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来了,民宿“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吗?

中国旅游报 王玮 2020-07-23 08:42

市场回暖之后,民宿优惠预售策略应该还会被持续使用。

同样经历过业务停摆的民宿人,或许最能体会到等待了172天的旅行社人如今激动的心情,当然“跨省团队游”的放开对于民宿经营者来说也是一个十分利好的消息。虽然团队游旅行者不是民宿的主力消费者,但在大多数民宿人看来,这是旅游市场整体恢复的一个信号,对人们的出游意愿形成了有力支持,也有望在已到来的暑期旺季直接促进民宿订单的增长。

城市民宿:静待花开终有时

“最后,我卖掉了自己的一套房子作为周转资金把最艰难的日子熬过来了。”尽管此时,麦家优品民宿创始人黄军与中国旅游报记者再聊起年初民宿行业那段“至暗时刻”时已显得十分平静,但所有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因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造成的2至3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业务停摆对城市民宿房东的打击是致命的。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波“退圈潮”。记者了解到,有些旅游城市的城市民宿数量一下子减少了60%。可以说,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原本房源在市场上的认可度比较高且把经营民宿当成事业的房东。

“从4月底开始,我们的入住率便有了明显的回升。”“虽然‘五一’假期过后,因受疫情在北京地区有所反复的影响,我们民宿的入住率出现波动,但是从7月高考结束以来入住率已经和去年同期持平了。”“我们民宿4月份的入住率是58%,5月份基本上就达到了83%以上,随着暑期到来,7月份应该大部分的时间都能达到100%。”……这是记者从广州、重庆、长沙三地的几位城市民宿房东那里得到的数据。坚持,让这些房东有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喜悦。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今天暑期入住城市民宿的客群有些细小的变化,高中毕业生、年轻情侣、商旅人士成为了消费主力。自己同时也经营旅行社业务的黄军认为,跨省团队游的放开让整个国内游的气氛活跃起来了。黄军的城市民宿大部分分布在重庆的网红景点附近,他们借此契机将民宿产品和旅游产品用更优惠的价格进行捆绑销售。长江索道提前预约好、重庆地道火锅安排上……能够提供当地定制化旅行服务这一点,很受年轻消费者的认可。

当然,支撑到现在仅靠坚持是不够的。这些年,一些网红民宿火起来又沉寂下去的案例让房东们明白了一个道理,稳定且有品质的服务输出至关重要。“房东超热情!推荐了很多长沙的美食、景点攻略。”“超好的一家民宿,都不想出门玩了,想一直呆在房间里!”这是7月以来,爱彼迎平台上房客对一家长沙网红民宿的评价,句子末尾的感叹号足以见他们的喜爱之情。这家民宿的房东赵先生跟记者分享道:“运营一家民宿是一件立体的事情,比如民宿设计的成功与否,不仅在于这家民宿给人的第一眼是否有足够吸引力,还在于线上预订平台的图片和现实场景是否能够保持一致;此外,房间本身的细节设置要有人性化,更要能提供有温度的服务。客人需要我们与他们有更多情感上的交流和碰撞。我们规定管家跟客人至少要有5分钟以上的交流,了解客人的喜好和需求,唯有这样才可以让民宿长期运营下去。”

不久前,13部门联合发文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鼓励共享住宿等领域产品智能化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小猪短租房东李隽蔚表示,他们也正在尝试通过产品升级吸引更多类型的消费者入住。

乡村民宿:柳暗花明又一村

虽已入伏,但在北京的乡村依然可以感受到沁人心脾的凉爽。一天清晨,4岁的浩浩兴冲冲地起床,蹑手蹑脚来到院子里,小心翼翼地从鸡窝里“掏”出了一个鸡蛋。“妈妈,这鸡蛋怎么是热的?”那一刻浩浩的眼睛特别亮,在他的认知中,从市场买回家的鸡蛋是没有温度的。这一幕把站在一旁的原乡里民宿创始人曹一勇逗乐了。也许这就是为何越来越多住在都市的亲子家庭愿意在节假日陪孩子来到乡村享受乡野之趣的原因之一。

对于北京乡村民宿经营者来说,今年上半年真的太难了,因疫情受挫的业务刚在“五一”假期有了起色,没想到6月疫情出现反复,又让民宿的预订量再次跌到谷底。好在突发的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北京已于7月20日将应急响应级别降至三级。事实上,近期连续多日无新增确诊病例后,一部分北京乡村民宿的预订量已再次回到了高位。记者了解到,原乡里民宿7月的平均入住率达到了90%以上。“不单纯依靠OTA,注重线下粉丝社群建设,对于民宿尽快恢复到最佳销售状态非常重要。” 曹一勇告诉记者,今年原乡里还加大了与做康养主题、骑行主题、房车主题等社团或俱乐部的合作力度。他表示,这些社团将原乡里的客群面拓宽了。

