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理性经营有人靠长租求生,民宿业熬过“寒冬”还要多久?

光明网 黎梦竹 2020-08-14 15:45

为了自救,一些从业者开始尝试不同打法。

直播带货、降价促销、将短租变为长租公寓……度过了今年二三月艰难时刻,许多民宿主开始“花式”自救。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20》显示,受突发疫情冲击,2020年前五个月,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同比下降72.1%,订单总量同比下降65%,接待人次同比下降63%。

尽管这份成绩单有些不尽如人意,但从5月开始,不少坚持下来的民宿经营者终于看到了曙光。疫情让整个行业重新洗牌,尽管未来带有不确定性,但市场将会留给“有自己打法,环境和服务更加优质的民宿”。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教授厉新建认为,民宿经营者应重新认识民宿对于旅游消费和人们美好生活追求的作用,重新思考自身在整个城市周边休闲度假中的地位和角色,挖掘民宿在整合周边资源、提升生活品质、发挥社交效能等方面多重功能。

多家民宿入住率恢复5成以上

最近,在大理经营民宿的小灰发现,订单明显多了学生群体客人,不仅有云南省内游客,也有人来自北京、上海、湖南和湖北等地。她分析,这些游客不少是高考结束后,趁着暑假过来旅游。“7月份以来客流量明显增多,入住率变得很高。”

随着7月中旬国内“跨省游”重启,国内游客的暑假旅游意愿迅速被激发。数据显示,在境内跨省游开放发布后,携程、飞猪等旅游平台上度假、酒店、民航等各个板块搜索量迅速攀升,民宿也包含其中。途家民宿数据显示,跨省游宣布重启后,截至7月16日平台异地房源搜索量达100%以上增长。

在成都经营民宿的嘉宝差点成为民宿转让大军中的一员。嘉宝去年花10多万元在成都繁华商区春熙路盘下三套民宿,平日里客流量可观。但受疫情影响,民宿被关闭到3月底。3月中旬时,看到许多同行低价转让房子,同样感到压力的他萌生了转让想法,一度将转让信息发在朋友圈。

嘉宝没想到,从5月份开始,民宿生意有了起色,入住率一度达到95%以上。“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那时候转让,损失至少有三分之二。”嘉宝说。

对于莫干山民宿老板王喆仡来说,5月也是行业回暖信号强烈的节点。“恢复形势远比我们想象要好,本来以为5月入住率只有30%,但是实际达到了50%,端午节那几天订单供不应求。”

莫干山地处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10年前莫干山镇还是个靠山吃山的穷乡村,如今成为蜚声海内外的国际乡村旅游度假目的地。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对整个民宿行业的打击,使得莫干山也一度遭遇“冰封”。

“疫情对民宿影响还是非常明显的,我们一度关闭到4月底,停摆期间‘只出不进’,按照最低工资要求给员工发放工资。”王喆仡说,与往年比较,所经营的民宿目前入住率总体下降约50%,预计全年大概下降30%至40%。

“花式自救”带来更多可能

疫情考验着民宿行业的韧性,并促成了行业洗牌,留下来的一些从业者为了自救,开始尝试不同打法。常见的是采取降价和将民宿转成长租公寓的形式。

小灰表示,和以往同时期相比,为了吸引游客价格出现“跳水”式下降。“以前旺季能卖到1000多元一晚,淡季则是300多元。疫情后价格只有同时期的一半。不过现在正慢慢回调。”小灰说,为了减少成本,以前住一天就赠送的接送机等服务,现在调整到了住三天以上赠送。小灰看到身边有些朋友会通过直播和卖土特产、手工产品等方式维持经营,还有一些则被迫关闭或转让。

作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风暴中心,武汉的线下消费行业曾遭遇重创。从事民宿行业四年,武汉地区爱彼迎房东Kenny第一次所有订单被迫“清零”,而原本过年期间的订单已排到20天之后。

4月8日武汉迎来“解封”后,尝试恢复营业的Kenny发现,经营情况比预期好很多。不过他发现,订单以本地客户或返回武汉务工的人居多,游客较少。基于这种情况,他拿出近10套房源改为长租公寓,以月租形式租给客人。

记者梳理发现,还有一些思路灵活的房东开始创新经营理念。如有的将民宿和短途游、省内游结合起来,规划“民宿+旅游”的复合型产品,游客下单后可以白天当地游览,晚上体验具备当地特色的客栈式民宿;除了旅游之外,还有采取“民宿+摄影”的经营模式增加获客量,提升民宿收入。

“自救”也蔓延到了整个行业。Airbnb爱彼迎中国总裁彭韬表示,通过用户调研和平台大数据,爱彼迎中国发现“周边游”“乡村游”“重清洁”“高品质”,成为了疫情防控新常态下的新旅行关键词。基于此,爱彼迎推出了一系列周边游、乡村游活动;来自途家、小猪等在内的民宿平台也先后试水房东直播,为民宿平台提供更灵活的营销方式。此外,多家航空公司创新推出“随心飞”类型产品,在改善企业现金流的同时,以低价激发用户的出行需求。

厉新建认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以及国际国内双循环格局的构建中,人们在无法像往常一样出境旅游和频繁进行跨省旅游的情况,关注的焦点会从“远方”收回来,会重新发现“附近”的“美景”。“当人们把更多的旅游休闲度假消费重新投向‘附近’的时候,民宿就不能固守住宿设施的定位,而应着力于周边资源的整合,让自己成为周边资源‘卷入’旅游消费的‘枢纽’和‘平台’。”厉新建说。

呼唤理性经营和品质民宿

尽管目前仍面临许多不确定性,对于未来,多位民宿经营者表示仍“保持信心”。“初心没有变,有机会还是想多做几家民宿。”小灰说。

随着旅游消费升级,用户消费水平和消费观念转变,2016年以来民宿行业持续走热。不过,经过2018年发展热潮之后,2019年整个共享住宿市场发展趋于平稳。资本市场理性的背后,让各平台更注重消费者的需求。

在彭韬看来,疫情之后,民宿市场也相较此前会相对理性地发展,留下资金更加雄厚的、真正热爱民宿的经营者。在他们眼里,未来比拼的还是民宿的品质和服务。

面对一些同行采取降价、复合经营、增加业态等策略,王喆仡选择坚持自己的打法。王喆仡的民宿在莫干山属于高端系列,一套定价在1000至2000元。在5月份恢复营业时即便入住率下降,但仍未下调价格,也未开辟衍生产品。王喆仡表示,不降价是看中客户群体对打造自身品牌的重要性,设计专业出身的他打算未来继续在服务和设计上多下功夫,把民宿的品质打造到极致。

从2016年开始在武汉当地做民宿的Kenny,见证了近年来民宿由少到多、由粗犷到精细,所经营的民宿也由中低端走向中高端。“早期民宿比较居家。现在产品在迭代,消费者既看硬装品质也看设计。”

厉新建建议,民宿除了考虑设计、创意、情怀等因素,还可以在人们生活品质提升、生活美学习得等方面发挥作用。他举例说,提供一些插花、烹饪等与生活密切相关的活动。另外,他还建议,可以推动民宿在社交平台方面发挥效能,鼓励民宿吸引当地儿童参与到民宿配套的游乐设施和互动中,从而让民宿更好地融入社区。

“民宿自身存在的安全保障、规范管理、品质提升、产品深化、品牌发展、持续创新等方面的问题也需要解决。只有真正满足了人们休闲度假的需求升级,民宿发展才会有更美好的未来。”厉新建说。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