目,今年捞得盆满钵满,但是也会担心明年无法延续这样的热度。”蔡金良表示,青海旅游在2016年、2017年达到一个顶峰,2018年和2019年已经有所回落,今年的井喷是“非正常的”,明年一旦海外疫情得到控制、出境游恢复,青海旅游难以延续今年的荣光。届时,过度的投资可能成为泡沫化的建设和吹捧。

“青海酒店的旺季只有40-60天,投资一个宾馆需要三年才能回本。我们不会盲目投资。”他说。

在特殊情况下获益的旅游目的地,也将经历一场大考。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陈洸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个月消费者的体验,会极大程度决定他们未来是否愿意在境内旅游市场留存。这需要消费者和旅游从业者共同给出回答。”

麦肯锡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人的境外游意愿已有复苏迹象。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数据,从中国出发的国际机票搜索量从4月末的约5000次/日上升到8月末的近43000次/日,反映了消费者对境外游的意愿逐渐恢复,境外游需求依然存在。“未来出境旅行放开了,还是会有很大客群出境,现在是不能出去,而不是不想出去。”陈洸说。

他表示,今年十一假期的火爆,可能会导致一些企业做出过度投资,但是从长期来看,中国的旅游市场规模本身走在稳健的成长轨道上,旅游市场增长的核心动力来自于中产阶级、中高端客群的增长。即便出境游恢复,中国人的旅游有80%还是贡献给了境内市场,这部分旅游需求能够支撑境内的旅游投资。

“过去高端客群偏向于去境外旅游,境内高端旅行的需求不高,所以供应端没有能跟上、参与不足,资源投放不足。今年这个客群回到境内,会刺激境内资源的改善。”陈洸补充道,也有许多境内景点已经往高端化做出了努力,但是尚未被看到和认可,今年十一它们获得了展示的机会。

麦肯锡的报告显示,随着旅游高端消费转向境内,高端休闲度假需求、境内奢侈品消费强势复苏。旅游企业需要捕捉境内高端休闲度假、户外活动、奢侈品消费等领域机会。

在上述这些方面,南方的海南岛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尤其是三亚,承接了出境游转换为境内游的部分需求,预计十一期间将呈现“人从众”现象。

相当一部分客群将流向海口和三亚的免税店。王佳(化名)每年国庆假期都会去境外购物,今年选择海南作为替代。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限额提高至每人每年10万元,这对王佳是很大的吸引力,她打算购买一些电子产品。“比如iPhone11 256GB版,海南免税店的价格是5810元,专柜和官方旗舰店的价格是6799元,便宜太多了。”

随着海外旅游零售的回落、中国海南离岛免税新政的开启,目前拥有海南全部4家免税店的中免集团已成最大赢家。据旅游零售行业媒体The Moodie Davitt Report报道,中免集团2020年上半年收入达到28.55亿美元,超越瑞士免税巨头Dufry、韩国乐天免税和新罗免税,从过去的第四名一跃成为全球龙头。

拥有酒店、水族馆、餐饮、演艺等八大业态的亚特兰蒂斯,也是三亚的热门旅游景点。2019年国庆期间,三亚共接待游客72.4万人次,其中11%的游客都去了亚特兰蒂斯。

“目前看,2020年7、8月份接待游客及住房率都高于去年同期。”亚特兰蒂斯相关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说。数据显示,今年7月,亚特兰蒂斯酒店入住率为88.1%,比去年同期高6.7个百分点,8月入住率进一步提升至95%。尽管亚特兰蒂斯尚未统计出国庆期间的订房数据,根据携程平台显示,今年国庆八天假期内,亚特兰蒂斯酒店已无可预订房型,生意十分火爆。

三亚的民宿虽然没有出现满房,也已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三亚湾椰树海景度假公寓的老板告诉《财经》记者,每年国庆期间,三亚的民宿生意都不错,今年已有50%的房间被预订,与去年情况接近,房价相比去年甚至略有上调。

三、抵御疫情阴影,自驾游受追捧

仍然有一些地区尚未完全走出疫情的阴影。

云南瑞丽在9月14日出现输入性病例,其后封城、全员核酸检测,虽已于9月21日解除城区居家隔离,但这轮疫情对国庆期间云南的旅游业仍然造成影响。

腾冲与瑞丽相隔约200公里,两地与丽江、大理等云南游目的地相比,比较小众,旅客以自由行为主,多数是自行到达当地,再报短途旅行团。位于腾冲市的光民国际旅行社主营腾冲、瑞丽等地的短途游产品。在携程上,该旅行社的瑞丽一日游产品在国庆期间的库存显示为零。旅行社负责人张先生告诉《财经》记者,在瑞丽出现疫情之前,旅行社在国庆期间的预订情况原本已经恢复正常,但现在前往瑞丽的旅行团全停,腾冲当地的一日游也受到影响,很多外省客人要求取消订单。“游客模糊的概念里,腾冲、瑞丽都属于边境地区,虽然两地的实际距离相隔很远,但还是被认为是一个地方。”他说。

另有一些要求退团的旅客告诉张先生,他们其实很想来旅行,但接到单位通知,国庆期间去过云南旅游的,回去都要隔离14天。“所以基本上外省的、在单位上班的旅客都取消了行程。”他说。

一位在大理从事旅游包车生意的郑先生也告诉《财经》记者,国庆期间的预订情况“不理想”。他的一位回头客原本已经预订了十一期间的行程,但瑞丽出现疫情之后,该名客户担心回程后需要接受隔离,无奈选择了取消。

同样出现二次疫情的新疆,在9月2日重新开放户外旅游景区、恢复跨省旅游,但是从民宿和旅行社的预定情况来看,疫情对其旅游市场的打击不小。喀纳斯贝提列克山庄的老板刘辉告诉《财经》记者,今年十一喀纳斯和禾木的民宿房价下降了30%,禾木预定量仍然只有70%。

订单量唯一上涨的旅游业态是房车。主营房车业务的新疆中露联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翟春峰对《财经》记者表示,今年十一的房车预定量同比上涨40%,大多是来自河北、四川、江浙一带的游客。“今年十一喀纳斯景区免门票,不强制游客乘坐收费的区间车,这两个政策吸引了很多自驾游。”翟春峰说。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的调查数据,2019年国庆选择自驾出行占比整体出游人数30.57%。今年疫情后,一车一家,私密少接触的租车游更适应游客对卫生安全的需求。马蜂窝旅游大数据显示,在9月中旬,“国庆自驾游”搜索热度周环比上涨153%,不少游客选择自驾前往内蒙古、云南和西部省市开启长线自驾之旅,租车在境内旅游的热门玩法中排名第一。

为了接待临时上涨的客流,翟春峰从陕西、甘肃等地调了30多辆房车进新疆,这几年投资打造的房车驿站也都派上了用场。

今年新疆房车市场的逆势增长,更加坚定了他对这个旅游业态的长期投资。“对比国外市场来看,中国市场大概总共拥有50万辆房车时才到达一个瓶颈,目前全国只有15万辆,还有很大发展空间。”他表示,为了满足新疆市场的需求、提升接待能力,计划到2021年增加30多个驿站,涵盖大约300个房车营位。“房车旅游的重点是提升配套设施,比如对房车的水、电、卫生的供给,都在房车营位完成,我们目前有600多个营位。一个营位的投资大约是2、3万元,相比一大片营地,营位的投入少、审批快,可以灵活规划、因地制宜。”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