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航司四巨头上半年亏损148亿美元

我国四大航空公司也发布了今年中期报告,四家航司上半年共亏损超过365亿元。

8月,国内外多家航空公司披露2020年上半年财报,全球航空业遭受数十年来最严重的重创。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表示,“2020年将是航空史上最糟糕的一年,平均每天损失2.3亿美元。”该协会预测全球航空业2020年预期损失或超过840亿美元(约合5932亿元人民币)。

这是全球航司有史以来的“至暗时刻”。尤其是美国航空公司,该国四大巨头半年亏损超过148亿美金,甚至比“9·11”后最糟的年份还惨。

“今年必然是21世纪以来美国航空史上最糟糕的一年。”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曹允春8月28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不同于“9·11”和金融危机,疫情对航空业的影响是全面的,广泛而深远。

截止记者发稿前,我国四大航空公司也发布了今年中期报告,四家航司上半年共亏损超过365亿元。

美国航空业陷入困境

受“9·11”事件的影响以及国际燃油价格的不断上涨,美国航空、运输业曾在21世纪初出现过不景气的局面。2007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更使其受到严重冲击。因此,2009年曾被称为航空史上的“大衰退”,IATA的报告曾公布2009年全球航空业亏损达110亿美元。

可这个数字在今年的亏损额面前恐怕不值一提。仅今年上半年,美国航空、美联航、达美航空、西南航空四家美国航司的亏损就高达148亿美元。

已持续盈利45年的美国西南航空的案例尤其值得一提。这家以成本控制闻名的美国航空公司今年上半年亏损10.09亿美元,同比下降189.45%;营业收入为52.42亿美元,同比下跌52.6%。

此前,全行业陷入困境时候,西南航空依然实现了连续盈利。2008年该公司净利润1.78亿美元,2009年净利润9900万美元。但此次疫情打破了其稳健的盈利步伐。西南航空公司CEO表示,航空业至少在未来一年内不太可能恢复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的水平。

美国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国航空业绩更差些。财报显示,美国航空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01.37亿美元。盈利方面,去年同期净利润为8.47亿美元,今年净亏损43.0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跌608.62%。

而据美航此前披露的年度报告,该公司2008年净亏损21亿美元,2009年净亏损15亿美元。如今,2020年上半年的亏损额就已超过以往业绩最糟糕的两个年份亏损之和。

相比于以上两家航司,美联航和达美航空都曾在本世纪初经历过破产的命运,如今的亏损依然是“创纪录”的新高。

美联航今年上半年共亏损33亿美元。其中,美联航第一季度营收79.8亿美元,同比下降16.8%,净亏损17亿美元,终结了此前连续十年的盈利纪录。第二季度营收为14.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跌87%,亏损16亿美元。

相比之下,达美航空的业绩显得更为惨烈。达美航空今年上半年净亏损62.51亿美元。其中第二季度亏损高达57.17亿美元,同比下降496.19%;营业收入为14.68亿美元,同比下跌88.29%。

此前2001年至2005年,达美航空曾累计亏损近100亿美元,其中2004年亏损达52亿美元,创美国航空企业年度亏损额最高纪录。由此可见,达美航空今年第二季度的亏损已创下自2004年以来的最大亏损纪录,亏损额也超过美联航、美航、西南航空本季度净亏损之和。

除了停飞航班、寻求政府帮助外,裁员成为美国航司减少开支的一项重要手段。美国航空集团表示,将于10月1日裁员1.9万人。美联航表示,如果政府不延长援助计划,以帮助航空公司支付员工工资,公司将在10月1日至11月30日之间裁掉2850名飞行员。这一裁员人数将占其飞行员总数的21%。

而目前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美国航空、美联航、达美航空和西南航空共约有10万名员工自愿休无薪或低薪假,该人数相当于这四大公司2019年底员工总数的26%左右。

“飞行员裁员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将是很大的。”曹允春告诉记者,目前美国航司的裁员结构包括了地勤和飞行员,而飞行员这一职业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和针对性,他们的职业竞争力主要体现在飞机驾驶上,一旦这一群体大规模失业,那对社会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亚太航空出现复苏曙光