距离成都市区90公里的一处景区附近,四川姑娘木木开了一家名为“成都民谣里贝壳帐篷”的民宿。这家只有4间帐篷的民宿常年定价1580元/间夜,不分淡旺季,即便在如今的市场恢复期也不曾降价,但依然很难预订到。既有特色又接地气是这家民宿最吸引人之处,在这里有一个有趣的活动——制作叫化鸡,其中有一道工序是要客人亲手为食材裹上泥巴,“玩泥巴”曾是很多人小时候的乐事,而这一道工序也让大家一下子回到了童年。不仅如此,记者在翻看客人对这家民宿的评价时发现,连无人机、桌游设备、照片冲洗机、吉他等大家在乡村度假时会一时兴起想用到的物品,木木都准备好了。

当然,孩子依然是暑期的主角。无论是原乡里还是成都民谣里贝壳帐篷都“就近取材”,设计了很多乡村户外活动,让困在家里许久的“神兽”回归大自然。

在木木看来,暑期旺季又加上跨省团队游的恢复,很多的民宿和酒店都在发力吸引更多客人。如果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做,很可能就会被市场淘汰。所以,还是要根据自身的特色,推出一些符合这个时间段的产品,才能更有市场竞争力。

曹一勇认为,北京乡村民宿的大部分客源都来自北京本地,跨省团队游的放开,让北京市民有了更多出行选择,这也许会让北京本地乡村民宿市场反而没有当下这么火了。但在他看来,这并非是一件坏事,高品质的民宿依然会有好的发展前景。

业界观点:莫待急来抱佛脚

“上一批客人离开后,你们的房间会消毒吗?”如今,无论是城市民宿还是乡村民宿,消费者最关心的就是民宿的安全防控、防疫措施、清洁卫生的实施情况。

大地乡居品牌创始人、总经理李霞提醒,民宿经营中一定要注意做好疫情防控的细节。比如,在入住管理上,要严格遵守各地健康通行管理规定,从源头防止疫情输入。强化民宿客房和公共区域的卫生消毒工作,保障客人处在安全洁净的度假环境。以分餐制代替聚餐制,严格餐饮卫生管理。民宿管家可以建议客人多参与户外分散式活动,减少室内聚集性活动。

记者注意到,为了刺激市场复苏,目前很多民宿经营者选择降低价格来吸引客人,有的民宿的房价是去年同期的70%,还有的民宿依然在做优惠价格的产品预售。小猪短租等民宿预订平台也在开展暑期促销活动。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旅游研究中心教授蔡红认为,由于近年来民宿产业发展迅速,市场竞争比较激烈,除去部分网红民宿外,绝大多数民宿周一到周四的入住率还是比较低的,而民宿的盈利还是需要依靠周一到周四的销售额,因此做好促销活动,增强客人黏性,提高客人重购率还是很有必要的。

在李霞看来,民宿优惠预售是民宿经营者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提前锁定客人并预先获得销售收入的一种经营策略。市场回暖之后,这种市场策略应该还会被持续使用。一方面,随着近年来民宿产品供应的丰富化,民宿经营本身需要使用各种策略才能适应竞争;另一方面,预售产品预先回收资金能为民宿经营者提供更宽松的经营腾挪空间。“但是,价格绝不应该是民宿产品竞争中的主要内容,价格竞争对行业来讲也不是良性的竞争。想要获得更长久的竞争优势,民宿一定要在产品品质提升上多下功夫。”李霞说。

暑期旺季还有1个多月就结束了,民宿如何将市场复苏的利好延伸下去?蔡红认为,民宿还是需要向着高品质、个性化、高生态效益的方向发展,注重创意创新和主人精神。好的民宿也是一所学校、一座文化馆、一个共创空间。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爱彼迎在中国的活跃房源数量较2019年同期增长超两成。由此可见,大多数民宿经营者对行业依然充满信心。记者也了解到,一部分经营者正在谨慎“抄底”,在成本可控的前提下,将一些空置的优质房源物业纳入自己阵营。

也有业者提醒,目前全球疫情仍未完全得到控制,后续市场仍存在不确定因素,如何让民宿产品更加多元化,并提前做好预案抵御可能出现的风险,使其具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至关重要。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