西半球尚在至暗时刻,东半球开始迎来复苏曙光。全球旅行和数据分析公司Cirium表示,疫情导致全球空中运力出现前所未有的重创后,航空业正迎来逐步复苏,尤其是在中国大陆和亚太地区。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也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全球航空业的复苏不能一概而论。“一方面,疫情控制好的地区航空业会恢复得好一些。另一方面,各航司内部机队配置好、经营策略好的话,业绩也会好一些。”

根据已披露的数据,亚太部分航司已经扭亏为盈,中国市场加速回暖。

大韩航空第二季度营收1.69万亿韩元,同比下降44%,实现净利润1485亿韩元。韩亚航空第二季度营收8186亿韩元,同比下降45%,营业利润1151亿韩元,结束连续六个月的亏损。

这两家航空公司实现盈利,主要得益于货运收入的大幅增长。二季度大韩及韩亚航空的货运收入激增95%,分别达到1.23万亿韩元和6391亿韩元。

与这两家航司的盈利原因类似,中国台湾的中华航空也在第二季度实现225.3万美元的净利润。

台湾中华航空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整体客运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然而各国医疗物资于疫情严峻期间运送需求急遽上升,使航空货运市场需求热络,公司因应货运市场变化,充分利用18架747-400全货机运能优势,及善用客机腹舱运能,使整体货运收入较去年同期增加。

虽未能充分享受货运需求增长带来的利好,但受益于国内疫情的有效防控和航运市场逐步恢复,国内航司进入复苏快轨。

华夏航空发布中报,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9.84亿元,同比下降19.96%,归母净利润为822.77万元,实现盈利。截至6月底,该公司航班执行率恢复至82%。洪都航空上半年营收22.18亿元,实现净利润1000万元,同比增长118.77%。春秋航空国内客运量在6月实现同比增长12%,7月又实现同比增幅超过24%,率先实现国内客运量正增长,整体客运量也恢复至去年同期90%以上。

不过,除了这些亚太航司外,其他亚太大航司亏多盈少。国航、南航、东航和海航四大航空公司也遭遇史上最糟业绩。据这四家航司8月28日晚上披露的最新中报数据,今年上半年南航亏损84.18亿元,东航亏损87.87亿元,国航亏损95.96亿元,海航亏损97.24亿元。四家航司的亏损额超过365亿元。不过,国内航司的表现,可能在第三季度回转。航司的最新运营数据也显示,7月的旅客周转量、客座率、乘客数量环比都有显著提升。比如7月国航及所属子公司的客运投入同比下降52.5%,环比上升21.1%,旅客周转量环比上升29.4%,平均客座率环比上升4.6%,乘客人数环比上升31%。

此外,以国际航班为主的亚太航司,仍然处于业绩持续亏损的寒冬。

新加坡航空2020—2021财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5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9.3%,客运暴跌99.5%,净亏损10亿美元。亚洲航空继首季创纪录净亏8.0355亿林吉特(约合人民币13.28亿元)后,第二季度亏损额扩大至9.9289亿林吉特(约合人民币16.41亿元)。国泰航空上半年净亏损98.65亿港元,每股亏损2.508港元,去年同期则取得盈利13.47亿港元。国泰航空表示,2020年上半年是其72年历史中最具挑战性的一段时期。

亏损加剧之下,受冲击的航司也不得不采取裁员、减少航班等“非常举措”,有的甚至会申请破产。

相比于逐渐走向复苏道路的亚太航司,美国航空业因受制于国内疫情的严峻形势,复原能力更为脆弱且难以预见。全球权威金融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执行董事菲利-普巴格利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所催生的金融影响将在可预见的未来内改变整个美国航空业,以及航空旅行部门。

IATA预测,“疫情给航空运输业带来的影响将持续数年,航空客运量至少在2023年以前都无法恢复至疫情之前的水平。”面对全球航空业的“黑天鹅”,又有多少航司能够扛到2023年?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